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总裁的替身前妻 >> 第四十八章 温暖一个人呆坐在长凳上等待

第四十八章 温暖一个人呆坐在长凳上等待

时间:2016/11/6 10:07:54  点击:944 次
    温暖心如火烧,一个人呆坐在长凳上等待,她靠着回忆以前的快乐来支撑此刻的绝望,非墨千万不能有事,千万不能啊……如果非墨有事,她一辈子都不会安乐,她怕也活不长了。

    她一个人回忆着以前的快乐,闭着眼睛,拒绝听所有的声音,就连程安雅和她说话她也没听见,程安雅喊了几声,温暖都没什么反应,叶三少拉着她,摇了摇头,程安雅才不再说。

    等待是磨人的。

    特别是等待着一个未知的生死结局,更是磨人的。

    仿佛一把刀在你心口一直磨,一直磨,就是不肯痛快地给你一刀,这种感觉无比的凄凉和绝望,可等待的人什么都做不了,除了等待,还是等待。

    手术进行了一会儿,陈雪如和唐舒文也来了,唐三和温岚都来了,林大和妻子也来了,都是叶非墨的长辈和朋友,大家都在手术室外等待着。

    陈雪如想和温暖说一会儿话,温暖却没听到,大家都沉默下来。

    这一场手术进行得很慢,对温暖来说,几个小时就像坐牢一样的漫长,她从来不知道,时间过得这么慢,她很想一头撞在墙壁上,昏迷不醒,等醒来有人告诉她,非墨平安了,非墨没事了。

    可理智却如此的清醒,什么都做不了,真的什么都做不了,除了等待,依然是等待,她自己都不知道要等待多久……手心都是汗水……

    手术进行了三个多小时,手术室的门突然打开了,小护士双手沾染了鲜血,惊慌失措地往外跑,程安雅和叶三少突然从椅子上坐起来,抓住护士问什么事情。

    一种莫名的恐慌拽住他们的心。

    小护士匆忙说,病人大出血,她要去取血……

    大出血,血流不止……

    听小护士这么说,程安雅手脚都在发凉,温暖就更不用说了,目光呆滞,恐惧已让她脑海一片空白,小护士双手鲜红的血让她的脑袋一片刺痛。

    那是非墨的血,非墨的血,非墨的血……

    非墨有危险,他有危险,他正在和死神抗战。

    温暖的药早就掉在地上,拳头握得很紧,心中不停地祈祷,她愿意减寿三十年换非墨的生存,她真的愿意,上苍乞怜,能听到她的请求吗?

    头脑一阵昏眩的疼痛,温暖突然想起港剧中的经典对白。

    身穿着白大褂的医生从手术室出来,很无奈地对家属说,对不起,我们已经尽力了。

    这真的是港剧的经典对白,几乎每一部港剧都有这样的场景,温暖也害怕,那两名出色的男人也出来,苍白地对他们说,对不起,我们已经尽力了。

    以前她和叶非墨看电视剧的时候总是笑着说,能不能换一句对白啊,说是节哀顺变也好啊,每次都来这么一句,人都要笑场了。

    温暖还说,如果自己在演戏,医生出来说对不起,我们已经尽力了,她一定会笑场的。

    一言成谶。

    她做梦都没想到,自己也面临这一幕,不是在电视剧里,也不是在电影里,而是生活中,非墨就在里面,她总算知道,过去的自己多天真,提起生死态度多么的轻浮。

    陈雪如坐下来握住温暖冰冷的手,温柔地说道,“别担心,他不会有事的,如果你累了,靠在我身上休息一下。”

    温暖摇头,陈雪如叹息,她的精神一直紧绷着,没有放松过。

    温暖比谁都担心病房中的叶非墨。

    小护士匆忙拿来几袋血,手术室的门又关上了,众人的心也变得前所未有的紧张……

    等待……

    漫长的等待。

    这场手术,进行了十个小时,没有终止,天全黑了,程安雅和叶三少不好让唐家的人等这么晚,小念还在家呢,陈雪如和唐舒文留下来,唐四和温岚先回去了。

    唐舒文和温岚夫妻买了一些吃的和喝的给叶三少和程安雅,温暖,几人都没有胃口,食物放在一边,温暖十个小时都保持一个姿势,僵硬地坐在椅子上等待。

    她觉得自己的一辈子,或许也就这么长。

    快到午夜,手术室的门总算开了。

    苏曼和白夜都显得特别的疲倦,却强打精神,程安雅担心地看着他们,很害怕从他们嘴里听到不好的消息,叶三少最是镇定,“非墨怎么样?”

    白夜微微笑说,“我说了还你一个健康的儿子就一定还你一个健康儿子,手术比预想中的顺利,今晚很重要,如果他能平安度过今晚,问题就不大。”

    温暖听到自己一颗心从高处突然落下的声音……跳在嗓门口的心突然回到原地,没多久,小护士推着叶非墨到加护病房,今晚……

    只要过了今晚,非墨就会没事了。

    “谢谢!”程安雅含泪说,本来非墨手术成功的希望就不大,他们一定费尽心思才从阎王手里抢回非墨这条命,程安雅无比的感激。

    温暖第一次听苏曼说话,“别太乐观,就算手术成功了,他醒来,后面还有几个大手术,不然复发的机会太高。”

    他们想要彻底地清除他体内的肿瘤。

    外科手术是帮不了非墨的,可是他的药能帮他。

    本来众人都很开心的,听苏曼一说又陷入愁云惨淡中,白夜笑了一笑,“如果非墨能抗住这一次手术,后面的手术百分之一百能成功,你们就别瞎担心了。”

    程安雅又松了一口气,“苏曼,你别吓我!”

    “你也太不经吓了。”苏曼难得开玩笑说道,叶三少让护士安排他们休息,十多个钟头的手术,铁人都会倒下来,他们暂时还不能离开医院,谁知道非墨半夜会不会出什么状况。

    所以他们今晚就住在医院里。

    516(2026字)

    苏曼有洁癖,叶三少和程安雅都知道,所以休息室布置得很干净,更有一股薰衣草的香味。

    他们的确是累了,没和叶三少和程安雅多说就去休息。

    温暖有点奇怪,休息室就一张床,两个大男人睡一张床么?

    她觉得很奇怪,又说不出哪儿奇怪。

    这一场手术让她的心情如过山车一样,起起伏伏,她也很疲倦,没多想什么,从手术室转到加护病房外面等着,程安雅说,“温暖,你也累了,回家休息吧,有什么消息我会通知你的。”

    温暖摇摇头,不愿意离开。

    “我等早上走,回家也没事。”还不如在这里陪着非墨一起和死神抗战,她要第一时间知道叶非墨没事。

    温暖的脾气硬起来,谁也改变不了她的决定,程安雅也没有多说,唐舒文和陈雪如先回去了,叶三少和程安雅留在医院,这层楼的vip有空房,程安雅本想让温暖去休息,温暖固执地坐在外面等,他们没办法,只好自己去休息。

    加护病房有护士看着,一旦有什么变化,她会叫醒他们。

    温爸爸和温妈妈知道温暖在医院,太晚没回去,温家夫妻很担心,打电话来问温暖,温暖说,“
 

 
分享到:
古代文人如何用诗词描写女人的乳房
自愿陪心爱男人赴刑场的京城第一名妓
三字经
幼儿园的故事,做灯笼
布娃娃
念奴娇 李清照 萧条庭院2
我在红尘,而君在天涯,何时共眠
弟子规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