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总裁的替身前妻 >> 第七十七章 他也不会再是你的开心果

第七十七章 他也不会再是你的开心果

时间:2016/11/9 16:38:17  点击:1865 次
    白夜说,“小白的心理评估是你做的,你应该知道什么样的情况下导致他想自杀,不管是为了什么,其中一条一定是他心理受创,对这个世界有了厌弃。他心理报告一直很出色,越是健康,越是坚强,一旦崩溃,那就真的崩溃了。他伤好后,要戒毒,要疗伤,要康复,要面对很多很多的问题,他会变得烦躁,会变得封闭,会变得自我厌恶和自我否定,牢房的记忆也会困扰他,毒瘾,殴打,还有……虐待。人的生理承受极限和身体承受极限都崩溃的情况下,想要恢复并不容易,所以小白不会和过去一样笑得那么开心,他也不会再是你的开心果。”

    “活着就好。”墨玦说,墨遥在一旁捂着头,十一握住他的手,免得他的伤害自己,墨遥不断地自责,“都是我的错,我的错……”

    “谁的错不要紧,人没事最重要,除了大腿上的感染,小白染了毒品,我想这是很棘手的毒品,等这苏曼的报告吧。”白夜神色并不乐观。

    墨晔问,“怎么棘手?”

    “小白的各项机能都不正常,肝脏,肾脏,心脏,胃……各项器官都在衰竭,特别是肺部,出血严重。”白夜说,“如果是毒品造成的,我在想,他应该怎么戒毒。”

    叶薇的脸色难看至极,“根本戒不掉。继续注射毒品,他身体早晚得掏空,衰竭而死,如果不用毒品,他的身体抵抗不住毒瘾发作的折磨。”

    白夜沉重点头,基本上是这样没错。

    墨玦蹙眉,素来没表情的二公子也开始有些担心了。

    “你的病毒到底有没有效果,去看看啊。”叶薇不耐烦地把他推进去,白夜双手扶着她的肩膀,如过去一般疼爱地包容着她的粗暴,“薇薇,别难过,我会尽量还你一个健康的儿子。”

    “去看看他。”叶薇说,白夜点头,进了病房,叶薇又回到中庭,墨遥把柏林的事情说了一遍,没隐瞒他曾经打过小白的事实,他恨不得叶薇能揍他一顿,这样他心里会舒服一些。

    叶薇只说了声没事,靠在喷泉旁面无表情地等着。

    她不喜欢事后追究责任,于事无补,她习惯了未雨绸缪,不然是出了事后直接暴力解决,自责,愧疚这种事叶薇很少有,她是一个很极端的人。

    她如今想做的就是为儿子报仇,宽恕和原谅这样的美德叶薇生来就没有。

    白夜很庆幸,病毒虽然不稳定,总算能够勉强保住小白的腿,白夜本来也只希望这病毒能给他缓一缓时间,让他有更好的办法治疗小白的腿,如今算是成功了。

    小白的腿不用截肢,他把最好的药都用在小白身上,尽最大的力量让小白清醒,苏曼把毒品分析完成,花了一天的功夫,是一种纯度极高的神经毒品,且带有让人体器官迅速衰竭的病毒,也就是说,每次注射一次毒品,小白的各项器官功能就会面临一次病毒侵袭。

    毒品缓解了他的疼痛难受,却加快他的身体衰竭,所以这一路上,小白几乎没有清醒的时候,总是软绵绵如面条一样,手脚都是软的,一点力气都没有。

    毒品掏空他的身体,墨遥自责不已,他并不知道毒品危害这么大,他给小白注射那么多天毒品,怪不得小白一直都昏昏欲睡。

    苏曼说,“你做的对,必须要注射,小白的身体无法抗过毒品发作时的痛苦,只能这么做,我去研究戒毒方案。”

    “能戒掉吗?”

    苏曼想了想,“不知道!”

    墨遥绝望地闭上眼睛,苏曼都说不知道,他还能抱着希望吗?他从龙潭虎穴中救出他,不是让他死在自己家里,他不能死,绝对不能……

    “我的血管用吗?”墨遥问。

    苏曼说,“没用!”

