小说目录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剑气侠虹 >> 第二章 惊闻噩耗誓雪仇

第二章 惊闻噩耗誓雪仇

时间:2018/6/17 9:38:56  点击:1033 次
  小晴再次醒来的时候,看到的是一个红色的背影。这背影似乎十分熟悉,却只觉得头疼若裂,什么印象也记不起来。只见那红衣背影低着头,似乎在嘴里用力吹着什么。蓦然一道暗哑的声音传入耳中,小晴笑了,模糊的记忆一下子清晰起来:我早说过,这笛子除了我谁也吹不响的,哎哟他的笑引发了胸口的隐痛,忍不住叫了一声。

  小顾拿着那把小晴自制的笛子转过身来:哎呀,小晴你终于醒了。嘻嘻,要不是杯大叔打保票能治好你的伤,我还真怕你就这样死了呢

  一只枯筋毕露的大手抓住小晴右腕,一道暖流沿着他的手腕直通胸腹,十分舒服。小晴抬眼看去,正是山神庙中那个受伤的黑衣人。那时在横梁上匆匆一见只惊诧于他满身的伤势,现在才发觉这黑衣人身材极其高大,全身的肌肉都充满着弹性,让人不由心生敬畏。只见他微微一笑,对小晴道:不用紧张,你的伤势不重,过几天就可以痊愈。倒是你的小朋友寸步不离地守了你一昼夜,可累坏了他。他虽是重伤在身声线嘶哑,语音中却是饱含自信,似有一种无形的力量与威势。

  小晴看着小顾,疲倦地点了点头以示感激。小顾故意装做漫不在乎地哼了一声,两只红红的眼睛却已兴奋得发光。在山神庙中的一场患难,已让这两个原本素不相识的孩子之间产生了深深的友情。

  小晴还想说话,小顾按住他,得意地抢着道:我知道你想问什么,我来给把昨天山神庙中的事情给你好好讲一遍。

  原来昨日多亏小晴一声提醒,黑衣人及时出剑才不致中了湘北三怪的埋伏。他虽然负伤在前,但武功却是极高,一场大战下来,三怪皆死,他不过是右肩再添了一道伤痕。只是小晴那日蓦然从梁上落下,被黑衣人出剑时的剑气伤及右胸,一时昏迷过去,整整一昼夜后方才醒过来。也幸好小晴当时身体下落,卸去了不少剑势,加上黑衣人的精心治疗,所以复原得十分快。

  小顾昨日背朝战局,并未看到黑衣人与湘北三怪的大战,但事后听黑衣人一番讲述后,此刻再眉飞色舞地给小晴讲一遍,倒似他亲自参战一般。黑衣人静静地听小顾口若悬河,也不去纠正,小晴注意到他望向小顾的眼光十分复杂,似有许多难言之隐。

  小晴忽想起一事:这是什么地方?

  小顾道:这是金陵城中的一家客栈。你想必还没有好好逛过金陵城吧,我带你好好玩几天。

  小晴急道:哎呀,我的牛还在山坡上

  小顾大笑:那些牛就留给刘公子吧,以后你再也不用做小牧童了。

  小晴奇道:为什么?

  小顾朝黑衣人努努嘴:因为杯大叔要收我们为徒呢

  小晴疑惑地看着黑衣人:杯大叔?

  黑衣人正色道:我杯承丈一生少受人恩惠,在那山神庙中若不是因你一声提醒,只怕我现在已死在那湘北三怪手中了。待你伤好后,便可行拜师之礼。

  小顾得意地道:杯大叔是名震天下的杀手之王,以后我们就是师兄弟了。

  杯承丈,杀手小晴喃喃念着这个奇怪的姓名,一时不免有些茫然。

  原来他们无意间在山神庙中救下的黑衣人竟就是江湖上人称天下杀手第一位的杯承丈。这杯承丈原是生于陕南一个商家,家道殷实,却因财而惹上大祸,得罪了当时啸聚陕南的黑道大帮黑虎帮。黑虎帮为夺杯家资产,竟然于一夜内将他全家灭门,仅有一名老仆带着不满三岁的杯承丈逃出。后来杯承丈矢志报仇,四处求拜明师苦练武功,却自知无法一人独对黑虎帮逾千帮众,便采用暗杀的手法,或下毒、或暗箭、或入帮下手、或易容刺杀,几年的时间竟然将黑虎帮十二堂主统统杀死,昔日大帮亦就此一哄而散。而杯承丈亦因此声名大噪,索性做起了杀手的营生,终被誉为天下杀手之王。

