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唐诗三百首 >> 第十五回 视肉、寒冰蛇

第十五回 视肉、寒冰蛇

时间:2017/11/23 10:36:36  点击:144 次
这是最后一篇
  一行人路上谈谈说说,倒也颇不寂寞。

  李剑心觉得吴平老爷子与关爷、疯爷、常爷、伍爷又不同,出口没一句正经的,也不知他是真糊涂还是假糊涂。一路上和邱玉梅、周秀娥斗口,时输时赢,有趣之至。

  从旁观察九华这四个师兄妹,明眼人看出人家刚好是两对,举手投足,都含有情意,这使李剑心想起了金丽姝,真后悔不把她也带出来,让她也开开心。

  这日来到少林,已是晌午时分。

  只见大门紧闭,寂无人踪。

  吴平道:“这些和尚,怎么早早就把门关了?小子们,捣门去,捶他个震天价响。”

  王震坤应声前往,抓住铜环猛敲几下。

  空山寂寂,果然十分响亮。

  稍停,门“咿呀”一声开了条缝。

  “施主有何事?”门里问,显然透过门缝在审视来人。

  周达海上前道:“烦报方丈,金算盘吴平老爷子、无影侠医李剑心李大侠,九华四剑周达海等拜谒方丈!”

  “施主稍待,贫僧立即通报。”里面答应着,又把门缝关严了。

  “咦,这些和尚发疯了,竟敢把我老爷子关在门外,我老爷子可要从房顶上进去了。”

  吴平说着,当真双肩一晃,在墙头上一顿,旋即不见了。

  立刻,就听到里面大乱起来。

  一阵喝斥声直传出门外。

  “何方神圣.竟敢越墙而入,这不是太小瞧了少林么!”

  “站住,不然休怪得罪了贵客!”

  “喂,来呀,光头和尚们,有本事就来捉我老爷子啊!……嘻嘻,没抓着……哈哈,扑了个空……”这分明是吴平的声音。

  李剑心笑道:“吴老爷子惹祸啦,这下该怎么收拾?”

  周达海道:“没想到此老性如顽童,有何办法?等见到方丈,多说几句好话吧。”

  “抓住他!”

  “别让他跑啦!”

  “哟,这小子比老鼠还灵!”

  “呀,在这里,在……”

  “快捉啊,喂,快呀快呀!嘻嘻……”这是吴平嘻闹的声音,显得兴奋之极。

  蓦地一声佛号,声如洪钟:“阿弥陀佛,吴施主,久违了,你们还不快快退下。”

  李剑心道:“好啦,这是达摩堂首座仁善大师的声音,吴老前辈没法子闹啦。”

  又听吴平道:“仁善,佳客来临,却吃了闭门羹。我老爷子略施薄惩,以示警诫!”

  仁善道:“只因非常原因,不得不多加小心,方丈已知佳客远来,命贫僧先来迎接,方丈随后就到。”

  这时,大门全开,仁善已至门前。

  双方行礼问候,便由仁善带路,行至二进,方丈已至,重又见礼寒暄,迎入方丈堂.自有小沙弥献上香茶。

  方丈大师年已古稀,白发播然,精神奕奕,满面慈祥。

  大师开言道:“李施主救了仁善仁慈二位师弟,老袖感恩戴德,却无以为报,惭愧之至,请施主原宥则个。”

  李剑心道:“大师言重了,侠义道彼此救助,实属平常,何来恩惠之说,倒使在下汗颜了。”

  吴平不耐听这些繁文俗套,道:“得啦、得啦,别再掉文啦,说些正事吧,老和尚,紧闭大门却是为何?”

  仁智方丈道:“不瞒各位,昨日夜间,有人闯进少林,伤我护寺僧众十人,留下了一封书柬,意在警告少林,明年不得参于正道人士围剿五梅门之役,否则血洗少林,并限三日后作出答复。若是少林遵守警告,便于第四日早晨辰时起,连敲大钟十二记,书信落款并无签名,只画有四只禽爪。来人身手十分了得,护寺僧众无一能敌,只好听其来去自由,故尔今日老衲令关大门,加强戒备,妥商应敌之策,不想吴施主、李施主来访,以致慢待了。”

  吴平道:“原来如此,这‘四凶禽’可是厉害得紧,少林寺要遭殃啦,糟极糟极!”

