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横刀万里行 >> 第七章 海姬

第七章 海姬

时间:2016/10/10 17:32:12  点击:899 次
  “都说猫有九条,你知不知道狗的命有多少条?”

  花深深这么问郑愿。

  郑愿还没开口,海姬已红着脸嫣然答道:“不会比九条少。”

  花深深又问她:“你怎么知道?”

  海姬微笑道:“因为爷已经用掉九条命。夫人救过五条命,另外四条……另外四条是别人救的。”

  花深深刚一瞪眼,郑愿已苦笑道:“你莫这么看我。那四条命,是被男人救的。”

  他们已经在阴山深处的一个山洞里住了九天。这个山洞是海姬的“别墅”。在此之前,只有海姬一个人来过这里。

  若没有海姬领路,任何人都休想找到这里来。

  海姬是个女人,虽然很风流嗜血,但她毕竟还是个女人。她有大多数女人的特点。

  她喜欢神神秘秘的做一些别人不知道的事。她经常一个人独自“消失”.又不知会在何时突然出现。

  她喜欢有一个只属于她自己的小天地。在那里她可以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她很偶然地发现了这个处于一处“死谷”中的岩洞,于是她决定将这个岩洞当成自己的秘室。

  当她气闷、痛苦、空虚寂寞、需要安静的时候,她就一个人悄悄在这里呆上一段时间,远离血腥红尘。

  海姬很懂得如何保养身体。所以这里不仅有精美的干粮,有名贵的美酒,有华丽的器具,也有琴有萧,有书有画,甚至还有一方小小的水池。地里养着美丽的小鱼。

  洞里有一汪寒潭,她可以在其中尽情沐浴,洗尽身上的尘垢和心中的烦恼。

  这里简直就是世外桃源。

  海姬一个人在这里的时候,就又是一个清清纯纯的小女孩了。

  但桃源终究会有外人来。只不过这次的外人不是误打误撞闯进来的,而是她主动带他们进来的。

  她原本是这里的主人。在这里她本可以为所欲为。现在她却只能以婢女的身分自居,“外人”却变成了主人。

  细想起来,连海姬自己都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

  郑愿自认已老了,各方面都不如从前了。

  这次的伤,居然一拖就是九天,到今天才算痊愈,实在令他感叹。

  可在海姬眼中看来,这几乎就是奇迹。

  她从未见过有人受了那么重的内外伤;却能好得如此之快。

  他好像真的是有许多条命。

  他实实在在像是“属狗的”

  郑愿躺在铺着柔软名贵的狐皮褥子的榻上,很安静,也很乖。

  花深深最后一次为他检查伤口,为他仔细擦洗残药。

  海姬在一边打下手。

  她的脸一直很红,眼睛也一直低垂着。

  这些天为了帮花深深的忙。她一直服伺着她的这位“爷”。她已十分熟悉郑愿的身体。

  若说世上有谁最熟悉郑愿躯体的话,第一绝对是花深深,第二自然是海姬。至于郑愿自己,那就不知道要排到第几位去了。

  海姬感到不可思议——这位“爷”究竟是用什么做的。

  一个人的身上,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多伤疤?

  难道他真是下凡的天神?

  最后一次检查好容易结束了。花深深用唱歌似的声音说道:“你已经好了,好得不能再好了。这都是海姬姐姐的功劳、你一定要好好谢谢她。”

  她说的是实话。

  若非海姬带他们躲到这里来,他们必死无疑,而花深深只怕会死得更早。

  海姬红着脸,羞答答地道:“都是爷福大命大,是夫人的医术高妙,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

  郑愿柔声道:“谢谢你,海姬。”

  他这还是第一次用如此温柔的声音和她说话。

  海姬的脸更红,头垂得更低,两只手都没处放了。

  花深深冷冷道:“光嘴上说谢可不行。”

  海姬慌慌张张站起身,结结巴巴地道:“我……我该……该去喂鱼了。”

  花深深一伸手,扯着她袖子:“我去喂。我现在很想一个人安安静静地歇息一会儿,为了救这小冤家,我实在是累坏了。”

  海姬苦:“还是我去喂吧!”

  花深深瞟着郑愿,冷冷道:“海姬姐姐,有人想喂你呢!”

  她忽然跳起身跑出门,从外面下了锁。

  海姬跪在榻边地毯上,脸红得能摘下血来,她好像马上就要哭了。

  她垂着头,两手揪着衣角,咬着唇,呼吸急促。她从来没在男人面前这么窘迫过。她甚至连看他一眼的勇气都没有。

  海姬曾亲近过许多男人,她本不该这么窘的,可她偏偏害臊得要命。

  郑愿干咳两声,微笑道:“深深还像孩子似的,调皮得很。你莫怪她。”

  海姬的心往往下沉——他好像根本就不喜欢她,根本就把她当成一个陌生人,充其量也不过视她为客人。

  客人和熟人之间,差别已很大,更何况她原希望他视她为情人呢?

  海姬松开牙齿舔舔咬痛的唇,微笑着用尽量平稳的声音说道:“夫人心好,她福气好大。”

  郑愿微喟,道:“她自从认识我之后,受了许多苦。她被赶出了家门,又受过重伤,连。……连孩子也…,…也下落不明。……有时候我想,我就是三辈子也还不清她对我的恩情。…,,

  海姬幽幽道:“夫人心好,苍天不会无限的。……爷,我……我向你……请罪”

  郑愿倒吃了一惊:“请罪?”

