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目录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银钩赌坊 >> 第十一章 群丑伏诛

第十一章 群丑伏诛

时间:2013/9/12 20:08:04  点击:2922 次
这是最后一篇
  银光闪动,闪花了陆小凤的眼睛。奇诡的招式,几乎全封死了他的出手。
  这屋子本不宽阔,他几乎已没有退路。
  这世上本就没有永远不败的人。
  陆小凤也是人。今天他是不是就要败在这里?
  孤松背负着双手,远远站在角落里,冷冷的看着,忽然问道:"你看他是不是已必败无疑?"枯竹沉吟着,道:"你看呢?"
  孤松道;"我看他必败!"
  枯竹叹了口气,道:"想不到陆小凤也有被人击败的一日。"孤松道:"我说的不是陆小凤。"
  枯竹很惊讶,道:"不是?"
  孤松道:"必败的是方玉飞。"
  枯竹道:"可是他现在似已占尽上风。"
  孤松道:"先占上风,只不过徒耗气力,高手相争,胜负的关键只在于最后之一击。"枯竹道:"但现在陆小凤似已不能出手。"
  孤松道:"他不是不能,是不愿。"
  枯竹道:"为什么?"
  孤松道:"他在等。"
  枯竹道:"等最后的机会,作最后之一击?"
  孤松道:"言多必失,占尽上风,抢尽攻势的人,也迟早必有失招的时候。"枯竹道:"那时就是陆小凤出手的机会了?"
  孤松道:"不错。"
  枯竹道:"就算有那样的机会,也必定如白驹过隙,稍纵即逝。"孤松道:"当然。"
  枯竹道:"你认为他不会错过?"
  孤松道:"我算准他只要出手,一击必中。"
  寒梅一直静静的听着,眼睛里仿佛带着种讥消的笑意,忽然冷笑道:"只可惜每个人都有算错的时候。"就在他开始说这句话的时候,方玉飞已将陆小凤逼入了他们这边的角落。
  没有人能形容他拔剑的速度,没有人能看清他拔剑的动作,只看见剑光一闪。
  闪电般的剑光,直刺陆小凤的背。
  这才是真正致命的一击。
  陆小凤前面的出手本已被逼死,只怕连做梦都想不到真正致命的一击,竟是从他背后来的。
  他怎么能闪避?
  他能。
  因为他是陆小凤。
  一弹指间已是六十刹那,决定他生死的关键,只不过是一刹。
  就在这一刹那间,他突然拧身,整个人都好像已突然收缩。
  剑光如飞矢,一发不可收。
  剑光穿透了他的衣衫,却没有穿透他的背,飞矢般的剑光反而向迎面而来的方玉飞刺了过去。
  方玉飞双手一拍,夹住了剑锋。
  他也已无处闪避,只有使出这一着最后救命防身的绝技。
  只可惜他忘了他的对手并不是寒梅,而是陆小凤。
  陆小凤就在他身边。
  几乎就在这同一刹那间,陆小凤已出手。
  更没有人能形容这一击的速度,更没有人能看清他的出手。
  可是每个人都能看见方玉飞双眉之间,已多了个血洞。
  每个人都可能看得很清楚,因为鲜血已开始从他双眉之间流出来。
  他整个人都已冰冷僵硬,却没有倒下去,因为他前胸还有一柄剑。
  寒梅的剑。
  真正致命的,也不是陆小凤那妙绝天下的一指,而是这柄剑。
  陆小凤的手指在他眉心时,他刚夹住剑锋的双手就松了。
  剑的去势却未歇,一剑已穿胸。
  寒梅的人似乎也已冰冷僵硬,每个人都有算错的时候,这一次算错的是他。
  这件事的结果,实在意外。
  陆小凤看着方玉飞眉心之间的洞,缓缓道:"我说过的我要送给你的,我一定要送出去。"方玉飞茫然看着他,锐利如鹰的眼睛,已渐渐变得空洞灰白,嘴角却忽然露出一丝讥消的笑容,挣扎着道:"我本来一直很羡慕你。"陆小凤道:"哦?"
