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目录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杨乃武与小白菜 >> 第三十七回 按察得赃瞒天理 巡抚会审昧良心

第三十七回 按察得赃瞒天理 巡抚会审昧良心

时间:2013/7/26 7:30:48  点击:3252 次
   却说詹氏在提刑按察司衙门告了冤状,那位馀杭知县刘锡彤早已知道了音信。只因刘锡彤怕杨乃武有什么动作,派着心腹在省城打探,果然探得乃武妻子在按察司衙门告状,替丈夫伸冤,忙忙回到馀杭,报给刘锡彤。锡彤听得,忙命人请了何春芳到里面商议。春芳也知道了,到了里面坐下,锡彤忙向春芳道:“师爷,事情又糟咧,乃武的妻子,已在按察司衙门告了冤状,怕又得提乃武等去审问了,不要审出了实情,非惟我儿子性命难保,就是我也大不方便咧。”子和这时吓得面如土色,只拖住林氏求救。林氏那里舍得,忙安慰道:“宝贝儿子,夜明珠,别慌,有钱呢,天大的官司,只要地大的银子。再化上几万,也不妨事。”春芳听了林氏这几句话,即点头道:“正是。太太说的一些不差,只得多化一些钱了。东翁,你赶快上省,同陈鲁去商议一回,化几万银两给按察外是好请他批驳下来,不准诉状,那岂不是就了结了呢。倘是事情已僵了,便在审问之时,求他仍维持了原判,那便是了。不过小白菜那里,又得去骗她一骗,只说是大少爷要伸雪她的罪名,在按察告状,不说是詹氏所告,小白菜听了自然越发感激太太的吩咐了。”林氏听得要钱,忙道,“有有,老爷你明天快上省去,化一些钱不要紧,救儿子性命要紧。”锡彤听得,觉得只有这个办法,即命林氏预备银子,自己明天进省。

  过了一天,刘锡彤带了五万银子,同林氏进省,临行之时吩咐春芳,安排衙中各事,自己同林氏到了杭州,下了寓所,即先打探,按察司蒯贺荪,把这案怎样办理?却打探得蒯贺荪先吊案卷察阅,再定如何办理。暗想还好,尚未吊人犯听审,或者可以把状子驳斥不准。当下忙来见知府陈鲁,陈鲁也知道詹氏在按察司衙告状,心中很是着急,见刘锡彤到来;心下一松,忙屏去左右,向锡彤道:“亲家,这事怎样办呢?”锡彤道:“卑职也因了这事,来见大人。如今按察大人,尚未把人犯调去,只吊案卷,卑职想能否设法使按察大人把状子批驳下来呢?”陈鲁道:“这可不是容易办的。亲家,你准备怎样去说呢?”锡彤道:“事已至此,说不得仍化一些钱了,所以卑职特来求大人帮忙。”陈鲁想一回道:“这事我去见按察大人,倒觉得不好,不如你自己亲自前去,我先同你去说上一声倒好。”锡彤忙打一恭道:“若得如此,卑职感恩非浅,”陈鲁道:“事不宜迟,我今天就上按察衙门,把案卷亲自呈上,你明天便自己亲去如何?”锡彤又谢过了陈鲁,退出知府衙门,到钱庄上打了一张四万两银子的庄票,一张二千两的,预备用在按察司衙内众人。陈鲁却把乃武的一案案卷聚集之后,即到按察司衙门,见了蒯贺荪,把案卷呈上,一面悄悄地向蒯贺荪说了关节,明天馀杭县刘令要面见大人详禀。蒯贺荪听得,知道内中定有缘故,暗想明天刘锡彤瞧他如何说法,再定为意,便点了点头。陈鲁退出,回到衙内,使心腹通知了刘锡彤,命他明天自去见按察司。

  锡彤领命,到了明天,备下手禀,将四万两银子庄票,夹在里面,可以呈将上去。一切就绪,即到了按察司衙中,来见蒯贺荪。先把手禀呈了上去。蒯贺荪接过翻开一看,见里面有一张四万银子的庄票,不由得心中一动,知道定有道理,恐说话不便,便屏退从人,向锡彤道:“刘知县,可有什么话说呢?”锡彤趋势向蒯贺荪打了一恭道:“请大人体谅卑职的苦心。”蒯贺荪皱眉道:“如何办法呢?你自然为了杨乃武的一案咧。”锡彤道:“正是,请大人作主,可能驳斥了状子。”蒯贺荪听得,暗想只要驳斥一张状子,便有四万银子到手,这种好处那里去找,自己何乐而不为呢?便点头道:“这倒容易,准这样呢。”锡彤听得蒯贺荪已是答应,心中欢喜,忙又忙了个千。谢过贺苏,方退出按察司衙门,回去同林氏说了。小白菜也不必去看了,锡彤仍留在省城,听按察司衙门的消息,命林氏先行回转馀杭。蒯贺荪得了刘锡彤四万银子的贿赂,自然依着刘锡彤的请求办理,足足的过了十余天光景,方把詹氏提上堂去,姚士法提出监来,喝道:“好一个刁赖妇人,擅敢告这般谎状,本院已打听得明白,你丈夫犯的因奸谋命大罪,已自己招认,乃是真实不虚的事情,怎地来告这刁状?本当重重办你们二人,姑念你们无知,不知底细,从宽办理。”说着,命差人将姚士法打了四十大板,詹氏打了二十背花,一齐赶下大堂,所告的状子不准,当堂将詹氏状子掷了下来。两旁差人,早如狼如虎般把二人赴出。

