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目录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镜花缘 >> 第八十五回 论韵谱冷言讥沈约 引毛诗佳句美庄姜

第八十五回 论韵谱冷言讥沈约 引毛诗佳句美庄姜

时间:2013/8/5 16:10:04  点击:2913 次
  话说紫芝拿著牙-在兰荪牙缝狠狠一夹才夹了出来,望了一望,朝地下一丢道:

  “我只当肉丝子塞在里面,原来却是整整的一个肉圆子!宝云姐姐这个厨子,明日一定要重重赏他,难为他做的这样结实!”说的众人笑个不了。

  凤雏掣了列女叠韵。玉芝道:“《诗经》极言庄姜容貌甚美,姐姐既承上文,岂可符他美貌置之不问?倘能引出《毛诗》赞他一句,妹子格外再饮一杯。”凤雏道:“《诗经》之句原多,要与所报之名相合的,一时何能凑巧?也罢,我借别书略为点染一句,也就算不辱命了。

  延娟《陈思王集》云髻峨峨,修眉联娟。

  ‘峨峨,双声,‘联娟’叠韵,敬华芝姐姐一杯,普席一环。”小春道:“本题即无普席之酒,这个重字也不应普席有酒;若象这样,少刻都飞重字了。”若花道:“嗣后凡飞本题以及重字者,只算交卷,普席一概无酒。倘接令之家,情愿照常说一笑话,普席仍饮一杯。”众人道:“如此极妙。”

  华芝掣了戏具双声,饮了令杯道:

  “秋千《陆平原集》采千载之遗韵。

  ‘之遗’叠韵,‘遗韵’双声,敬星辉姐姐一杯,普席一杯。”兰言道:“大家飞了若干句子,惟华芝姐姐这句才归到今日酒令本题。借此点明,却是不可少的,但普席又要吃酒,未免令人接应不暇了。”兰芝趁著大家饮酒,又在那里让菜,被众人罚了一杯。

  蒋星辉道:“妹子说个禅机笑话:有个和尚,道行极深,讲的禅机,远近驰名。这日有个狂士,因慕和尚之名,特来拜访。来至庵中,走到和尚面前,不意和尚稳坐禅床,并不让坐。狂士不觉怒道:‘和尚既有道行,就该明礼,为何见我仍旧端坐,并不立起,是何缘故?’和尚道:‘我不立起,内中有个禅机。’狂士道:‘是何禅机?’和尚道:

  ‘我不立起,就是立起。’狂士听罢,即在和尚秃头上狠狠打了一掌。和尚道:‘相公为何打我?’狂士道:‘我也有个禅机。’和尚道:‘是何禅机?’狂士道:‘我打你,就是不打你。’”说的众人好笑。

  星辉掣了财宝双声道:

  “青钱鲁褒《钱神论》钱多者处前,钱少者居后。

  ‘前钱’双声而兼叠韵,敬全贞姐姐一杯,普府一杯。”春辉道:“这句当中很可点断,普席之酒似乎可免。”毕全贞道:“既如此,我的笑话自然也免了。”兰音道:

  “这名‘钱多处前,钱少居后’,令人听了,想起世态炎凉,能无慨叹!”青钿道:

  “姐姐因‘钱’字而叹,我因‘青’字忽又想起‘是以’二字真罚的委屈。试问这个‘青’字同水旁‘清’字有何分别?‘龙’与玲珑之‘珑’其音又有何异?他却分在两韵。最令人不懂的:方旁之‘於’归在‘六鱼’,干钩之‘于’归在‘七虞’,诸如此类,不知是何肺腑?”春辉道:“他以一身而事宋、齐、梁三朝之君,於总之一字,已可想见,其余又何必谈他。”

  全贞道:“二位姐姐暂停高论,妹子交卷了。”随手掣了人轮双声道:

  “妻妾蔡邕《月令问答》今曰御妾,何也?”