  杯承丈成名后已极少出手杀人,此次应他早年的一位恩人所请,方才来到金陵执行一项任务,却不料得手后却于城外意外中伏,受伤后来到那山神庙中,竟然又差一点死在湘北三怪手下。也是他命不该绝,小晴原本并无武功,但因为常常练习吹笛子,一口中气却是极为悠长,被湘北三怪擒住后将一口气憋在腹中,再经过机缘巧合下触发了人体潜能,在最关键的时候喊了一声,这才无意间救了杯承丈一命。杯承丈身为杀手之王,精明果敢,警觉性极高,本就对山神庙中的布置起了疑心,小晴那声一喊出口,立即拔剑迎敌。而高手相争往往仅相差一线,杯承丈出剑在前占了先机,顿令湘北三怪的伏击无法奏效。一场激战下来,杯承丈虽然浴血苦战伤上加伤,但湘北三怪却在此役中尽数毙命。或是天数如此,湘北三怪只因一念之差,满以为用两个孩子做诱饵的计划天衣无缝,却缘于小晴那一声大叫,反而做了杀手之王杯承丈的剑下亡魂。

  那山神庙本是杯承丈与请他出手的主使者约好的汇合地点,谁知却会遇见湘北三怪的埋伏,以他丰富的江湖经验,立时便已猜出此乃是主使者杀人灭口之举,自己身负重伤下原应远离这是非之处。但杯承丈虽是个冷血杀手,却是个极重恩怨的人,此次多亏了小晴一声提醒方才保住性命,却又匆匆出剑误伤了小晴,心中极为不安,这才甘冒大险来到金陵城中给小晴冶伤。而小顾问及他的姓名时,他原以为这山野小孩不懂江湖诸事,也未隐瞒,随口说出自己的姓氏。那知小顾自小听父亲讲了许多江湖上的人物,一听这奇怪的姓氏,再加上见杯承丈重伤之下亦能令湘北三怪立时毙命的神勇武功,如何还猜不出来他的身份,非要嚷着拜师不可。杯承丈虽是一向独来独往惯了,但自觉对救命恩人小晴有愧于心,只好勉强答应下来。

  小顾心愿得偿,自是兴奋不已。连忙对小晴说起,却不料小晴一片茫然之色,似乎对这名满天下的杀手之王并不怎么看在心上。

  杯承丈看出了小晴的勉强,笑道:你有什么话说?

  小晴叹了一口气:杯大叔你为什么要做杀手?为什么江湖上好端端地偏要你打我杀?他闭着眼睛想了想又道:我在小村中过得很开心啊,虽然生活艰苦了些,但村中的叔叔阿姨都对我很好,我还要去听郭夫子的讲学,我我不想做你的徒弟。哎呀最后却是小顾偷偷捏了他一把。

  杯承丈心中称奇,他如今名成身就,虽少出手,杀手之王也已成了江湖上的一面招牌,不知有多少人想做他徒弟,他皆坚拒不收。若非此次为小晴无意相救,也断不会被小顾的请求所动。

  杯承丈想不到这个农家孩子竟有如此想法,点点头道:所谓善泳者溺于水。你不入江湖安心田园亦或是一件好事,至少可以养老天年,不至引来刀剑之祸。

  小顾在一边大声道:人生在世就要轰轰烈烈,平平凡凡地过一辈子有什么意思。杯承丈只是笑而不语。

  小晴忙问道:善泳者溺于水。这句话我听郭夫子说过,却一直不知道什么意思,杯叔叔你讲给我听。

  杯承丈大笑,给小晴解释一番,心中倒是对这孩子多出了几分喜爱。其实他动了收徒之念一半是缘于自身的一些想法,另有一半却是看在小晴的天资上。这个农家孩子不通武功,却能令一口天生的内息冲破湘北三怪的封穴,虽说一是由于湘北三怪对小孩子封穴不甚用力道,二来也是机缘巧合,但无疑可看出这孩子的体质十分适合练武。想到这里,不免破天荒地对小晴好言相劝:其实练武并不是什么坏事,这世上弱肉强食,恶人总是欺负好人,若你懂得武功,便可以帮好人打跑恶人。就算做了一个杀手,也可以做只杀坏人的杀手,为善为恶,皆在你自己的一念之间

  小晴仔细听完,默不作声,似是有些心动。

  小顾又道:你不是经常说刘公子欺负你么,若你有了武功,你至少可以不让他欺负你啊。只要你自己问心无愧,做杀手又有什么不好的

  小晴咬着嘴唇,突对杯承丈大声问道:杯叔叔,你是杀手之王,难道你就从没有杀过一个好人么?

  杯承丈顿时语塞,隔了良久方叹了一口气:人在江湖,身不由已啊。拍拍小晴的肩膀,柔声道:我再留金陵城一日,等你身体好了再决定吧。

  正说着,忽听客栈外的大堂上一阵梆子声响,一个苍老而浑浊的声音隐隐传来:小老儿姓魏,今天要给诸位说一段故事

  大堂外一阵聒噪,有人叫道:看这老人的相貌,莫不是魏神口?听说他已有七八年未开口说书了,却不知今天要说些什么?

