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蝴蝶戟 >> 第一章 初秋的风

第一章 初秋的风

时间:2016/11/5 9:16:30  点击:815 次
这是第一篇
  初秋的风温温柔柔的,初秋的风清清爽爽的。

  初秋的风中,已没有炎夏的炽热,却多了许多妩媚的凉爽。

  篱笆上打碗花悄悄地开着,红蜻蜓紫蜻蜓在款款地飞着,蝴蝶在翩翩起舞,似是想极力留住这转瞬即逝的美景,不让它滑入深秋的肃杀之中。

  蝴蝶的青春,是在温暖中绽开的,却将在严寒中消失。

  何出东张西望地在街上蹓跶着,对襟小褂大大地扯开着,坦露着他紫黑色的胸肌和窄窄的腰。何出下身只穿着条及膝的肥大肮脏的短裤,他结实修长的腿迈一步,够别人快走两步的。何出脚下趿着双木屐,走在青石铺成的街道上,的的作响。何出走在街上,跟所有他碰到的人打招呼,也不管人家理不理他。

  何出很少洗脸,所以没人能看出他的真实岁数。但他的声音、眼睛和额头都很年轻。何出也就二十刚出头的年纪,可他那付脏样儿实在让人没法恭维。

  实际上何出还是个挺英俊的小伙子,尤其在他赌赢了钱之后,咧开嘴开心地笑起来的时候,你就肯定能发现这一点。何出的牙很白很整齐,也很坚实,似乎一块石头也能一咬两半。

  何出很少有不开心的时候,连眉头都很少皱,更不用说愁眉苦脸了。应该说,何出是个挺讨人喜欢的年轻人。

  张家有块田没耙,只要叫一声:“何出,你去帮我耙一下地,中午晚上两顿酒!”何出马上就会爽朗地答应一声,一甩膀子,牵着牛就下了田。李家有几棵砍好的树放在山上,没人去扛,求到何出了,何出二话不说,一阵风就上了山。

  何出打短工不要钱,只要给酒管饭就成。他是个吃软的人,架不住人家一个笑脸、一句好话、一顿酒。

  何出似乎也吃硬。邻村的董二牛两只膀子很有几斤牛劲,一次赌输了,横眉立目要动手,何出马上就笑嘻嘻地交出了自己赢来的钱。

  大姑娘小媳妇儿们经常支使何出跑进跑出,买个针头钱脑、荷花粉小梳子什么的,从来不提还何出钱的事,何出也不在乎。但据说当其中有几个骚浪货勾引何出时,何出绝对没有露出半分浪气,只是笑眯眯地摇摇头,转身就走。

  从没有人替何出保媒拉纤儿,因为何出是个赌鬼、酒鬼,谁家姑娘要跟了他,那才叫怪了。

  何出是个好人,可又不是一个很好的人。

  镇西头有个酒店,设在南来北往的大道边,生意相当不错。酒店后面,有一大片空地,芳草如茵,泉流淙淙,空地正中有块极大的青石,青石平平整整的,推牌九正好,而青石右面有一处自然凹进如碗状的圆坑,光滑异常,也正是掷骰子的绝妙所在。何出若是真的到了没钱吃饭的地步,就到这里来玩几手,赢几个小钱,对付一顿就行。

  何出似乎从未有过输钱的时候,所有的人都奇怪,谁都想赢他几把,结果总是输,越输还越不服气。

  但何出也从不玩大的,他每次赢来的,也就仅够他一顿饭钱。

  今儿大石边已经围了十几个老少混混们,正在“么”、“六”地叫得山响,一个一个脸红脖子粗的。

  何出一看就知道,赢家是外地路过方家桥的人,要不,这些混混们绝不会一致对外的。

  石呆子猛一抬头,大喜:“何出来了!”

  方家桥人的目光顿时都转向何出,那目光里所有的只是信赖。由此可见何出在这块石头边的威望。

  何出大大咧咧从人们让开的一条路里走了过去,一屁股就坐在了石头边。

  坐下来何出才知道,今儿自己算是碰上煞星了。坐在石边的三个中年汉子正微笑着打量着他,那眼神根本就让何出琢磨不透。

  他能看出来,这三个汉子心里一定都很吃惊,但他们为什么吃惊,何出就不知道了。

  他们心里的吃惊并没有表露出来,但何出还是发现,这三个汉子看见他走进来时,眼中闪出了灼人的精光,他们虽在微笑,但脸色显然有点发白。

  从他们的气质神情很难判断他们的身份。你可以说他们是富商、是江湖豪客,也可以说他们是贵介公子。

  说他们像富商,是因为他们都是一付养尊处优的模样,而且衣饰精美。

  说他们像江湖豪客,是因为他们结实剽悍的身材和他们佩在腰间的刀。

  说他们像贵介公子,是因为他们的气质很高贵,那是富商或江湖豪客们所没有的气质。

  但他们虽坐在石边,却根本不像是惯于赌博的人。何出最怵这种人,他以前赌钱一直没碰到过这种人,所以手气一直不错,今儿遇上对头了,是不是手气会变坏呢?

  何出已有两点可以肯定:其一,这三人是亲兄弟;其二,他们是真正的赌徒,真正的高手,而且是高手中的高手。

  英雄识英雄,其道理与赌徒识赌徒相同。

  石呆子凑在何出耳边道:“何出,给他们点厉害瞧瞧!

  刚才我们轮番上阵,可都输惨了!”

  石呆子虽是在说悄悄话,可声音很大。癩痢老六不满地瞪着石呆子,在心里埋怨他不该露怯,丢方家桥人的脸。

  何出咧嘴一笑,道:“三位大爷,哪位有兴和小的掷几把骰子?”