  紫芝道:“他要置妾,你便怎样?我看姐姐倒有些醋意了。”兰芝道:“人家话还未完,你停停再说罢。”全贞接着道:“‘曰御’双声,敬亚兰姐姐一杯。”

  苏亚兰掣了虫名双声道:“玉芝姐姐才托凤雏姐姐所飞《毛诗》之句不能凑巧,如今妹子倒可引用赞美庄姜原句了:

  蝤蛴《诗经》领如螨疥。

  本题双声,敬舜英姐姐一杯。”兰言道:“这句不但补足庄姜之美,并且所敬亦得其人。若是容貌稍差的,也就不配了。”舜英道:“姐姐言谈最是纯正,何苦却拿妹子开心?”兰言道:“我是言道其实,你只问问众人就知道了。”

  舜英掣了戏具双声道:“青钿姐姐!又是飞鞋那个顽意到了:

  气球马融《忠经》导之以礼乐以和其气。

  ‘乐以’、‘其气’俱双声,敬巧文姐姐一杯,普席一杯。”

  印巧文道:“这都是青钿姐姐抛球带累的,不但要吃酒,还要说笑话。奉告诸位姐姐:往日妹子原喜说笑话,今日只好告罪了。”青钿道:“今日为何不说?”巧文道:

  “妹子并非不说,其中有个缘故。”青钿道:“是何缘故,倒要请教。”巧文道:“既是姐姐谆谆下问,我也不得不说了。实告诉你罢:我不说,就是说。”众人听了,猛然想起禅机笑话,不觉大笑。青钿道:“诸位姐姐莫笑,且听巧文姐姐说笑话。”巧文道:

  “凡说笑话,原不过取其发笑,今大家既已笑了,妹子才说之话,就可算得笑话,何必再说。”兰言道:“此言并不勉强,自应接令为是。”

  玉芝道:“请教令官:即如刚才妹子误说各名约有一百之多,以后别人可准再用?”

  春辉道:“再用的罚三杯。”玉芝道:“这还罢了。”

  巧文掣了古人名双声道:

  “刘伶《国语》闻之伶州鸠。

  ‘州鸠’叠韵,敬彩云姐姐一杯。”玉芝道:“此时酒仙既出来,必须奠他一奠,少刻大家才有兴哩。”于是面对戏台,恭恭敬敬福了一福,奠了三杯。小春也奠了一杯道:“刘老先生:我也不求‘五斗解醒’。只求你老人家保佑我莫吐,就感大情了!”

  贵芝道:“此令既有二十余门之多,何必要这古人名?妹子适才约计由唐虞至前隋,按经史可考的共有二百余人,都是双声叠韵,未免过宽。必须除去这一门,方不浮泛。”

  闺臣道:“不但此筹可去,并且此令甚长,若慢慢行去,恐令未完,天就晚了。据妹子愚见:莫若大家依次先掣二三十签,再一总结算。应说笑话者说笑话,愿行小令者行小令。如此分个段落,不过两三次就可令完,既不耽误饮酒,又可不致夜深。不知可好?”

  彩云掣了服饰双声道:“妹子就遵姐姐之命,早早交卷:

  轻裘《墨子》-羊之裘,练帛之冠。

  ‘-羊’叠韵,敬红英姐姐一杯。”

  红英掣了戏良双声道:

  “琴棋《颜氏家训》围棋有平谈、坐隐之名。

  ‘有手’叠韵,敬瑶芝姐姐一怀。”井尧春道:“这样宽题,不替主人转敬,未免可惜。”燕紫琼道:“此题若轮到妹子,大约也可转敬一杯。”邵红英道:“你们二位一善琴,一善棋,腹中自然该有琴棋故典,即是如此,你们就各认一字,也飞一句书,加双声叠韵俱全,抑或两个双声,两个叠韵,我说一个笑话,设或飞句不能如式,每人各饮三杯。”尧春道:“既如此,我就有僭,先飞琴字。李延寿《北史》:‘垂帘鼓琴,风韵雅远。’两个双声。”紫琼道:“邯郸淳《艺经》:‘夫围棋之品有九,一曰入神。’双声叠韵俱全。请教笑话了。”