  小晴正对杯承丈收徒之事难以抉择,听到堂外的声响喜上眉稍,忙嚷着要去听书。杯承丈原不想抛头露面,但看小晴一派兴高采烈的样子,不忍违逆,便带着两个孩子到客堂内找个座,叫上几碟小菜,安心听书。

  一入大堂,小顾猛往杯承丈身后一缩,低声道:杯大叔帮我遮挡一下,这个魏伯伯是认得我的。

  却见一个文诌诌的白发老者蓝衫长襟,端立堂中。看他模样斯文有礼,不像个说书的,倒像个博学多材的老学究。奇在他虽是说书,却一脸悲愤之色,眼神空茫,根本未注意小顾的出现。

  旁边有人喝彩道:久闻魏神口的大名,乃是这江南地界第一神口。却听说已弃板从商,今天不知是什么仙风将他老人家吹来了

  那老者听在耳中,先是自嘲般一笑,再慨然叹道:这魏神口的名号全凭江湖上的朋友捧场,武无安邦之力,文无定国之策,根本算不得什么,左右不过是将些闲闻野史讲来博各位朋友一笑。他才说了这几句,便是一阵大咳。

  有好事者起哄道:这个魏神口只怕是假的吧,怎么才说了两三句嗓子便不中用了?

  魏神口叹道:你听了我的故事自然知晓。

  小顾对小晴低声笑道:我自小听魏伯伯讲了许多故事,倒想不到他竟然是这么有名的说书人。憋着嗓子喊一声:讲一段文君操琴吧。然后偷偷地笑。

  却见魏神口眼也不抬,只将云板一敲,正色道:今日老夫不要讲什么风月艳史,才子佳人,而是要讲一段亲身经历的江湖往事。

  旁边人登时兴奋起来,大叫:老先生快说。

  魏神口凄然一笑,沙哑的声音在客栈中缓缓响起:老夫往年在江湖上说书,原是有个侄女阿青一同随行。这阿青年方二八,自小就陪着我在江湖中闯荡,虽然吃了不少苦,反而出落得十分漂亮,更是娴淑有礼,乖巧可人。老夫这一生走南闯北,居无定所,一路上全凭着她的照顾。忙的时候帮着老夫照应一下摊子,收些铜板;闲时做几个小菜,唱首小曲,江湖漂泊虽艰难,倒也可苦中寻些乐儿。唉,虽然事情已过去了好久,但这些年来,老夫从没有一刻不想起她说到这里,魏神口眼蕴泪光,微微昂起白发苍然的头颅,望着不知名的地方发起呆来。

  众人看他的神情,已猜着那女孩阿青只怕已然不在人世,心中同情,也不催促魏神口继续说。魏神口发了一会怔,又继续道:那是八年前的事情了。有一日老夫和阿青去了扬州城,便在那扬州城最大的酒楼登仙堂里说书,谁知就碰上了那个天杀的徐公子。那徐公子瞧起来倒是好模好样、彬彬有礼,待老夫讲完后便来搭讪,只道是听老夫说书说得好,要将老夫与阿青一并请到府上盘桓几日,给他母亲大寿祝兴,而且许下了极丰厚的报酬。老夫一时鬼迷心窍,未看出那徐公子包藏的祸心,便与阿青一并去了他府上

  当夜那徐公子便来我房中喝酒聊天,拐弯抹角地说来说去竟是想将阿青收为他第七房的小妾。老夫本看这徐公子家中气派不凡,阿青若能有个好归宿也可了我一件心事,便私下询问阿青的意思,谁知她却坚决不允。原来那徐公子趁老夫不注意时便去风言风语地调戏阿青,如此德行怎可托付终身?老夫听阿青如此说,心想知人知面不知心,这徐公子看起来一表人材,谁知竟使这般下作行径,当下便婉言回绝了他。那徐公子阴阴一笑,面上就有些不快,当晚不欢而散。老夫又悄悄找下人打听到徐府近日并无祝寿之事,看来这徐公子只怕是看中了阿青的美色,请我们到府中未必安着什么好心。老夫与阿青暗地一商量,打定主意明日一早便辞行。

  谁知到了第二日清早,尚未等老夫开口辞行,那徐公子先气势汹汹地闯了进来,说是家中失了宝物,非要搜老夫的行囊。这一搜竟真的搜出了许多金银器皿,当下二话不说,将老夫绑了送官,阿青却被扣在徐府中。到了衙门,也不过堂问供,先是几十大板打得老夫皮开肉绽,再送入地牢中关了起来。老夫这一生行止无亏,却在那牢中受尽了凌辱,这一关就是近半个月的光景啊魏神口说到此处,似是想到了那在牢中非人的日子,面上悲忿交集。

