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唐诗三百首 >> 正传 第一章 江风急

正传 第一章 江风急

时间:2017/11/24 8:58:54  点击:166 次
这是最后一篇
  金乌西坠,暮色苍茫。

  江岸渺无人迹,一片荒凉。

  河湾口,一个渔翁坐在船头垂钓,头上斗笠遮去了大半个面孔,犹如面壁人定的老憎,一动不动。他不在河湾里下钓,却偏偏在湾口处挡道,未免有些怪诞不经。

  此刻,一条快船逆流而上,船头迎风飘颤着一面白底青龙三角旗,船舱遮得严严实实,两个船夫一前一后送桨操舟,船如飞矢却平稳而不摇晃,足见操桨者功力不凡。

  不多会儿,船便驶近河湾,前头船夫一眼瞥见了垂钓的渔翁,不由一惊嚷出声来:“咦——闽江钓客!”

  听见呼声,舱帘一掀,钻出个四十上下的精壮汉子,闽江钓客居然有雅兴来这荒芜河段钓鱼,实在叫人难以相信,莫非他是有为而来?这使壮汉惴惴不安。

  “是卫帮主么?海帮总巡事张勇……”他强作镇静,双手抱拳按江湖规矩行礼,但一言未了就被对方无理打断:“舱中所藏伺人,请出一见!”

  张勇又惊又恼,连忙掩饰道:“舱中并无生客,卫帮主为何有此一问?”

  话出口又有些后悔,这岂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舱中有无生客热客,与他卫中柱何干?此时船速慢了下来,两个船夫知道硬闯不是办法,四只眼紧盯着闽江钓客的一举一动,神情十分紧张。

  渔夫并不抬头,手中钓竿依然不出水面:“舱中主人出来一见!”

  张勇不悦道:“舱中乃本帮眷属,卫帮主究竟何意?”

  “见了舱中人你自会明白!”

  张勇面色一沉,火往上升:“卫帮主,海龙帮与贵帮一向井水不犯河水,卫帮主莫不是故意找岔,有心挑起两帮之争?”

  “我只要见舱中之人,若你有意庇护,开罪了贵帮在所不惜!”

  张勇虽愤火烧心,但因重任在身不能节外生枝,只能压火说道:“在下说过,舱中无人,卫帮主若不信也是没法子的事。”

  说完对两个船夫大声招呼:“二位兄弟,天已擦黑,赶路要紧,速速行船!”

  “是!”两个桨手齐声答应,正要鼓劲猛划,却听闽江钓客一声断喝:“想走么,没那么容易!”喝声中又见他的手朝空一甩,“嗡”的一声,打出一支响箭。

  顿时,河湾里疾驶出六艘快船,迎头截住上游,硬冲也只怕冲不过去。

  张勇大怒,情知今日事不能善了,把心一横吼道:“卫中柱,休要欺人太甚,海龙帮可不是任人欺负的!”

  卫中柱喝道:“识相的交出舱中人,否则休怪卫某人眼中认不得朋友!”

  “哟,何必发那么大的火呀!是何方神圣要见奴家,奴家这就出来献丑啦!”

  随着娇滴滴的话音,舱帘晃动,出来了个一身大红、劲装凹凹凸凸十分妖娆的少妇,俏生生立在舱板。

  卫中柱不禁一楞,怎么当真是个娘们儿?旋又打消疑虑,一阵冷笑:“舱中人为何不敢露面,非要我上船搜索么?”

  少妇娇媚地一笑:“帮主爷,奴家不是出来了么?敢问有何指教?”

  卫中柱不屑与之答话,只冲张勇说:“二当家的,莫非你的贵客心中有鬼,不敢与人朝相,只好做那缩头的王八么?”

  少妇不气不恼,抢先接过话头:“卫帮主,舱中除了奴家以外,还有位出家人,帮主见的是不是她呀!”

  张勇听她这么说,已知她用意,便低声吩咐舵手将船靠在岸边,与卫中柱相隔三丈。

  卫中柱不知妖娆女子所指舱中何人,不假思索答道:“是与不是,一见方知!”

  女子轻轻叹了口气道:“唉,天数,天数,阎王要人三更死,不敢留人到五更呀!这番话似乎是自言自语,接着又听她道:“没法子,卫大帮主势大压人,非要见舱中之客,只好请仙姑出来抛头露面了!”

  话声刚落,门帘一掀,出来个中年道姑,与妖媚少妇并肩而立。

  张勇窃喜,暗自庆幸,两位贵客自动出来架粱,舱中机密不至泄露,否则他真不知道要如何对付闽江钓客。

  这下可好,看你卫中柱叫老于如何下台阶,弄不好这条老命就算活到了头,真是活该。

  他喜滋滋冷眼旁观,退到舱门前站下。

  只听道姑冷声道:“你是何人如此上礼,难道是活腻了不成!”

