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鬼故事 >> 灵魂告别

灵魂告别

时间:2011/8/2 11:47:59  点击:4858 次
上一篇:水管里的人
下一篇:赌鬼奇遇
  别以为生活在世上的人懂得规矩,规矩连死去的灵魂也不缺。懂规矩,受人仰念;无规矩,受大家的厌烦。不过,活人分手,打个招呼,告个别;这好理解。如果哪位灵魂临做鬼的时候来告别,就令人毛骨悚然了,至少让你咂摸咂摸嘴:咋回事呢?

  哎,这是真实的故事——一位灵魂就曾对我的母亲打过招呼,告过别。我的母亲现在已经辞世多年,他说故事还在我的心窝里呢!每当想起她来,这个故事就跳在我的眼前,就像他老人家的侍女似的,不离她的左右!

  潘女士,娘家姓潘,婆家姓梅,是我伯母的老妹。——我应该叫她老姨的。住处离我家很近,只是前后院,不过50米。几十年一直和我的母亲关系密切,来来往往,互相关照,俩人处的就像亲姊妹一样。平时经常在一起唠家常,越老越亲密,就像两棵老树,大风吹来,连发出的声音都是一样的:或低鸣,或长啸。情意总是那样亲密和谐,好像也在那个桃园里结拜过。她们先后来村里做媳妇,先后当母亲、当奶奶,又先后把头上的青丝换成白发!那年女士已经八十多了,突然生病在床,请医服药,毫无起色。我母亲心里急得了不得,终日守候在床前,察颜观色,一来为年轻人壮胆;二来也舍不得老姐姐撒手而去:多看一会是一会吧,生命有去无还,哪知道死后还能不能见面呢?但是老人毕竟精力有限,看看她的老姐,半昏半暗,半天不动,以为在闭目养神,就告辞回家,也休息一会。

  父亲去干活了,家里就自己一个人,上床就把头仰在行李卷上,休息。身体很疲乏,但眼睛明明的,不好睡觉。思前想后,看看别人,想想自己。人生一世草生一秋,心里发出一阵阵的感触。

  也就是刚刚过了十几分钟的样子,就觉得有人开后门!脚步声很清楚,一直走到我母亲的床边。我母亲一见,呆在床上,不知所措:她分明看见是潘姐来了!她一时语塞,心头疑窦丛生——一个气息奄奄的人,咋来到我的床前了呢?眼睛看错了?没有啊!可是她的耳中分明听见了对方的话:“老妹!我走了……”然后竟不顾我母亲的反应,转身就往屋外房后走去。因为我妈的头靠在行李卷上仰着,此时已经偏向外门,竟分明地看见潘女士的后背和双腿,甚至脚下的鞋子,也看得真真的,丝毫不是所说的影子!连离去时,走路的“嚓嚓”声,关门的“吱扭”声也听得一清二楚。

  我妈在床上足足怔了几分钟!她尽管年纪大,也免不了一阵惊慌失措。过了一会,她终于想明白了,自言自语地说:“这是归天了。老姐老妹的,亲自来道个别。”想到这儿,鼻子一酸,老泪就留下来。

  正在悲伤地自言自语呢!看见有人来,急忙擦了把眼泪,她就说:“咱快去看看吧!你老姨一定是走了……”
  她们到梅家一看,院里正乱哄哄一片;都说老太太在十几分钟前归天了!
  
  ……
  这件事,我母亲在世时念叨多年,甚觉怪异,以后也没有什么事情发生,甚至那位告别的潘姐连个梦也没有托一场来。

  你看,关系密切的人多好啊,连死后的灵魂也不忘告别一声。也希望你和我建立友谊,我也会及时地向你道别的;不过,你千万别害怕啊。


 

 
分享到:
上一篇:水管里的人
下一篇:赌鬼奇遇
梦露死因揭秘:因怀上肯尼迪“龙种”被灭口
上海美术专科学校第17届西画系毕业班的教师、学生与裸体模特合影
老橡树的最后一梦
渔夫的儿子
大禹治水
武则为何要亲手干掉美貌外甥女
吃人肉取乐的齐恒公最终被活活饿死
解密中国古诗词中的那些红颜往事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