  忽有一日将老夫提出来升堂,却是说什么老夫与侄女合伙偷盗徐府家金银,但因主谋阿青已畏罪自尽,念在老夫年老体衰,又是从犯,当庭释放。老夫一听这消息,直如晴天霹雳,当场就昏死过去。醒来时却被丢在了衙门外,老夫当即挣扎着击鼓喊冤,又被一顿板子打了出来。可怜我那乖侄女阿青遭这飞来横祸,说是什么畏罪自尽,必是那天杀的徐公子污辱了她,她生来烈性,方才一横心走了绝路,连尸首也未让老夫见到。这青天白日下,公理何在啊!?说到这里,魏神口想起了昔日惨遇,一口气回不过来,大口喘息着,一滴混浊的老泪从眼角慢慢泌出。众人想不到魏神口会讲这么一段悲惨往事,齐齐叹了一声。

  老夫求救无门,只得孤单一个人天天在县府门口哭叫喊冤,将原本亮堂堂的嗓子都哭哑了。县府中亦有好人,看老夫哭得可怜,悄悄给老夫讲清事情的原委。你道那狗官为何会这般不问青红皂白胡乱判案,原来他乃是那徐公子的伯父,想是收了徐府的好处,直到阿青已死,才将老夫放了出来。那以后,老夫暗中立下誓言,此生再不说书,而要四处告官,寻一个公道回来!

  小晴听得紧握拳头,忍不住发问道:最后可告倒了那可恶的徐公子么?却听小顾同时发问:那你今日为何又要说书了?杯承丈听在耳中,不由暗叹了一声。仅凭此一问,已可看出这两个孩子的不同之处。

  魏神口喘了口气,续道:老夫自此流落于江南各地,四处告官。可官官相护,谁人肯为一个老人家去开罪堂堂扬州知府?老夫数次告官,都被驳了回来,反而又因此挨了不少苦。而那徐公子听闻老夫告官之事还不肯干休,派人告诫说若再告官便暗中找人害了老夫。这日老夫到了金陵城,身无分文又饥又渴,身上旧伤口都流出脓血来,便如一个叫花子般无人理睬。又回想起侄女阿青,悲痛难以自持,直哭得昏天昏地两眼无泪。老夫心想左右求救无门,还不若就此了却残生随阿青而去,可又不甘心让徐公子与那狗官就此逍遥

  正在此时,却有一位陌生汉子上前询问老夫。那汉子相貌也是平常,但眉眼间却透着一股正气,令人一见之下便心生亲近。老夫便把这段冤情一五一十告诉了他。他听了老夫的讲述后,也不见动容,只将老夫带至他家中安顿下来。他美丽的妻子也不嫌老夫脏乱不堪,安心服侍,而那位汉子却自此消失了几天。

  待那汉子重新回家,只淡淡道了句:我去扬州府查了一下,你所说果然属实,我已替老人家找回了公道!然后也不多话,只给了老夫数十两银子,叫老夫日后莫在抛头露面做说书的营生,就在金陵城做个小本生意。那之后多蒙他夫妇二人的帮衬,老夫自此弃板从商,安渡残生。而与他夫妇二人相熟后,才知道原来那几日这位英雄去扬州府打听清楚老夫的冤情后,便单身只剑夜闯县府,将那狗官与徐公子的首级割了下来,悬在城门外!

  听到此处,周围全都噤了声。太平盛世下,八年前扬州县令莫名其妙被杀之案闹得十分哄动,却万万料不到由魏神口的这段故事中才知道了真相。有几名胆小怕事者已在悄悄结帐离开,生怕沾上什么干息,唯有杯承丈拍桌大叫了一声好。又低声向两个孩子问道:你可知道我为何要道这一声好?又自问自答般叹道:若我是那位汉子,只会一剑把那狗官杀了,却不会想到安排老人的后事,这其中的区别,便是一个侠义二字了!小晴听到这里,心中突就涌上一股热血,与小顾对视一眼,齐齐点头。

  杯承丈将酒杯向魏神口一举:如此英雄,值得我敬他一杯!

  魏神口眼中泛起泪光,与杯承丈遥干了一杯。伸出姆指豪然大笑:满堂听客中,却唯有你这位兄弟敢叫一声好,敢与老夫干这杯酒,亦是一个英雄!这一刹他的苍然白发飘扬而起,何曾像一位垂暮老人。

  见此情景,小晴眼中亦莫名润湿起来。他平日听人闲谈中讲述江湖诸事,只道那些路见不平、拨刀相助的故事都只发生在传说之中,而现在听魏神口亲口说起这段陈年往事,令他感同身受。恨不得立刻答应做杯承丈的徒弟,日后也做这样一个锄强扶弱的英雄!

  杯承丈沉声道:我不是什么英雄,却不知这位为一个陌生老人仗义出手的英雄是何人?

