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目录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杨乃武与小白菜 >> 第三十回 验尸身美小娘受冤 报家信好儿子求救

第三十回 验尸身美小娘受冤 报家信好儿子求救

时间:2013/7/25 20:16:14  点击:2836 次
   话说馀杭知县刘锡彤,答应了葛文卿下乡开棺相验,即传集了件作差人,押了葛文卿,一齐到仓前去。这时喻氏、喻敬天、钱宝生等都已得信,忙都齐集在葛家。三姑已吓得躲在楼上,不敢见面。刘知县到了葛家,摆下公案坐下。又问文卿,开棺之后,若是无毒病死,该当如何?文卿咬定牙关,说是验出无毒,情愿反坐,按律抵罪。若真是服毒而亡,请大老爷伸冤。刘知县点头应道:“那是自然,你先去开棺。”只因清律不论何人请求开棺相验,都得自己先行动手。文卿取了一柄利斧,走到小大棺旁,忍不住泪如雨下,即一咬牙关,砍将下去,一刹时差人忤作等把棺开了。刘知县命忤作好生验明。忤作验了一回,早验出是中毒而死。便报道:“验得男尸一名,头部无伤,胸腹无伤,两手无伤,两足无伤,服毒而亡。”刘知县听得葛小大果然服毒而亡,不禁吃了一惊,晴想倒瞧不出来,似小白菜的标致女子,竟会谋死亲夫。文卿听得果然小大是中毒而死,早跪下道:“请大老爷替哥哥伸雪。”刘知县答应,一面命人把小大尸身放入棺内,用封条封好,即打道回衙。不一时,到了衙内,即升堂坐定,吩咐带小白菜上来。不多时小白菜当堂跪下。刘知县把惊堂木一拍,喝道:“葛毕氏,本县下乡验明你丈夫确是服毒而亡,你还有何说,快将奸夫是谁,因何谋死亲夫,从实招来,免得皮肉受苦。”

  小白菜听得小大果然是服毒而亡,好似青天下个霹雳,暗想这事糟了,无论如何自己难以辩白,便是跳在黄河之中,也不能洗清自己杀夫之名。可是自己实是没有下毒,如何能得招出什么来呢?忙连声呼冤,哭泣不止。刘知县这时因验明了小大是中毒而死?认定是小白菜是个谋死亲夫的正犯,见小白菜不肯招认,即把脸一沉,掷下一支签来,喝道:“不用刑具,想你也不肯招认,快将拎子将这滢妇上了,看她招也不招?”两旁差人早如虎如狼的一声呐喊,套在小白菜手上。正待收紧,忽地大堂后面走出了一人,向差人喝道:“快些放手。”阮德抬头一看,不禁倒怞一口凉气,原来这人正是刘锡彤的夫人知县太太林氏。刘锡彤在馀杭,那一个不知道最怕太太,便是坐堂审官司,也得太太做一半儿主。如今林氏出来,喝声住手,那里敢不听吩咐,忙将搂子一松。刘锡彤坐在堂上,见太太忽地出来,吩付松了小白菜的拶子,不知何故,忙下了座位,向林氏笑道:“太太,做怎样呀?”林氏道:“这女子是谁?犯了什么刑法?”锡彤道:“这便是仓前镇上出名标致的小白菜,犯了谋死亲夫的大罪,因此审她的口供。”林氏听得,即把小白菜端详了一回,见果然标致,暗道,怪不得子和迷得失魂落魄,果然是十分人材,便回头向锡彤道:“老爷,且别审官司,家中死了人咧,快进去看看。”锡彤听得,大大的吃了一吓,忙吩咐差人,先把葛文卿、小白菜收监。明天再审。差人们答应自押了小白菜等下去,刘锡彤随了林氏忙忙进去,问林氏死的是谁?林氏道:“媳妇上吊死了。”锡彤听了李氏自尽,又是大为吃惊。

  李氏好端端的住衙中,怎样会上吊自尽的啊?内中却有个缘由。只因刘子和同钱宝生在仓前商定毒死小大之后,见宝生已把砒未付给三姑,知道小大服下定得死掉,恐在镇上不便,忙忙的动身到杭州去。当天到了杭州,住了一夜,心头只觉得不定。到了明天,在西湖内唤了一只小船,荡了半天,也是闷闷不乐,百无聊赖。到了下午,坐在湖边游玩,不由得想起了仓前的事情,知道小大服了毒药,生命不保,小大死了,将来小白菜不怕不到手中,猛的又想起了一个人服下毒药,要七孔流血而死,不要被人家瞧破,说小白菜是谋死亲夫,告到官府,小白菜岂不是要受苦楚,心上不免猛的一惊,暗急倘是告状说小白菜谋死亲夫,自然在自己爹爹之手,原可以驳斥不准。只是自己父亲没有知道这事,如何会知道凶手恰恰是自己儿子,不准状子。这般一想,觉得非立即回去,向母亲说明,托母亲阻止父亲不收状子,方才妥当。忙起身匆匆回转馀杭县来,谁知刚进了馀杭县城,即听得城内有人谈说,葛文卿告状小白菜谋死亲夫,知县老爷已下乡相验去了。子和听得,只叫得一声音,暗暗顿足道:“啊呀,迟了,父亲已准了状子,少不得要审问小白菜了。不要供出了自己是个奸夫,那就糟了。皇子犯法,与庶民同罪,自己如何活得成呢?”不由得心乱如麻,连连叹息。沉吟了一回,知道这事非得与母亲商议,不能挽回。好得母亲素来疼爱自己,总不忍置自己于死地,不肯想法,有道是天大的官司,只要地大的银子,或者有些办法,也未可知。趁着如今小白菜尚未供出口供,急急去同母亲商议,还不要紧。

