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天香血染衣 >> 第十三章 星空

第十三章 星空

时间:2016/10/10 11:56:31  点击:841 次
  老杨是个很普通的人,老杨走在街上,根本不会有人注意。

  一个大师傅,穿着油腻的衣裳,背着个油腻腻的大口袋,这情景到处可以碰到,谁会想到那口袋里装的会是一个血乎乎的人呢?

  老杨慢吞吞地出了城南门,慢慢地拐上一条小路,慢吞吞地走向一座小村庄。

  没有人跟踪他。

  村西有一户孤零零的人家,很寒酸,很不起眼。小小的一个院子,萧瑟的三间草房,住着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婆婆和她十岁的孙儿。

  老杨进去的时候,老婆婆就笑了,慈声道:“你今天带回来些什么?”

  老杨笑笑,答道:“一个人。”

  小孙儿扑过来,嘻笑道:“我知道,老杨叔是抢了个婶子回来了。”

  老婆婆笑骂道:“晴儿别乱说!你老杨叔有婶子,犯不着抢!”

  老杨伸手拍拍晴儿的脑袋,笑道:“晴儿,找你的伙伴儿玩儿去,记住。别说我带回来一个人,知不知道!”

  晴儿懂事地点点头,叫了一声:“奶奶,我出去玩儿了!”一溜烟跑出了院门。

  老杨叹了口气,低声道:“大娘,我大哥呢?”

  老婆婆道:“还没回来。”

  老杨道:“大娘,又要麻烦你了,这个人受了很重的伤,烦你老去烧点开水。”

  老婆婆点点头,起身颤巍巍地进了厨房。

  老杨快步走进西头草屋,将皮口袋放在地上,将血乎乎的郑愿抱上了床。

  郑愿睁开眼睛,就看见老杨。

  老杨坐在床沿上,默默地凝视着他,眼中泪光闪烁。

  郑愿微微一笑,悄声道:“谢谢你,又救了我一命,我总共该欠你几条命了?”

  老杨没有说话,只是伸手在面上一拂,于是老杨就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花深深!

  花深深居然没有走,花深深居然扮成了一个大师傅,就呆在郑愿身边。

  郑愿悄声道:“你怎么不说话?生气了?”

  花深深呜咽着,脱去外裳,慢慢偎上床,轻轻倚在他身边,泪珠断线似地往下流。

  郑愿的眼睛也已湿润了,但他仍在微笑:“深深,这回我挨了多少刀?”

  花深深咬着嘴唇,挤命忍着不让自己痛哭失声,她的浑身都在剧烈地颤抖。

  郑愿想伸手搂她,但刚一动,浑身就痛得像被人拆散了架似的。

  花深深呜咽着道:“冤家,……你这……冤家……”

  郑愿的泪水终于涌了出来,他没法不流泪。

  他现在才真正知道花深深对自己的爱有多深,他现在才真正明白,他永远对不起花深深。

  花深深偎了过来,她柔软丰润的嘴唇贴在了他的眼睛上,轻轻吮着他的泪水,但她的泪水又流了他满脸。

  郑愿叹着气,哺哺道;“就算你抹我一脸鼻涕,我也认了。”

  花深深却哭得更厉害,更伤心气结了。

  阿福在心里暗暗为郑愿庆幸,如果三小姐真回洛阳了,郑愿这回是死定了。

  命中注定了三小姐要救郑愿的命,这就叫缘分。

  晴儿转着大眼睛,悄声问道:“阿福叔,老杨叔那边怎么好像有人哭啊?”

  阿福微笑道:“你老杨叔救活了那个人。’”

  晴儿道:“那哭什么?”

  阿福道:“人太高兴的时候,也会哭的。”

  晴儿一本正经地点点头,又道:“阿福叔,老杨叔救的是老杨婶子吗?”’

  阿福失笑道:“不是,你老杨叔救的是一个小伙子,一个天下最好的人,一个大英雄。”

  晴儿瞪大了眼睛,“大英雄?大英雄怎么会被人打伤?

  怎么会钻口袋?”

  老婆婆亦道:“晴儿别胡说!你阿福叔说那位叔叔是大英雄,那位叔叔就一定是大英雄。”

  晴儿不服气地嘟起小嘴,不说话了。

  阿福揉着晴儿的头发,柔声道:“阿福叔没骗你,那位叔叔姓郑,武功天下第一,专杀为非作歹的坏人,专救可怜的好人,但那些坏人恨郑叔叔,他们想害郑叔叔,他们人多,而且下毒··,…”

  晴儿叫了起来:“他们坏!”

  阿福正色道;“是的,他们坏,他们是坏蛋,郑叔叔是大侠客,专门踉他们这些坏蛋作对。晴儿,你说,郑叔叔是不是大英雄?”

  晴儿迟疑了半晌,才期期艾艾地道:“我还没见过他呢!我怎么会知道?”

  阿福低笑道:“说得对!晴儿日后一定会有大出息的。”

  老婆婆接口道:“是啊!这小孩子命贵,日后要成大气候的。”

  晴儿羞红了脸,“别信我奶奶瞎说!”

  老婆婆叹道:“晴儿娘快生他的时候,天老下大雨,眼瞅着黄河涨水,大家可都愁死了,水一决堤,那可就惨了呀!

  晴儿捂着耳朵,跳脚道:“奶奶,我都能背了!”

  老婆婆似乎已沉浸在回忆中了,顾自唠叨着:“可晴儿生下地,刚哭出一声,天就放晴了。……”

  晴儿大声道:“天晴了跟命贵不贵有什么关系?”