  魏神口抹去嘴角酒渍,朗声道:他便是金陵城外紫心山上、人称剖胆相明的顾相明顾大侠。此语一出,登时引来周围人一阵欢呼,看来这顾大侠在金陵果有人望。小晴满脸红光,小手都快拍烂了,小顾则是兴奋地紧紧握着小晴的手,激动的说不出话来。

  杯承丈看到小顾的神态,若有所思,眼中闪过一丝怪异的神情,长叹道:果然是他。又举杯一饮而尽。

  魏神口亦是沉沉一叹:老夫不是江湖中人,并不知晓顾大侠的其余义举。这段往事老夫亦从来不提,只怕会给顾大侠杀官之举惹来无数麻烦但从今日起,老夫要将当年封口不再说书的誓言忘却,将老夫所知晓的顾大侠的故事告诉所有人知道。说到这里,他忽扼腕对空长拜,涕泪横流,眼中似要喷出火来:顾大侠,老夫一介残躯,不能为你报仇血恨,只能将你的侠义之举告诉天下人,以慰你在天之灵!

  啊!顾大侠死了么?!客栈内顿时一片惊呼声,小顾更是失声大叫:什么?这不可能

  魏神口眼中老泪长流,哽不成声:昨日老夫去探访顾大侠,却发现、发现顾家已是面目全非,顾大侠尸陈房中,而顾夫人与他二个孩子尽皆不见。最后还是老夫亲手将顾大侠的尸身掩埋了

  咕咚一声,小顾仰面倒下,竟是昏晕过去了。杯承丈一把抱起小顾,拉着小晴奔入房内。犹听魏神口悲痛的声音从门外传来:不知哪个天杀的害了顾大侠,老夫恳请诸位在江湖上帮忙打探,好替顾大侠报仇

  小晴心神犹沉浸在魏神口的故事中,万万料不到那让他十分敬佩的顾大侠竟已仙去。看着小顾紧闭双眼,面色苍白,对杯承丈连声问:小顾怎么了?

  杯承丈沉声道:我料得不错,小顾便是那顾相明顾大侠的儿子。

  小晴大吃一惊,原来刚才魏神口所讲的竟然是小顾父亲的事,不由紧紧攥住杯承丈的手:杯大叔,你一定要帮小顾找到杀害他父亲的凶手,替他报仇。

  杯承丈凄然一笑,一字一句决然道:好,我答应你。但你也要答应我跟我学武功。

  好,我什么都答应你。小晴看了看昏迷中的小顾,一咬牙,强忍胸口的隐痛翻身拜倒:师父!

  紫心山上,一座新坟。头缠白布一身孝服的小顾长跪于地,杯承丈与小晴在旁边垂手谨立。几抔黄土下埋着名噪江南的一代大侠顾相明,夕阳如血,仿似由叶缝间透过的零落暗红,映照在三人身上,更显凄清。

  小晴向杯承丈问道:师父,你为什么不肯收小顾为徒呢?

  杯承丈望着天边斜落的夕阳,淡淡道:我会给他另找一位明师。

  小晴犹豫了一下,忍不住大声道:你是名震江湖的杀手之王,还有什么人能比你更适合做他的师父?

  杯承丈长叹,不语。

  小顾跪在父母的墓前,想到杯承丈不肯收自己为徒,而这一次离家出走竟和父母成永别,又是委屈又是难过。但他记得他父亲曾经对他说过:一个男子汉是不应该向别人要求什么的,除非有足够的力量去报答。所以,纵然千般万般想哀求杯承丈收自己为徒,却咬紧牙关绝不流露出来。他年纪虽幼,却是遗传了父亲刚直而倔强的性格。只是鼻间一酸,拼命想忍住的泪还是不由自主地淌了下来

  当一个髫龄童子强忍着泪的时候,那种情景最令人怜惜。小晴看着小顾抽泣的背影,上前两步握住小顾的手以示安慰,却不料被小顾一把甩开。只听小顾冷然道:你放心,就算有杯大叔教你武功,我也一定不会输与你。

  小晴愕然,看着面容扭曲几乎不敢相认的小顾,心里突然涌上一种说不出来的恐惧。

  小顾!杯承丈大喝一声:你要记住,你学武功是为了给父亲报仇,而不是与小晴比个高低。

  小顾哼了一声,深深望一眼父亲的墓碑,重新拜了几拜:爹爹你放心,就算杯大叔不收我为徒,我也一定会练成武功,为你报仇雪恨。

  杯承丈也觉得刚才语气过重,上前抚着小顾的头,柔声道:杯大叔不收你为徒有他不得已的苦衷,但我一定会将你母亲和哥哥救出来

  小顾闻言身躯一震,一跃而起:你知道我母亲和哥哥的下落?

  杯承丈自知失口,一咬牙点点头:我不但知道你母亲与兄长的下落,还知道你的仇人是谁!

  小顾一把攥住杯承丈的手:告诉我,告诉我是谁杀了我爹爹?

  杯承丈沉吟良久,才吐出一句石破天惊的话:杀你父亲的人,就是我!