  卫中柱没料到会出来个道姑,一时尴尬,继而听到这般凶狠话,料想也不是善类.所谓物以类聚,他要找的主儿一定藏在舱中,切不可被对方蒙骗了。

  “我与二位无涉,体要替人架梁。”

  他放缓了语调,不欲与之纠缠。

  道姑冷哼一声斥道:“知趣的快快滚开,再敢胡缠阻拦,定将你分尸喂鱼!”

  这哪里像是出家人嘴里说的话。

  卫中柱大怒:“好大的口气,就凭你……”

  妖娆少妇格格一笑岔话道:“卫大帮主,你这话是大错特错了,你以为仙姑是谁?无名小卒么?待奴家奉告你。让你这个臭打鱼的蠢汉开开眼界。今年轰传江湖震慑武林的头等大事就是出了个天灵教,这位就是天灵教总教主座下天禽星座座主天禽仙姑,你自问手中这点人马,招惹得起天灵教么?”

  顿了顿,好让卫中柱消受消受这番话,接着又捏腔拿调地继续说:“至于奴家是准,你仍然不知道,唉,也难怪你,一个江边的渔夫,能有多大见识呢?所以姑奶奶只好报报家门啦,怪不好意思的。姑奶奶芳名五娘,高姓辛,人称勾魂女辛五娘,这么温柔的外号,你大概记住了吧?”

  她语声文雅却连骂带讽,骨子里根本不把对方放在眼里,任谁听了也会跳起八丈高。

  可是,卫中柱没有暴跳如雷。

  他怎会没听说过天灵教?天灵教一出现就拿几个江湖知名的白道人物祭旗,不出几天,又有几个黑道枭雄祭坛,一时间武林中人谈虎色变。

  汀湖传言天灵教总教主麾下有三卦主,三卦主豁九星,皆是武功极高强的人物。

  自年初立教以来,武林人纷纷投效,其势发展之快,令人咋舌!万没想到今夜居然撞上了天禽道姑,若与她结下粱子不啻自取灭亡!至于辛五娘本人,当然也听别人说过的。

  她是江南道上有名的女煞星,面貌如花.心同蛇蝎。

  江湖人往往被其色相所惑栽在她手上,故给她起了个“勾魂女”的浑名。

  加之她与黑道四大霸主之一的矮怪长孙荣有渊薮,是个惹不起的浪荡女。

  她一向喜在闹市招摇,怎会成了海龙帮的座上客?古人云:“小不忍则乱大谋”,不可图匹夫之勇,强敌当前忍一时,今后再图复仇之计。

  当下长吸一口气,沉声道:“我与二位并无过节,既然舱中无人,就请自便!”

  话声一落,甩手打出第二支响箭,下令手下撤走。

  天禽道姑冷笑一声:“哪里走!”人如鹤鹰飞扑过来,人在空中已打出劈空掌。

  卫中柱立即一跃而起,手中钓竿轻轻一点,船身立刻荡开。“泼哧”一声江水被罡气击得丈高,天禽半空提气,落到了岸上。

  此时天已全黑,卫中柱急忙转身,防止天禽再加袭击,他刚面对岸上,天禽已跃上船,寒光一闪,长剑当胸刺来。

  卫中柱及时振腕,渔竿挟风点对方咽喉。

  就在此时,身后突有动静,顾不上对付天禽道姑,迅速错步闪侧身,果见一黑影举掌袭到,仓促中递出左掌,只发出了五成功力。

  只听“嘭”一声巨响,胸口一窒,身子如落叶般被一股大力推送,“扑通”一声坠落江中,一口气竟然缓不过来,憋得昏死过去……

  等他苏醒过来时,已躺在龙垭镇总舵自家房舍之中.除了儿于卫荻、女儿卫青萍外,手下四大巡主魏金龙、朱喜奎、陈大宝、张志海均环侍一侧。

  他想坐起来说话,只觉四肢软绵周身无力,却是动弹不了。

  “爹,别动,先吃些东西,女儿这就端来。”

  卫青萍说完径自去了。

  “你们谁救了我?”他有气无力地问。

  “帮主,你先别说话,吃了东西再说。”

  魏金龙将他扶起靠在床栏上。

  卫青萍端来了一碗稀粥,含着泪一匙匙喂他,他津津有味地吃着,众人脸上现出欣喜之色,都轻松地吐了口气.默默地候他吃完。

  一碗下肚,卫中柱有了点精神,叫女儿再给他盛一碗。

  吃完,他觉得好受多了,问众人:“弟兄们可都回来了?”

