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合欢梳 >> 第七章 不得安宁的钱麻子

第七章 不得安宁的钱麻子

时间:2016/11/4 20:06:03  点击:650 次
  钱麻子不得安宁了。这可是他自找的,怪不得别人。使钱麻子不得安宁的有两个人,一是楚三公子,一是林夕。楚三公子已死了,钱麻子还不知道。

  楚三公子的人定然会追杀钱麻子,这让钱麻子不安心。

  林夕有仇家,又添了楚三公子,更让钱麻子不放心。陈良的话则让钱麻子心里难受。

  钱麻子若是想安宁,只有一个办法。

  他想来想去,只想出这么个办法来。

  这个办法让钱麻子心里好受多了。

  至于这个办法行不行得通,那是另外一回事。

  林夕赶走了陈良,气走了钱麻子,自已跑到一家客栈里,关上门伤心。

  伤心的结果,自然是要哭,要骂人。

  “死麻子,臭麻子,坏麻子,你不得好死,你不得好死,我要杀了你。”林夕一面哭,一面数落。

  有人敲门。

  林夕连忙止住哭,抹抹泪,没好气地道:“谁?”。

  没人应。

  林夕心中一凛,叫道:“你要不说,可别怪我不客气了。”

  那人还是不出声,林夕无奈地道:“好啦,马上就来。”

  她悄悄拔出剑,蹑脚走到门边,猛地拉开门,出手就是一剑。

  剑光闪闪,杀气腾腾。

  一剑走空。

  因为面前根本没有人。

  若是有人,绝不会逃过这突如其来的一剑。可问题是,门前怎么会没有人呢,林夕正自惊疑,房中有人冷冷道:“林兄,请进来说话。”

  是钱麻子。

  林夕这一吓不小,猛一回身,见钱麻子正立在房中,满面正气,一本正经的。

  窗户是关着的。他肯定是乘着林夕甫一拉门与出剑的极短间隙闪了进去,而林夕居然看却没看见。

  林夕一怔之下,旋即怒道:“你是谁,我不认识你,赶紧滚出去,你走不走,你再不走我可要叫人了。”

  钱麻子不为所动,冷冷道:“你叫罢,我不怕。我钱麻子是个二百五。”

  敢于自认是二百五的,钱麻子一人而已。自认二百五而又理直气壮的,钱麻子一人而已。

  “不过,你要叫人的话,后果由你自已负责。”钱麻子平生第一次这么趾高气扬,盛气凌人。

  林夕没办法,长剑归鞘,闷声不响地关上门:“你有什么事,说吧。”

  钱麻子正色道:“我找楚三公子。”

  林夕一怔,笑道:“你找他呀,他出门去了,呆会儿就会回来的。”

  “那好,我等他回来,”钱麻子一本正经地在椅子上坐了下来,端起一杯茶就喝:“茶不错,就是太淡了点。”

  “你有什么事儿,尽管跟我说,我负责转告。”

  林夕笑靥如花,钱麻子气得两眼发花,恨不能一下把茶杯砸到地上去。

  “也好,跟你说也是一样。请转告楚三公子,就说我麻子不放心他跟你在一起。从今天起我会暗中保护你的。”

  林夕大怒:“你还有没有点儿血性,你还是不是个男子汉?”

  钱麻子不跟她斗口:“因为我缺钱花。这和陈良那句话没关系,你放心好了。我钱麻子若有此心,天诛地灭。”

  林夕气得直哆嗦,掏出银票,扔在地上:“给你,滚吧。”

  钱麻子摇摇头:“请你收起来,一直到你安全了,我会收下的。”

  “我不要你跟着我,我现在就很安。滚、滚、滚。”林夕气哭了,“我不想再见到你,一点都不想。”

  “你哭也没用。”钱麻子走到门口,转身温言道:“你放心,我不记恨你的耳光。”

  “回来。”林夕不哭了,“我实话告诉你吧,我是骗你玩的。楚三公子已经被我杀死了,我也没有什么仇家。不过是那日在酒家见公孙奇伤不了你,一时兴起,拿你开心的。”

  这下该钱麻子直眼了:“楚三公子死了,你是逗我我开心的?”

  林夕显得十分沉痛,十分真诚地叹了口气:“这几日骗得你好苦,我心里很不安,这些银子,请钱兄收下,权当小妹赔礼好了。”

  钱麻子满脸紫涨,两眼突兀,呼吸急促,看样子随时都可能跳起来打人。

  一只玉白的小手伸出来,捏着一迭银票,直递到钱麻子鼻子底下。

  钱麻子突然一伸手,接过银票,笑嘻嘻地道:“那好,既然林兄如此大方,我要不收,也太见外了。林兄,钱某告辞了。”

  钱麻子拱了拱手,大笑连天地走出了房门。

  钱麻子想安宁,也安宁不了啦。

  钱麻子大笑着走出客栈,奔到河边一株大树下,坐了好一会儿,摸出银票,看了半晌,喃喃道:“真奇怪,原来这么一张破纸,印上几个字,就能当银子花。”