  小顾大惊:你胡说。

  杯承丈长叹一声,缓慢而清晰地道:你以为我来金陵做什么?就是来杀你父亲的。

  小顾呆呆看了一脸悲容的杯承丈半晌,终于确定他不是说谎。蓦然大叫一声,伸手就去抽杯承丈的腰间佩剑,却被杯承丈轻轻挡开。他眼中沉痛,语气却是冷静无比:所以我不能收你为徒,等你学好武功,便来杀我吧。

  小晴亦是大惊失色,一时口不择言:师父你我不做你徒弟了!

  小顾再度恶狠狠地朝杯承丈扑来,口中犹道:你定是使下流卑鄙的诡计害了我爹爹

  杯承丈曼声道:不错,我本是杀手,自然不是用什么光明正大的手法。你父亲的濒死反击亦伤了我,嘿嘿,剖胆相明,果然名不虚传。你记住以后来杀我时,亦可不择手段。随手点了疯子般纠缠不休的小顾穴道,望着小晴正容道:你答应做我徒弟,是为了什么?

  小晴呆呆地道:是为了给小顾报仇,可是

  杯承丈止住小晴下面的话:我身为杀手,杀顾大侠乃是受人所托,现在亦是追悔莫及。但你们要知道,小顾真正的仇人并不是我,而是那幕后差使我来行刺的人。而这个人势力庞大,以小顾一个人的力量根本无法接近他,只有你跟我学好武功,才能帮小顾一起报仇。再望一眼躺在地上的小顾,淡然道:至于小顾日后学成武功后杀我报仇,那是他自己的事!

  小晴被杯承丈这番话弄得糊里糊涂,好象说得过去,却又好象大大不合常理。要知杯承丈身为杀手之王,行为偏激,亦正亦邪,做事只凭己念。他心中确是如此想,所以才说得这般斩钉截铁、天经地义。

  小顾被点了穴道软倒在地,耳目却是如常。将杯承丈的话听在耳中,渐渐冷静下来:好,我知道我现在无论如何也杀不了你,但我一定会练好武功,总有一天会来找你报仇。你先告诉我那真正的仇人是谁?我母亲与哥哥在什么地方?那一张稚气未脱的面上满是一份隐忍着的坚毅与果决。

  杯承丈仰天长叹:我杯承丈从来极重恩怨,少欠人情。但当年流落江湖时却大病一场,承他不弃仗义救我,也算是欠下他一条性命,所以才应他所请前来暗杀顾大侠。但我只是趁顾大侠不备时刺杀了他,并未遇见顾夫人与你兄长。不过我虽然不知道顾夫人的下落,但依我猜想,她只是被他派人掳走,应该暂无性命之忧。

  小顾眼中闪出怒火:那个幕后主使的人是谁?

  杯承丈沉思半响,方一字一句道:洛阳王!

  小晴虽不知江湖上的事情,却也听过这名字,脱口道:就是那个皇室的亲王擎风侯么?

  杯承丈点点头:正是他。复又长叹一声:想当年我于穷困潦倒之际与他结识时,大家都还不过是弱冠少年。他那时虽年纪尚轻,一手残风掌法却名震中原,被称为中原武林的后起之秀,无论文材武略都是我平生仅见,与他意气相投皆引为平生知己,还有了八拜之交,他可算是我此生中唯一一位义结金兰的异姓兄弟。但赵擎风虽是文武双全,却唯独堪不破功名二字,十二年前当今永乐皇帝发起靖难之役,赵擎风一意寻求功名执意要加入靖难军,四年后永乐皇帝在金陵登基,他立下军功被赐封大将,为投皇帝所喜,更将自己的表妹赵可儿献与宫中为妃,自此他在仕途上平步青云,官越做越大,在武林中的名声亦越来越坏。我苦劝多次无果后亦终与他分道扬镳,直到此次收到他的传书方才来金陵行刺顾相明,亦算是还一份当年之情。

  十二年前明太祖朱元璋驾崩后,本立皇太孙朱允炆为明惠帝,国号建文。朱棣乃是朱元璋四子,人称姿貌秀杰,目重瞳子,龙行虎步,声若洪钟,本被封为燕王,驻守北平。明惠帝朱允炆即位后,因各藩王拥兵自立,反而成了大明朝廷的一大威胁,明惠帝便与重臣齐泰、黄子澄等商议削藩以根除祸患,终逼得九大藩王中年龄最长、权势最大、军功最高的燕王朱棣于建文元年正式起兵,上书天子指斥齐泰、黄子澄为奸臣,打着清君侧的旗帜,号称靖难之师,开始了长达四年的夺位之战。最终朱棣成功登位,便是如今的明成祖永乐皇帝。而赵擎风因在靖难之役中立下军功,成功挤身朝堂,又随着大明军在北征蒙古中立下了几件功劳,加上表妹赵可儿甚得永乐皇帝之宠,被御赐为擎风侯,封地洛阳,人称洛阳王。擎风侯文武双修,不但身挟绝世武功,亦将洛阳城治理得井井有条,加上手下能人多,势力极其庞大,就连当朝永乐皇帝也不得不敬让三分。不过擎风侯如今虽然权倾天下,但他毕竟本是武林人士,却热衷功名投靠官府,更凭着表妹得宠方有今日的权势,所以武林人士大多对其不齿。

  小顾口中默默念着赵擎风的名字:洛阳王为什么要杀我父亲,掳走我母亲?