  “爹,你受了伤,有什么话过几天再说。”卫青萍眼泪汪汪。

  “咦,萍儿,你哭什么?爹爹不过遭人暗算,猝不及防受了内伤,待爹爹运气疗伤,多则—月少则半月便可康复,大可不必担心!”

  “真的么?爹爹已昏睡了两天,只怕伤势不轻,幸而去年空明大师留下的治伤圣药还神丹还有一粒,女儿找出来给爹爹服了,否则……”

  卫青萍珠泪滚滚,竞语不成声。

  卫中柱不禁一惊:“我的伤有这么重?”

  卫荻点点头道:“二妹所说是真,朱巡主和孩儿从江中救出爹爹时.爹已不省人事,孩儿—查脉象,脉息已甚微弱,幸而敌船已走,便速速将爹爹送回总舵治伤。”

  卫中柱—提真气,发现难以敛集,这才知道伤势之重,若无少林伤药,只怕真气已散成了废人,不由吓出了一身冷汗。

  魏金龙道:“帮主打出响箭命撤,我等刚要驶离,瞥见道姑往帮主船上跳,我与卫荻朱巡主立即跃上贼船,那辛五娘与张勇和在船头划船的副总巡事刘彦便拦住我三人动手,交手两个回合就听卫荻喊声不好,帮主落水,随即就纵身入水,朱巡主稍后也下了水,我不是辛五娘等三人的对手,只好入水避凶,只听张勇招呼道姑和一个周身裹在黑布的人快走,待我从江中冒出水面.贼船已逆流而上……”.张志海接嘴道:“贼船冲上来时,我命各船围堵,但张勇与那黑衣裹身之人还有辛五娘,天禽道姑,分别跃到了弟兄们的船上,举手投足便毙了好几个弟兄。我与张勇斗了几个回合,见势不妙便命众弟兄弃舟入水,这才保全了大不份弟兄的性命”

  卫荻咬牙道:“此仇不报,誓不为人,走得了和尚跑不了庙,这个帐我找海龙帮算去!”

  魏金龙恨声到:“贤娃此言有理,海龙帮鱼肉渔民,劫掠客商,暗中又与海盗勾结,自本帮将总舵迁至龙垭镇镇,他们早就心怀叵测,恨不得灭我卫诲帮,好在闽江称称王称霸!”

  张志海一腔怒火:“海龙帮窝藏我卫海帮不共戴天之仇人赵良驹,勾结天灵教杀我弟兄,此仇不报,卫海帮在闽江还立得住足吗?”

  朱喜奎不愠不火,慢吞吞说:“各位息怒,卫帮主昨日不拼不杀,下令撤人又为了什么?

  还不是因为对手太强,犯不着与天灵教结下梁子,报仇之争只有从长计议才是。”

  卫中柱道:“朱贤弟言之有理,你们且坐下说话。”

  卫青萍埋怨道:“爹爹你伤势未好,过两天再说不迟.报仇也不是三两天的事呀!”

  卫中柱道:“不妨事,爹爹有一疑问,不说出来只怕难以静养。那蒙面黑衣人并不是逆赋赵良驹,他还没有那么高的武功,当时我虽仓猝接敌,只有五成功力,但等闲人仍伤不了我,但是对方一掌出来,无声无息,却是威力无俦,武功之高大出意外。若不是及时服了少林圣药还神丹,真气就此震散,坏了我数十年苫修的功力。自我出道以来,生平第二次逢到如此强的对手,而且无巧不巧,此人的掌功竟与东瀛盗魁佐佐一郎相似,你们说这蒙面黑衣人会是谁?”

  众人听了大骇,一时出不了声。

  卫青萍嘴快:“爹,你莫非想说,那黑衣人就是倭寇佐佐—郎。”

  卫中柱摇摇头:“不,比佐佐一郎更厉害,功力更高。”

  这话又使众人一惊:“什么?那会是谁?”

