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灵蝠魔箫 >> 第二章 绑票与灭门

第二章 绑票与灭门

时间:2016/10/12 18:58:51  点击:1004 次
  李之问一大早就去找张桐,想问问那个神秘的杜若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张家的门房挠挠头,道:“李公子,八公子不在家啊!自从昨天跟李公子出门后,就一直没回来过。”

  李之问略一思忖,哑然失笑。

  张桐显然是被留在凹凸馆中了。李之问决定去闹一闹,凑凑趣。

  凹凸馆中静悄悄的,连个人影都没有。

  李之问微觉诧异,走到后院一看,昨天的那两个莽汉也没见。

  李之问大声喊道;“有人吗?有人没有?”

  话音刚落,他背后就响起一个并不陌生的声音。

  “怎么没有?洒家不是人?”

  李之问一惊转身,就看见了“一目了然”了然和尚。

  了然和尚正坐在栏杆上,没好气地瞪着李之问,独眼中凶光灼灼。

  李之问就像碰见了活鬼似地惊叫一声,扭头想跑,了然已经一闪身拦住了他,冷笑道:“奶奶的,是你这小子昨天骗了洒家。这回你自己撞到洒家的禅杖下了,可别说俺不客气了。”

  李之问连忙点头拱手,赔笑道:“小可怎敢,怎敢!请问大师,张桐张八公子在吗?”

  了然独眼一横:“什么张八王八的!这里他奶奶的一根人毛也没见,正让洒家着急呢!小子,你来得正好,帮俺各处找找去。奶奶的,也不知道这帮臭婊子窝哪儿去了!”

  李之问吓得心中乱跳,额上见汗:“人都……都没了?这……这可是……可是要报官的呀!”

  了然怒道:“报官?报什么官?洒家素来不怕官!若是什么狗官敢阻拦,俺一杖砸了他的天灵盖!你搜这边,俺搜那边,快点!”又嘟嚷着道:“要不是那混账禇不凡,洒家才不受这份罪呢。风小子也不来帮忙,真能气死人……”

  他骂骂咧咧地进了一个小跨院。

  李之问见机会难得,假意去搜查,待了然的身影不见了,拔脚就往大门口跑。

  他可不愿意见官,为这种事见官更不值。

  李之问刚冲出大门,正庆幸了然没追出来,却又和华良雄撞了个满怀。

  华良雄睡意朦胧,看样子刚从外面回来。他扶起坐倒在台阶上的李之问,笑嘻嘻地问道:“哟,这不是李公子吗?慌慌张张干什么去呀?是不是徐大娘又叫人揍你啦?”

  李之问满脸惊恐,顾不得计较嘴头上的得失,低声道:“老华,快跑,千万别进去!”

  华良雄一脸的迷惑:“怎么了?出什么事了不成?”

  李之问咬着他耳朵道:“里面的人都不知到哪里去了,只有昨天那个独眼和尚在里面找人。快走吧,官府要来人,就麻烦了!”

  华良雄奇道:“人都跑光了?”

  李之问点头。

  华良雄忽然惊叫起来:“坏了!难道楚腰也跑了不成?我得进去看看。”

  李之问也顾不上别人的死活了,一路疾走,惶惶如丧家之犬。

  风淡泊看见李之问走过,不由疑惑起来:“怪了,他好像有什么心事。”

  影儿冷笑;“你也认识他?”

  风淡泊道;“昨天刚见过。”

  影儿又冷笑:“你可是昨天刚到扬州。”

  风淡泊似乎没听见她的话,顾自喃喃道:“昨天是他诓了然去凹凸馆,而且他也和华良雄相熟,他是从凹凸馆方向来的,又是满面惊恐,想必是凹凸馆出了什么事情。”

  影儿笑得更冷:“你是心疼你的小情人了?”

  风淡泊没理她,转身追上李之问,在他肩头轻轻一拍,笑道:“李公子,请借一步说句话,如何?”

  李之问一下僵住,惊恐万状地回过头,颤声问道:“你……

  怎么……,知道我……姓李?”

  风淡泊微笑道:“在下认识华良雄,听说过李公子的大名,……李公子可是从凹凸馆中来吗?在下正想去那里。”

  李之问慌忙看看四下,凑到他耳边悄声道:“别去了,快跑吧!”

  *********

  华良雄大声叫道:“楚腰,楚腰!”

  他刚喊了两声,了然和尚就没好气地从一间房里钻了出来,瞪起独眼,吼道:“你乱喊乱叫什么?这里的婊子都改行从良了,你的楚腰也必是有人拐跑了。”

  华良雄笑嘻嘻地道:“楚腰?你是说有人会拐楚腰?就她那个丑样,除非是和尚道土,一般只要还是个人,谁也不会要她!”

  了然大怒,看样子很想抡禅杖。

  华良雄立即转口问道:“你比我先来,可查到什么线索没有?”

  了然气哼哼地道;“和尚要是查出来了,还问你这个老皮条干什么?”

  华良雄笑道:“和尚真可怜,骂人也没遮拦……楚腰……

  楚腰你在不在?”

  他喊着楚腰的名字,往楼上走。

  了然在他背后怔了半晌,才骂出了声:“你个老皮条,洒家骂人怎么也可怜?”

  华良雄转身笑道:“骂得太直,就没有韵味,没有嚼头……

  楚腰你在哪儿?”