  杯承丈思索一番,反问小顾:你父母可曾对你说过他们与赵擎风之间的恩怨么?

  小顾愤声道:我从未听父母说起过,他们有什么关系?

  我虽然并不明确知道洛阳王如何与顾氏夫妇结仇,但猜测只怕是因爱成恨之故。杯承丈再叹一声:当年天山小魔女杜秀真临江山庄论剑,连败江南十一剑派的掌门,不知令多少江湖上的少年英雄心生爱慕。而最后江南大侠顾相明出手五百招后令杜秀真弃剑认负,一举赢得小魔女的芳心,这乃是乃是武林中轰动一时的佳话。那一年靖难之役刚刚结束,因赵擎风本是武林出身,便应朝命安抚江湖,与小魔女杜秀真见过几面,或许就此有了什么非份之想。只不过那时赵擎风虽尚未被封爵赐侯,但已奉皇命迎娶了京师无念剑派掌门人曲临流的宝贝女儿曲敛眉,试想那杜秀真师出天山名门,任凭那赵擎风前途无谅,亦必是不肯去做他的小妾。嘿嘿,或许杜秀真的拒绝让赵擎风失了面子,所以就此结仇若果真如此,顾夫人现在定已被擒至洛阳。他沉吟一番,又喃喃道:只是这都已是八九年前的往事了,洛阳王为何直等到现在才突然发难,却是令人费解了。这番话只是杯承丈自己的推测,真正的原因大概只有当局者才知道了。

  原来这段故事还要从九年前说起。那年有一个神秘的美丽女子单骑独闯江南,扬言只剑挑遍江南十九剑派。起初江南武林根本不把此事放在心上,毕竟与一个女子对战胜之不武,各派掌门皆避不出战。倒是一些江湖登徒浪子见那女子美丽,不免上前风言风语一番。哪知这女子虽然模样生得乖巧,剑法却是十分厉害,更是对那些轻薄之徒出手狠辣,不是刺目便是割舌,这其中不免伤了几个剑派中的弟子。终于惹出了三家剑派的掌门,可谁知闪电、奔雷、烈火三大剑派的掌门人竟然一一被这神秘女子击败,引起江南武林的一片哗然。再加上些好事者添油加醋的一番形容,小魔女的名声不胫而走,同时引来了江南武林的联手围攻。

  小魔女虽是武功高强,但孤身一人如何是整个江南武林的对手?可她却是丝毫不惧,反而将十九剑派掌门请至武昌左近的临江山庄中,道出了单剑挑战的原委。原来这个神秘女子乃是天山派的弟子,名叫杜秀真,天山掌门许太华数年前曾来江南以武会友,却不敌当时江南的剑客葛清波。葛清波年轻气盛下,取胜后迫许太华折剑为誓终身不踏入江南半步,许太华将此视为奇耻大辱,回天山后闭关苦修剑法,一意要教出一个弟子为师报仇,这才引来了杜秀真从师命单身剑挑江南武林。

  这一段往事江湖中人大都知晓,葛清波当时做得确实过份,杜秀真替师挑战倒也在情理之中。只是那些江南十九剑派的掌门人皆是成名以久的前辈,个个眼高于顶,如何看得起杜秀真一个娇弱女子。而那小魔女杜秀真亦是心高气傲,几句话下来双方越说越僵,一个要十九剑派折剑认错,一个要小魔女负后当场自刎以谢。

  当下双方约定好十九剑派的掌门人每日出场一名,分别与小魔女比剑,谁知几日下来,十九剑派竟然无一胜绩。那十九剑派中人被一个美丽的女子接连击败,皆是面目无光,而剩下几名剑派掌门见了小魔女的天山剑法亦自知不敌,但葛清波虽已不在人世,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天山派的一个女弟子折了江南武林的名望,当下暗中广撒英雄贴,要寻一位江南武林中人挫一挫小魔女的威风。如此一来,临江山庄的人越集越多,有为十九剑派助拳的、有为天山剑派鸣不平的、亦有争要一睹小魔女杜秀真芳容的一时倒成了武林中难得一见的盛事。

  直到比剑的最后一日,被人称为江南第一剑的顾相明终于出手,在万人瞩目下以家传七十二路倾城剑法与杜秀真大战五百招,方才胜了半招。但顾相明虽是在剑招上胜了,却毫无骄躁之气,声明自己并非是十九剑派中人,这一场拼斗小魔女虽然输给了江南武林,十九剑派却应该为当年许太华之事道歉,并愿意以自己的身份邀请天山掌门许太华重来江南切磋武技

