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合欢梳 >> 第二章 他为什么不信邪

第二章 他为什么不信邪

时间:2016/11/4 20:02:08  点击:315 次
  钱麻子出了门,心情轻松多了。

  正是炎夏雨后,空气清新,阳光明媚,天也瓦蓝瓦蓝的。这时候如果你还是轻快不起来,就说明你是个过于忧郁的人。

  钱麻子却不是,所以他吹起了口哨,而且吹得宛转如意。

  钱麻子是个结实剽悍的小伙子,会几下花拳绣腿,这就是人们对他的评价。

  而钱麻子对这个评价似乎还相当满意。

  钱麻子其实不是麻子,但人们都这么叫他,他也没办法。

  这一切发生在江宁府内,余姚县。振远镖局保一宗红货到海宁,在余姚歇脚。这一歇脚却把钱麻子“歇”出了镖局。

  现在钱麻子不是镖局子里的人了,他反倒觉得挺松快。

  他伸伸懒腰,摸摸脖子上浅浅的剑伤,不由苦笑。“公孙奇这杂种,手倒挺快的。”

  实际上公孙奇的手不是“挺快”,而是快得无法形容。这么说吧,你眼皮眨一下的工夫,公孙奇已经完成了出剑,杀人和剑归鞘的动作。

  铁麻子能不死,自然反应足够快了,而钱麻子却不过是个趟子手而已。

  钱麻子走到一个酒店门口,想也没想就拐了进去。他现在的打扮真是不伦不类,外面的镖衣已经退还了,只有对襟白布小褂,还拉得大开,脚下却穿着快靴。所以钱麻子见众人都挺好奇地打量自己,才知道自己确实有点儿二百五,于是两脚蹭了几下,褪下靴子,扔到墙角,又从头上解下缠头,也扔了。

  这下钱麻子就变成一个地道的混混子了,但他自己却不觉得。翘起脚让风吹吹,惬意极了。

  碰见麻烦事就象大热天穿靴子,一旦脱了,自然清爽多了。

  三口酒刚下肚,门口一个野孩子探进头叫道:“钱麻子,钱麻子。”

  钱麻子回头一瞪眼:“干什么?”

  那男孩一愣,狐疑道:“原来不是真麻子啊,你是钱麻子么?”

  “我不是谁是?你是?”

  那孩子笑了:“你火气还不小,有人叫我找一个钱麻子,没想到是你。可你面上没有麻点啊?”

  钱麻子怒道:“难道只有面上有麻点的人才能叫‘麻子’?”

  “多新鲜啦。”

  “谁叫我,叫他来。”钱麻子在江宁可不认识什么人。

  男孩不高兴了:“人家叫我来,给了我一两银子呢。”

  钱麻子姓钱,身上却只有一百多文钱,仅够喝几碗冬酒而已。

  “你不去叫他来就算了,我没钱给你,但我也不去。”钱麻子面有愧色。

  “哪怎么办?”男孩颇为失望。

  钱麻子火了:“这么点大的小伢伢头,就会讨价还价了?日后长大了,只怕老天也让你算计穷了。你就不能大公无私地跑一趟?”

  “什么大公无私的,你还挺会用文呢。你怎么不‘大公无私’一趟?”男孩半分不惧。

  钱麻子气呼呼道:“你看着办吧,反正我是不去的。”

  酒店中人都相顾莞尔:也只有这样的二百五,才会和“这么点小伢伢头”叫阵。

  那男孩火气也不小:“钱麻子,人家给钱你不给,你还有理,我看你以后改叫‘穷麻子’好了。”

  “百家姓里有这一姓么?”钱麻子感兴趣了。

  “自然有了,专为你这种人用的姓。”小男孩恶狠狠地道。

  “我问你,若是那人开始不给你钱,你会不会来叫我?”钱麻子耐下心来,好言相导。

  “也会。”

  “着哇,你小子不过是被一两银子烧昏了头,哈哈。”钱麻子鼓掌大笑起来,众人也都相顾失笑。

  男孩被他弄蔫了:“好吧,钱麻子,算你狠,我就大公一回。”

  “他会再给你一两银子的,你就说是我说的。”钱麻子洋洋得意。

  那男孩将信将疑,没精打采地走了。

  “成了成了,又是一两,麻子你的话还真管用。”男孩笑嘻嘻地跑了回来。

  钱麻子啜口酒,拍拍胸脯:“我钱麻子……是那,哈哈,没用的人吗?”

  有几个酒客笑得将口中的酒都喷了出来。

  “不过,那人说,还是要你去。”男孩这回喜气洋洋了。

  钱麻子眨眨眼,摸摸耳朵:“你小子想借我发财?”

  “没……没有。”男孩的脸居然红了。

  “唔……我若是不去呢,他便会再叫你来,你又可以赚一两……”钱麻子作沉吟之状。

  “不是赚,这叫路费靴钱,你懂不懂?”小孩虽然脸红,却仍是理直气壮。

  “好,咱俩合伙,骗骗那人的钱,我总是不去,你就总是大公,弄它十几两银子来,咱们平分。”

  “平分不行,路是我跑的。”男孩不干了。

  钱麻子只得以理服人:“要是我这回去了呢,你就只有这二两银子,对不对,难道你不想跑上十回,你得五两我得五两?”

  两人争执了半晌,男孩才答应给钱麻子二两,再多就不行了。

  钱麻子无奈地道:“好,二两就二两,二两总比没有好,你快去。”

  酒店中人对这二人十分惊讶,做生意的人便暗记诀窍,以备后用。

  那男孩这回走进来,先从钱麻子酒碗里喝了口酒,才正色道:“我先歇一会儿再去。那人骂我没好好劝你,咱们得耗上一段时间,他就信了。”

  钱麻子有些哭笑不得地看着这男孩儿:“喂,你叫什么?”