  李剑心问:“敢问大师作何处置?”

  仁智方丈道:“想我少林一贯维护正道,我佛慈悲为本,以济世度人为宗旨,五梅门滥杀无辜,屠杀武林袍泽,少林岂能置身事外?今四凶禽已然登门挑战,少林也不便示弱,当倾全寺之力,与魔道一较高下。”

  吴平高兴得直拍手:“妙极妙极,我老爷子又有热闹瞧啦,不虚此行,不虚此行!”

  李剑心暗笑,这吴爷怎没个正经进修,人家大敌当前,无限烦恼,他却十分高兴,要瞧热闹,这热闹是瞧得的么?

  周达海此刻从怀中取出书信,双手递交方丈大师,道:“家师书信,敬请收下。”

  大师拆开书信,匆匆读了一遍道:“九华正义凛然,愿与武林正道同进退,令师识得大体,剔除门户之见,实令人感佩。”

  又道:“当今魔道气焰高涨,中原武林未能敌忾同仇,有的大派至今态度暖昧,希图置身事外,不思‘覆巢之下,焉有完卵’之古训,实令老衲扼腕。”

  藏经堂首座大师仁慈道:“魔道人物老谋深算,一开始就诱使三大门派走入歧途,以致武林正道互相猜疑,乃至拼斗,做下仇者快、亲者痛之憾事,至今想来仍然汗颜,幸李大侠不念旧恶,救出老衲与师弟,才使正道人识破妖邪之诡计,可一些帮派会道,至今执迷不悟,观望徘徊,坐山观虎斗。不知大祸将临,故少林决不以一己之利,屈服于强敌膝下,决心背水一战。以张正义!”

  李剑心听了,很受感动,道:“只要少林维护正义之旗不倒,天下武林幸甚。在下不才,愿助一臂之力,共抑魔焰。”

  吴平笑嘻嘻道:“我老爷子最喜热闹,自然留下看看稀奇。”

  周达海也表示愿与少林共拒强敌。

  方丈大师大喜,连连称谢。

  当天便在少林歇宿,两个女娃也只好破例接纳在厢房净室。

  晚间,李剑心独处一室,想起白日方丈大师与仁慈大师的话,四凶禽威吓少林,意在割断各派之间的联结,少林若被吓倒,则各派必被各个击破,由此类推,其他派必然也受到此类警告,那么,他们是否都如少林一般深明大义呢?要是明年西湖孤山的会盟失败,这局面就当真难以驾驭了。

  因此,明年摧毁五梅门势在必行,而且一定要大获全胜才能重申正义,但五梅门其实不足患,最厉害的敌人是四凶禽,其手下至今露面的最高人物是黑衣使者。黑衣使者的武功已非泛泛,那在他之上的蓝衣、白衣、红衣使者,武功自不必说,那么,究竟在使者之上的还有什么人物呢?护法么?或许是什么别的,武功更是高不可测了。

  对四凶禽,江湖上传说纷纷,也不知真是当年的四凶禽呢,还是他们的后人,不过,有这么多武功高强的黑道巨擘愿供驱遣,当是四凶禽本人无疑。可是,当世对四凶禽几乎毫无所知,对其一伙人也不甚了了,彼暗我明又怎能战而胜之?

  明年与五梅门的决战并无必胜把握,自己此次远行,无论有多辛苦。也要设法找到一些稀罕药物,使弟妹们增加功力,自己定要将掌中赤阳练成,以应付未来的决斗。

  想到这些,深觉重任在肩,江湖路难行。必须勤勉谨慎,丝毫自满不得。

  于是盘膝打坐,修习元阳神功。

  三天过后,四凶禽所限时间已到。

  少林寺全体僧众秩序井然,并未耽搁诵经念佛的功课。只有奉命戒备的弟子,逡巡于寺内,方丈大师与各堂首座大师,则会聚方丈室,与客人们品茗闲谈,坐等剧变。

  前殿诵佛之声隐隐传来,这出家人清修之地瞬间将变为刀光剑影、鲜血飞进、遍地尸横的争斗场所。这又是任何人都始料不及的。

  少林绝技,享誉天下,执武林牛耳,自古至今,有多少人胆敢到少林寺门前耀武扬威?

