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白雪刀 >> 第十四章 恩与仇

第十四章 恩与仇

时间:2016/11/7 11:01:51  点击:625 次
  第一个说话的人,居然是“人间月老”郭子华。

  “赵轻候,你没有人证,也没有物证,怎可血口喷人?

  你已不能算是男人,也不够格做女人,像你这种不男不女的怪物,还有什么面目站在天下英雄面前胡说八道?你以为瞎编几句,这些英雄们就会相信吗?我告诉你,你骗不了我郭子华,也骗不过宋掌门。老夫行走江湖百年,像你这种想成名的人见得太多了!你说辛十二娘是紫心会的人,更是危言耸听!虎山派乃南武林擎天一柱,你是受了什么人的指使想弄塌虎山派?你既然是星宿妖孽,就该马上退出中原,否则就是与中原武林公然为敌!”

  郭子华正骂得痛快,赵轻侯怨毒无比的目光已扫向了他:“姓郭的老贼!你号称‘月老’,可经办的所谓美满婚姻大多不过是为另一个神秘组织服务的,是也不是?!”

  郭子华微微一怔,旋又大骂:“放你娘的臭狗屁!”

  赵轻侯怪笑道:“这些年来,我多次回中原,暗中探查陷害我的人的情况,结果还真让我知道了许多很隐秘的事情。郭子华,你以为赵某是放屁,那你就错了!这件事天下没几个人知道,可偏偏赵某人就一清二楚!”

  郭子华气得白须直飘,两手乱抖:“你知道个球!”

  赵轻侯道:“你和辛眉的确不是紫心会的,这我知道,但你们同属另一个组织。你们的目的,也是想借虎山派为据点,挑动虎山、紫心两派争斗,你们好收渔翁之利。虎山八虎已经背叛了紫心会,投在了辛眉裙下,郭子华,你承不承认?”

  他昂首大叫道:“那个组织更血腥,更隐秘,它就是——血鸳鸯令!”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这是一个极古老的故事。

  华玄元一直自认是个聪明人,他聪明到连一回螳螂也没当过。

  他似乎永远是黄雀,是收拾螳螂的人。而收拾了螳螂,自然也就收拾了蝉。

  可今天华玄元才发现,他这个“黄雀”背后,竟还藏着一个拿弹弓的人。

  这岂不让他心寒?

  场中众人并没有因“血鸳鸯令”这四个字而吃惊,因为他们不知情,而华玄元却深知这四个字的分量。

  血鸳鸯令绝对比紫心会更隐秘,血鸳鸯令绝对比紫心会更可怕。

  华玄元黯然叹了口气,拍了拍手,紫心会还活着的人纷纷杀出重围,汇集到他身边。

  紫心会这一撤,徐风涛八人立时便被白袍会抓住,点了穴道,扔到一堆。

  场中场外的厮杀已然停止,幸存的人在喘息,在裹伤,垂死的人在挣扎,已死的人呢?

  他们躺在那里,像收获后的谷垛。

  他们收获的是什么?是正义?还是邪恶?

  肖无濑不知道,他在寻找宋沁。

  他看到了宋沁。

  宋沁还没有醒来,她紧闭着眼睛,像个惊吓致死的人。

  华玄元黯然道:“想不到,我在算计宋朝元,也有别人在背后算计我!”

  他看看宋朝元,沉声道:“多年来对宋兄多有得罪,尚乞宋兄见谅。尊夫人之死,并非出于紫心会之手,请宋兄放心。”

  宋朝元苦笑。

  华玄元又看着秋水,道:“秋兄多年来惨淡经营,目的我也略知一二,不过也请秋兄放心,华某不会将此事泄漏出去,而且也绝对不允许在场各位透漏一点有关今日虎山剧变的风声。”

  他锐利的目光扫视了一下众人:“请大家记住,今日在虎山之上,没有紫心会的人到场,也没有白袍会的人出头,谁要是没记住这一点,就是跟我紫心会过不去!”

  秋水微微一笑:“秋某是该谢谢你呢?还是骂你?秋某知道华兄的用心,大约也是要利用白袍会,对不对?”

  白袍会的宗旨就是复仇,华玄元自然想利用这些行动混水摸鱼。

  华玄元苦笑道:“秋兄爱如何想就如何想。”

  他转身向赵轻侯,凝视半晌,才叹了口气,喃喃道:

  “赵轻侯,若是真的动了手,你必败无疑。”

  赵轻侯点点头:“不错。”

  华玄元又沉默了一会儿,叹道:“红莲师太一向可好?”

  赵轻候又点点头:“很好。”

  华玄元低声道:“她……她现在……现在……唉!”

  华玄元颓然长叹:“徐风涛、韦达夫八人,就由你发落好了,杀他们这种叛徒,真是脏了我的手!”

  赵轻候沉声道:“谢谢!”

  华玄元摆摆手,转身飘然而去,紫心会的人转瞬间已隐入了淡淡的夕阳中。

  华玄元和红莲师太之间,又会有什么关系?赵轻候不知道,或许世上已没人能知道。

  江湖的恩怨就像是一团乱麻,越扯越乱。武林的情仇就像是大树和菟丝,永远会缠在一起。

  郭子华突然右掌一翻,按在了宋沁的头顶上,狞笑道:“赵轻侯,你可以骗走华玄元,却骗不了我!你若是找不出证据来,如何让天下英雄相信你的胡说?你若要想狗急跳墙,嘿嘿,我就杀了她!”

  赵轻候冷冷道:“请杀!”

  他对宋沁实无半点好感,因为宋沁是辛十二娘的女儿,而辛十二娘却是陷害他的罪魁祸首之一。

  赵轻候环顾四周,暴喝道:“辛十二娘,请你出来!”