  想定主意,忙赶到衙内。一问太太正在客堂之内,同妻子李氏谈话。子和忙奔到客堂之内,见林氏正中坐定,在那里同李氏闲谈。见子和到来,不由得满面含笑道:“子和回来了,这几天在那里顽呀?”李氏也忙站起身来迎接。子和见了李氏,顿时在惶急中提起了一腔怒气,暗想要不是你生得似丑八怪似,我也不致到外面寻欢乐咧,也不会闹出这般的乱子,便理也不理,走到林氏面前,叫了声妈,正待向下诉说,觉得这事,被李氏听了不便,即向李氏骂道:“快滚进去,别立在面前,使人生气。”李氏不禁泪流满面的向内走进,只是也看出了今天子和有了什么重大事情,满面惶急,怕自己听得,不要子和在外面闹出大事,如何得了?便依旧悄俏回出,隐在门后,窃听子和说些什么?只见子和进去,在林氏面前跪下道:“儿子闯下了大祸,要妈救救。不然,儿子便是个死。”林氏见了,心中那里舍得,忙扶了起来道:“好儿子,你放心,天大的事情,有你妈担,别惊慌的,什么事情,这般的惶恐呢?”子和立在一边,细细的把自仓前看会,瞧见小白菜起,直到下毒毒死葛小大,如今葛文卿告状,刘锡彤准了状子,下乡验尸去了止,一一的向林氏说了。林氏听毕,也不由吃一大惊,沉吟道:“这事可大咧,你怎地这般的吵闹呀?”子和忙又跪下道:“这事非得妈同爹爹设法相救,不然,儿子要抵葛小大的命了。”说毕,抱着林氏双腿,痛哭不止。林氏对于子和本是溺爱,如今见子和如此发急,心中早疼痛非凡,忙扶起子和道:“好儿子,放心,有你妈在此,大不了的事,化几万银子就完咧。好得小白菜还没供出你来,还可以想法,停一回你爹爹回来,我叫他进来,今天先把案子搁起来,一同请了师爷来设法救你就是。你别急坏了身子,可不是顽的。”一面又命丫环到外面去打探老爷可曾回来,丫环答应去了。子和听母亲作主,方放宽了心,坐在一旁,只待刘锡彤回来。

  却说李氏在门后把子和的言语,听得清清楚楚,只吓得浑身发抖,忙走到房中,坐在床上,呆呆地思想,自这事已闹下了大乱子了。说不定子和要抵葛小大的性命,自己是子和妻子,子和虽则无良,自己却不是不端妇子,颇知礼义,将来如何得了。又想到自己嫁给子和之后,从未有一天称心。子和在日,尚且如此,子和倘是犯法抵罪,那时这位婆婆林氏,不知要把自己怎样蹂躏,如何活得下去。想到这里,不禁把银牙一咬道:“人生百岁,总是一死,何必活在世上受苦,不如早早寻个自尽,一死了事,将来子和如何结果,自己不再瞧见,倒是干净。”这般一想,眼泪早忍不住流了下来,左思右思,活在世上反是受苦,死了倒好,即把一个仆妇遣开,闭了房门,解了五条汗巾,系在床柱之上,把牙关紧咬,竟自缢而死。直到仆妇回来,见房门紧闭,打了几声不应,知道不好,忙唤人打将进去,见李氏已是自缢在床台之上。吓得仆妇三魂出窍,慌忙奔去告知了林氏、子和。林氏、子和听得,忙奔到房内一看,李氏已死得停当。这时子和急着自己事情,那里有什么心思怜惜李氏。林氏见人也死了,便命人去预备棺木安殓。