  方玉飞道:"因为你有四条眉毛。"
  他喘息着,挣扎着接下去。"可是现在你已比不上我了,因为我有两个屁眼,这一点我保证你永远也比不上的。"陆小凤没有开口,也无法开口。
  方玉飞看着他,忽然大笑,大笑着往后退,剑出胸,血飞溅。
  他的笑声立刻停顿。
  他呼吸停顿的时候,
  寒悔的脸色苍白。
  从他剑尖上滴落的血,仿佛不仅是方玉飞的,还有他自己的。
  他不敢抬头,不敢面对枯竹孤松,他们却一直在盯着地。
  孤松忽然叹息,道:"你说的不错,每个人都有看错的时候,我看错了你。"枯竹也叹息,道:"你怎么会和这个人狼狈为奸,怎么会做出这种事?"寒梅忽然大叫喊:"因为我不愿一辈子受你们的气!"枯竹道:"难道你愿意受方玉飞气?"
  寒梅冷笑,道:"这件事若成了,我就是罗刹教的教主,方玉飞主关内,我主关外,罗刹教与黑虎堂联手,必将无敌于天下。
  枯竹道:"难道你已忘了自己的年纪?我们在昆仑隐居二十年,难道还没有消磨掉你的利欲之心?"寒梅道:"就因为我已老了,就因为我过了几十年乏味的日子,所以我才要乘我活着的时候,做一番轰轰烈烈的事。"孤松冷冷道:"只可惜你的事没有成。"
  寒梅冷笑道:"无论是我成也好,是败也好,我反正都不再受你们的气了。"死人是永远不会受气的。
  夜。
  黑暗的长巷,凄述的冷雾。
  陆小凤慢慢的走出去,孤松枯竹慢慢的跟在他的身边,稀星在沉落。
  他们的心情更低落--成功有时并不能换来真正的欢乐。
  可是成功至少总比失败好些。
  走出长巷,外面还是一片黑暗。
  孤松忽然问道:"你早已算准背后会有那一剑?"陆小凤点点头。
  孤松道:"你早已看出他已跟方玉飞串通?"
  陆小凤又点点头,道:"因为他们都做错了一件事。"孤松道:"你说。"
  陆小凤道:"那天寒梅本不该逼着我去斗赵君武的,他简直好像是故意在替方玉飞制造机会。"孤松道:"哼。"
  陆小凤道:"一个人的秘密已被揭穿,已到了山穷水尽的时候,本不该还有方玉飞刚才那样自信,除非他另有后着。"孤松道:"所以你就故意先将自己置之于死地,也不是好事。"陆小凤道:"每个人都应该有自信,可是太自信了,也不是好事。"孤松道:"就因为他认为你已必死无疑,所以你才没有死。"陆小凤笑了笑,道:"一个人最接近成功的时候,往往就是他最大意的时候。"孤松道:"因为他认为成功已垂手可得,警戒之心就松了,就会变得自大起来。"陆小凤道:"所以这世上真正能成功的人并不太多。"孤松沉默着,过了很久,忽又问道:"我还有一件事想不通。"陆小凤道:"你说。"
  孤松道:"你并没看见过真的罗刹牌?"
  陆小凤道:"我没有。"
  孤松道:"可是你一眼就能分辨出它的真假。"陆小凤道:"因为那是朱大老板的手艺,朱大老板是我的朋友,我知道他的毛病。"孤松道:"什么毛病。"
  陆小凤道:"他仿造赝品时,总喜欢故意留下一痕迹。故意让别人去找。"孤松道:"什么样的痕迹?"
  陆小凤道:"譬如说,他若仿造韩干的马,就往往会故意在马鬃间画条小毛虫。"孤松道:"他仿造罗刹牌时,留下了什么样的痕迹?"陆小凤道:"罗刹脾的反面,雕着诸神诸魔的像,其中有一个是散花的天女。"孤松道:不错。
  陆小凤道:"赝品上那散花天女的脸,我一眼就可以认出来。"孤松道:"为什么?"