  詹氏只哭得死去活来,到了衙外,便欲寻个自尽。还亏得姚士法有主意,知道内中有出了变故,忙止住詹氏道:“快别如此,这时表弟的性命,都在弟媳手中超伸,你倘是死了,还有谁去伸冤呢?我想这里既如此糊涂,内中定有了什么缘由,我们难道不能再到别个衙门中去叫冤的吗?今天且回去休息一天,明天我们索性下抚台衙门去叫冤去。杭州城内的官,总不能都是个糊涂官吧?”只这几句话,把詹氏提醒,忍不住连连点头,当下同了姚士法回转寓所。夜间詹氏只是痛哭不止,亏得士法在一旁相劝,方能稍杀悲哀,一夜也未曾安睡片刻。到了天方发白,詹氏忙忙催士法同到抚台衙门,士法知道时光尚早,便又劝詹氏道:“表弟媳妇,你也吃一点东西再去不迟,似这般式样,表弟的冤枉没有昭雪,不要你倒先病倒了,如何是好呢?”詹氏觉得这话不差,方进了一点东西,同姚士法二人,带了这张按察司衙门不准的状子,竟奔抚台衙门而来。

  这时的浙江巡抚,姓杨名昌睿,为官平平,也没什么劣迹,政声却也平常。这天正升堂理事,忽地听到辕门前有人高叫:“冤枉,大老爷伸冤救命呐!”杨巡抚听得,心中十分诧异,暗想如何有人到巡抚衙门来叫冤枉呢?难道省内出了什么冤枉大案?在省内各衙门都没有审事清楚,无奈到巡抚衙门来叫冤枉不成?忙命门丁彩泉到外面去观看,是谁在那里叫冤?这个门丁沈彩泉,却是个坏蛋,在外面仗省巡抚衙门势力,包庇控案,无所不为,今天听得有人在辕门外冤,暗想不知是什么案件,或竟是有那一处的官员,把官司糊涂了结,真是如此,自己定可从中取利,即兴匆勿赶到外面,一看却是一男一女,跪在地下喊冤。那个妇人已是泪流满面,泣不成声,沈彩泉见了,便喝问道:“你们二人来干吗的?”詹氏哭道:“小妇有泼天冤枉,求青天大老爷昭雪覆盆。”彩泉听得,即进去报给杨巡抚知道。杨巡抚听了,暗想这妇人既说是泼天冤枉,来巡抚衙门喊告,定有不得己的大事,即命带上堂来。不一时,把詹氏、士法带到堂上。巡抚向下一望,见跪着一男一女,男的约有三十多年纪,五官端正;女的也有二十出外年纪,十分端庄。二人都是一团正气,不似个不良人民。即问过了二人姓名,二人都依着报了,杨巡抚道;“有什么冤枉,当堂诉来。”詹氏便忍不住悲声,把乃武的冤枉一一说了。杨巡抚听了,不禁想道:“怎地馀杭县刘令如此胡闹,一个新科举人,怎能随便的革掉呢,这位学府,也是糊涂,怎不细细的问一声呢?只是这妇人不到提刑衙门去告,倒到我巡抚衙门,这倒有些奇怪。”忍不住问詹氏道:“杨詹氏。你怎地知道你丈夫是冤枉的呢?你要替丈夫昭雪,何不上提刑衙门去告状呢?”詹氏忙叩头回道:“小妇人的丈夫,方中了举人,家也未曾回过,如何能有心情毒死葛小大呢?又怎能在九月中交毒药给葛毕氏呢?小妇人也到过提刑衙门替丈夫伸冤,怎奈提刑老爷不肯受理,因此没奈何,来求青天大老爷明鉴。替丈夫伸雪冤狱。”杨巡抚听得提刑按察司不肯受理,心中越发的奇怪起来,知道定有缘由,便问詹氏道:“可有状子吗?”詹氏把状子呈上,杨巡抚命沈彩泉接过,取到桌上,细细一看,觉得依状子所说,确是有些疑点,如何按察司不肯受理呢?如今既告到自己衙门,如何可以不管,待我下公事到按察司衙门、命蒯按察司审理自己监审,自然不能再有什么弊端的了。想定主义,便吩咐詹氏,三日后听审,准了状子。詹氏、士法忙叩谢起身,自回寓所等候。