  海姬苦笑道:“那天是我……是我把你们带入伏击圈的,我真是,…,,,

  郑愿截口道:“可也是你把我们带到这里来的。”

  海姬泣然,哽咽道:“要不是……要不是夫人不念旧恶,那天我……我就死定了。是夫人救了我一命,可我原来……原来一直……一直、……”

  “一直”什么,她没有说。但她知道,即使她不说,他也明白。

  郑愿柔声道:“好啦,好啦!那天实际上是你救了我和深深,以前的事,不必再提了,好不好?”

  海姬居然摇头:“我一定要说,我……顾不了许多了。

  爷,你还记不记得,那天我第一次去找你?”

  郑愿当然记得。

  这种奇事一生都难得碰上一回,他怎么可能不记得?

  海姬道:“实际上……实际上我早就……早就知道……

  爷的身分了。……我那天……那么做,只不过是想……是想混进你家……对爷和夫人……,…下手。”

  郑愿一怔,微笑道:“真的?”

  他心里实在有点不是滋味。他本该是海姬的恩人。可她那时居然想要他的命。

  人心实在难测。

  海姬缓缓道:“是真的。爷和夫人刚到镇上不久,我就奉命秘密去中原调查你们的底细。……爷,你知道我找到了谁?”

  郑愿想了想,微笑道:“莫非是洛阳花家?”

  海姬摇头。

  “嗯,……南小仙?”

  海姬扭过脸,轻轻道:“是吕夫人。”

  郑愿微笑道:“吕夫人?哪个…,…”他的微笑突然僵住,话也一下说不出来了。许许多多的回忆一下被勾了起来。那些往事故人,有时他以为自己已忘记了,可一旦想起,还是沉重得要命。

  吕夫人金蝶,他的第一个情人,他怎么可能忘记呢?

  他很想问问海姬,问金蝶现在过得怎么样,但他还是忍住了。

  他希望海姬会告诉他。

  海姬却转开了话题,说起了她自己的故事:“自从海鲸帮被灭,我家破人亡之后,我就一直在东流流浪,后来进了伊贺谷,修炼成了一名忍者。…、…我回去报仇时,伊贺谷派了九名忍者相助,不料想赶到时,爷已干净利落地杀死了东海王神君,我想补上一剑都不及。我没有现身,没想到爷还是发现了我。……”

  郑愿勉强微笑道:“你当时心情一定十分激动,呼吸很急促,但我认为你是东海三神君的喽啰呢!要知道你就是海姬,说不足我们早就认识了。”

  海姬膘了膘他,嫣然道:“那时我本想跳起身给你磕头,可同来的几个师兄拦住了我。伊贺谷的忍者不希望有人牵挂进七情六欲之中。”

  她又垂下头,又转开了话题:“爷,你想不想知道安宁镇是个什么样的地方?”

  郑愿征了半晌,才叹道:“说实在话,我也一直在猜测。”

  海姬抿嘴一笑,柔声道:‘“爷不妨猜猜看。”

  郑愿苦笑:“我猜那可能是个训练杀手的地方。”

  海姬点头:“差不多。虽不中,亦不远矣。爷你再猜猜镇上的人来自何处?”

  郑愿道:“应该是各地都有,很杂。难道他们都来自同一个地方?”

  海姬道:“大部分来自中原武林,但精英人物是来自伊贺谷的忍着。爷,你是不是觉得很奇怪?”

  郑愿苦笑道:“的确奇怪,谁能料到,在这阴山脚下。

  居然会有一群来自东瀛的忍者呢?”

  海姬道:“朝廷的海防很严,而中原武林对倭寇、浪人又深怀敌意。伊贺谷一直想渗入中原武林,但因为从海上侵入,阻力很大,他们就绕道高丽,沿兴安岭进入蒙古沙漠,到了阴山。”

  郑愿叹道:“佩服!”

  他的确是很佩服,佩服得一肚子火。

  海姬道:“这一行动,始于四十年前。最初为了在这一带站稳脚跟,他们接受佣金,为各蒙古部落的王公贵人服务,主要是为他们暗杀要敌。渐渐,安宁镇就成了杀手的摇篮。不过,他们练杀手的地方不在这里,而是在狼山一处极稳秘的峡谷里,他们称那个峡谷为旭日谷。……最近几年,安宁镇已开始接受来自中原的主顾,而且……成绩相当不错。”

  郑愿冷笑道:“不错到了什么程度?”

  海姬怯生生地膘着他,嗫嚅道:“一次也没失败过。”

  郑愿哼了一声,牙也咬紧了。

  海姬结结巴巴地道:“爷,你……你帮我家报仇那天,是蒙着面的,……我,……我不认识爷的相貌,所以……所以我才奉命去中原,找那些……那些想……杀爷的……主顾。爷,我……
 

 
分享到:
吉祥经1
二战之前欧美女人为何不敢穿裤子
李鸿章一生最耻辱时刻 白挨日本人一枪还遭国人骂
孟婆汤1
百年前的日本泳装美女2
三字经8
苹果
吴三桂令儿媳守寡三十年隐情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