  陆小凤道:"因为那是老板娘的脸。"
  孤松道:"老板娘?"
  陆小凤微笑,道:"老板娘当然就是朱大老板的老婆。"孤松的脸色铁青,冷冷道:"所以你当然也已看出来,方玉香从蓝胡子身上拿出的那罗刹牌,也是假的。"陆小凤叹了口气,道:"我本来并不想看的,却又偏偏忍不住看了一眼,所以……"孤松道:"所以怎么样?"
  陆小凤道:"所以我现在很快就在倒霉了。"
  孤松道:"倒霉?倒什么霉?"
  陆小凤道:"倒寒梅那种霉。"
  孤松的脸沉下。
  陆小凤道:"寒梅那么做,是因为不肯服老,不甘寂寞,你们呢?"孤松闭着嘴,拒绝回答。
  陆小凤道:"你们若真是那种淡泊自甘的隐士,怎会加入罗刹教?你们若真的不想做罗刹的教主,怎会杀了玉天宝?"枯竹的脸色也变了,厉声道:"你在说什么"?
  陆小凤淡淡道:"我只不过在说一个很简单的道理。"枯竹道:"什么道理?"
  陆小凤道:"你若真的对罗刹教忠心耿耿,为什么不杀了我替你们教主的儿子复仇?"他笑了笑,自己回答了这问题。"因为你们也知道玉天宝并不是死在我手里的,我甚至连他的人都没有看见过,究竟是谁杀了他,你们心里当然有数。"枯竹冷冷道:"你若真的是个聪明人,就不该说这些话。"陆小凤道:"我说这些话,只因为我还知道一个更简单的道理。"枯竹再问。"什么道理?"
  陆小凤道:"不管我说不说这些话,反正都一样要倒霉。"枯竹道:"为什么?"
  陆小凤道:"因为我看过了那块罗刹牌,因为世上只有我一个人知道那块罗刹牌是假的,你若想用这块罗刹牌去换罗刹教教主的宝座,就只有杀了我灭口。"他叹了口气,接着道:"现在四下无人,又恰巧正是你们下手的好机会,松竹神剑,双剑合壁,我当然不是你们的对手。"孤松冷冷的看着他,忽然道:"你给了方玉飞一个机会,我也可以给你一个。"陆小凤道:"什么机会?"
  孤松道:"现在你可以逃,只要这次你能逃得了,我们以后绝不再找你。"陆小凤道:"我逃不了。"
  孤松枯竹虽然好像是在随随便便的站着,占的方位却很巧妙,就好像一双钳子,已将陆小凤钳在中间。
  现在钳子虽然还没有钳起来,却已蓄势待发,天上地下,已绝没有任何一个人能从钳子间逃走。
  陆小凤看得很清楚,却还是笑得很愉快。"我知道我逃不了,有件事你们却不知道。"孤松道:"哦?"
  陆小凤道:"就算我能逃得了,也绝不会逃,就算你们赶我走,我都不想走。"孤松道:"你想死?"
  陆小凤道:"更不想。"
  孤松不懂,枯竹更不懂。陆小凤做的事,世上本就没有几个人能懂。
  陆小凤道:"近六年来,我最少已经应该死过六十次了,可是直到现在,我还是好好的活着,你们知道为什么?"孤松道:"你说。"
  陆小凤道:"因为我有朋友,有很多朋友,其中凑巧还有一两个会用剑。"他的"剑"字说出口,孤松背脊上立刻感觉到一股森寒的剑气。
  他霍然回头,并没有看到剑,只看到一个人。
  森寒的剑气,就是从这个人身上发出来的,这个人的本身,就似已比剑更锋锐。"有雾,雾渐浓。
  这个人就站在迷迷蒙蒙,冰冰冷冷的浓雾里,仿佛自远古以来就在那里站着,又仿佛是刚刚从浓雾中凝结出来的。
  这个人虽然比剑更锋锐,却又像雾一般空蒙虚幻飘渺.孤松枯竹看不见他的脸,只能看见他一身白衣如雪。
  绝世无双的剑手,纵然掌中无剑,纵然剑未出鞘,只要他的人在,就会有剑气逼人眉睫。
  孤松枯竹的瞳孔收缩。"西门吹雪。"
  他们并没有看见这个人的脸,事实上,他们根本从来也没有见过西门吹雪,可是就在这一瞬间,他们已感觉到这个人一定就是西门吹雪!
