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巨人传 >> 第十八章 庞大固埃怎样和巴奴日对庞祖斯特女卜者的诗句解释不同

第十八章 庞大固埃怎样和巴奴日对庞祖斯特女卜者的诗句解释不同

时间:2016/12/9 18:54:51  点击:1030 次
  庞大固埃怎样和巴奴日对庞祖斯特女卜者的诗句解释不同

  爱比斯德蒙和巴奴日拾起了树叶,半喜半恼,回到庞大固埃那里去。喜的是平安归来;恼的是道路崎岖,坎坷不平,都是石头。他们向庞大固埃详细述说了一路上的经过和那个女卜者的情形,最后把那几片枫树叶拿出来,让庞大固埃观看上面的诗句。

  庞大固埃一一看过之后,叹了口气,对巴奴日说道:

  “现在你可明白了吧?女卜者的卦和我们从维吉尔的书里和梦里算过的完全一样,就是你的老婆将要名声扫地,叫你做乌龟,跟别人要好,还要跟别人养孩子;此外,还要偷你的好东西,打你,剥你的皮,伤害你身上的某一部分。”

  巴奴日说道:“你对于卦的体会,跟猪对于香料同样外行。我说这话,请不要见怪,因为我确是有些恼火。我的卦明明和你说的相反。请注意我的体会。那个老太婆的话是这样的:‘蚕豆不从皮里出来,就不会发芽让我们看见,我如果不结婚,我的卓越品德就无法出名。’你对我说过多少次?官职才能使一个人显露本事,才能使人看见他肚里有多少货色。我认为这句话的意思是,一个人在办理事情时,才能使人看出来他到底有多大本事。一个人未婚之前,就跟一颗蚕豆包在皮里一样,无法知道婚后他的家庭如何。这是第一句的解释。否则的话,难道你以为正人君子的荣誉、名声,是跟着坏女人的屁股跑的么?

  “第二句,我的妻子将生孩子(请注意,生子是婚姻的主要幸福),不过,不是我的。天主那个身体!你以为我能相信它!我老婆会养一个又白又胖的胖小子。我已经喜欢得不得了啦,爱他爱得发疯了;他是我的宁馨儿。

  今后天大的烦恼,只要我一看见他、一听见他那牙牙学语的小孩话,就不会进到我的头脑里。但愿那个老太婆有福气!天主在上,我真想在萨尔米贡丹给她弄一份终身养老金,不用象教书先生那样来回乱跑,而是象安定的神学大师那样生活有靠。否则,难道你要我老婆在胎里怀着我,孕育我,生养我,叫人家说:‘巴奴日是巴古斯第二,养过两次①;象希波利图斯那样生过两次②;象普罗忒乌斯那样,一次是忒提斯③,第二次是哲学家阿波罗纽斯的母亲④;象西西里西迈多斯河边上那两个巴里奇小孩一样⑤么?’难道你要人家说,他的妻子怀的是他。在他身上又出现了古时米卡里⑥人那种收回利息和德谟克利特的循环生产⑦么?不对,不对!不用跟我谈这个。

  “第三句是:我的老婆要吸掉我的蜜饴。这正是我求之不得的。你很明白,这是指的我两腿之间的那根棍子。我可以起誓,保证甜蜜滋润,几时用几时现成,决不白吸。那个小东西永远准备得好好的,随叫随到。你把这件事形容得很含蓄,比作偷窃,我很同意,这个比喻很好,不过,不是你那个① 巴古斯先从赛美列生出来,后来又从朱庇特的腿上生出第二次。

