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总裁的替身前妻 >> 第四十五章 原来爱情光靠心机和手段是不够的

第四十五章 原来爱情光靠心机和手段是不够的

时间:2016/11/6 9:51:11  点击:981 次
    这时候才发现,原来爱情光靠心机和手段是不够的,还要用心,可他也真的用了心。温暖是容易满足的女孩,钱花在她身上根本没什么,最主要是用心。

    他真真实实地用了心,却依旧挽不回她。

    他还能怎么办?

    他真不知道了。

    温暖说,暂时分开一段时间,她没绝对地说要离婚,可听她的语气,他知道,离婚是早晚的事情,他和她很快就会结束了。

    他爹地说得对,离婚似乎是他们面对的考验。

    她要去雅典旅行了,是为了避免和他见面吗?回来之后呢,是不是就把离婚协议书寄给他了。

    自从知道温暖想要离婚后,叶非墨想了很多法子让她自愿留在他身边,只要他愿意,他多的是办法让温暖就范,哪怕是最极端的,可他悲惨地发现,他没办法这么对温暖,哪怕是一点点的伤害,他也舍不得。

    他不愿意在温暖的伤口上再撒一把盐。

    他想让温暖心甘情愿地回到他身边。

    雅典是么?

    叶非墨微微一笑,偶遇可以么?

    他最近也需要散散心。

    叶非墨最近经常出现在温家,即便温暖对他冷冷淡淡,甚至有时候不和他说一句话,他也乐此不彼,天天上门,就算和温妈妈,温爸爸说几句话,叶非墨也不在乎。

    对这样的情况,温家二老觉得很抱歉,叶三少和程安雅却觉得很欣慰,他们特别希望看见振作起来的叶非墨,只要他愿意,他对温暖总是有办法的。

    温暖也无可奈何,叶非墨只觉得有点奇怪,温妈妈对他是信任和支持的,可关于温暖要去雅典的事情,她却只字不提。

    她是真心想要温暖和他复合,这件事她应该和他说才对,这样至少能让他有机会和温暖相处,可温妈妈却什么都不说。

    叶非墨心中虽觉得奇怪,面上却没露出来,他这人冷清木然惯了,一般都没有什么情绪,久了他也就以为温妈妈想让温暖真正的放松一下,也没觉得多奇怪了。

    杜迪这几天都和温暖有联系,他并不知道温暖要去雅典的事情,温暖谁都没有说,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想去雅典,只是觉得温妈妈隐瞒了她什么,她有必要弄清楚。

    如果多年前的龙秀水没死,她是不是能找到一些关于诅咒的事情。

    杜迪毕竟是外姓人,他知道的一定比龙家的人知道的少,温暖已没什么办法,妈妈是她唯一的线索。

    对于她是龙家女儿的事情,温暖十有八九已经确定了,可不管怎么说,温家爸妈抚养她这么多年,他们始终是她的父母,这一点是谁也不能改变的。

    她没问她是不是亲生的事情,就是怕伤害到温爸爸和妈妈,不得已之下,温暖只能采用这种最笨的法子,解开她心中的疑惑。

    杜迪一直都不知道龙秀水的事情,都以为她死了,温暖也猜想或许有什么苦衷,她也没说出来。

    她这阵子发生这么多变故,想要出国散散心,没人会起疑心。

    这几天都看见叶非墨,他的精神好了很多,不像刚出事那些天萎靡不振,温暖也宽心了许多,时间是最好的良药,或许过不了多久,他真的会忘记这段感情,忘记温暖这个人。

    她和温妈妈去雅典这一天,叶非墨没有出现,温暖以为温妈妈说了他们一起去雅典的事情,一问温妈妈才知道,温妈妈没说,可很意外的是,在头等舱里,母女两人见到叶非墨。

    随着叶非墨一起的,还有他的首席秘书张玲。

    叶非墨见到她们似乎很惊讶,张玲落落大方地起身打招呼,“叶夫人好,温夫人好。”

    温暖看向温妈妈,温妈妈很无辜,还以为是温暖告诉他的,温暖更茫然,她一个字都没提过。

    “妈,你们也去雅典?”叶非墨毫无羞耻感地问,淡定温静,语气很惊讶。

    温妈妈点头,“我带暖暖出去散散心,你呢?”