  左首那个蓝衣魁梧汉子微笑道:“都有兴趣。”

  何出又一笑,雪白的牙齿在阳光下一闪一闪的很迷人:

  “赶先不赶后,就是大爷你了,怎么样?”

  右首的汉子约摸三十五六,鹰钩鼻子。他伸手人怀,摸出三枚骰子,送到何出面前,笑道:“阁下先试试骰子如何。”

  三枚骰子通体翠绿,竞似是由上等翡翠做成的,点数则由红、黑宝石镶嵌而成。三枚骰子托在鹰钩鼻子大而白的手掌中,泛着诱人的宝光。

  何出有些发愣,方家桥的人眼睛发直。他们也算在赌场上混了许多年头了,这样贵重的骰子还是头一回见到。

  方家桥的人原本以为这三个外地人只是手气好一点而已,待见识了人家的骰子,才知道这三个不是善主儿。他们心里都惴惴不安起来,何出是镇上惟一的掷骰子高手,若是何出输了,方家桥的赌徒们日后可没脸见人了。

  何出似乎有些怯场,一下站了起来,赔笑道:“小的有些内急,要赶紧去方便一下,石呆子,你先上。”

  石呆子自然不敢上,方家桥的赌徒们露出了气愤的神色,暗骂何出太脓包,临阵脱逃,不是大丈夫行径。

  鹰钩鼻子也站起来,一只手搭上何出的肩膀,笑道:“看得出,你阁下是本地第一高手。阁下要是手头真不方便,咱们一千两对一文钱。我们输一把,给你一千两银子;阁下输了,只需给我们一文钱,外加回答我们一个问题,如何?”

  鹰钩鼻子说这番话时是面上带着微笑的,可那微笑已很勉强。他的脸红了两次,又白了两次。只可惜,方家桥的人都看不出来。

  方家桥的人平日都笑话石呆子是“呆子”,今儿他们都变成了呆子。

  一把一千两,这是闹着玩的吗?何出输了,只需答应他们一件事,天下哪有这么便宜的事儿?

  这三个人是不是有什么毛病,是不是钱多了烧手?方家桥的人,几辈子也没出过一下能挣一千两银子的赌徒啊。

  何出似乎也被吓呆了,被鹰钩鼻子按回了地上,结结巴巴地道:“几……几位,饶……饶……饶了小的吧!”

  正中那位白净面皮的汉子微笑道:“阁下是不是觉得这么赌不公平?”’

  何出连连点头:“是是是,是不公平,不公平!小的不敢,小的不敢!”

  一千两银子换一文钱和一件小事儿,自然不公平。方家桥的人不能占外地人的便宜,这道理连石呆子都懂。

  白净面皮的汉子问蓝衣汉子:“老三,咱们还剩多少?”

  蓝衣汉子苦笑道:“没多少了!宝昌银号的银票还留了三万两,其余的可都是零碎了。”

  白净面皮的汉子转向何出,眯着眼睛笑;“我看这样好了,咱们都不做庄,你只要能连赢三把,三万两的银票就归你;但你若是连输三把,就答应我们一件事儿。怎么样,公平不公平?阁下若是觉得三万两太少,事后我们三兄弟另有重谢,那可就不止区区三万两之数了。”

  三万两银子能干什么?是不是可以买个知府当当?

  何出如果不答应,那才叫“呆子”!

  何出居然不答应,又想站起来往外溜。石呆子和老六一左一右挟住了他,使他不能动弹。

  老六冷笑:“何出,你可不能不要方家桥人的面子!”

  石呆子也发怒了:“何出,平日见你胆子不小,怎么一较真儿就变草鸡了?”

  三个外地人都是微笑不语,他们似已敲定了何出不得不赌。

  何出发了半天愣,突然一咬牙、一梗脖子,大叫道:

  “赌!”

  石呆子和老六立时大喜,马上松手,三个外地人相视一笑,状极得意。

  蓝衣汉子微一点头,道:“客不压主,阁下先掷。”

  何出道:“幼不占先,老兄先请。”

  鹰钩鼻子突然问道:“难道你不想先看看骰子有没有假?”

  何出吃惊似地瞪着他,道:“这么贵重的骰子怎么可能作假?”

  鹰钩鼻子不说话了,眼睛开始着自己的鼻子。他的手平伸着,三粒骰子仍在掌心。

  蓝衣汉子伸手抓过骰子,二话没说就丢进了石坑里。

  方家桥老少混混们的脖子突然都长了一倍不止,眼睛也都已瞪圆,盯着石坑里跳动的三颗骰子。

  “豹子!”

  石呆子一惊叫起来,被老六在他胳膊上狠狠掐了一把,叫得更响了。

  老六冷笑道:“你是不是想分何出的心神,好让他也输?”

  石呆子马上闭嘴。

  蓝衣汉子谦逊地道:“献丑。”

  何出不答,只是笑眯眯地也掷出了一把豹子。这回老六叫得最响,他一面叫,一面还掐石呆子,于是石呆子也叫。

  青石边顿时哄闹声震天,引来了更多的人观战。

  鹰钩鼻子看看白净面皮,白净面皮看看蓝衣汉子,然后三个人一齐看何出,何出也看他们。

  蓝衣
 

 
分享到:
这是第一篇
田横五百壮士
木兰辞6
玩“姐弟恋”差点让皇家绝种的明朝皇帝
刘备的老婆孙尚香
生活是休闲了,但孤独也是毒药,皇帝只有一个,漫漫的时光如何消磨?后宫打发时光的玩具很少,后宫女子靠抽烟、打牌、做针线消磨日子。
十跪父母恩5
五、杜十娘
萧观音是辽钦哀皇后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