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天香血染衣 >> 第二十四章 险恶的用心

第二十四章 险恶的用心

时间:2016/10/10 12:13:16  点击:891 次
  野王旗是一面旗帜,一面黑色的大旗。

  野王旗代表了一种权力的极限,也代表了一种最玄妙的武功。

  据说:野王旗上用淡青色的丝线绣着数不清的小字,记载着一门神秘的武学,包罗万象,深不可测。

  据说:在野王旗权力的鼎盛时期,它控制了天下黑道的全部势力和白道的大半英雄,绿林、锦帆、下五门等等也几乎都是它的下属。

  江湖也有庙堂。野王旗就是草莽英雄的主宰,野王旗是草野之王。

  据说:野王旗的主人若真的想做皇帝,也并非全无可能,它的势力已渗透到文武百官、地方士绅、边关大将之中。野王旗的主人若登高一呼,可说是百方响应,云集旗下者将不下百万。

  然而,野王旗终究还是衰落了。

  朱争拒绝执掌野王旗,不爱江山爱美人,江湖因此而得到了五十年休养生息的机会。

  现在,野王旗又已飘扬在天上,它还能招回旧部,收拾旧山河吗?

  郭记风筝铺子里,来了一个青衣人。

  郭风筝很难得站一回柜台,偏偏今天站柜台的是他。

  青衣人径自走到他面前,柔声道:“你叫郭风筝,是吗?”

  郭风筝拿出小霸王的派头,斜着眼睛看着青衣人,不耐烦地道;“你买不买风筝?”

  青衣人一怔。

  郭风筝冷笑道:“你要不买风筝就出去,别耽搁我做生意,要买就直说,你掏钱我交货,少说不威不淡的话。”

  青衣人一时呐呐无言。

  郭风筝甩下一句“没事少来套近乎”,就扭头照顾其他顾客去了。

  青衣人想了想,居然笑了,俊美的脸上露出了深深的酒窝,很显然这是个女扮男妆的女孩于。

  青衣人叹气,抿嘴笑道:“铁宽告诉我,你在这里。”

  郭风筝冷冷道:“铁宽是谁?我不认识。”

  青衣人又叹气:“就算你不认得铁宽,你总该认得阿娇吧?”

  郭风筝忍不住回头看了他一眼,双眉一轩,但马上又沉下了脸:“我不认得什么阿娇。”

  青衣人的声音忽然变得又甜又软:“少爷,你真不认得我啦?”

  这声音把其他顾客吓了一跳,一齐转头看着这青衣入,郭风筝更是吃惊不小:“你胡说什么!”

  青衣人突然生气了,扭头就往里屋走:“你不理我算了,我去问候少奶奶,哼!”

  顾客们面面相觑——郭风筝几时成了“少爷”,这小小一个风筝铺子里的粗笨女入,几时成了“少奶奶”?

  郭风筝连忙拦住青衣人,想道:“你这个人怎么不讲理,怎么乱闯私宅?”

  屋里风筝媳妇发话了:“让她进来。”

  郭风筝一怔,闪开身。

  青衣人走进里屋,纳头便拜:“婢子阿娇,给少奶奶磕头。”

  屋里有两个女人,都差不多一样粗笨不起眼,所以青衣人干脆不抬头。

  郭风筝跟进来,郭宝生就会意地闪出去,宝生媳媳也警觉地出了后门。

  风筝媳媳冷冷道:“我不是你的少奶奶,你留着头磕给别人吧!”

  青衣人微笑道:“铁宽不会骗婢子,他也不敢。少奶奶,阿娇是诚心诚意给您磕头的,和小姐的吩咐没关系。”

  风筝媳妇哼了一声,板着睑道:“小姐?哪个小姐?”

  青衣人道:“老主人的小姐,少爷的师姐。”

  风筝媳妇道:“你说的是在青州开店的老板娘南小仙?”

  青衣人好像委屈得快要哭了:“少爷,你…你帮阿娇说句好话嘛!”

  郭风筝叹了口气,他知道再隐瞒下去也没什么用了:

  “阿娇,你来干什么?”

  郭风筝当然就是郑愿,风筝媳妇自然就是花深深。

  阿娇呢?

  阿娇就是阿娇,紫雪轩的阿娇,是一群磨人的女孩中最磨人的一个。

  阿桥显然是南小仙派出来寻找郑愿的,那么,南小仙对阿娇吩咐了些什么呢?

  阿娇还是跪在花深深脚下,不敢起身;“回少爷和少奶奶,阿娇临行前,老主人、婆婆和小姐再三嘱咐阿娇,找到少爷和少奶奶以后,跪求少爷和少奶奶回去。”

  花深深冷笑道:“这是你们老主人和婆婆的意思,还是仅仅是你们小姐的意思?”

  阿娇连连磕头:“回少奶奶的话,是三位主人的意思。”

  花深深一点也不怜悯她,没半点叫她起来的意思:

  “是吗?”

  “婢子不敢说谎。”

  “你敢,你不仅敢说谎,而且说得很流利。”

  “婢子该死,婢子该死……”

  郑愿苦笑:“阿娇你起来吧!”

  阿娇应了一声,还是不敢起来,花深深道:“你们少爷心疼你,让你起来,你为什么不起来?”