  老婆婆瞪眼道:“怎么没关系?能拨开乌云见太阳的人,是不是贵人?”

  阿福诚恳地点着头,沉声道:“绝对是。”

  郑愿柔声道:“好深深,幸亏你没回去。”

  花深深已抹去了眼泪,深情地微笑道;“我不放心你。”

  郑愿道:“你扮成了老杨,真的老杨在哪里?”

  花深深道:“我给了他十两银子,让他轻轻松松地玩几天。”

  郑愿道:“那么,马神龙下毒,你又是怎么知道的呢?”

  花深深不笑了,冷冷道:“你以为她真是马神龙?”

  郑愿苦笑道:“你难道也和红石榴一样怀疑马神龙是女人?”

  花深深冷冷道:“她如果不是女人,我宁愿刺瞎眼睛。”

  郑愿道:“好,好好!他是女人,是女人,行了吧?”

  花深深咬着嘴唇,恨恨地瞪了他半晌,才醋意十足地道:“难道你真的不知道他是女人?”

  郑愿急得直赌咒:“苍天在上,我郑愿若是知道他是女人,天理不容。”

  花深深恨声道:“少来这套,我不信!你这人是头大色狼!”

  郑愿央求道:“好深深,小姑奶奶,好三婶儿,求求你莫……,,”

  花深深噗哧一笑,狠狠在他嘴唇上咬了一口,娇声道:“不管马神龙是不是女人,你也算是交错了朋友!”

  郑愿叹了口气,喃喃道:“我的确没想到,他会下毒害我。……其实我早该有所防备,他毕竟出现得太及时。

  太突然了。”

  他感激地盯着她,轻声道:“深深,你总共救了我四条命,你总该让我赔你吧?”

  花深深媚态可人地道:“你说,怎么赔?”

  郑愿一阵心旌动摇,连忙闭上眼睛,苦笑道:。“深深别这样?”

  花深深微微一怔,旋即吃吃笑了起来,凑过去又亲又咬:“就要,就要,就要……”

  郑愿手不能动,否则早已将她紧紧抱在怀里了。

  他知道自己今天挨了多少刀,也知道自己伤得有多重。

  他现在回想起房中的惨斗,忽然感到心里发冷,那四个黑衣武士的刀法之超卓,简直令他吃惊。

  他能活下来,只能说是运气——他有一个爱侣花深深,而花深深又恰巧在他身边。

  若非在吕倾城进房之前“老杨”给了他解药,他就算有通天的本事,只怕也活不成了。

  他的心里充满了感激,充满了绵绵的柔情,他欠她的实在是太多了,除了永远真心地爱她,他实在想不出其它的方法来报答她。

  花深深的声音已缠绵得像一朵被夜露浸湿的牡丹:

  “……你怎么不看我呀?……你看看我嘛……”

  郑愿哭丧着脸,眼睛闭得越发紧了:“好深深,求求你莫欺负我。我……我现在是病人。”

  花深深柔媚地低笑着,小手轻轻地伸进了薄毯,调皮地逗弄着他:“伤一好,就只有你欺负我的份儿了,今晚我要欺负你,就要,就要!”

  郑愿咬牙切齿地道:“不行!”

  花深深娇声道:“行!”

  郑愿叹了口气,苦笑道:“你真想欺负我?”

  花深深道:“怎么,你以为我不敢?”

  郑愿睁开眼睛,柔声道:“你当然敢,而且…··。我也很想。…··”

  花深深飞快地抽回手:“偏不欺负你!”

  郑愿微笑道:“你这个小狐狸精!”

  花深深恨恨地在他唇上咬了一口:“好好睡觉,别胡思乱想的,阿福守在外面。不会有事的,这里很安全。”

  郑愿问道:“这是在哪儿?”

  花深深道:“城南的一个小村庄,很僻静,这户人家姓王,只有一个老奶奶和一个小男孩,……对了,我忘了告诉你一件事。”

  郑愿道:“什么事?”

  花深深道:“我背着你下楼的时候,马神龙还坐在那里喝酒。他一定知道皮口袋里装的是你。”

  郑愿道:“哦?”

  花深深恨声道:“可她并没有阻拦我,看来她对你还没死心!”

  郑愿道:“他不是女人!”

  花深深瞪眼道:“你还在骗我!”

  郑愿忙道:“好好好,他是,他是。”

  对付吃醋的女孩子,的确是件很难办的事情。女孩子吃起醋来,简直不可理喻。

  花深深虽然不同凡俗,但女孩子毕竟是女孩子。

  郑愿长长叹了口气,低声道:“我可怜他。他也许有不得已的苦衷。江湖上人心险恶,他也许是被人逼着这么干的。”

  花深深道;“就算她是被人逼的,可她害的是你,而你又真心实意地拿她当朋友待!”

  友情本是世间最美好的东西,任何人若利用朋友的信任来欺骗朋友,是对“友情”二字的玷污。

  这样的人,的确还不如明火执仗的强盗让人敬畏。

  郑愿凝视着她,深情地微笑道:“好深深,别生气了。

  不管怎样,我还活着。”
 

 
分享到:
幼儿园的故事,做灯笼
用身体为儿子选老婆的荒淫皇帝
揭秘中国历史上的十大绝版美男
熊乃瑾版阎婆惜
阿里巴巴和四十大盗第四幅
忘川河1
中国历史上“色”服两代君王的最强势女人
春秋美人齐文姜如何从荡妇到军事家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