  天上地下,独一无二的剑。
  天上地下,独一无二的西门吹雪!
  西门吹雪没有动,没有开口,没有拔剑,他身上根本没有剑!
  陆小凤在微笑。
  孤松忍不住问道:"你几时去找他来的?"
  陆小凤道:"我没有去找,只不过我的朋友中,凑巧还有一两个人会替我去找人。
  孤松道:"你总算找对了人。"
  枯竹冷冷道:"我们早已想看看月明夜,紫禁颠,一剑破飞仙的西门吹雪。"陆小凤道:"所以我就算不找他来,你们也会去找他的。"枯竹冷笑。
  西门吹雪忽然道:你错了。"
  枯竹道:"错在哪里?"
  西门吹雪道:"白云城主的剑法,已如青天白云,无瑕无垢,没有人能破得了他那着天外飞仙。"枯竹道:"你也不能?"
  西门吹雪道:"不能。"
  枯竹道:"可是你破了。
  西门吹雪道:"破了那一着天外飞仙的人,并不是我。"枯竹道:"不是你是谁?"
  西门吹雪道:"是他自己。
  枯竹不懂,孤松也不懂,西门吹雪说的话,世上也没有几个人能懂。
  西门吹雪道:"他的剑法虽已无垢,他的心中却有垢。"他的眼睛发光,慢慢接着道:"剑气精义,就在于’诚心正意,一个人的心中若有垢,又岂能不败?"桔竹忽然又觉得有股剑气逼来,这些话仿佛比剑更锋锐。
  这是不是因为他的心中也的垢。
  西门吹雪道:"心中有垢,其剑必弱……"
  枯竹终于忍不住打断了他的话,厉声道:"你的剑呢?"西门吹雪道:"剑在。"
  枯竹道:"在哪里?"
  西门吹雪道:"到处都在!"
  这也是很难听懂的话,枯竹却懂了,孤松也懂了。
  --他的人已与剑溶为一体,他的人就是剑,只要他的人在,天地万物,都是他的剑。
  --这正是剑法中最高深的境界。
  陆小凤微笑道:"看来你与叶孤城一战之后,剑法又精进了一层。"西门吹雪沉默着,过了很久,才缓缓道:"还有一点你也不明白。"陆小凤道:"哦?"
  西门吹雪发亮的眼睛,忽然又变得雾一般空蒙忧郁,道:"我用那柄剑击败了白云城主,普天之下,还有谁配让我再用那柄剑。"枯竹冷道:"我……"
  西门吹雪不让他开口,冷冷道:"你更不配,若要靠双剑联手才能破敌制胜,这种剑只配去剪花裁布"忽然间。"呛"一声,剑已出鞘。
  枯竹的剑!
  剑光破空,一飞十丈。
  这一剑的气势,虽不如天外飞仙,可是孤峭奇拔,正如寒山绝顶上的一根万年枯竹。
  西门吹雪还是没有动,没有拔剑。
  他手中根本无剑,他的剑在哪里?
  忽然间,又是"呛"的清吟,剑光乱闪,人影乍合又分。
  雾更浓,更冷。
  两个人面对面的站着,枯竹的剑尖上正地滴着血……
  他自己的剑,他自已的血。
  剑已不在他手上,这柄剑已由他自己的前心穿入,后背穿出。
  他吃惊的看着西门吹雪,仿佛还不相信这是真的。
  西门吹雪冷冷道:"现在你想必已该知道我的剑在哪儿。"枯竹想开口,却只能咳嗽。
  西门吹雪冷冷道:"我的剑就在你手里,你的剑就是我的。"枯竹狂吼,再拔剑。
  剑锋从他胸膛上拔出来,鲜血也像是箭一般飞激而出。
  西门吹雪还是没有动。
  鲜血飞溅到他面前,就雨点般落下,剑锋到了他面前,也已垂落。
  枯竹倒下去时,他甚至连看都没有去看一眼。
  他在看着陆小凤。
  陆小凤不禁叹息,孤松却已连呼吸都停顿。
  西门吹雪道:"你找人叫我来的。我来了!"