  郑愿摇摇头,走到桌边坐下,知趣地闭上了嘴。他知道花深深的心情很不好,现在最好还是莫惹她为妙。

  阿娇又给花深深磕了个头,这才站直了,嗫嚅着道:

  “谢谢少奶奶。”

  花深深道:“你莫谢我,我也不是你什么少奶奶,你有什么话,跟你们少爷说去。”

  阿娇的脸红了:“是。”

  郑愿道:“阿娇,以前我待你怎样?”

  阿娇忍不住偷偷膘了花深深一眼,轻声道:“阿娇的性命,是少爷从刀口下拣回来的,阿娇今生今世不敢稍忘!”

  郑愿道;“那好,我问一句,你答一句,你想不想说实话,随你。”

  阿娇又想跪下,花深深已叹道:“别跪了。就算你不怕疼,我不心疼,你们少爷可要心疼的。”

  阿娇的脸更红。

  郑愿只当没听见花深深的话:“阿娇我问你,你这次是专程来济南吗?”

  “是。

  “那异种八哥是你带来的?”

  “是”

  “你是一个人来的?”

  “不是,和阿娇一路来济南的还有四个,都是…·都是少爷最……喜欢的。”

  花深深哼了一声,醋意十足。

  阿娇粉睑涨得通红:“我们…,··我们的命都是少爷救的。”

  郑愿问道:“是阿英、小竹她们四个?

  “是”

  “她们现在在哪里?”

  “在客栈等婢子。”

  “你们来济南,见过孟临轩了?”

  “是”

  “他已经表示效忠了?”

  ‘’是”

  “铁宽呢?”

  ·‘也一样。

  “铁宽势必不愿和孟临轩共事,南小仙是怎么调解的?”

  “小姐专门有一道密旨给铁宽,铁宽看了之后,态度马上就转了。”

  “你看过密旨了?”

  “……没有”

  “说大声点!”

  “真的没有!婢子若敢骗少爷,叫婢子下拔舌地狱。”

  “济南地界上的头头脑脑也都见过了?”

  “是”

  “其他地方也派人了吗?”

  “是,一般是一省十人,山东是十四个。”

  “为什么?”

  “小姐说,在济南找到少爷的机会最大。”

  ……

  “我师父近来身体还好吧?”

  ……

  “有话就说。”

  “老主人……身体还好,就是心情不太好,连骂人都懒得骂了。”

  “他老人家心情为什么不好?”

  、“可能……是因为……因为……少爷。”

  “哦?”

  “婆婆有一回偷偷跟我说,老主人埋怨你没有……没有……所以才让小姐有了……有了……机会。”

  郑愿默然,花深深却生气了:“要是你师父不想让你师姐弄权,他尽可以将野王旗束之高阁。”

  郑愿缓缓道:“师父一直对师姐怀着深深的歉疚,师姐有什么要求,师父很难开口拒绝。”

  花深深还是气鼓鼓的,郑愿叹道:“师父已经老了。”

  花深深也轻轻一叹,低下了头。

  奈何英雄已老?

  “婆婆还好?”

  “婆婆病了,老主人说怕是…·怕是…··拖不到……秋天了。”

  郑愿浑身一颤,声音都变了:“什么?”

  阿娇珠泪盈盈:“婆婆好想……好想见少爷…··和少奶奶。

  郑愿不寒而栗。

  他幼失估恃,心中一直将慈祥的若若婆婆当成了他的祖母和母亲,这时乍听说婆婆重病不起,忍不住想飞回金陵,飞到婆婆的身边。

  他甚至已后海那么匆忙地“逃离”金陵了。如果他现在不马上赶回去或许真的见不到婆婆最后一面了。

  郑愿一转头,就看见了花深深眼中的泪水。

  她是不是也想她的奶奶——同样也是风烛残年的孙老太君呢?

  阿娇又跪下了,嘤嘤而泣:“少爷、少奶奶,求求你们回家吧,啊?求求你们…·”

  花深深沉默不语,显然她是在怀疑这是个圈套,南小仙设下的圈套;目的是想将他们赚回去。

  但花深深也已看出,郑愿已是归心似箭。现在阻止劝说他是不可能的,而且越劝会越坏事。

  郑愿曾立誓再也不回金陵,刚过几个月,他就已疾驰在南归的路上。

  他说不清自己现在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但他能品出苦味。

  并不太淡的苦味。

  他不知道自己和南小仙的重逢将会产生什么样的结果,但他知道那后果一定不很妙。

  他忍不住回头看看花深深;却发现花深深正和阿娇她们聊天,聊得好像还很热闹,那五个女孩子久仰这位少奶奶的“冰雪牡丹”之名,她们很尊敬她,也很爱慕地,有点怕她,也有点妒嫉她。

  花深深当然面无笑容,但神态很亲切温和,少奶奶的派头十足。

  此行对花深深来说,又意味着什么呢?

  郑愿叹息。

  一路之上,不时有各门各派的头面人物沿途接待,他们有些认识郑愿,有些不认识,但都很客气,很谦恭,很热情。

  让人吃不消的热情。

  郑愿知道,这
 

 
分享到:
揭秘水浒中蒙汗药究竟是何物制成的
Lady gaga
猫和老鼠合伙7
10.心理变态的,只能做姐妹
三字经25
《红楼中》鲍二老婆被泄欲而死的启示
神奇的石老虎
古代女人的“守宫”之物是什么东西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