  “陈良。”男孩儿挺得意的。

  钱麻子怒道:“乘什么凉,你还打蚊子呢。”

  “你真是大老粗一个。陈么,耳东‘陈’,良么,良……良心的‘良’。”男孩颇为不屑。

  “我看你小子根本就没有良心。”

  “良心,良心值几个钱?”男孩越发觉得钱麻子这人不堪承教了。

  钱麻子跳了起来:“放屁,你老子也不管管你。”

  “你才放屁呢。”男孩也跳了起来。

  “你敢骂我?”

  “我又没有老子,你怎么不是放屁?”

  钱麻子住了口:“对不起。”

  “嗨,这有什么,咱们还是朋友。”男孩十分大方。

  钱麻子道:“你有娘么?”

  “没娘怎么有我?”陈良十分气愤,认为钱麻子不够朋友,故意气他。

  “你娘也不管你?”

  “我娘么,她是个婊子,自己还忙不过来呢。”

  几个喝酒的人都笑了起来。

  钱麻子抬手一个耳光:“她是你娘。”

  一个耳光过后,陈良的小脸上顿时起了五条红痕,钱麻子好生后悔。

  陈良却笑了:“嗨,老子平生第一次被人好心地打了一个耳光。麻子,你还不算没良心的人。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

  钱麻子点点头:“咱们自然是好朋友。你再走一趟,咱们要装得象一些。……对了,这个耳光,你就说是你久劝之下,被我打的。”

  陈良跳起来就跑。

  陈良再回来时已是怒气冲冲:“那人这次不给钱了,说若是你再不去,她就也打我一个耳光,还要把钱都收回去。”

  钱麻子“嗷”地叫了起来:“他敢打你耳光,找他算帐去,走。”

  陈良奇道:“还没打呢,你急什么,咱们商量个对策。”

  “没打也不行,你是我钱麻子的朋友,他说打你耳光,跟打我耳光又有什么两样,找他去,走。”

  酒客们面面相觑。

  陈良领着钱麻子,走了好几条小巷,到了一片小树林中,却是一个人也没有。

  “你骗老子?”钱麻子直瞪眼。

  “活天冤枉,你是我朋友,老子骗你干什么,她明明是在这里的么。”陈良叫起了撞天屈。

  “那人长什么样儿,咱们去找他。”

  “她么,嗯……瓜子脸……”

  钱麻子一怔:“瓜子脸?”

  陈良在回忆:“……小鼻子,跟玉琢的似的……”

  钱麻子又是一楞:“小鼻子,喂,小到什么程度?”

  陈良啐了一口:“小到正好的程度,都跟你似的,一个大红鼻子。”

  钱麻子不由自主地摸摸鼻子:“好小子,你接着说,还有什么?”

  “还有……细眉毛,大眼睛,小嘴,牙齿雪白赛珍珠,穿绿衣裳,飘飘悠悠的……”陈良的记性相当不错。

  钱麻子眼都直了:“还有什么?”

  “让我想想……小手,很白很白,对了,腰里系着一把刀子,很好看。”

  “有没有胡子?”

  “女人怎么会有胡子呢?”

  钱麻子气得一跳:“你说的是个女人。”

  陈良奇怪地哈哈大笑:“我又没说她是男人。”

  钱麻子气得团团转:“你也没说是女人啊。”

  陈良撇撇嘴儿:“哟哟,德性,一听见女人就急得直搓手。你要真想女人,窑子里有的是姐儿。我娘就是。”

  钱麻子又是一个耳光抢了过去,不过这次陈良防备,闪开了:“老子的娘就是窑姐儿么,你干吗打我?”

  钱麻子杀猪般吼道:“她是你娘。”

  “好象你是我爹似的。”

  钱麻子气得一跺脚,追了上去。

  一个清脆的声音飘了过来:“你们父子俩这是闹什么呢?”

  钱麻子猛地一转身,正欲破口大骂,陈良已经欢喜叫道:“你跑哪里去了,叫我们好找?”

  钱麻子突觉嗓子有些不得劲儿:“是你……咳咳……找我?”

  陈良颇不屑地啧啧数声:“麻子,真没出息,你是不是想干那种事儿了?”

  钱麻子和那姑娘的脸一下都红了,齐声怒叫道:“胡说。”

  陈良做个鬼脸:“麻子,实话实说,你是不是……哎哎哎,你别打我,……我在窑子里……呆了十几年,什么事儿瞒得过我?”

  钱麻子臊得恨不能钻进地里去。陈良却已嘻嘻哈哈地逃出了小树林。

  好在钱麻子是个二百五,马上就镇静下来了:“请问姑娘找我钱某人,有何指教?”

  那女子早已背转身,用不太沉稳的声音冷冷道:“你是振远的趟子手?”

 
 

 
分享到:
鬼门关1
史上最腐败的皇帝:为满足特殊爱好卖尽全国官位
烛龙,中国古代神话中的神兽。又名烛阴,也写作逴龙。人面龙身,口中衔烛,在西北无日之处照明于幽阴。传说他威力极大,睁眼时普天光明,即是白天;闭眼时天昏地暗,即是黑夜。今文化史家认为,烛龙为北方龙图腾族的神话,其本来面目应是男根,由男性生殖器蜕变而来。其产生晚于女阴崇拜时代
2.帅气的你喜欢,人家不爱你。
非洲部落美女为何必须赤裸上身3
三只小猪上幼儿园1
揭秘中国历史上武功最强的人是谁
一代一代枭雄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