  又有多少人敢对少林寺扬言要血洗?

  因此,真敢这么做的人绝无仅有,一旦有了,来者决非泛泛之辈。这是可想而知的,所以尽管方丈大师表面从容镇定,内心里也不免有些忐忑。

  一天就在紧张的期待中过去。

  这一天什么事也没有发生。

  第二天第三天直到第八天,依然不见敌方的动静。已燃尽的半往香。

  原来如此!

  来人将散功香掺和到普通香里,点燃后插在窗台,却及时遁走,让你找不到人。

  当真是防不胜防。

  他急忙又到马厩去看马,马儿已倒毙。

  他气得咬牙切齿,但又无可奈何。

  第二天,他买了第三匹坐骑。

  两天后,他出了潼关,在一个小镇上打尖,晚上,没有睡,百倍警惕。

  到三更天,他又听到了外间的衣物悉悉声,立即一按床边,人已飞身出外,只见房顶上人影一闪,便立即猛追,那黑影功力不弱,轻功极好,追着追着,他跃下屋面,李剑心再也找不到他,只好回来。

  一进入室内,又是一股异香,他连忙闭气,点上灯盏,却在椅背上的裂缝处发现插着一只快燃尽的香。

  好高明的手段。

  他又盘膝运功,以元阳神功驱毒炼毒。

  这是第三次对他下同一种毒。

  换了人,必然中了毒计,功力尽失。

  幸亏是他,能炼毒化毒。

  这一次未击毙他的坐骑。

  接着两天并未发生什么事,当他出潼关以后,才被这伙人截在半道上。

  大雪飘飘,朔风怒号,这样冷的天气里,哪里见得着几个行人?

  李剑心赶路心切,想到华阴后歇宿。

  突然,前面有四骑横在道上,挡住去路。

  李剑心自有了警觉,不慌不忙仍往前走。

  四骑不动,毫无让道的意思。

  李剑心一打量,四人皮衣皮帽,年龄都已不轻,似以一老者为首。

  李剑心道:“借光,让让道。”

  那老者鸠形鹄面,相貌奇丑,满脸凶气。

  他将李剑心上下端详个够,冷声道:“就是这小子么?”

  左骑一人答道:“正是。”

  老者一摆头:“拿下!”

  三人立即从马背上落下,朝李剑心扑来。

  剑心也从马上离鞍,往地下一站,道:“你们何许人?要抢人么?”

  扑上来的三人将他围住,也不答话,同时出手,向他抓来,三人使的都是擒拿。

  李剑心见他们出手迅快,无一人是庸手,当即不敢大意,施展幻影迷踪左闪右晃,三人招式全部递空。

  “咦!”三人大感惊异,随即又施出了第二招,同样是擒拿手法,一个抓他肩膀,一个抓手腕,一个抓后颈。

  李剑心等他们将要触及衣服的刹那间失去踪迹,当真如影子般抓拿不着!

  三人大吃一惊,倏地撤招换式,后跃三尺,却瞧见李剑心骑坐在自己马上。

  “他未丧失功力!”其中一人叫道。

  “不对,散功香对人人有用!”另一人反驳。

  李剑心心中好笑,轻轻从马上跃下,道:“散功香有无用处,再试两招不就知道了么?”

  “正是如此!”最先出声那人“呼”一声击到,劲势极强,李剑心存心伤他,立即以六成功力一掌迎上。

  “砰!”一声,将地上的雪泥也卷了起来,四处飞溅。

  那人一连退了四五步,喷了口鲜血才站稳,急忙坐下运功调息。

  “怎么样,在下的功力丧失了么?”李剑心笑眯眯问那两人。

  骑在马上的老头,突然翩若惊鸿,刹那间从马上跃下,劈空一掌,向李剑心击来。

  李剑心不甘示弱,右手一扬,也打出一劈空掌,两股劲风相撞,卷起了一团旋风,将地上的雪泥卷起,地上露出了个大黑洞。

  老头轻巧落地,点尘不惊。

  剑心肩不摇,脚不动。

  两人这一掌势均力敌。

  老者面露惊诧,随即双目凶光四射,肩一晃,一掌又击了过来。

  李剑心提起八成功力,一掌迎出。

  “砰!”