  陆小凤道:"我知道你会来。"
  西门吹雪道:"因为我欠下你的情。"
  陆小凤道:"因为你是我的朋友!
  西门吹雪道:"纵然我们是朋友,这也是我最后一次。"陆小凤道:"最后一次?"
  西门吹雪冷冷道:"我已还清了你的债,既不想再欠你,也不想你欠我,所以……"陆小凤苦笑道:"所以下次你就算眼见着我要死在别人手里,也绝不会再出手。"西门吹雪冷冷的看着他,并没有否认。
  然后他的人就忽然消失,消失在风里,消失在雾里,就像是他来的时候那么神秘而突然。
  孤松没有动,很久很久都没有动,就像是真的变成了一株古松。
  冷雾弥漫,渐渐连十丈外枯竹的尸体都看不见了,西门吹雪更早已不见踪影。
  孤松忽然长长的叹息,道:"这个人不是人,绝不是。"陆小凤虽然没有否认,也没有承认。
  一个人的剑法若已通神,他的人是不是也已接近神?
  他的人就是他的剑,他的剑就是他的神!
  陆小凤眼睛里忽然露出种说不出的同情和忧郁。
  孤松居然看出来,冷冷问道:"你同情他?"
  陆小凤道:"我同情的不是他。"
  孤松道:"不是?"
  陆小凤道:"他已娶妻生子,我本来认为他已能变成真正的一个人。"孤松道:"可是他没有变。"
  陆小凤道:"他没有。"
  孤松道:"剑本就是永恒不变的,他的人就是剑,怎么会变?"陆小凤黯然叹息。
  剑永恒不变,剑永能伤人。
  孤松道:"一个女人若是做了剑神的妻子,当然很不好受。"陆小凤道:"当然。"
  孤松道:"所以你同情他的妻子。"
  陆小凤又不禁叹息。
  孤松凝视着他,缓缓道:"你们之间,一定有很多悲伤的往事,他的妻子很可能也是你的,往事不堪回首,你……""你"字刚说出口,他的剑已出手。
  剑光如电,直刺陆小凤的咽喉。"
  咽喉是最致命的要害,现在正是陆小凤心灵最脆弱的时候。
  不堪回首的往事,岂非总是能令人变得悲伤软弱?
  孤松选择了最好机会出手。
  他的剑比枯竹更快,他与陆小凤的距离,只不过近在咫尺。
  这一剑无疑是致命的一击,他出手时已有了十分把握。
  只可惜他忽略了一点。
  他的对手不是别人,是陆小凤!
  剑刺出,寒光动。
  就在这同一刹那间,陆小凤也已出手只伸出两根手指,轻轻一夹!
  没有人能形容这一夹的神奇和速度,这一夹表现出的力量,几乎已突破了人类潜力的极限。
  寒光凝结,剑也凝结,剑锋忽然间就已被陆小凤两根手指夹住。
  孤松拔剑,再拔剑!
  剑不动。
  孤松的整个人却已因恐惧而颤动,突然撒手,凌空倒跃,掠出五丈。
  这一掠的力量和速度,也是令人不可想象的,因为他知道这已是他的生死关头。
  人类为了求生而发出的潜力,本就是别人很难想像的。
  陆小凤没有追。
  就在这时,他忽然发觉浓雾中又出现了一条人影。
  一条淡淡的人影,仿佛比雾更淡,比雾更虚幻,更不可捉摸。
  就算你亲眼看见这个人出现,也很难相信他真的是从大地上出现的,就算你明知他不是幽灵鬼魂,也很难相信他真的是个人。孤松矫捷如龙的身形突然停顿,坠下,他的力量就好像花这一瞬间突然崩溃,完全崩溃。
  因为他也看见了这个人,这个似人非人,似鬼非鬼的人。
  "砰"的一声,这轻功妙绝的武林高手,竟像是石块般跌落地上,就动也不再动。
  看来非但他的力量已完全崩溃,就连他的生命也完全崩溃,这突然的崩溃难道只不过因为他看见了这个人?