  卫中柱续道:“五年前,本帮总巡主赵良驹被东海一霸温武魁收买,妄图杀我全家夺取帮主大位,使卫诲帮背离护良民抗倭寇抗海盗的初衷,充当温武魁的爪牙,竟在中秋佳节乘我帮众各自在家团聚疏于防范之际,大举杀向白沙岛本帮总舵。

  那一夜,卫荻之母与四大巡主先后战死,我与各位护着年纪尚幼的青萍杀出重围,当时有一黑在蒙面人率众穷迫不舍,朱贤弟背着青萍先逃,由我拦阻黑衣蒙面人,与他斗了二十回合不分胜败。那厮在兵刃上未占到上风,竟想与我对掌取胜,一会儿刀砍一会掌击。我怕延误久了脱身不得,便以玄无掌功与他硬拼,结果受了内伤,多亏少林寺明空、明静两位大师闻讯赶来,我才得安然脱险。

  听明空大师说,那蒙面人的掌法是少林功夫,而且颇像少林失传近百年的金刚禅掌。我问大师何以知之,大师说元代东瀛曾有一些和尚东渡,到少林古寺学佛法,见少林僧众皆习武心生羡慕,求方丈大师传授武功,以带回东瀛教习僧众强身健体,方丈大师慨然允应,艺成后返回东瀛,世代相传。

  后来不知何因,金刚禅掌在少林失传,只有东瀛寺僧得此秘技。

  大明自正德年间至今,七十余年来,东瀛的武土、商人、海盗,不断侵扰我沿海,杀人劫货,攻城掠地,无恶不作,其中就有东瀛高僧的不肖弟子。从黑衣蒙面人的武功家数看,明空大师判定他是东瀛武士。.卫海帮总舵迁至龙堙镇后,用了三年时间才探出中秋夜毁我总舵者,除东海一霸的手下外,有倭寇佐佐一郎的人马,因而证实了明空大师的猜测……”.说到这里,卫中柱感到疲乏,住了口,众人对往事记忆犹新,帮主旧事重提,人人心中均感激愤,五年来从不敢忘这血海深仇,那一夜,帮众不降者皆被杀戮,并累及家小,丧命的多达三百余众,真是惨不忍睹。

  从此卫海帮元气大伤,只好避其锋芒迁至闽江龙垭渡口安身立命,重新招纳沿江渔民以壮声势,但等羽毛丰满时重返马祖岛,再举抗倭大旗,以护沿海居民。

  但这非一朝一夕能够做到,五年光阴也只能在闽江立足,保护沿江渔民不受渔霸的欺凌而已。

  每每想起大仇难报之时,无不椎心泣血,寝食难安,不知何日方能了却夙愿。

  稍后,卫中柱续道:“几十年来倭寇海盗扰我沿海百姓不得安生,少林寺方丈屡屡派出技艺高强之武僧到沿海抗倭以救苍生,若干年从未间断,见本帮护民抗盗,来闽武僧便大多在本帮驻足,共抗强敌。

  明空大师见荻儿资质尚佳,携返少林得以破例拜方丈法空大师为记名弟子,方丈此举,为的增强本帮实力抗击东瀛海盗,用心可谓良苦。荻儿在少林学艺,逃过五年前一劫。

  去年艺成归来,各位巡主向我进言,总巡主—职空缺多年,荻儿归来正好担任此职,但我并末答应,盖因荻儿年轻,不谙江湖事,须等历练一番后再定。而今我身负重伤,需要时日静养练功,就由荻儿代我主持帮务,就任总巡主一职,望各位大力辅佐。”

  四大巡主纷纷应承,都说卫荻文武兼备,任此职不负众望。

  卫中柱听他们说完又道:“前日与海龙帮结下梁子,又招惹了天灵教一名座主以及勾魂女辛五娘,海悔龙帮早有亡我之心,会乘此兴风作浪,你们务必十分小心,莫再蹈五年前中秋之夜的覆撇。另外前日事颇多蹊跷,本帮叛贼赵良驹投靠东海一霸温武魁,一向不敢离开阎王岛,何以会由海龙帮总巡事副总巡事亲自护送至闽江,不知要到何地。

  其次,天灵教座主和辛五娘又为何与他在一起?最后,那东瀛武土与他们勾结有何凶谋?

  本帮卧底为何只探出赵良驹—人在船,对其余人竟毫无所闻?照我看来,此事非同小可,务必派人打探清楚。”

  魏金龙道:“帮主放心,我已派大水头林浩东跟踪前往,探明辛五娘等人的行踪。”

  至此,该说的已说,卫中柱感到十分疲乏,让众人退下,又对卫荻谆谆嘱咐一番,要他多听四大巡主的进言.切勿少年气盛误了大事。

  卫荻请爹爹放心,他一定事事谨慎。

  卫狄走后,卫中柱静心打坐——
 

 
分享到:
这是最后一篇
老公公种萝卜的故事2
山雀和熊
金缕衣 杜秋娘2
幼儿园的故事
揭秘吓死秦始皇的神秘预言
孝庄与多尔衮只是偷情失身绝无下嫁
以不穿衣服为规则的欧洲裸泳锦标赛8
当然,这些幽居深宫大内的后宫女子,尤其是“一朝入选帝王宫,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妃嫔们,也无须为生活而打拼,她们只需要养尊处优则罢。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