  两股掌风激起了更大的旋风,将地上覆盖的雪又卷走了一大片。

  老者双肩微摇。

  李剑心纹丝不动。

  老者勃然大怒,双掌在胸前一错,两掌同时打出。

  剑心立即两掌迎上。

  四掌相接。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

  剑心这次用了十成功力。

  他恨这伙人心计毒辣,决心惩办不贷。

  老者闷哼一声,足陷及膝,双肩乱晃。

  剑心仅陷及踝,身子摇了两下就停。

  但是,他也感到了气血翻涌。

  站在一旁观着的两人见有机可乘,也不打招呼,从左右两边猛击一掌。

  剑心抬起两臂,一边接了一掌。

  两人抑跌出一丈外,剑心则吐了口血。

  老者也在调息。

  他纹丝不动,站着运功调息。血气平复,他便走过去牵马,把四人扔在原地。

  雪花飘飘,李剑心骑马而去。

  老者仍在调息。

  跌翻的两人挣扎坐起运功。

  半响。他们几乎成了雪人,方才找马上路。

  由于在少林寺耽搁了几天,李剑心未再上华山拜访,打算回程途中再去,重商赴东天目山之事。

  冒着飞雪,他终于到了昆仑山口。

  昆仑山传为神仙所居,乃道教十三州三岛之一。据古书所载,奇花异物甚多。由于山高,山势险峻,传说天帝曾登山巅,观看下界黄帝之宫。又传说山有金台玉楼,为西王母居处。自古来昆仑山便蒙上一层神秘的罩纱。

  此时天寒地冻,冰封万里。

  李剑心弃马登山,展开轻功,跳跃如飞,不多时便已登上了一座山峰,他回头望了一眼来处,便飞速往第二座峰头掠去。

  他为何要在冰封山岭时往昆仑山来?

  不错,他曾说过要找几种草药。但他没说实话。

  他想要的是一株雪莲。

  人人都知雪莲乃稀世之宝,可遇不可求,他若说来是寻找雪莲,人人都会反对。

  他是抱着侥幸的心理来试试运气的。

  越过两个山头之后,他宛如到了水晶宫,到处是银装素裹,一片干净世界。

  他准备在山里呆七八天,找不到,碰不着,便走回头路。

  肩膀上吊着个大布包,包里装满了馒头,馒头经冰雪一冻,成了铁疙瘩,谁能咬得动?

  不过,他咬得动,他有他的办法。

  他提足功力,如飞似地爬山越岭,只一天下来已经到了冷僻之地。

  找了个背风处坐下来,他从包裹中取出一只铁疙瘩似的馒头,把馒头夹在两掌中间,然后运起元阳神功,不一会,馒头不仅软了,还有一股烤黄烤脆了的香味,他兴高采烈地大嚼起来,又香又热,好吃已极,接连吃了两个,他又从包裹中取出一只小碗,舀些干净的冰块进去,再用双手捧碗,以元阳神功的热气,将冰化成碗开水,再捏上一小撮碎茶,不就是一碗香茗?他自得其乐地,一小口一小口把茶品完,然后小心翼翼收起碗。

  该歇息了,他就在背风处,运起元阳神功,他坐的方丈内,冰化雪消,湿了他的衣襟,但不久便被热气烘干。

  他自觉“掌中赤阳”已快练成,只要再有几日,当可试用。

  第二日,他下到深沟,钻进偏坡,极力想寻到一株雪莲,然而他失望了,除了冰还是冰,哪有雪莲的影儿?

  第三天,他发现了脚印。

  那决不是他自己的脚印。

  他仔细观察,这脚印是个穿草鞋的人留下的,而且时间不长。

  他十分惊奇。什么人?居然在这种时候也上了昆仑山?莫非是“四凶禽”座下,又来找自己的麻烦?抑或不过是个也想碰运气采雪莲的武林人?此人武功之高,自不必说,否则,怎能来到这么高的山巅。

  这脚印往坡下去,引起了他的好奇心,便蹑迹前往。

  此人轻功卓绝,一跃之下,竟达十七八丈之远,最短的距离,也有五六丈。

  虽然他也能做到,但对此人有了戒心,若是对头方面的人,将是一个劲敌。

  如此跟了盏茶时分,足迹便没有了。

  他不想再找,他来此是找雪莲,而不是蹑人踪迹的。便自顾往前走,不再寻找足迹。

  走了半天,他停下来歇息。

  然后将馒头放在手掌心“烤”。

  “唔,好香、好香!”

