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目录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杨乃武与小白菜 >> 第三十二回 布牢笼即席填供状 工罗织行文革衣冠

第三十二回 布牢笼即席填供状 工罗织行文革衣冠

时间:2013/7/25 20:17:25  点击:2953 次
   话说林氏、子和到女监中见过了小白菜,把小白菜甘言诱劝,果然小白菜不知是计。以为真是子和爱她,设法相救,心中感激,依允了林氏,到明天攀供乃武,顿时把乃武以前待她的种种恩义,忘在九霄云外。林氏、子和回到衙内,向锡彤、春芳说了,二人听得小白菜已是受骗,第一步计划已经成功,只待明天,俟小白菜供出乃武,再实行第二步妙计。

  一霄过后,到了明天,锡彤起身,过足了瘾,一瞧时候已将十点钟光景,忙吩咐坐堂,一时衙役人等,站立两边,锡彤正中坐定,即命吊葛文卿上堂。文卿到了大堂。即跪在下面,只叫请大老爷替哥哥伸冤。锡彤点头道:“葛文卿,本县自得与你作主,替你哥哥伸冤。”便命人把小白菜提上堂来。不一刻,小白菜跪在堂下,心中却很镇定,以为只要说是乃武,就可无事。锡彤把惊堂木一拍。喝道:“葛毕氏,快把谋死葛小大的事情,从实招来,奸夫究竟是谁?免得皮肉受苦。”小白菜昨晚得了林氏教导,便叫着冤枉。锡彤喝道:“不动刑具,谅你也不肯招认。”命差人上了抄子,小白菜心中怕林氏说的言语不确,不免有些惊慌,那些差人,早把拶子套上,锡彤叫一声收,两旁差人便答应一声,齐齐呐喊,向两旁紧收。可是小白菜一些没有疼痛,只因何春芳早已吩咐过,拶子虽收,却不在指上,尽是收得屑屑作响,受刑的人一些收不到指上。本来清朝官府的刑具,只要化钱给行刑的人,受刑人便一些不痛,非但看的人瞧不出破绽,便是堂上官府也不会看破。这也是一种黑幕,何况今天。刘锡彤心中明白非凡,不过遮掩人家耳目罢咧。小白菜到了这时已把林氏的言事相信到了十二分了。便假作疼痛,放声大哭。锡彤暗暗欢喜,暗想小白菜倒也做得甚像,便喝叫松刑。两旁把绳松下,锡彤又喝道:“葛毕氏,快些招来。倘再刁赖,本县要动大刑了。”小白菜仍推不知,锡彤即命差人把天平架取来,放在当堂。这东西非同小可,受着便得晕去,连文卿瞧了,也很寒心。小白菜那里愿招,这都是昨夜林氏所教。锡彤便吩咐差人把小白菜上了天平,只向上一收,小白菜趋势口称愿招,锡彤便命放下,喝问口供。小白菜哭道:“这都是杨乃武的主意,与小妇人无干的呀。”锡彤道怎么是杨乃武的主意呢?小白菜即把乃武攀供上去道:“小女人同杨乃武自前年四月起首通奸,那时候小妇人住在杨家。有一天,小大晚上回来,险些撞破奸情,小大便起下疑心,即搬出了杨家,住在太平街内。乃武仍常来行动,前一月光景,又被小大险些撞着。自此之后,小大每晚住在家中,乃武无隙可乘,不能到来,便心中怀恨。那一天,小大到店中去了,乃武悄悄走来,把一包砒未交给自己,下在食物之中,可以毒死小大,做长久夫妻。小妇人一时糊涂,依了他的言语,把药接过,恰巧这天小大到沈家去午饭,腹痛回来,命医生开了药方,又买了桂圆熬桂圆汤,小妇人便把砒未下在药中,小大服下,即便死了。这都是乃武教唆自己。小妇人也是一时糊涂,求大老爷笔下超生。”

