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世界童话名著 >> 小穆克

小穆克

时间:2010/3/29 9:56:46  点击:7898 次
上一篇:灰姑娘
下一篇:仙女
 从前,在我亲爱的故乡尼克亚,有一个大家称做小穆克的人。虽然我当时年纪很小,这人我还记得很清楚,特别是因为有一次为了他的缘故,我被父亲抽了一顿,几乎打得半死。我认识小穆克时,他已经是个者头儿了,不过三四尺高,而且样子长得很奇怪;因为他的身体虽然很细小,却有一个比常人的头要肥大得多的脑袋。他孤零零地住在一所大房子里,连饭也是亲手做。如果中午没有一股浓烟从他的房子里升起,城里的人便不知道他的死活了,因为他每月只出门一次。然而人们常常在傍晚的时候,看见他在屋顶上走来走去,从街上看去还以为只是他的大脑袋在屋顶上打圈圈呢。我和我的小朋友们都是淘气的孩子,见人就打趣、嘲弄,所以小穆克出来时我们总是像过节一样好玩。在他出门的那一天,我们聚集在他家大门口等着他。大门开了,那颗大脑袋包着更大的头巾首先探出来,接着而来的是余下的小身体,穿着一件褴楼的小外套和一条宽大的裤子,阔阔的腰带上挂着一把长长的短剑,不知究竟是穆克挂在剑上呢,还是剑挂在穆克身上,他一走出门,我们的欢叫声就震天地响起来。我们把帽子抛到空中,围着他像发了疯一样乱蹦乱跳。小穆克却严肃地向我们点头打招呼,慢慢走下街去,两只脚拖拖沓沓的,因为他穿着一双又大又宽的拖鞋,这样的鞋子我从来没有看见过。我们这群孩子跟在他后面跑,不住口地叫:“小穆克,小穆克!”我们还替他编了一首滑稽的小诗到处歌唱。这首诗是:
                 
  小穆克,小穆克,
                 
  住着一所大房子,
                 
  每月出门只一次,
                 
  是个老好小矮个,
                 
  头儿大得像山坡;
                 
