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横刀万里行 >> 第五章 神秘的主人

第五章 神秘的主人

时间:2016/10/10 17:26:14  点击:812 次
  郑愿回家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他的酒也有九分了,也没看是谁开的门。

  他已经忘了海姬其入,居然摇摇晃晃进了里屋,而且醉眼迷离的,走到床边,仰天一倒,呼呼大睡。

  海姬拴上门进房,连忙又退了出来。

  花深深正在摇郑愿,一迭声地骂郑愿:“又去喝酒!又喝成这德性!海姬姐姐。你去烧点酸辣汤来!”

  海姬应了一声,慌慌张张地跑到厨房里,手忙脚乱地点火烧水,心里呼呼乱跳。

  她已预感到今晚可能要发生什么事。

  不多时,酸辣汤烧好,灌进了郑愿嘴里。

  郑愿睁开眼瞪了半晌,才发现这屋里除了花深深外,居然还有一个女人。

  郑愿使劲摇摇头,起身跑到井边,提起桶水当头一浇,酒意顿消。

  然后他又去睡柜台。

  他睡得很沉很沉。

  里屋大床上,海姬却无法入睡。

  她觉得心里很不安。

  花深深在睡梦里翻了个身,抱住了她,喃喃道:“哥,……”

  海姬身上一阵燥热,那种不安的预感更强烈了。

  海姬皱着眉想了想,伸指点了花深深哑穴,轻轻拍她,在她耳边悄声道:“夫人,我觉得今晚有事。有人可能要杀爷。”

  花深深眼中睡意一下无影无踪。

  海姬又遭:“夫人莫急。小心就是,我懂忍术,我去守着爷。”

  花深深穴道刚解,伸手拉住海姬,悄悄道:“这样不好,咱们去把他喊醒,让他进来睡。”

  海姬猛地一颤,突然尖叫道:“爷——小心!”

  郑愿就算睡得再死,听这一声尖叫,也会醒过来。

  他还没睁眼,就感到身边有人。

  不仅有人,而且有杀气。

  凛冽的杀气。

  海姬那一声“爷”刚出口,郑愿就已醒转,就感到了身边气流和波动。

  是杀气在波动。

  并非因为杀气已变成杀招,而是因为那一声尖叫震动了杀气。

  海姬的“小心”二字还没出口,杀气已突然变得强悍,“小”字出口时,海姬已冲出房门。

  杀气已变杀招。

  郑愿倏地一滚,已从柜台上滚落。

  海姬的“心”字和柜台破裂声同时响起。

  海姬冲出布帘时,就看见柜台正在迸裂,一个黑影正双手回收,足尖点起。

  刺客是想逃!

  海姬刚冲出两步,黑影已掠上墙头。

  看来这位刺客的轻功也极出色。

  海娘的心刚往下一沉,花深深已冲出。

  黑影却突然从墙头摔了下来。

  黑影落地后,柜台里才有了响动,郑愿慢吞吞地站起来,叹道:“这家伙还真想要我的命呢!”

  海姬突然向黑影冲去,但她刚冲近,郑愿已出现在黑影身边,而且伸手卸下了黑影的下巴。

  海姬似乎松了口气,站起身,扶住刚冲过来的花深深,笑道:“爷,何不看看这人是谁?”

  郑愿苦笑道:“不用看我都知道。今天在酒楼上我们见过。他说她姓蒋,叫蒋操。”

  花深深早已摸出火摺子,一晃即燃。

  郑愿揭开刺客的蒙面布,只看了一眼,道:“是他。”

  花深深和海姬一人一脚踢了过去,“活剐了他!”

  郑愿又苦笑;“就算要剐他,也只能是‘死剐’。要‘活剧’是不可能了。”

  花深深余怒不熄,又狠狠踢了一脚:“那也不能就这么便宜了他!”

  郑愿道:“他已经死了。”

  蒋操的牙齿间藏着包有剧毒的蜡丸。他死得很坚决,很痛快。

  据郑愿所知,喜欢用这种方法杀死自己的,一定属于某个神秘血腥的组织。这个组织惩治叛徒的手段一定十分可怕。

  是谁想要郑愿的命呢?

  郑愿抬起头,看着海姬。

  他的神情很严肃。

  海姬眼中闪过一丝异色,低下头,避开了他的目光。

  花深深似乎没注意这些,对郑愿道:“把这家伙扔出去。”

  郑愿看着海姬,冷冷道:“这个镇上的人,如果碰到这种情况,将怎么处理尸体?”

  海姬低着头,轻声道:“我……我不知道。”

  郑愿道:“你是这个镇上的人。你怎么会不知道?”

  海姬头垂得更低,声音也更轻:“这里好像从未……

  从未杀过人。”

  郑愿怔住了:“这里从未杀过人?……连争吵打架都没有?”

  海姬呼儒道;“没……没有。”

  郑愿怔了半晌,才叹了口气,苦笑着喃喃道:“想不到这里竟是如此安宁!”

  花深深忽然有点恶心,连忙转身进房。

  海姬低着头,也跟了进去,留下郑愿一个人守着那具尸体发愣。

  海姬的心神一直安不下来。

  花深深很快就发觉了。

  但她没有问什么。她知道郑愿肯定比她想得更全面。

  更深刻,她知道郑愿会问海姬的。

  果然,郑愿推门进来了。

  海姬垂着头,慌慌张张下了床:“我……我出去睡。”

  郑愿居然没有留她,花深深觉得很奇怪。

  他刚躺下,她就开始发问:

  “你肯定发现事情不对头,你为什么不问问海姬姐姐?”