  这一番言语,有枝有叶,把乃武攀供个着实。说毕之后,小白菜心中总觉得有些对不住乃武,不禁哀哀痛哭起来。文卿听得,也信以为真,把乃武恨如刺骨。这时堂上早录下口供,命小白菜划了供,锡彤即吩咐把小白菜收监,俟提到了乃武,再行审问,又命文卿不许多言,也收了监,便一面命差人到仓前去,提沈喻氏、喻敬天、王心培等众听审,一面退堂,回到里面,林氏早已得信,很是欢喜,何春芳也到里面,同锡彤商议,写下了名贴,命一个伶俐家人,到乃武寓所,去请乃武。原来杨乃武自那一天辞了叶氏、詹氏,到杭州去乡试进场之后,三场很是得意,做下了三篇锦绣文章,交卷也很早,出了考场,在寓所中把所做的几篇文章,又细细的看了一遍觉得字字斟酌妥贴,可算得经论佳作,心中得意,自不必说,便不再回去,即在杭州住下等候放榜。到了九月十五的一天,放下榜来,乃武已中了第一百另四名举人,心中欢喜。当下在杭州拜同年,会亲友,忙个不了。又有许多凑趣的人,同乃武设宴贺禧,直闹到十月初方才完毕,即动身到了馀杭。因馀杭县中也有许多亲友、同年须去拜会,又要到衙门中去拜会本地官府,便住将下来。又有亲友们知道了乃武得中,都来拜贺,有的摆酒同他接风贺禧,闹了几天,直到初九的一天,方才去拜会了刘锡彤,本待再过二三天,即回转仓前,恰巧听得了小白菜犯下了谋杀亲夫的大罪,心中很是奇怪。暗想小白菜自自己劝化之后,已是归正,如何有了这般大事发生,怕是冤枉,倒得稍稍打探信息,因此仍留在馀杭。这天却有一位同事,请他午饭,没有到衙前打探,饭后回到寓所。觉得放心不下小白菜的案件,欲出去探听。却见仆人取来了一个名贴,说是本县刘知县请乃武赴席,乃武听得本县请酒,自然答应前去。把贴子一看,上面写着未刻入席,心中觉得奇怪,暗想这位刘知县怎地请在未刻,不早不晚,算的什么呢?当下也不怀疑,即回复了来人,准时前来。下贴人自回衙中,回复了刘锡彤。锡彤忙请到了师爷,一同商议,设下了天罗地网,只待乃武到来。

  乃武那里知道,在寓所中一瞧时候,已是二点多了。知道若去打探了小白菜的事情,要错过了刘知县的酒席,似不好看,便不再出去。停了一回。见是未末光景,忙整理了衣服,穿了箭衣外套,赴宴礼服,又戴了举人的冠戴,出了寓所,迳向刘锡彤衙中。不一刻,早到门前,即着人通报。不多时,刘锡彤亲自出来,迎到里面,在书房内分宾主坐下。两旁差人,却排得齐齐整整,十分严肃。乃武四面一瞧,不禁奇怪起来,暗道:“今天刘锡彤宴客,难道只有自己一人不成?不然,自己来得太早,别的客人尚没到来吧。”回头一瞧刘锡彤,神色之间,却也有些不对,满面含着一股肃杀之气,好似罩了一重严霜,毫无一丝笑容,心中越发的不解起来。正待说话,却见一个衙役走到里面禀道:“酒筵齐备了。”刘锡彤即向乃武拱了拱手道:“杨史,便请入席吧。”乃武见了,以为是只请自己一人,忙一面谦逊,一面随了刘锡彤,走到一间侧室之内,里面摆着一席酒筵。锡彤即请乃武上坐,自己在下坐相陪。何春芳这时也来与乃武相见,坐在一旁。一席酒筵,只有这三人。坐定之后,即有一个衙役上来斟酒,刘锡彤便道了声请,便不再言语。何春芳却同乃武寒喧了几句,乃武见了这般情形,知道锡彤今天宴请自己定是事情,只是也猜不到是小白菜攀了自己。