  快瞧我们在四围,
                 
  跑来抓吧,小穆克。
  我们常常拿他这样闹着玩。说来也真可耻,我是闹得最厉害的,因为我常常拉住他的小外套,有一次还从背后踩住他的大拖鞋,摔了他一跤。当时我觉得真是好笑极了;但当我看见小穆克向我父亲家里走去时,我的笑就消失了。他一直走进去,在里面耽了一些时候。我躲在大门背后,看见穆克由我父亲陪伴着走出来。我父亲一手恭敬地扶着他,在门口鞠了许多躬,把他送走了。我心里很害怕,在门背后躲了好久。但因肚皮饿得发慌,比挨打还难受,我不得不走了出来,老老实实低着头来到父亲面前。“我听说你捉弄过善良的穆克?”他说,声音非常严厉。“我要把穆克这个人的事迹讲给你听听,你自然不会再嘲笑他了。不过首先你得照例挨一顿揍。”所谓照例一顿揍,是二十五下鞭子,这二十五下他总是边数边打,一点也不苟且。于是他拿起他的长烟袋,拧开琥拍嘴,重重地打了我一顿,打得比以前任何一次都厉害。
  打完上十五下后,他命令我好好听着,给我讲起小穆克的故事来。
  小穆克本来叫做穆克拉,他的父亲在尼克亚很有声望,但很贫穷。他几乎过着像他儿子这样的隐遁生活。他很不喜欢这个儿子,因为他的诛儒形态使他深深感到可耻,因此就让他浑浑噩噩地长大成人。十六岁时小穆克还是 一个可笑的孩子。他父亲是个严厉的人,老是骂他早已脱下了孩子的鞋,还是那么蠢头蠢脑的。
  有一次,老头儿摔了一跤。跌得很厉害。竟断送了性命,留下小穆克又穷又傻。他的亲戚都是些冷酷无情的家伙,因为死者欠他们的债没有还清,就把可怜的小矮子撵走,叫他出门去寻找自己的幸福。小穆克回答说马上就走,只求把父亲的衣服赏给他。结果总算讨到了。他父亲是个高大的粗壮汉子,他的衣服不合小穆克的身材。但穆克很快就想到了主意。他把太长的部分剪下,就穿在身上,似乎忘了还得剪瘦一些。因此他的服装怪模怪样,就像今天他还穿着的那种样子:大头巾,阔腰带,宽裤子,蓝外套,全是他父亲的遗物,他一直就穿着。他把父亲那口长长的镂花短剑插在腰带上,拿了一根小拐杖,出门扬长而去。
  他逛了一整天,很高兴。因为他是出伺来寻求幸福的。假若他看见地上有一块碎瓷器在阳光中闪耀,他一定要捡起来藏在身边,相信他会变成最美丽的金刚钻;假若他看见远远的教堂圆顶像火一般光辉灿烂,假若他看见一片海水像明镜般的的发光,他就会兴高采烈地奔跑过去,因为他以为来到了仙境。可是,唉!他一走近幻象就消逝了,疲劳和饥肠辘辘怎么老早就把他唤醒,他仍然是在尘世间啊!他这样流浪了两天,又饥饿,又烦恼,也不想找到幸福了。田野里的果实是他唯一的食物,硬邦邦的土地是他过夜的床铺。第三天清早,他从一个丘陵上看见一座大城池;半轮残月挂在雉垛上,明亮亮地照耀着,城楼顶上的旗帜光彩缤纷,似乎在招呼小穆克到它们那儿去。他很惊奇地呆呆站住,眺望着城池和附近一带地方。“是的,在那儿小穆克会找到他的幸福,”他自言自语他说,高兴得手舞足蹈起来,连疲倦也忘了。“就是在那儿,不然什么地方也找不着了。”他打起精神向城里奔去。虽然城看来很近,他却费了整整一个上午的工夫才走到,因为他的两条小腿几乎完全抬不动了,使他不得不常常在一株棕树阴下坐着休息。最后,他来到了城门口。他整一整小外套;把头巾包得漂漂亮亮的,腰带拉得宽宽的,长长的短剑插得直挺挺的,掸一掸鞋上的灰尘,提着小拐杖,大着胆走进城门。
  他走过好几条街道,没有一个地方有人开门欢迎他,没有一个地方有人像他所想象的那样招呼他:“小穆克,进来用些饮食,让你那两条小腿休息休息吧。”
  他来到一所高大、美丽的房子前面,又伸着脖子探头探脑地瞧起来。这时一扇窗子开了,一个老太婆探出身子高声吟唱道:快来啊,快来啊,
                 
  香粥已经熬妥,
                 
  桌子我也摆好;
                 