  辛十二娘出现在厅门口,脸色惨白。

  谁也无法形容她面上的神情。

  赵轻候看着她,目光怨毒中不无苦涩和不安。

  不管怎么说,他平生只亲近过一个女人,而且只亲近过一次,这个女人就是辛十二娘。岁数比他还小的小师母!

  就是这个女人,这个号称武林第一美女的人,使他成了阉人。

  他能对她怎么样?

  赵轻候十几年来,一直在想着如何杀她复仇,可现在她已缓缓向自己走来,他反倒有一丝惊慌了。

  辛十二娘在众人瞩目下,缓缓走向场中,她的脸高傲地微微扬着,眼中似有一丝轻蔑。

  对男人的轻蔑。

  她像个女王似地走到郭子华身边,站住了。她看着郭子华,就像是在看着世上最卑贱的奴才:

  “郭子华,放下沁儿。”

  郭子华一震,急叫道:“夫人,这——”

  辛十二娘只微微冷哼了一声,郭子华就乖乖松开手,将宋沁交给了十二娘。

  辛十二娘抱着宋沁的身子,缓缓坐在地上,怜惜地拂着沾在她额上的发丝,温柔地亲吻着她。

  没有人再说话,他们都被辛十二娘的镇定惊呆了,被辛十二娘高傲的气度折服了。

  辛十二娘抬头看了看宋朝元,幽幽叹了口气,漫声道:‘大哥,难道你也不相信我?你也想杀我?”

  宋朝元铁青着脸,一副虬髯簌簌抖动:“十二娘,眉儿,你瞒得我好苦!”

  辛十二娘淡淡地笑了笑,苍白美丽的脸儿在余晖中泛出一种明艳的光辉,令人不敢逼视。

  “大哥,我自嫁给你之后,做过什么对不起你和虎山派的事没有?”

  宋朝元说不出话来。

  辛十二娘叹道:“无论如何,我总是你的妻子,你不相信我,我也不怪你,可你为什么要相信赵轻侯?他曾经强占过我的身子,他对你一直心存嫉恨,他的用心是什么,难道你不明白吗?”

  宋朝元面色阴晴不定。

  辛十二娘道:“徐风涛和韦达夫包藏祸心,焉知他们不是故意放走赵轻侯,挑拨你我之间的关系呢?”

  已有不少人认为辛眉十二娘是无辜的了,许多原先认为她是“祸水”的人,信心也动摇了。

  这么美丽、圣洁、端庄的女人,怎么可能是在说谎呢?

  宋朝元突然大笑起来,笑得疯狂之极。

  没有人知道他为什么这么笑个不停,许多人都以为他疯了。

  可宋朝元并没有疯。

  他揩揩笑出来的眼泪,大声道:“刚才郭子华向赵轻候要人证、物证,恰巧宋某人就是证人!”

  所有的人都吃了一惊,只是秋水淡淡地笑了一下,显得很坦然。

  宋朝元沉声道:“十二娘,自郭子华做媒那天起,我就知道你们必然有所图谋。我这么说,完全不是捕风捉影,也不是马后炮,因为我的妻子并不是病死的,她死于一种很奇怪的毒。这种毒叫什么名字,我到现在也还不清楚……”

  两行热泪,从赵轻候眼中滚落,流过他满是刀疤的狰狞的脸。

  他是在怀念那个像母亲一样待他的宋师母吗?

  赵轻侯哑声道:“那种毒叫‘娇娘娘’,是一种盅毒,来自南疆,是血鸳鸯令的看家法宝。”

  郭子华眼中,闪出了极度惊恐的神色,辛十二娘却似乎什么也没听见。

  宋朝元哽咽道:“我因为查不出是什么毒,只好隐忍不发,赵轻候几次责问我,我也没理会,我想不动声色地等一等,我要为我的妻子报仇。结果是,你来了,十二娘,你成了我的新妻子……”

  辛十二娘轻轻吻着女儿,根本就没理他,连头都没有抬。

  宋朝元道:“徐风涛他们入门后不久,我也发现了他们是紫心会的人,但没有任何证据,我无能为力,只好等待时机,揭穿华玄元的阴谋……”

  他顿了顿,又道:“十二娘,你自上虎山之后,一直暗中和徐风涛他们来往,这我早已知道,因为我怀疑你也是紫心会的人,但也仅仅是怀疑,因为我抓不着你们任何把柄……”

  他看了看赵轻候,又道:“那次温州之行,我猜测那必是个幌子,你们真正的意图,却是借机陷害赵轻候,因为赵轻侯才是我真正的徒弟,他的武功已足可承我衣钵。

  所以,我在去温州之前,曾托付普渡庵红莲师太,求她暗中照拂赵轻候。我回山后,赵轻候已中计,我为了稳住他们,只好下令杀了赵轻侯灭口。赵轻侯,你不必感谢我了,因为我当时的确非杀你不可。”

  赵轻侯道:“我明白,宋大侠是为师母复仇心切,可以不顾一切。”想了想,又道:“我也一样。”

  宋朝元叹道:“赵轻侯被红莲师太救走,我的确没有想到。后来,为了将你们一网打尽,并在天下英雄面前揭露真相,我只好暗中
 

 
分享到:
三国中最有心计的三位少妇是谁
诗仙李白
揭秘中国皇帝最成功的一段跨国恋
袁崇焕卖国求荣的九大罪状
被隐藏的历史真相:刘备曾投靠过7个主子
爱因斯坦
盘古开天辟地
老公公种萝卜的故事1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