    白夜怜惜此时的墨遥,下一代的孩子里,他最喜欢的就是小白,小白和墨遥的事情他当然也听闻,心中对这两个孩子是充满疼爱和怜惜的,如今弄成这样,白夜心里也难受。

    他和苏曼走过这么多年,也有过艰难的时候,可从没有如此绝望过。

    “墨遥,别灰心。”白夜说,“虽然我什么都保证不了,你也要抱着希望,不能连希望都没有了。”

    “我知道。”墨遥说。

    苏曼和白夜一起研究戒毒的方案,小白第二天早上清醒,一醒来就看见叶薇和墨玦都在床边,他有一种不真实的幻觉,叶薇握住他的手,“小白,我是谁?”

    “妈咪……”

    叶薇舒了一口气,据说那病毒对神经有影响,叶薇还真担心醒来就真成一小白了,“舒服一些了吗?”

    小白没回答,目光转动,十一和墨晔也在床边,却不见墨遥,十一说,“白夜把墨遥找去了,他一会儿就过来。”

    墨玦说,“你会没事的。”

    小白看着他老子,没说话,墨玦有点不自在,他能安慰人就到这份上了,虽然也很担心小白真的挂了,可嘴里说不出什么安慰人的话来。

    小白的目光在众人身上扫过,没有说话,十一和墨晔、叶薇和他说话,他都没怎么回答,似乎很疲倦,脸上没一点笑意,让是面黄肌瘦,若是普通的伤成这样,叶薇早就用照相机拍下来以后取笑墨小白了。可这一次她没这个心情,他们也感觉到小白的不同,很安静……

    小白以前也受过很重的伤,昏迷过几天几夜,醒来是尽量表现出我一点事情都没有的找人揍模样,尽可能地用欢快的语气和他们说笑,仿佛真的不曾受伤。

    他总能让身边的人笑,十一难过地想,他们心情不好的时候,小白总能让他们笑,可小白面无表情时,他们怎么让小白笑呢?

    他们怎么变成小白的开心果呢?

    “小白,和妈咪说说话好不好?”叶薇说,铁骨柔情,难见的温柔,墨玦在一旁都觉得嫉妒了,虽然觉得不应该,可就是嫉妒,叶薇对他可没这么温柔,受伤也没这么温柔过。

    小白觉得声音有点遥远和模糊,听得不太清,更不愿意动了,他只想睡觉,于是又闭上眼睛,十一说,“他很累,薇薇,软让他休息吧。”

    墨晔说,“小白……真的变了。”

    他语气沉重,白夜过来给小白做检查,小白睁开眼睛,墨遥已经在他身边了,小白莫名的安心,动了动他的脚,没有知觉,小白问,“我的脚动了吗?”

    墨遥说,“没事,你放心,没事。”

    “为什么没感觉。”小白惊恐地睁大眼睛,白夜柔声说,“我用了药,双腿暂且麻痹,没有知觉,等药效过了,你就感觉到疼了。”

    “真的?”

    “真的。”十一拍了照给他看,“看,双腿都好好的,没截肢,白夜说不会截肢的。”

    小白看到照片,这才真正的安心,墨遥看他的目光温柔至极,众人和他说话也变得小心翼翼,怕哪一句不对伤了小白的心,叶薇和十一,墨玦和墨晔都不习惯这样对待孩子。可白夜的命令就是,百依百顺,小白说什么就是什么,尽量温和地和他说话,把他当成孩子。

    叶薇还很奇怪呢,她什么时候把小白当大人了?她一直是她没长大的傻蛋儿子。

    “我不想见你们。”小白闭上眼睛,如是说,他是说得一点表情都没有,连声音波动都没有,叶薇瞪圆了眼睛,下意识要发怒,白夜拦住她,摇了摇头,小白闭上眼睛就没再睁开。

    墨遥问,“我呢,也不想见吗?”

  &nbs
 

 
分享到:
海的女儿
白雪公主
不爱吃药的小老鼠1
只有处女才能参加的斯威士兰裸舞节2
花蕊夫人与宋太祖兄弟的风流往事
傻瓜汉斯2
夔,《山海经·大荒经》记载:东海中有流波山,入海七千里。其上有兽,状如牛,苍身而无角,一足,出入水则必风雨,其光如日月,其声如雷,其名曰夔。黄帝得之,以其皮为鼓,橛以雷兽之骨,声闻五百里,以威天下
小刺猬4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