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天香血染衣 >> 第二十章 烛影摇红

第二十章 烛影摇红

时间:2016/10/10 12:09:23  点击:280 次
  天放亮时,宋捉鬼上路了,郑愿却已“消失”。

  “消失”的意思就是说,郑愿不见了,失踪了。

  宋捉鬼是骑着那匹马走的。他走后不久,一个小贩打扮的中年人骑着毛驴慢悠悠地出了客栈。

  掌柜的有点发愣——这中年小贩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昨晚进东边那间房的分明是个叫“刘三”的年轻后生,咋的一清早出门的不是刘三?

  但掌柜的是个精明人,也多少懂一点江湖上的门道,他知道“刘三”是化妆了,而且那丑鬼出门后,店里的人已跟出去了三个,这小贩“刘三”的驴后,也缀着三个人。

  很显然,丑鬼和“刘三”是被人盯上了。

  掌柜的心里明白,却什么也没说,吩咐伙计几句后,回房躺着睡回笼觉去了。

  伙计是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人也还老实本分,就是有点傻不叽叽的,惟—一个好处是他识数,能记账。

  伙计姓郭,没名字,小名“风筝儿”。据说他娘生他那天早晨,他爹出门撞名,第一眼看见的是从天上飘下的一只断线风筝,所以他就叫郭风筝。

  郭风筝见掌柜的回屋了,百无聊赖地打着哈欠擦着已经很干净的桌子。

  西边第三号房的门开了,昨晚投宿的那个青衫书生走了出来,很不友好地道;“你叫什么名字?”

  郭风筝哈腰道:“小的姓郭,叫风筝。”

  青衫书生点点头,冷冷道:“去弄点热水来,我要洗脸,再去给我弄点吃的,弄干净点,送到我房里来。”

  郭风筝连连点头:“是,是,小的马上去弄,马上去弄。”

  青衫书生气派好像很大,只冷冷哼了一声,转身回房,砰地一声关上了门。

  郭风筝嘟嘟囔囔地到厨房舀了盆热水,拣了条油腻腻的布巾搭在胳膊上,走到西三号房门前,叫道:“客官爷,热水来了。”

  青衫书生冷冷道:“门没关。”

  郭风筝用脚尖抵开门,哈着腰进门,赔笑道:“客官爷,水来了。”

  青衫书生正眼都不瞧他一下:“放下吧!”

  青衫书生道:“是,是,小的去弄吃的。”

  不一会儿,郭风筝端着托盘又进来了。盘里有一碗精米粥,一碗煎鸡蛋和两样咸菜,当然,还有一双筷子。

  青衫书生扫了饭菜一眼,皱了皱眉,好像很不满意,但也没说什么。

  郭风筝退出去,还没走回自己坐的地方,房里青衫书已大叫起来:“郭风筝!”

  郭风筝叹了口气,跑进房里,赔笑道:“客官爷,叫小的做什么?”

  青衫书生冷笑道:“你们这里是怎么做生意的?这菜能吃吗?”

  郭风筝一看那碗煎鸡蛋,不由傻了眼了——碗里居然有一只煎得油光光的蝈蝈。

  鸡蛋是用韭菜煎的,这只蝈蝈若不注意,还真看不出来。

  郭风筝忙道:“对不起,对不起,小的这就去换。”

  青衫书生冷笑道:“换?换什么?再换回一只刀螂来?

  这只刀螂会不会有毒?”

  郭风筝陪笑道:“客官爷,这不是刀螂,是蝈蝈,而且蝈蝈没有毒。”

  青衫书生怒道:“小爷说它是刀螂,它就是刀螂!小爷已经吃了一块鸡蛋,呆会儿若有什么不适,唯你们这个破店是问!”

  掌柜的听得这边争吵,连忙奔了进来,冲青衫书生又是作揖,又是赔笑脸:“这位爷,这位爷,千万别气坏了身子。”

  青衫书生冷冷道:“说这些没用,小爷吃了鸡蛋,若有个三长两短,你们也活不了。”

  掌柜的连连道:“蝈蝈没毒,蝈蝈没毒,不信,小老儿也吃了一块。风筝,你也吃一块。”

  郭风筝苦着脸吃了一块鸡蛋,刚咽下去,掌柜的已咕咚一声倒在了地上。

  郭风筝也吃惊地瞪着青衫书生,哑声道;“你…·你在……里面……下了毒?”

  青衫书生一声不吭,只是冷冰冰地瞪他。郭风筝似乎想扑过去,但走了两步,身子一阵摇晃,终于也倒在了地上。

  郭风筝醒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他发现自己居然睡在一辆大车里,身边还点着一只灯笼。

  他还发现,他虽然已经醒了,但全身软绵绵的一点力气也没有,就像散了架似的。

  郭风筝动了动,面前就出现一张冷冰冰的脸——是那个下毒的青衫书生。

  郭风筝虚弱地问道:“客官爷,你……你为何要……

  要害我?我这是在哪儿?你要把我带到哪里去?”

  青衫书生冷冷道:“郑愿,别装了!你脸上的易容药我都给你洗掉了。”

  郭风筝居然就是郑愿改扮的,真的郭风筝已扮成了小贩“刘三”骑驴西行了。

  郑愿满以为这条计能瞒过所有盯梢的人,却没想到竟然被这个看起来像个江湖雏儿的女孩子识破了。

  女人的能力,没有人能猜透。

  郑愿苦笑道:“姑娘,你是谁?”

  青衫书生冷笑道:“我是谁?问得好!”

  郑愿道:“我们无冤无仇,你抓我干什么?”