  他居然还有心思研究银票和银子的关系。钱麻子是不是气糊涂了。

  钱麻子将银票放进怀里,笑了一会儿,又把银票一张一张摸出来,一张一张仔细地看,然后一张一张撕得粉碎。

  五千两银票,钱麻子撕了一个时辰,天已经黑透了。

  客栈临河,从钱麻子呆的地方,正好可以看见林夕的窗户,所以钱麻子不想走开。

  钱麻子躺在大树下面,躺了一会儿,蚊子太多,钱麻子只好上到树顶,惬意地躺了下来。

  夜风颇为凉爽,钱麻子精神一爽:“我真笨,以前怎么不知道在树顶上睡觉呢,又省钱,又舒服。”俗语云:“闷上心来瞌睡多”,这话不假。钱麻子不一会儿便睡熟了。

  睡了不知多久,钱麻子又被惊醒了,大树下有人走动。虽然脚步极轻,钱麻子还是听得见。他不由轻轻翻身,看着树下。

  “轻声,麻子的功夫据说相当不错呢。”一个黑影躲在树后,向客栈方向看去,声音很低地训斥着另一个黑影。

  另一个黑影悄声道:“麻子和那姓林的丫头是在这里么,我不太相信。”

  “两个人在一间房里呢。”

  “嘻嘻……”那人笑出了声,“那还能有什么好事?”

  “嘘——”先前那人马上阻止他,“小声点。”

  “楚三那小子手底很有两下子,怎会失手?”

  “谁知道,公孙奇,花拳,绣腿都没能奈何得了这个麻子鬼呢。”

  “这小子到底什么来头,好像一下子从地底冒出来的。”

  “能人好手,所在都有。咱们这点儿道行,只怕给人家提鞋都不配呢。”

  “那小妮子听说生得不错,呆会儿说不定,嘻嘻……”

  “你小子不知道,小丫头的来头可不小呢,就凭你,也想揩油?”

  “什么来头,一个小丫头片子能有什么大来头的?”

  “你听说过姑苏林家么?”

  “啊,林千峰那老头儿的女儿?”

  “不错,林老头儿有四个女儿,这是最小的一个,武功着实不差,要不,令主也不会叫使者亲自来了。”

  “哎,我就不清楚,令主干吗对钱麻子这么感兴趣?”

  “看中他武功,想让他做事呗。楚三兄弟三个奉命去找他的,没想到这小了竟然跟林丫头跑了,楚三怕事情泄露了,才去杀他。”

  “令主让他们去海宁干什么?”

  “总有什么事儿吧。……你小子少打听,知道的越少,越安全。”

  “令主找林丫头,难道是想让她入伙么?”

  “可能吧,咱们中高手不少,可女人最吃香。咱们么,不过是跑跑腿儿的。楚三武功虽比咱们好,身分也不过如此而已。”

  “使者也该来了。”

  月亮从云层里钻出来了,半弦,清清冷冷的,象一把梳子,一把银色的梳子。

  一个人影,清清楚楚映在地上。

  “怪了。”一人指着地上道:“你快看地上”“什么怪了?”另一个人吓了一大跳。

  “树顶上有人。”

  “你小子看花眼了吧,哪里有人?”

  人影没有了,眨眼间就消失了。

  “邪门。”那人朝树顶上看了看,枝桠不摇,哪里有什么人。

  “别总疑神疑鬼的。你小子就这点不好,所以总是得不到重用。”

  “赵东,李强。”有人低声唤道。是个女人的声音,很低沉,很威严。

  “在。”两个人转身行礼,动作干净利索,显然是久经训练的。

  “有什么动静么?”

  “没有。”

  “那好,你们四下守着,一旦两个家伙溜出来,拿住他们。他们的房间在哪一处?”

  “亮灯的那个。”

  “那两人确实在房中么?”

  “不错,属下等亲自去看的”“使者马上就到,你们小心着。”

  看来她还不是令主的使者,就能让这二人如此恭敬了。有什么办法呢,在一个由女人掌权的帮派里,男人们自然得多受点罪。

  片刻,一条黑影冉冉而来,似乎极慢,又似乎极快,因为那条黑影的双足几乎一直没有落过地面。

  这该是何等高妙的轻功呢?

  黑影闪到亮灯的窗口边,停住了,依然是凭空附在窗台上,轻轻在窗纸上刺了个小洞,连一点儿声音都没有发出。

  黑影听了一会儿,从小孔里望了进去,却见蚊帐低垂,香烟缭绕,根本看不清有人没人。

  正自疑惑,一声锣响惊破了寂静,一条沙哑的大嗓门叫道:“有飞贼啊——快来人啦—

  —飞贼进客栈啦——。”

  听不清楚那人是在什么地方叫唤,好象四下全是他的声音。

  黑影吃了一惊,飞掠而下,回到树林中。

  客栈中顿时炸开了锅。

  黑影突然尖声叫道:“钱麻子,本令主会让你从今晚起,永不得安宁。”

  似乎整个天地都响着她的尖叫声,阴寒诡异,令人生惧。

  那条大嗓门又叫了起来:“飞贼在树林里,快去追呀——”原来锣响不过是他学的。学的还挺像。

 

 
分享到:
宋朝暴发户不惜千金力捧的那些女艺人
汉朝的宫廷女子为何都要穿开裆裤
农夫和蛇的故事7
久居如同一个大鸟笼般的深宫,后宫女子的活动范围很有限,寂寞而孤独,心情抑郁,又缺少锻炼,因而后宫女子大多体弱且多病。长年来,养生离不开药剂,渐渐形成长年以丸药、汤剂为伍的习惯。
杨贵妃嫁给唐玄宗时早已不是处女
2同学过生日,我在吃蛋糕呢。香!
细数与武则天偷过情的那些男人
苏武牧羊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