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总裁的替身前妻 >> 第九十章 叶天宇从没管过她

第九十章 叶天宇从没管过她

时间:2016/11/11 10:25:23  点击:2529 次
    温静被绑在刑讯室,受尽酷刑,全身血迹斑斑,叶天宇从没管过她,一切按照规矩办事,该怎么打就怎么打,该怎么逼供就怎么逼供。不管是哪个组织,逼供的花样总是千奇百怪,可再千奇百怪都不离其宗,**折磨从不间断,总是这样的严酷,总是这么令人无法忍受。

    第一恐怖组织自然也是如此,温静在酷刑下,已经不知道昏迷多少次,也不知道被盐水泼醒多少次,可始终没有承认自己是叛徒。温静是一名刚硬果敢的女子,敢爱敢恨,敢于承担,虽然她刚进来不久,许多和她接触过的人都了解这位小姑娘的性格,年纪不大,性子却十分硬。

    她咬定一件事,哪怕你再用酷刑,也无法改变她的说辞。

    逼供的人在她身上发泄怒气,叶可岚的死几乎都被归结在温静身上,从来不用酷刑对付自己的人的第一恐怖组织把简直十八般酷刑都往温静身上招呼,温静被关了十几个小时,仿佛在地狱走过十几回。

    死亡是最好的止痛药,可她不甘心,不甘心背负着这样的罪名死去,所以她咬牙吞下所有的痛苦,折磨,明知道清醒会遭受什么样的痛苦,他仍然一次又一次地醒来,哪怕再昏迷,哪怕再痛苦,她也要忍住。

    “为什么你要背叛我们吗?”方萝问,她一直站在一旁看着温静承受酷刑,下一任朱雀人选有四人,方萝是其中一位,她和温静年纪相仿,自幼在第一恐怖组织长大,训练侧重在医学。比起温静,方萝具有更多成为朱雀的优势,年轻,能干,忠诚,第一恐怖组织对从小在组织长大的特工总比半途加进来的人要有好感,且更信任。温静便是一个例子,温静最大的优势就是叶天宇亲自看中,亲自训练,亲自调教。

    虽然是竞争中,方萝却是一名落落大方的女孩,虽然只有十七岁,却是明白事理,举止大方的女孩,她和叶可岚感情很好,温静虽然刚进来不久,两人相处得也极好。叶可岚的死方萝很伤心,温静的背叛也让方萝痛心。除了方萝,刑讯室里还有范圆圆,张穆行。几人都是少年人,年纪相仿,平时都处得不错,这一次温静受刑,他们痛心,愤怒,却又无可奈何,叶天宇丢下一句,审讯,十余个小时不见踪影,他们想劝都没法劝,只在一旁眼睁睁地看着温静受刑。

    范圆圆脾气火爆,最是忍受不住这样的画面,“温静,你认了吧,别死撑了,没有人为救你,黑J也不会改变主意,你认罪,一死了之算了。”

    叶天宇在第一恐怖组织的代号黑J。

    从叶宁远那一代开始,所有的第一恐怖组织领导者和继任者的代号都是黑J,真实姓名只有少数人知道,大多数人只知道黑J。

    认罪伏法,人便不会再手这样的酷刑。

    她痛苦,他们看着也无奈。

    温静疲倦地睁开眼睛看着她的同伴们,她到中东这边来才认识他们,只有几个月的时间,感情却都很好,彼此间也很信任,温静轻声说,“我要见他……”

    哪怕她不说,大家也知道她说的是谁,温静要见叶天宇,可这不是他们能做主的,没有人有权力回答温静这个问题,温静被绑在十字架上,身上有一种浓浓的悲伤和绝望,她的衣服被鲜血染红了,严刑拷打下,除了脸蛋,身上没一处好的肌肤,十七岁的少女正在流逝她的生命里,脚下一滩血迹。

    张穆行说,“为什么你要这么做,你说不是你,那你给谁打电话,录音都录下来了,你怎么还能否认?”