  请来吃一个饱。
                 
  邻舍们,快来啊,
                 
  香粥已经熬妥。
  房子的大门开了,穆克看见许多狗和猫往里跑。他是不是也可以应邀呢?他犹豫了一会儿,最后还是鼓起勇气走了进去。在他的前面走着几只小猫,他决定跟随着它们,厨房在哪儿或许它们知道得比较清楚。
  穆克走上楼梯后,碰见刚才在窗子上探身往外瞧的老太婆。她很不高兴地看着他,问他到这儿来干什么。“你邀大家来喝粥呀,”小穆克回答说,“我正饿得慌,所以也来了。”老太婆哈哈大笑道:“你是从哪儿来的,怪 小子?城里谁不知道,我煮东西并不请谁吃,不过喂我可爱的猫儿罢啦。有时候,我也替它们邀几个邻居来做伴,你刚才听见的就是这么一回事。”小穆克告诉老太婆,自从父亲死后他怎样受苦,恳求她让他今天和她的猫儿一同吃点东西。老太婆听了他的天真的话觉得很可怜,就允许他在家里做客,请他大吃大喝一顿。他吃饱之后,精神恢复了,老大婆仔细看了他好一会儿,说道:“小穆克,留在我这儿替我干活吧,我没有粗活要你干,我会待你很好的。”小穆克很喜欢吃猫儿粥,于是答应下来,当了阿哈弗齐太大的小厮。他的工作很轻松,但很奇特。阿哈弗齐太太有两只雄猫和四只雌猫,每天早晨小穆克得替它们梳梳毛,擦上些贵重的香膏。老太婆不在家时他得照料它们,吃饭替它们端盘端碗,夜里抱它们到丝褥上去睡觉,并用天鹅绒毯把它们裹起来。老太婆家里还有几只小狗,他也得侍候,不过不像侍候猫儿那样有许多麻烦,因为阿哈弗齐太太是把猫儿当做自己的亲生儿女看待的,但穆克的生活还是像在他父亲家里那样寂寞,因为除了老太婆外,他一天到晚只看见狗和猫。这样过了一些时候,小穆克觉得生活还不坏,东西老有吃的,事情又不多,老太婆对他也好像很满意。但猫儿们渐渐变得淘气起来;每当老太婆不在家,它们就疯狂地跳来跳去,搅得满屋子天翻地覆,还打破许多挡它们路的美丽的器皿。但它们一听见老大婆上楼,就跳上褥子,乖乖蜷伏着向她摆尾巴,好像没有发生什么事一样。阿哈弗齐太太看见房子搞得乱七八糟,就大发脾气,把过失完全归在穆克身上。不管穆克怎样替自己辩白,她总不肯相信她的仆人。她相信的是猫儿。你看,它们那样儿多么无辜啊!
  小穆克非常悲伤,因为在这儿也没有找到幸福。他暗暗下了决心,要辞掉阿哈弗齐太太家的工作。他在第一次旅行中,已体会到没有钱的苦处;因此他决定,女主人一直答应给他,但从来没有给过的工资,无论如何得弄到手。阿哈弗齐太太家里有一间经常关着的小房子,里面是什么样儿他从来没有看见过,但他常常听见老太婆在里面搞得砰砰地响。她到底在里面藏着什么呢?这是他一向很想知道的事情。现在因为考虑到旅费问题,他突然想到,房子里可能藏着老太婆的金银财宝。但房门无时无刻不是紧紧关闭着的,即使有财宝也无法弄到手。
  在阿哈弗齐太太的小狗里面,有一只老是受她非常残酷的虐待;穆克对这只狗却爱抚备至,很得这只狗的欢心。一天早上,阿哈弗齐太太出门去了,这只狗咬住穆克的大裤子不放,看神情好像是要穆克跟着它走。穆克本来很喜欢和这只小狗玩,就紧紧跟随着它。小狗把他领到阿哈弗齐太太寝室里的一扇小门前面。他以前从来没有看见过,这儿还有一扇门。门是半开着的。小狗跑了进去,穆克跟着也走进。当他发现他来到的这问房子,正是他很久以来想要看看的地方时,心里高兴得了不得。他在房子里东张西望,看能不能找到钱,淮知一文也没有发现。到处都是旧衣服和奇形怪状的器皿。其中有一个瓶子特别吸引他的注意,是用水晶制造的,上面刻着美丽的图样。他拿了起来,翻来覆去地观看。唉呀,天!他没有注意到,上面有一个盖子松松盖着。他一转,盖子掉在地上打得稀烂。
  小穆克呆呆站着,吓得像死人一般。现在他的命运被决定了,现在他不得不逃跑了,否则老太婆会把他打死的。他马上就决定走,不过还想看看。阿哈弗齐太太的财产中有没有他在路上用得着的东
 

 
分享到:
上一篇:灰姑娘
下一篇:仙女
用身体为儿子选老婆的荒淫皇帝
生命无常,何必放不下1
黄山寿《吴刚伐桂》(立轴、纸本)
宋朝暴发户不惜千金力捧的那些女艺人
白雪公主
明朝首辅张居正为何惹来抄家之祸
古代夫妻关系处理得最好的一位皇帝
木兰辞12
用户评论
第1楼:  ip:183.56.87.*  时间:2016/1/15 20:19:47
小时候就看过,现在再看一遍。早就忘了以前的内容了,现在看起来很陌生。
第2楼:  ip:101.21.146.*  时间:2014/11/20 19:13:23
真棒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