  正在手慌脚乱之时,丫环已进来报知林氏,刘锡彤已回衙中,在堂上审问小白菜。子和听得,慌得手足无措。林氏一面安慰了子和,一面忙忙出来,恰巧小白荣套上拶子,林氏恐小白菜受刑之后,招出子和,忙赶出堂来,把刘锡彤掇了进去。当下刘锡彤听得李氏自尽,很是惋惜,只是事已至此,也是没法,只得命预备上号棺木,好好安殓。林氏却又把小白菜的事情,细细向刘锡彤说了一遍,刘锡彤听得,不禁吓得口呆目瞪,而不想到小白菜的奸夫,却是自己这位最疼爱的独养儿子,而且是个凶手,毒死葛小大,连小白菜自己也不知道,怪不得小白菜要喊冤枉了。便呆呆的看看子和道:“这如何是好呢?皇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何况又是这般的大案呢?葛文卿的状子也准了,葛小大的尸也验了,都是千真万确的事情,如何能得想法呢?这般重大刑事,怎地可以不理,被上司知道查问,我也身家不保。”说着连连摇头叹息,忍不住也流下泪来。子和听得,早哭得倒在椅上。林氏见了,忙向刘锡彤道:“你真是越老越糊涂,难道我们二人,年过半百,只有一个根苗,就眼睁睁瞧他抵罪不成?总得想个办法才好。如今小白菜又没招出口供,有谁知道定是我们儿子干的呢?”刘锡彤道:“太太,你说那里话来,我岂有不想救儿子之理。可是叫我也没法想呀,虽说是小白菜没有供出,万一供将出来,我怎能包庇得下?”林氏道:“小白菜不供出来,可能想法了呢。”刘锡彤道:“谋死亲夫,总有一个奸夫,怎能使小白菜不供出来呢。太太若有办法使小白菜不供出来,方不要紧。我如今心乱如麻,那里想得出来呢?”林氏听了道:“好,既是如此,把师爷请来,一同商议,多化几个钱,却不妨事。只要可以救儿子好咧!”

  说着,一面命人到外面去请师爷,一面止住子和,不许哭泣,好歹总有办法。子和即止住了悲声。不多时馀杭县衙中的刑事幕府师爷何春芳,踱将进来。这位师爷也是绍兴人氏,为人最是精灵多计,又是贪钱,同刘锡彤在馀杭县衙内,狼狈为好,刘锡彤很是信任。不论什么事情,都得同他商议。今天知道刘锡彤接到一件谋死亲夫的大案,滢妇是个仓前镇上有名的标致女子葛毕氏,外号唤做小白菜,尚未供出口供,知道晚上刘锡彤定得同他商议,便行暗暗思想,停一回刘锡彤同自己商的如何办理。正呆呆地出神,听得刘锡彤命人来请,忙答应一声,捧了旱烟袋,踱将进来。到了里面,见刘锡彤满面愁容,刘子和泪痕未干。林氏太太神色慌张,都坐着不言不语,以为是有了口舌,再不想到子和即是小白菜的奸夫。便上前见刘锡彤同林氏,分宾主坐下。刘锡彤早忍不住向何春芳道:“师爷,方才的案件,已知道了吗?”何春芳暗道:“着咧!”自己早料到刘锡彤要问起自己,即押了一口旱烟,皱眉道:“东翁,这种案件,也不用说得,自然是奸夫滢妇,通同了谋毙亲夫,非得三敲六问,严刑拷讯,方能把口供拷出,将奸夫滢妇正法,替死鬼伸冤咧。”刘锡彤知道师爷不知其中详情,所以有这一-番言语,更默然不语。子和又吃了一吓,林氏早忍耐不住,把何春芳一把拖住间道:“师爷,你且慢说这般不中听的言语。可知奸夫是谁?”这一来,把何春芳呈吓怔了,知道林氏是个雌老虎,自己不知怎样得罪了她,只吓得颜色更变,懦儒的道:“太太放手,什么事情这般的发怒呢?我如何能得知道奸夫是谁呢?”林氏见何春芳吓得这般~不禁好笑,便指着子和道:“师爷,你且看来,便是他呀。”何春芳一听奸夫是子和,也不禁把头一缩道:“啊呀,那可糟咧,这怎么办呢?”林氏知道他贪钱,忙笑着说:“师爷,这件事情,却得仰仗大力咧,总得想个妙法,把我那儿子救下方好,若能成功,我自得重重相谢。”说着,又伸了两个指头道:“这个整数,给师爷酬劳如何?”何春芳瞧了,知道林氏许下二千块钱,心中一动,暗道:这事二千块太便宜了。他即假作摇头道:“这事可难得很咧!”这时子和早走到何春芳面前,哀求道:“师爷,你总得救我一救。”又伸了一指道:“我自当另给这数。作为谢意。”何春芳又见是一千,心中虽有些愿意,只是不知刘锡彤心中如何,即向刘锡彤道:“东翁,不是我不肯想法,实是这事有些辣手。”刘锡彤听得何春芳已是活动,忙向何春芳作了一个揖道:“全仗师爷大力,我自当重重相谢。”说毕,也伸了一指。何春芳一见,已是足足四千,心里欢喜,便说出一番话来。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分享到: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