  这个人身上难道带着种可以令人死亡崩溃的力量?难道他本身就是死?
  雾未散,人也没有走。
  雾中人仿佛正在远远的看着陆小凤,陆小凤也在看着他,看见了他的眼睛。
  没有人能形容那是什么样的眼睛。
  他的眼睛当然是长在脸上的,可是他的脸已溶在雾里,他的眼睛里当然有光,可是连这种光也仿佛与雾溶为一体。
  陆小凤虽然看见了他的眼睛,看见的却好像只不过还是一片雾。
  雾中人忽然道:"陆小凤?"
  陆小凤道:"你认得我?"
  雾中人道:"非但认得,而且感激。"
  陆小凤道:"感激?"
  雾中人道:"感激两件事。"
  陆小凤道:"哦?"
  雾中人道:"感激你为我除去了门下败类和门外仇敌,也感激你不是我的仇敌。"陆小凤深深吸了口气,道:"你就是……"
  雾中人道:"我姓玉。
  陆小凤轻轻的将一口气吐出来,道:"玉?宝玉的玉?"雾中人道:"宝玉无理,宝玉不败。"
  陆小凤道:"不败也不死?"
  雾中人道:"西方之玉,永存天地。
  陆小凤再吐出一口气,道:"你就是西方玉罗刹?"雾中人道:"我就是。"
  雾是灰白色的,他的人也是灰白色的,烟雾弥漫,他的人看来也同样迷迷蒙蒙,若有若无。
  他究竟是人?还是鬼魂?
  陆小凤忽然笑了,微笑着摇头,道:"其实我早就该想得到的。"西方玉罗刹道:"想到什么?"
  陆小凤道:"我早就该想到,你的死只不过是一种手段。"玉罗刹道:"我为什么要用这种手段?"
  陆小凤道:"因为西方罗刹教是你一手创立的,你当然希望它能永存天地。"玉罗刹承认。
  陆小凤道:"可是西方罗刹教的组织实在太庞大,分支实在太复杂,你活着的时候,虽然没有人敢背判你,等你死了之后,这些人是不是会继续效忠于你的子孙呢?"玉罗刹淡淡道:"连最纯的黄金里,也难免有杂质,何况人?"陆小凤道:"你早就知道你教下一定会有对你不忠的人,你想要替你的子孙保留这份基业,就得先把这些人找出来。"玉罗刹道:"你想煮饭的时候,是不是也得先把米里的稗子剔出来?"陆小凤道:"可是你也知道这并不是容易的事,有些稗子天生就是白的,混在白米里,任何人都很难分辨出来,除非等到他们对你已全无顾忌的时候,否则他们绝不会自己现出原形。"玉罗刹道:"除非我死,否则他们就不敢!"
  陆小凤道:"只可惜要你死也很不容易,所以你只有用诈死这种手段。"玉罗刹道:"这是种很古老的计谋,留存到现在,就因为它永远有效。"陆小凤微笑道:"现在看起来,你这计谋无疑是成功了,你是不是真的觉得很愉快?"他虽然在笑,声音里却仿佛带着种说不出的讥消之意。
  玉罗刹当然听得出来,立刻反问道:"我为什么会不愉快?"陆小凤道:"就算你已替你的子孙保留了水存天地,万世不败的基业,可是你的儿子呢?"玉罗刹忽然笑了。
  他的笑声也像他的人一样,阴森飘渺,不可捉摸,笑声中仿佛也充满了一种说不出的讥消。
  陆小凤实在不懂他怎么还能笑得出。
  玉罗刹还在笑,带着笑道:"你若以为死在他们手里的真是我儿子,你也末太低估了我。"陆小凤道:"死在他们手里的那个人,难道不是真的玉天玉。
  玉罗刹道:"是真的玉天宝,玉天宝却不是我儿子。"陆小凤道:"他们都已跟随你多年,难道连你的儿子是谁都不知道:"玉罗刹悠然道:"我的儿子在他出生的那一天,就不是我儿子了。"陆小凤更不懂。
  玉罗刹道:"这种事我也知道你绝不会懂的,因为你不是西方罗刹教的教主。"陆小凤道:"如果我是呢?"