    叶非墨说道,“前几个月在雅典有一家工厂出了问题,我过去和他们调解一下。”

    张玲面部表情很稳定,突然之间牺牲了和男朋友拍婚纱照的美妙时光被拉去雅典的茫然在见到温暖这一刻终于得到解说,所以在温暖的眼神看过来的时候,张玲不愧是跟叶非墨几年的人,毫无道德心地说,“是啊,这家工厂催得很急,前阵子叶总事情比较多,分身乏术,总算有时间空下来就打算过去看看。”

    温暖面无表情,和温妈妈坐到一旁,直飞雅典也就7个小时,也没多久,去了雅典估计也就没什么联系了,她可以自动忽略叶非墨了。

    她是真的没想到自己会在飞机上看见叶非墨,不管是他真的有事也好,假的也好,反正随便了,他说什么就是什么了,都是他说了算。

    只要不妨碍到彼此就好。

    飞机起飞,旅途本来很顺利,半途遇到乱流颠簸了片刻,温暖坐飞机第一次颠簸得如此厉害,心中不免害怕起来,悄悄地看向隔壁的叶非墨,却发现他一双眼睛深深地看着她,温暖仿佛被这目光绞住了,她很少见到这样冷静的叶非墨,即便在这样的紧急关头。

    或许只是她认为是紧急关头,他做惯了飞机,遇到乱流很正常,她心中的害怕是别人不能想象的,小时候第一次坐飞机就很单纯地问爸爸,要是飞机飞到半途爆炸怎么办?

    爸爸说,我们国家飞机出事率最低了,没事的。

    可真要爆炸了,人就没了。

    这时候,什么狗屁诅咒都不在乎了。

    她很庆幸,在她害怕的时候,有他相陪。

    非墨……

    490(2079字)

    乱流只是一段很小的插曲,温暖的恐惧反应弧又长,在她还没做出反应的时候,飞机已不颠簸了,回复了正常,温妈妈也吓得有点脸色发白,她也是第一次遇到这样厉害的轮流,人在高空中是很可怕的,这样的轮流会让人胡思乱想。

    “真吓人,暖暖,你没事吧?”温妈妈担心地问。

    温暖轻轻摇头,没事,她怎么会有事呢,她这一颗心都不知道飘荡在哪儿,所恐惧的事情,似乎也和死亡无关,察觉到旁边太过炽热的视线,温暖别开眼光,不再去看叶非墨的眼睛,闭上眼睛休息。

    温妈妈察觉到温暖的视线,看向叶非墨,看见叶非墨目不转睛地看着温暖,那眸中的温柔和深情她是过来人,所以看得出来叶非墨的确是深爱着温暖的。

    身为母亲,看见女婿如此,温妈妈觉得非常欣慰。

    他们两人闹到如今这个地步,温妈妈实在觉得两人都在深爱对方,不该离婚。

    叶非墨表现如此明显了,温妈妈根本就不知道温暖为什么会要离婚,她分明爱非墨呀,刚刚乱流的时候,她很害怕,可一直比她更害怕的温暖却非常的冷静,她就觉得很奇怪。

    可能是叶非墨在她身边的关系,所以她很冷静。

    因为他是她最可靠的港湾。

    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温暖都能放心地相信叶非墨。

  
 

 
分享到:
寻隐者不遇·松下问童子 (唐)贾岛
清朝皇宫的寡妇们为何容易得肝病
成吉思汗不可告人的秘密:行房时被咬掉生殖器
三字经37
小蝌蚪找妈妈的故事9
中国古代四大神兽
拇指姑娘
慈禧罕见老照片3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