  杨巡抚退堂之后,忙命刑幕下了公文,到杭州知府衙门,吊杨乃武一案的人犯,到巡抚衙门听审。又传了按察司蒯贺荪到来,亲自吩咐在后天,在抚衙审理葛毕氏谋害亲夫一案,命蒯贺荪主审,自己监审,蒯贺荪领命之后,心中十分着急,回到衙门,很觉踌躇。暗道:“这如何是好呢?倘是审出里面有弊,刘锡彤已送过自己四万银子,若是不好好审理,却有巡抚监审。正觉得两难,却听得差人来禀道:“馀杭县求见。”蒯贺荪听得刘锡彤到来,知道也得了信息,忙请到里面。原来刘锡彤尚没有回转馀杭,等待按察司批示,驳掉詹氏状子。昨天驳斥状子批示出来,锡彤得信,心中很是欣喜,只是怕詹氏再到别处去告状,仍命心腹在各衙门打听。今天早有人报给锡彤,詹氏又在巡抚衙门叫了冤枉,锡彤听得,暗想这事势成骑虎,不如越发设法把钱连巡抚也运动好了,方是妥当。忙命人回去。催林氏取了钱,到杭州来。正欲去见陈鲁,一同议法怎样可以走巡抚的门路,横在烟榻上呆呆的先想了一回,方待起身到杭州知府衙门,只见仆人报道:“巡抚衙门的门丁沈彩泉来见。”锡彤大喜,知道定是因了这案,忙吩咐相请,仆人转身出去,引了沈彩泉进来。原来沈彩泉听得这案起初出在馀杭,又听得这几天馀杭县在省内,心中有几分明白,按察司的不准状子,或者是馀杭县暗通关节,所以不准。这一次告到巡抚衙门,自然馀杭县也得前来纳贿,自己何不先去探听一下,竟有整千的好处,亦未可知。因此即悄悄的打听了锡彤寓所,来见锡彤。锡彤因彩泉是抚台的亲信门丁,又有这事,并不以彩泉是个门丁轻视彩泉,忙请彩泉坐了,笑道:“沈兄下临,有何见教呀?”彩泉笑道:“大人已知道杨詹氏在抚台大人面前又告了冤状吗?”锡彤听得正是因了这事,忙屏去仆人,悄悄的道:“沈兄,我知道的了,可是老大人怎样的主念呢?”彩泉见有些意思,微微的冷笑一声道:“怕有些糟了吧,抚台大人己传了按察司主审,自己监审咧。”锡彤心中别的一跳,忙向彩泉笑道:“沈兄,即承下顾,可有什么妙法,教导小弟一回,可以换回老大人的心意,小弟自当重谢。”彩泉听得,顿时露出了笑容,沉吟了一下道:“大人准备怎样呢?”锡彤暗暗一想,即笑着道:“只要老大人能不细求根原,仍维持原判,小弟情愿化上四万两银子,作为冰炭之敬,小弟今天本来要托人向抚台大人商恳,如今老兄到来,最妙的了,就请老允转达愚忱如何?老兄是抚台大人亲信,自然必能成功,至于老兄如此照应,也当重酬。”说着伸了三个指头道:“这些小数,以为酬劳如何?”彩泉听得有三千两银子到手,不由得兴高彩烈,笑道:“这也得瞧抚台大人的意思怎样,方能说定,大人既这般厚扎,我自当尽心办理。这样吧,我先回去,探探抚台大人的口气,倘是成功,我再来取银子,不过不家衙门口诸位师爷弟兄,大人也得设法办妥,不然,却也不好。按察司那里,大人可也得说好,他是个主审官儿。”锡彤点头道:“正是,正是!抚台衙门的事情,一切都托老兄,师爷们等众人,再加上四千之数。总之都请老兄帮忙。按察司处,那不要紧,由小弟自己去说就是。”彩泉即义形于色的道:“好,都在我身上,明天你静候好音吧。”说着,即行告辞。

  锡彤起身送过,心中便安定了一半,忙忙横在烟榻上,过足了烟瘾,到按察司衙门,来见蒯贺荪。相见之后,蒯贺荪道:“刘令,这怎么办呢?”锡彤即把沈彩泉到来的事情,向蒯贺荪说了,蒯贺荪听了。方才定习,便道:“这却是好,只是这案你以为怎样办呢?”锡彤忙又打了一恭道:“蒙大人恩典,维持了原案,卑职感激不尽了。”贺苏点头道:“只要抚台那里说好,方能妥善。明天你再给我个信息吧。”锡彤谢过出来。回到寓所,心中记念着沈彩泉,不知可能向杨巡抚说妥。一夜也未好生安睡。到了明天,去催林氏的人已伴着林氏到来,锡彤一见,忙问:“银子可曾带来?”林氏笑道:“为着儿子的事,也说不得了,带八万两的存摺在此。”锡彤取过,忙忙的出去,打了一张四万,一张四千,一张三千的庄票,只待沈彩泉到来。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分享到: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