  郑愿冷冷道:“我为什么要问她?”

  花深深道:“至少她对这里的情况比你熟得多。”

  郑愿道:“她也许什么都不知道。”

  沉默。

  外屋里没有一点动静。

  海姬的呼吸很轻很轻,若不注意听,根本听不见。

  如果有人凑近了看海姬,就会发现她已泪流满面。

  她已看出郑愿在怀疑她是知情者。她无法解释那一声尖叫,无法解释她对花深深说过的话,无法解释她好得出奇的预感。

  若非她那一声尖叫,郑愿就许已死在蒋操的剑下。可现在这个“恩人”却被怀疑有罪。

  海姬能不伤心么?

  里屋里郑愿和花深深又在低声争吵着,两个人好像都很生气。他们好像又在为什么争吵。

  一时间,海姬简直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有毛病。她为什么放着好好的“牛姑娘”不当偏要跑到这里来受委屈呢?

  这就好像是拿热脸去贴别人的冷屁股,她这又是何苦呢?

  海姬的泪水浸湿了枕头。她一向是个傲慢的骄傲的女人,她何苦要低三下四的做人家的婢女呢?

  可当她想到郑愿充满神奇魔力的眼睛,想到她在他面前的不能自持,她很快又原谅自己了。

  要得到郑愿这样的男人不容易。她必须要有耐心,要有韧劲。

  她不能半途而废。

  里屋里的争吵已停止,接着响起的声音更让海姬心乱。

  那是男女合欢的声音。

  一想到自己意中惟一首肯的男人正在和另一个女人做那件事,海姬就忍不住有种要杀人的冲动。

  她痛恨花深深,也鄙视花深深。她认为花深深根本配不上郑愿,根本不能让郑愿快乐。

  她认为能配上郑愿的只有她自己。只有她才能和他配合得天衣无缝,才能共同达到幸福快乐的顶峰,才能共同享受欲仙欲死的滋味。

  可偏偏花深深是郑愿的妻子,偏偏她只是花深深的婢女。

  天下的事,就有这么不公平。

  海姬静静地躺着,心中充满了狂热的仇恨和欲望。这欲望因仇恨的刺激变得强烈异常。如海潮般涌向她的全身……

  但她连一点声音也没发出来。

  她是忍者。

  她能忍耐凡人所无法忍耐的事情。

  安宁小镇安宁如旧,就好像谁也没发规蒋操已失踪,就好像这镇上根本就没有过蒋操其人。

  郑愿早晨去柜台,发现蒋操的尸体已不翼而飞。

  这本是他意料之中的事情,他一点都不吃惊。

  使他感到吃惊的是那个暗中控制安宁小镇的人。他简直难以想象那是个什么样的人,居然能让这小镇许多年来连一次争吵都未曾发生过。

  现在他已猜出小镇安宁祥和的原因——这里的人看起来三教九流,形形色色,但都属于一个神秘的组织,由那个神秘的主人控制着。

  这里并不禁止外人入内,但一个外人在这里住不长。

  蒋操在被郑愿这个“外人”杀死之前,也许曾要过许多外人的命。

  谋杀甚至可以光明正大地进行。这里的人对付外人。

  当然是众志成城。

  海姬当然是他们中的一员。

  郑愿甚至已开始怀疑海姬的真实身份,怀疑海姬是那个神秘的主人派来监视他的。

  他很后悔让海姬住进自己家里。他认为海姬或许是条毒蛇,这条毒蛇终究会咬人,而最可能被咬的,是花深深,是他的妻子。

  他要想办法补救。

  无论如何,他不想让已怀孕的爱妻受到半点伤害。

  他想过许多补救的办法。

  首先想到的是走。

  三十六计,走为上。他和花深深不可能在和一群虎狼对抗中占便宜。更何况花深深有孕在身,需要爱惜。

  还有一个办法是留下来,暗中查深,找出控制安宁镇的神秘主人,杀掉他。

  但这个办法太危险,而且成算极小。一旦失手,将招致疯狂的报复。他不能也不愿拿爱妻的性命开玩笑。

  他也想过留下来,尽量小心翼翼地过日子。但这办法显然行不通。

  就算他加倍小心,别人也绝对不会放过他的。

  蒋操昨晚的暗杀,就是明证。

  他该怎么办呢?

  郑愿在心里叹息。他反复告诫自己一定要镇定、要冷静,一点都不能慌,更不能显出一丝慌张的模样来。

  被狼吃掉的人,大多都是因为惊慌。面对虎狼的时候,你越是慌张,它们对你的肉也就越有兴趣。

  镇定也是一种勇气,而且是一种超凡的勇气。

  孔老夫子今天的脸色一直不太好,也没心思教学生们读书。他只吩咐学生们把昨
 

 
分享到:
历史上最胆大包天的皇帝诏书
清朝百姓买房子如何办贷款
黄道婆2
卖火柴的小女孩
孝庄与多尔衮只是偷情失身绝无下嫁
美女自称是宫眷
让纪晓岚一生不忘的一个女孩
月下独酌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