  红英道:“轮我掣签飞句,只有我听人的笑话,此时反弄到自己身上,倒也别致。

  适才我因李延寿‘李’字却想起一个笑话:有个宰相去世多年,他族中有个侄儿,每与亲朋交谈,就把‘家伯’卖弄出来,意欲使人知他为宰相族侄。一日偶到杭州游玩,出见石壁题著前朝许多名士,他也写了几字道:‘大丞相再从侄某尝游于此。’题毕而去。

  后来有个士人李果,最好诙谐,看见此字,因题其旁道:‘元元皇帝二十五代孙李某继游于此。’”兰若笑道:“此话虽是游戏,但乡愚往往犯了此病,转将这话给他听了,受益不浅。”

  瑶芝掣了兽名双声道:

  “穷奇王弼《周易略例》一陰一阳而无穷。

  ‘一陰’、‘陰一’、‘一阳’俱双声,敬月芳姐姐一杯,普席两杯。”

  褚月芳掣了药名双声道:

  “红花《谢康乐集》含红敷之缤翻。

  ‘含红’双声,敬萃芳姐姐一杯。”

  哀萃芳掣了地名双声。春辉道:“按现在十道所辖县名,双声叠韵,约有一百,若用县名,未免过于省事,误用者罚。”萃芳道:“幸而妹子想了一个,却与这些名目不同:

  中州《离蚤经》夕揽中州之宿莽。

  本题、‘州之’俱双声,敬小莺姐姐一杯。”

  题花道:“我饮一个令杯。以后旁令说过之书,也不准再用。至于诗句,惟闺阁之书准用,余皆不准,才不宽泛。违者罚。”

  崔小莺掣了药名双声道:

  “妨风崔宦《农家谚》日没胭脂红,无雨也有风。

  ‘雨也’双声,‘也有’双声,敬锦春姐姐一杯,普席一杯。”

  郦锦春掣了身体双声道:

  “肺腑司马迁《史记》诸侯子弟若肺腑。

  本题双声,敬婉春姐姐一杯。”

  邹婉春掣了人轮双声道:

  “祖宗刘向《列女传》学穷道奥,文为辞宗。

  ‘文为’双声,敬月辉姐姐一杯。”

  蒋月辉掣了药名双声道:“药名虽有,就只承上甚难,这却怎好?”只听耳旁有人说道:“……如此如此,岂不好么?”月辉听了,满心欢喜道:

  “蜂房《春秋佐助期》虞舜之时,景星出房。

  ‘之时’叠韵,敬……”一面说著,又细细数一数道:“敬二姐姐一杯。”蒋秋辉笑道:“这个顽的好,怎么敬到自己家里了?”青钿道:“这才显得你们姐妹亲热哩。”

  月辉回头把题花望了一眼道:“好个短命鬼!”题花把月辉一指道:“好个冒失鬼!”

  秋辉掣了服饰双声道:

  “黼黻《金楼子》观人以言,美于黼黻文章。

  ‘以言’、本题俱双声,敬蕙芳姐姐一杯。”

  谭意芳掣了舟车双声道:

  “凤帆沈约《宋书》愿乘长风破万里浪。

  ‘乘长’双声,敬兰言姐姐一杯。”玉芝道:“怎么兰言姐姐落下泪来?”兰言道:

  “我因蕙芳创姐所飞这个‘风’字,忽然想起《韩诗外传》‘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这两句活,触动思亲之心,所以伤感。假如双亲在堂,此时蒙太后半支俸禄,再能内廷供奉,即使家寒,亦可敷衍养亲。无如‘子欲养而亲不待’,虽高官极品,不能一日养亲,亦有何味!这总是自己早不树立,以致亲不能待,后悔何及。”兰芝道:

  “姐姐只顾如此,岂不打断酒兴么?”

  未知如何,下回分解。
 

 
分享到: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