  五罗刹道:"如果你是,你就会知道,一个人到了这种地位,是绝对没法子管教自己的儿子,因为你要管的事太多。"他的声音忽又变得有些伤感。"为我生儿子的那个女人,在她生产的那一天就已死了,假如一个孩子一生下来就是西方罗刹教未来的教主,又没有父母的管教,他将来会变成一个什么样的人?"陆小凤道:"当然是像玉天宝那样的人。"
  玉罗刹道:"你愿不愿意那样的人来继承你的事业。"陆小凤在摇头,也在叹息。
  他忽然发现要做西方罗刹教的教主固然不容易,要将自己的儿子养成人也很不容易。
  玉罗刹道:"所以我在他出世后的第七天,就将他交给一个我最信任的人去管教,也就在那一天,我收养了别人的儿子作为我的儿子,这秘密到今还没有别人知道。
  陆小凤道:"现在你为什么要告诉我?"
  玉罗刹道:"因为我信任你。"
  陆小凤道:"我们并不是朋友。"
  玉罗刹道:"就因为我们既不是仇敌,也不是朋友,所以我才信任你。"他眼睛里又露出那种讥消的笔意。"如果你是西方罗刹教的教主,你就会明白我这是什么意思。
  陆小凤已明白。
  有些朋友往往还比仇敌更可怕。
  只不过他虽然也有过这种痛苦的经验,却从来也没有对朋友失去过信心。
  因为他并不是西方罗刹教的教主。
  他也不想做,不管什么教的教主,他都不想做,就算有人大轿来抬他,他也绝不会去的。
  陆小凤就是陆小凤。
  玉罗刹的目光仿佛已穿过了迷雾,看透了他的心,忽又笑道:"你虽然不是罗刹教的教主,可是我知道你已很了解我,就等于我虽然不是陆小凤,也已经很了解你。"陆小凤不能不承认。
  他虽然还是看不清这个人的脸,可是在他们之间,却无疑已有种别人永远无法明白的了解和尊敬。
  一种互相的尊敬。
  他知道玉罗刹思虑之周密,眼光之深远,都是他自己永远做不到的。
  玉罗刹仿佛又触及了他的思想,慢慢的接着道:"我感激你不是我的仇敌,只因为我发现了一件很可怕的事。"陆小凤道:"什么事?"
  玉罗刹道:"你是我这一生中所遇见的最可怕的人,你能做的事,有很多都是我做不到的,所以我这次来,本想杀了你。"陆小凤道:"现在呢?"
  玉罗刹道:"现在我只想问你一件事。"
  陆小凤道:"你问。"
  玉罗刹道:"现在我们既非朋友,也非仇敌,以后呢?"陆小凤道:"但愿以后也一样。"
  玉罗刹道:"你真的希望如此?"
  陆小凤道:"真的。"
  玉罗刹道:"可是要保持这种关系并不容易。"陆小凤道:"我知道:"
  玉罗刹道:"你不后悔?"
  陆小凤笑了笑,道:"我也希望你能明白一件事。"玉罗刹道:"你说。"
  陆小凤道:"我这一生中,也曾遇见过很多可怕的人,也没有一个比你更可怕的!"玉罗刹笑了。他开始笑的时候,人还在雾里,等到陆小凤听到他笑声时,却已看不见他的人了。
  在这迷梦般的迷雾里,遇见了这么样一个迷雾般的人,又看着他迷梦般消失。
  陆小凤忽然觉得连自己都已迷失在雾里。
  这件事他做得究竟是成功还是失败?连他自己都分不清了.....
  (全书完)
 

 
分享到:
这是最后一篇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