  不一刻,酒过三巡,菜上四道,锡彤忽地开起口来,正色向乃武道:“杨兄,小弟有一事不明,欲请教高见,不知可能见教否?”乃武不知是什么事情,忙道:“老公祖有什么见教,晚生自当领教。”锡彤却目视春芳,春芳即在身旁,取出了一张东西,授给锡彤。锡彤接过手中,交给乃武道:“杨兄且瞧这一纸诉状如何?”乃武接过一看,却是葛文卿告小白菜因奸谋命,毒死小大的状子。乃武看了,也不知道锡彤的目的何在,便沉吟道:“这般谋死亲夫,自得真凭实证,方能有效呀。”锡彤冷笑一声道:“正是正是,本县已下乡验明,确是服毒身亡咧。”乃武不禁愕然道:“这般说来,葛毕氏实有可疑了。可是因奸谋命,有了滢妇,必有奸夫,公祖可曾问出口供,奸夫是谁呢?”锡彤冷冷的道:“不差呐,奸夫倒也供出来了。”乃武听得小白菜已供出了奸夫,不觉面色一变,暗暗痛恨小白菜,怎地果然干出这般泼天大事,倒瞧她不出,如此狠辣,即正色道:“老公祖,这般大事,自应按法严办。既供出了奸夫,即可将奸夫拿到,使他对口,供出实情,方能替死者伸冤哩。”刘锡彤听得乃武这几句言语,立即把面色一沉道:“好,既是如此,杨兄。你可知道奸夫是谁?”乃武正待答盲,刘锡彤已立起身来,向何春芳道:“师爷,你把小白菜的口供,高声念上一遍。”春芳听得,忙在袖中取出小白菜的口供,高声念了一遍。乃武听毕,暗暗吃了一惊,暗想再不想到小白菜这般忘恩负义,竟把自己咬了上去,只是无凭无据,凭着一个妇人的话,也不能便把自己怎样。方欲分辨,早见锡彤喝道:“杨乃武,本县一向以为你是读书君子,谁知你是这般的人面兽心,竟干这般丑事,皇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今天可由不得你咧。”说毕,向两旁差人道:“快把杨乃武押将起来,本县即刻升堂审问,替死者伸冤。”说了,便一抖衣服,竟自出去。两旁衙役,早把乃武一把在座上扯起,喝着快走。乃武见这般情形,知道今天刘锡彤因了平日同自己不合,要公报私仇,可是自己究竟是个绅士,又是新中举人,不能因了奸妇一言,便把自己怎样,便哈哈大笑:“好刘锡彤,原来今天你请我赴筵,存着这般歹心。好得我杨乃武并未犯下这般歹事,看你将我怎样?将来自有水落石出之时,瞧你怎样得了?”何春芳也不答言,只命差人将杨乃武押将下去。差人们听得,也不容乃武再言,如狼如虎的将乃武押将出去。春芳即回到里面,见刘锡彤正横在烟榻上过瘾,坐在一旁。刘锡彤商议了一回如何审问乃武,过了半个时辰,锡彤的烟瘾过足,方伸了伸腰,吩咐升堂。一刹时鼓声响亮,两旁差人立得齐齐整整,虽说是七品县令的大堂,职份细小,也十分威严。刘锡彤拈着八字胡须,踱将出来,在正中坐定,一边有刑名师翁,一边有录供幕府,刘锡彤坐定之后,便命人先把沈喻氏带上堂来。原来到仓前去提的听审人,都已提到。不一时,喻氏当堂跪下。喻氏这时也得了信,说奸夫是杨乃武,把乃武也恨如刺骨。刘锡彤问了喻氏年岁籍贯,喻氏一一答了。又问了一回小大死的情形,同了平时同小白菜的情形,喻氏即把小大住在杨家,看破奸情,搬到太平弄居住,后来又如何看出小白菜不对,怎样毒死,自己生疑,命葛文卿前来告状,细细说了一遍。

  锡彤听毕,便命跪在一边。将文卿带上,也问了一遍,同喻氏所供,一般无二。文卿供毕,锡彤又把敬天、王心培等,一一问过。便命将三姑带上。这时三姑已由子和关照,命她供出小白菜好夫,只有乃武一人,又许下了二十块钱。三姑便依着子和吩咐,供了乃武。锡彤暗暗点头,春芳的计较高妙,当下即把小白菜带上堂来,又假意喝问了一回。小白菜依旧咬定是乃武交的毒药。锡彤把众人问过,都命跪在一旁,方把乃武带了上堂。乃武这时是个新中举人照例不跪,立在下面。刘锡彤把惊堂木拍得山响,喝道:“杨乃武,你尚有何说,快些从实说来,怎地起意,因奸谋毙葛小大的性命。”乃武听得,哈哈大笑;“公祖,我毒死葛小大,可是你亲眼得见的吗?有什么凭据呢?”锡彤听得,早忿火中烧,喝道:“杨乃武,葛毕氏已招得明明白白,是你亲手授给她的砒药,还容你刁赖不成?还是好好招出,本县存你体面,不招恐有些不便咧。”乃武早横定了心,不招什么,瞧你把自己怎样,便把牙一咬道:“晚生又没有做过这事,说些甚么出来。”锡彤也料定乃武不肯认在身上,即把小白菜提在堂下,喝道:“葛毕氏,你把杨乃武怎样命你毒死丈夫,同乃武对来。”小白菜见了乃武,本有些内愧,只是信了林氏的言语,要救自己的性命,又可做知县媳妇,不得不把天良泯绝,向乃武道:“二少爷,事已至此,便说了吧。”乃武听得小白菜果然攀了自己,忍不往火高千丈,向小白菜骂道:“好一个没良心的滢妇,我当初怎样看顾于你。今天不思报答,反将这般事情攀供于我,你的良心何在?”小白菜被乃武说了这几句言语,心中究属惭愧,低头不语。锡彤见了,暗道不好,不要小白菜良心发现,说出了根由,那还了得,忙把惊堂木一拍道:“好,杨乃武,竟敢仗着科举威势,咆哮公堂。我也知道你是个新科举人,不把我小小县令放在眼中。可知你如今犯下重法,皇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本县也顾不得体面。”说着,即命幕府下一角文书到学府中,将乃武科举革掉。这种文书,春芳早已办就,立就命人去到学府。不一时,回文到来,把乃武数载辛苦得下的科举前程,在这一角文书之上,生生断送。刘锡彤即命差人把乃武衣冠剥下。乃武到了这时,知道刘锡彤已同自己做定了对头,要公报私仇,也只得跪下。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分享到: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