  华良雄没影儿了,了然还在生闷气,拿禅杖砸树玩。

  风淡泊和影儿急匆匆地冲了进来,风淡泊急问道:“大师查出点线索来没有?华大哥在不在?”

  了然哼哼卿卿地道:“查个屁!你小子竟然赶着老皮条叫大哥,也真亏你脸皮厚,叫得出口,俺都替你脸红。不用说,这就是你的相好了?风小子,你艳福可不浅啊!”

  影儿涨红了脸,恶狠狠地骂道:“你这个老秃驴,说话干净点,要不可别怪姑娘我心狠手辣!”

  了然独眼一瞪;“和尚秃是秃了些,可不老,也不是驴!和尚要是驴,你个小丫头片子又是什么玩意儿?”

  风淡泊怒道:“大师说话干净点!”

  影儿的右手突然轻轻抖了一下。

  三道淡蓝的寒光,眨眼间就到了了然的面门。

  风淡泊急叫:“低头!”

  了然的头一下子低得离地只有三尺高。

  三道寒光闪过,直钉入树干之中,深没入柄。

  了然在蹲下的同时,也哀叹似地叫了一声:

  “柳叶匕!”

  江湖上用飞刀的人很多。

  用飞刀而出名的人,也不算很少。

  可柳家的飞刀,却和所有其他名家的飞刀不同。

  柳叶匕很小。它真的只有寻常柳叶那么大,而且形状酷肖柳叶。

  柳叶匕乍一看来,就像是富贵人家用来削水果的小刀,精致华美,令人爱不释手。

  你绝对不会想到它也能用来杀人,而且还杀得很利索。

  柳叶匕飞行神速。

  柳叶匕无坚不摧。

  柳叶匕有二十四把,每一把的大小都不同,形状也各异,有的形如卷起一半的柳叶,有的则像一片残破的柳叶。

  每一把柳叶匕,都有其独特的效用。

  江湖中人,看见这柳叶匕,再狠的主儿也会气焰顿消。

  他摸摸凉嗖嗖的光头,回头看看树上的刀柄,又看看影儿,佩服道:“原来你是柳家的丫头,怪不得这么厉害。洒家若非蹲得快,光头上早多了三个窟窿了。柳姑娘,洒家服你了,行了吧!”

  影儿嘻嘻一笑,身形闪了两闪,已从树上取回柳叶匕,回到了风淡泊身边:“老和尚,你服了就好。我不过吓吓你而已,没真想要你的命。喂,我大哥哥问你话呢,老老实实回答。”

  她含情脉脉地瞟着风淡泊,面上居然还有点红红的。

  了然摸摸头,笑道:“洒家今早起来,发现院里没人,四处一找,还是没有,连赵家那两个杂种和小院里的男女也不见了。你们说奇怪不奇怪?”

  风淡泊点点头:“那么华大哥现在在哪里?”

  华良雄听得院中风淡泊在说话,怔了一下,想下楼去看看,却又听到了影儿的声音,不觉呆住了。

  当他听到了然口中吐出“柳叶匕”三字时,面色惨白,轻轻一跃,穿窗而出,落上屋顶,伏在了屋脊上。

  谁会料到一个赖不叽叽的皮条老华,居然会有一身上乘的轻功。

  他看见了柳影儿还托在手中的柳叶匕,他也看清了柳影儿的相貌。

  华良雄的双目突然大张,又倏地闭上,他似乎想呕吐,但又忍住了。

  他左手轻轻一按屋瓦,身子平平腾起,宛如一只大鸟,飞进了院后的那片竹林里。

  还没站稳身子,便听到风淡泊的叫声:“华大哥,你在哪儿?小弟风淡泊!”

  影儿也在叫:“华平,你滚出来,姑奶奶我饶不了你!”

  华良雄足尖一点,身子已跳到了墙外,听得了然的破锣嗓门在喊:“老皮条——你还不出来吗?”

  华良雄心头闷哼一声,疾步走向巷口的人流,很快就不见了。

  *********

  张亿和一觉醒来,大吃一惊。四下里又黑又冷,阴湿无比,真如阴曹地府一般。

  他伸手四处摸摸,摸到身下垫的干草,其余就只有又潮又凉的泥地了。

  他发觉自己头很痛,浑身一点力气也没有。

  “来人啦——来人啦——”

  他挣扎着站起来,嘶声喊叫。

  没人应。

  他再糊涂,也知道自己这是出了什么事了。

  谁叫他是张亿和?谁叫他有亿万家财呢?

  *********

  李之问气喘吁吁地刚跑进家门,门房就惊喜地喊了起来。

  “少爷,你总算回来了!”

  李之问没好气地喝叱道:“喊什么喊?”

  门房还是在喊:“少爷,老爷……不见了!”

  李之问吃了一惊:“不见了?什么不见了?”

  “老爷不见了。”

  李之问突然僵住了。

  *********

  扬州城内四家首富的老爷,居然在一个晚上同时失踪了。

  消息传开,整个扬州城顿时沸沸扬扬,有钱的主儿赶紧将金银珠宝转入地下,自己也躲了起来。穷人们则奔走相告,看热闹取乐。他们自是不怕,因为除了一条命,他们一无所有。

  四棵大树一倒
 

 
分享到:
从军行
中国最早的妓院:妓女享受公务员待遇
揭秘红楼梦中死得最冤枉的一个处女
秦始皇尸体背后的不解之谜
三字经43
猫和老鼠合伙2
尼泊尔“活女神”的私密生活5
三字经30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