  青衫书生道:‘’我没有抓你,你随时都可以走,我决不拦你。”

  只可惜郑愿连手指头动一下都困难,哪里还走得了呢?

  郑愿轻轻一叹,闭上了眼睛,轻声道:“你是深深?”

  他已猜出来了,她是花深深,也只可能是花深深。

  青衫书生的声音已经哽咽了:“不错,我是花深深。”

  郑愿眼睛闭得更紧了;“深深,我是个王八蛋,你还是回家吧!”

  他实在没脸见她,连看她的勇气也没有了。

  花深深狠狠打了他两个耳光,哭骂道;“我回家?我能回到哪里去?你这没良心的,你害得我连家都没有了!”

  郑愿心神大震,猛地睁开了眼睛:“出什么事了?”

  花深深又抽了他两下耳光,哭道:“我爹把我赶出来了!呜呜…·你让我怎么办?你说我怎么办?呜呜呜……”

  郑愿急叫道:“深深,我娶你!”

  花深深哇地放声痛哭起来,错伏在角落里,哭得撕心裂肺的。

  郑愿也不知哪里来了力气,一下坐了起来,伸手去拉花深深,却被花深深在他右手背上狠狠咬了一口,咬得血迹斑斑的。

  郑愿忍着痛,顾不得她拚命厮打,将她紧紧抱住,流着泪道:“对不起,深深,对不起,对不起……”

  花深深已几近疯狂,郑愿肩上已被她咬破了好几处,身上也被抓得血肉模糊的,但郑愿没有阻止她。

  车帘掀动,一个中年仆妇流着泪走进来,点中了花深深数处大穴,花深深浑身震动,渐渐软了下来。

  外面响起了阿福沙哑的声音:“少爷,你莫负了三小姐,千万莫负了她。”

  郑愿便咽道:‘“老兄,对不起,实在对不起。”

  中年仆妇哭道:“少爷,三小姐今后就全靠你了,你若有半点对不起她,三小姐或许就活不成了,…··”

  郑愿右手入怀,再抽出时,已闪起了一道极淡的亮光。

  郑愿的左手无名指已悄然而落,鲜血狂涌而出,中年仆妇惊呼一声,连忙点了他腕上穴:“少爷,少爷你——”

  阿福急叫道:“少爷怎么了?”

  中年仆女道:“少爷他……他砍下了一根……一根手指!”

  郑愿沉声道:“郑愿若负深深,有如此指!”

  中年仆妇忽然跪下,嗑了个头:“谢谢少爷,我夫妇俩愿一生服伺少爷和三小姐。”

  郑愿流泪道:“大嫂快起来,以后,你们就是深深和小弟的大哥大嫂。”

  阿福在外大笑道:“好!”

  大车疾驰。

  花深深仍然昏迷不醒。

  三天后,他们到了徐州杨楼,这里是阿福夫妇的老家。

  老家虽已无亲人,但老屋还在,田园虽已荒芜,只要有人耕耘,终究还会有收获。

  八月十五,桂子飘香,月华满地。

  闹新房的客人们都已离开,到前厅去饮酒谈心去了。

  阿福夫妇以长兄长嫂的身份陪着那些质朴善良的客人们。

  新房里红烛高烧,喜娘也已唱过祝词,掩上门走了,花深深低头坐在床沿上,不知在想些什么。

  郑愿默默看着她消瘦的脸儿,心里充满了内疚和侮痛。

  他已经把她害惨了,无论他以后怎么努力也无法弥补万一。

  中秋本是团圆的日子,今年的中秋,她若在洛阳,可能正和家人饮桂花酒、吃月饼、击鼓传花,现在她却已不再是花家的一员。

  郑愿知道她又想家了。

  他不知道该如何劝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甚至没有勇气面对她忧伤的眼睛。

  他也不知道她还会不会有快乐,不知道还会不会再看见她的笑脸。

  他又不知道她不会不会原谅自己。

  一杯又一杯酒浇入了愁肠,郑愿已有些醉意了。

  他不禁又想了师父,已是风烛残年的师父,脾气暴躁但又古道热肠的师父,想到了疼他宠他的若若婆婆,想到他不辞而别对他们的打击。

  他想到了宋捉鬼、老板娘、红石榴、马神龙、金蝶……想到了他认识的所有的人,他甚至想到了那许多他杀死的人。

  他的酒已有十分了。

  花深深从沉思中清醒过来时,郑愿已经酩酊大醉了。

  她好像已不认识郑愿似的,吃惊地瞪大了眼睛——

  这个脸色苍白,下颌尖瘦的年轻人是谁?

  这个左手无名指没有了的年轻人是谁?

  这个眼睛血红的年轻人是谁?

  这个穿着大红吉服的年轻人是谁?

  这个忧伤、颓废的年轻人是谁?

  是郑愿吗?郑愿已变成了这般模样?

  她忍不住打了个寒噤。

  他们就这么默默相对,谁也没有说话,他希望她有话对他说,她希望他有话告诉她,结果是他们什么都没说。

  沉默如一堵坚实的城墙,将他们的心隔开了,他们第一次感到对方竟是如此陌生。

  他们越来越沉默,越来越瘦,越
 

 
分享到:
白菜
武则天“少女怀情诗”究竟为谁写的
多尔衮
6这是我们幼儿园的环保服装表演,这是我的服装,漂亮吧,我上幼儿园还不到一个星期呢。
白虎
中国历史上“色”服两代君王的最强势女人
难以启齿的宋史:男人不想打仗用女人抵押
关羽唯一缺点贪恋美色 为抢女人险杀曹操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