② 一次是亚马孙,一次是狄安娜。

③ 忒提斯:神话中的海神。

④ 见菲洛斯特拉图斯《阿波罗纽斯传》。

⑤ 水仙塔里亚从朱庇特怀孕,惧怕朱诺,藏在地下,后在西迈多斯河边上生出一对儿子。

⑥ 米卡里:古希腊地名,在哥林多海峡。

⑦ 普鲁塔克在《希腊问题》第十八章里曾提到米卡里人,说他们索回付与债权人的利息。

  想法。也许是你对我太关切了,关切到另外的、相反的一面去了。过去的学者有言,惧怕正是因为爱,没有不惧怕的钟爱。但是(根据我的理解),你心里大概也明白,偷窃,在这个地方,正和许多古代作家所表示的一样,指的是窃玉偷香,维纳斯就是要这种事秘密地、偷偷地进行。你想想看,这是什么缘故?就是因为这种偷偷摸摸在门后边、台阶间,用幔帐盖住、背着人、乱草窝里干的事,比那些不怕任何人说话、在光天化日之下、昔尼克式的①,或者公开在床第之间、金丝帐里、堂而皇之、正大光明,在紫红丝绸扇子或印度羽扇驱赶着周围苍蝇的环境下,女的用一根从草褥子上拔出的草剔着牙,所干的事,远远地更能取悦于塞浦路斯的女神②。

“如果不是这样,你难道以为她吮吸我,就象人从壳里吸牡蛎、西里西亚③的女人(根据狄奥斯科里德斯所说的④)用嘴咬橡树籽一样么?完全不对。偷的人,不是吸而是偷,不是咂而是拿,哄骗,象变戏法似的掩人耳目。

  “第四句是:我的老婆剥掉我的皮,不断气。说得太好了!你的解释是她要打我,伤害我。这是泥瓦匠的解释,愿天主保佑你。我只求你从尘世的思想里提高你的灵魂,抬头观察一下大自然的美妙,你自己就会看出来,你曲解那位神圣的女卜者的预言,是犯了什么错误了。

  “即便可以这样解释,但也不可能容许、承认,说我老婆受到地狱里敌人的挑拨,要骗我、要侮辱我、要我做彻头彻尾的乌龟、要偷我、要凌辱我啊,何况这件事,她也办不到,做不出。我说这话有确实的根据,是从修道院的泛神学里引出来的,这是从前阿尔图斯?古尔棠修士说给我听的,那一天是星期一早晨,我们俩在一起吃香肠,天下着雨,我记得清清楚楚。愿天主保佑他平安!

  “世界上最早的时候,或者稍晚一点,女人曾联合起来要活活地剥掉男人的皮,因为男人到处想欺压她们。于是她们相互约好,订下信条,发誓遵守。可是,女人总是不中用的!女性太软弱了!她们开始剥,剥来剥去,拿卡图鲁斯①的说法来说,只剥了男人最使她们欢喜的那个部分,那就是爱发脾气的阳物,说起来离现在已经六千多年了,可是剥到现在只剥了一个头。

犹太人发起火来,自己修剪了包皮,宁愿别人叫他们受过割礼的‘马拉那’

②,也不愿意象其他国家那样叫女人去剥。我的老婆并没有废弃这个公共信条,假使我还未曾剥开,她会替我剥开的。我完全同意,可是,不是整个地剥开,当然了,我的好王子。”

爱比斯德蒙说道:“你还没有提到那个桂树枝呢,在我们看到它毫无声息地燃烧的时候,那个女人一面观察,一面惊人地狂叫;你知道,这是不祥之兆,是非常可怕的象征,普罗贝尔修斯③、提布鲁斯④,还有精明的哲学家波尔菲里乌斯及注释荷马《伊利亚特》的厄斯塔修斯等等许多人都证明过。”

① 戴奥吉尼兹说:跟自己的妻子行房,不算坏事,这里是公开的意思。

② 塞浦路斯的女神:维纳斯的别名。

③ 西里西亚:小亚细亚古地名。

④ 狄奥斯科里德斯《生物学》第四卷第三十四章,说西里西亚女人用嘴采摘橡树籽做染料。

① 卡图鲁斯:一世纪罗马诗人。

② 西班牙人称皈依天主教的犹太人和摩尔人为“马拉那”。

③ 普罗贝尔修斯:一世纪初罗马诗人。

④ 提布鲁斯:公元前一世纪罗马诗人。

巴奴日说道:“不错,不错,亏得你提起他们来!作为诗人,都是些疯子,作为哲学家,都是些糊涂虫,他们的哲学和他们满身的疯病,都是差不多同样的东西。”
 

 
分享到:
大禹治水
揭秘唐朝寡妇的真实生活
渔夫的儿子
阿里巴巴和四十大盗第十五幅
伞下避雨的小蜜蜂1
清朝后宫女人
阿里巴巴和四十大盗第十三幅
压力永远是前进的动力1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