  顾相明高强剑法与磊落风度不但赢得了武林中的大侠声名,也赢得了小魔女杜秀真的芳心。最终江南武林与天山派化敌为友,顾相明也得以迎娶杜秀真。夫妇二人在江湖上又做了几件轰动的侠义之事后,一并归隐金陵府的紫心山上,成就了武林中一段侠侣佳话。

  小顾从未听过父母说过昔年的往事,此刻听杯承丈说来,却已是天人永诀。情绪不由又激荡起来,静默半晌,方才一字一句地道:我一定要亲手杀了洛阳王。再恶狠狠地盯着杯承丈:还有你!他的语气虽然平静,但这种不共戴天的仇恨却已似刀刻般深烙在他那幼小的心灵中。直到多年以后,这种痛苦和仇恨也未稍有平复,而是变为一股巨大的报复力量,使武林中又掀起了一场偌大的风波

  杯承丈一张白皙的脸上不动声色:那日小晴问我是否从未杀过一个好人,我答不出来。我自知我虽然杀过许多恶人,但剑上亦沾过无辜的鲜血。你若能为父报仇杀了我,我亦不会怪你。上前解开小顾的穴道,柔声道:你放心,我一定会给你找一个好师父,让你学成天下超一流的武功。

  小顾禁制虽解,却一时茫然失措。杯承丈将小晴拉到小顾身边:小晴虽是我的徒弟,却仍是你的好兄弟,你万万不可因为对我的仇恨而怪罪于他。他学好了武功,也会助你一起替父报仇。

  小顾抹一把眼泪,不置可否地大声道:你不是要带我去另拜师父么,这就走吧。仇恨已让他迫不及待要去学成武功。而面对似师似敌的杯承丈,他也不知道应该如何是好,只是再也不肯以叔叔相称。

  杯承丈思索一番,对小晴道:小晴你先留在这里等我几天,待我将小顾送到一个隐秘的地方,拜得另一位绝世高手为师后,就会回来找你。

  小晴虽然与小顾相识不过数天,却已有了极深的感情,看到小顾对自己不理不睬的样子,心中觉得十分难过,鼻子一酸,几乎掉下泪来。当即从腰间摸出那支自制的短笛,放在小顾手中:你放心地去学武功吧,这把笛子送给你,你看到了它,就不要忘了我。

  小顾接过笛子,重重点了点头。想了想,又从脖子上取下一方碧玉,递给小晴,眼中有种前所未有的郑重:这块玉是母亲生我时从寺中求来的,现在我把它送给你。以后你有困难,只要把这方玉交给我,我一定会来帮你!他与小晴相处时间虽短,却极是投缘,起初因为杯承丈不肯收自己为徒而迁怪于小晴,此刻看到小晴这般珍惜这份情谊,心中亦是十分感动,再想到父亲已逝,母亲与兄长失踪不见,不由悲从中来,一把抱住小晴大哭起来:小晴,现在我的父母兄长都没有了,你就做我的好兄弟吧!以后无论发生了什么情况,只要看到了彼此的信物,就一定不要忘了现在的友情!

  小晴眼中也流下泪来,接过那方尚有体温的碧玉,再握紧小顾的手,大声道:我们是好兄弟,一生一世!

  小晴与小顾虽只是无忌之言,却让一旁的杯承丈亦感应到两个孩子间真挚的情谊,只看这份血性豪情,已可推测出这两个孩子日后定都会有一番大作为。不由心中一声暗叹:洛阳王啊洛阳王,莫看你现在如此风光,或许不出十年,你便要大难临头了。

  杯承丈一生独走江湖,虽身为杀手,却最重恩怨,洛阳王赵擎风曾于他落难时伸手相助,更是他的结拜兄弟,虽然后来两人殊道而别,但这份人情却一直令他耿耿于怀,所以此次洛阳王传令让他去杀江南大侠顾相明才毫不犹豫地应承下来。但事后洛阳王欲杀他灭口之举却深深激怒了他,而他又不愿向昔日恩人出手,所以才甘愿收小晴为徒,只想将一身武功授给小晴,再由小晴去帮他出这一口恶气,此份微妙心态却是不足为外人道了。此刻他心中百念丛生,不由仰天一声长啸,直震得林边树叶萧萧而落。

  啸声方停,杯承丈一把抱起小顾,朝小晴挥挥手,转身往山下飞奔而去。

  小顾被杯承丈抱在怀中,腾云架雾般一口气奔到山腰。小晴在山顶上仍在频频张望,看到小顾犹紧握着短笛对自己大喊:我一定会努力靠自己的力量报仇,不死不休。如果有天这支笛子送交给你手上,那一定是我已经死了下面的话已被山风吹散。

  小晴长叹一口气,这一刻忽觉得自己长大了许多,静静看看手心中一方澄碧的挂玉,在心中默念道:小顾,你放心吧。如果我重新见到了这支笛子,无论天涯海角、刀山火海,我也必会替你报这一份血海深仇!
 

 
分享到: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