    温静迷迷糊糊中,头昏脑涨,因为太过疼痛,她的意识又开始漂浮,逐渐又失去了神智,叶天宇缓缓走入刑讯室,他带着一副人皮面具,他在第一恐怖组织总是带着这样的面具,看起来是二十七八岁,模样斯文,彬彬有礼,如一名绅士。

    可他却是一名杀伐决断的阎罗。

    “出去!”叶天宇冷漠出声,众人鱼贯而出,不敢在留在这里。

    “黑J好可怕,温静会不会死?”方萝担心地问范圆圆,范圆圆毫不留情地说,“她害死了可岚,她该死。”

    张穆行沉默不语,只是担心至极地看着刑讯室内,刑讯室有摄像头,叶天宇没有关,所以他们从外面的电脑屏幕上能看到里面的情况。

    他们三人都知道,叶天宇喜欢温静,至于喜欢到什么程度,恐怕只有叶天宇自己知道。

    温静醒来的时候,眼前一片模糊,刑讯室里空荡荡的,什么声音都没有,她感觉到有一道人影站在她面前,她却不知道那人是谁。温静努力想看清楚这人是谁,她闭上了眼睛,暗自咬着自己的舌头,逼自己清醒一些。

    叶天宇脸色冷漠地看着眼前的女孩,她看起来仿佛已经把身上的血都流光了,狼狈不堪,奄奄一息,可她毕竟是活着,一想到视频中的画面,叶天宇的情绪就开始失控。

    为什么会是她?

    为什么会是温静?阿静,为什么会是你?叶天宇把自己关了十余个小时,试图给温静找借口,试图找到蛛丝马迹帮温静脱罪,可他失败了。

    叶天宇拔出自己的手枪,上膛,对准温静,外面的人都吓了一跳,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叶天宇竟然把枪对着温静,对着他心爱的女人?

    任由是谁都不会相信自己的眼睛,可事实就是这么发生了,张穆行安慰自己,或许,只是叶天宇虚张声势而已。

    然而,叶天宇的行事作风从来没有虚张声势这四个字。

    温静逐渐看清眼前的人,却没想到看到的是黑乎乎的枪口,叶天宇一身夜行衣站在她面前,还穿着一件黑色的长披风,在刑讯室昏暗的灯光中,仿佛鬼魅。

    938

    叶天宇有187公分,高又挺拔,身材极好,他只要穿黑色,身上总透出一种鬼魅的冷酷气息,令人望而生畏,哪怕他戴着面具,这样的气息也挥之不去。

    “你不信我?”温静的声音沙沙哑哑,又绝望透顶,她苦涩一下,他定然不信,若是信,她便不会有这么多酷刑加身,叶天宇的眼眸中映出小小的她,他看到她的奄奄一息,看到她的狼狈,却没有一点动容。

    冷酷,绝情。

    叶天宇冷声问,“为什么?”

    “不是我!”

    叶天宇面无表情,枪口对准温静的肩膀,扣动扳机,刑讯室中传来枪声,子弹射入温静的肩膀,疼得温静几乎要咬断自己的舌尖,疼痛迅速蔓延到全身,叶天宇看着鲜血从温静肩膀上不断地流出来,却没有一点反应。

    温静把嘴唇咬破,忍住疼痛,沉声说,“不是我!”

    “我再问一声,为什么?”叶天宇的声音如死人一般,又冷又硬,眼睑都没抬一下,温静看着他,目光悲伤而绝望,她挺直了背脊,在他面前也没有露出怯弱,她如他当初所认识的那般,高傲和勇敢,哪怕面对心爱的人的手枪和子弹,她依然没有一点畏惧。

    “不是我!”温静重复这三个字。

    叶天宇再一次扣动扳机,子弹射入温静另外一边肩膀,温静疼得身子往后倒,人昏迷过去,叶天宇的手枪,威力最猛烈,不下于沙漠之鹰,连续两发子弹这样射在温静身上,她本来就奄奄一息,铁人也受不住。叶天宇看着昏迷过去的温静,多少心疼,绝望全部压在平静的眼眸中。

    叶可岚的死,让叶天宇疯狂地想要报复,知道温静是叛徒,叶天宇找回自己的理智,想为温静脱罪,可没想到,他找到的反而是温静的罪证。

    最爱的人,害死他最亲的妹妹,足以让叶天宇疯狂,理智被彻底摧毁。

    他自从承受力过硬,却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若是无心便算了,温静是故意,温静是叛徒,害死他的妹妹。

    子弹如打在自己身上,千刀万剐不足以证明
 

 
分享到:
朱元璋与明教到底是什么关系
丑小鸭
阿里巴巴和四十大盗第十六幅
红楼女儿林黛玉到底多漂亮 有人见了直接酥倒在地
百年前的日本泳装美女6
周总理
刘邦夫妇是如何整死异姓诸侯的
小老鼠3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