  这突如其来的声音把他吓了一跳。

  转头上仰,他背后高出两丈的峰头上,站着一个身躯高大的老和尚。

  只见他慈眉善目,仙风道骨,一脸笑意。

  李剑心站起身一揖:“大师请过来共享如何?小可馒头有的是。”

  老和尚十分高兴:“老衲三日未进食,倒也有些饿了。”

  来到近前,也打个盘膝在剑心对面坐下。

  剑心递上一个热馒头,道:“大师请用。”

  和尚也不客气,接过来就吃,边吃边道:“小施主好一手元阳神功。”

  李剑心闻言大吃一惊:“大师何以识得在下功夫?”

  老和尚微微一笑:“除了元阳神功,还有何种功夫能将馒头烤黄烤脆?”

  李剑心不禁佩服,道:“敢问大师法号?”

  “老衲少林仁心。”

  李剑心拜道:“小子心仪大师已久,不料今日在此相见,真乃三生有幸!”

  大师袍袖一拂,以一股柔和内力托住李剑心,不容他下拜。

  剑心不便运功相强,只好不再施礼。

  “施主高姓大名,何以知道老衲?”

  李剑心便将父亲当年欲将他拜在大师门下的事说了。

  “原来是故人之子,时光流转。好快的光阴,竟已长大成才了!”

  “小子朽木,何堪造就。”

  “不必过谦,无影侠医之名,江湖上业已轰传,施主定是偶有奇遇,方习得元阳功。”

  “不瞒大师,小子幼时无意中拾得《宝鼎神丹秘籍》,得习此功。”

  “原来如此,不知施主拜在何人门下?”

  “无我上人……”

  仁心大师吃了一惊:“上人乃两百多年前之异人,施主你……”

  剑心将掉进洞里的事讲了。

  仁心叹道:“天缘凑合,非人所能求也,施主真好福气,未来驱魔除妖,非施主而外,天下再无第二人。”

  剑心道:“岂敢,强中自有强中手,小子何敢狂妄耶?”

  仁心大师正色道:“四凶禽功臻化境,要战胜这四个老魔头,确也不易,施主只要勤练元阳神功,足可一搏。”

  剑心道:“小子从来不敢懈怠。”

  谈起江湖近来种种大事,李剑心将自己的经历说了。

  仁心大师道:“老衲数年来不敢疏懒,借云游四方之机,打探些消息,但彼等不露痕迹,至今不知四凶禽匿于何处。”

  剑心道:“藏于泰山。”

  他把春桃、秋荷所述讲了。

  仁心大师道:“既有此说,慢慢查找吧。”

  李剑心又用掌“烤”了两个热馒头,两人分吃。

  仁心道:“一般内力可将馒头烘热,但不能烤焦,故老衲猜测施主使的是元阳神功,未料一猜便中。”

  剑心道:“大师好轻功,上峰来小子都未觉察。”

  仁心道:“那是你专心烤馒头,不防深山有人罢了。”

  剑心道:“大师来此何为?”

  “你呢?”

  “采药。”

  “什么药?”

  “碰碰雪莲。”

  “哈,和老衲一样。”

  “大师寻到未?”

  “哪里有这样的福气,不过,老衲发现了另一种东西,功效只怕比雪莲还高呢!”

  “有这样的事?”

  “有的,不过,老衲只是猜测。”

  “愿闻其详。”

  “老衲生平最喜游览名川大山,故离开少林寺在外漂泊。日子久了,足迹遍踏名山,常发现一些治病救人的珍贵药材,便顺手牵羊,携回住地,将它们制成丹药、济世救人,渐渐,老衲自感学识不足,辨认不出一些名贵药草,以后,老娜便搜集药物书册,时常翻阅,确也增长了不少学识——
 

 
分享到:
这是最后一篇
生命无常,何必放不下2
慈禧从幕后走向权力顶峰的真相揭秘
白菜
农夫和蛇的故事6
小红帽
三国猛将排行榜:关羽为何仅排第九位
岳飞生命中的五大耻辱记录
玉蝴蝶 柳永 望处雨收2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