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天香血染衣 >> 第七章 蓬莱高家

第七章 蓬莱高家

时间:2016/10/10 11:40:56  点击:806 次
  老板娘苦笑道:“见是见到了,可跟没见到没什么两样。”

  郑愿一惊:“老宋没出什么事吧?”

  老板娘黯然道:“死是没死,可比死了还难受百倍。”

  郑愿急道:“你说话怎么总是半句半句的?快把你看见的都告诉我!”

  老板娘瞪眼道:“想听整句的,先把衣裳换了,收拾整齐再过来。”

  郑愿只好去换衣裳。这里老板娘和红石榴还没说上几句话,他居然就已经换过衣裳,奔了进来,一迭声地道:

  “快讲,快讲。”

  老板娘又瞪起了眼睛,“你和我家小妹还饿着肚子,急什么?边吃边说。”

  “你家小妹?”郑愿奇道:“你几时有个妹妹了,我怎么没见过?”

  红石榴冷笑道:“我就是。”、:

  老板娘抿嘴一笑,将红石榴搂在怀里,柔声道:“我和石榴妹妹已经结拜了,日后你要敢有半点对不起我小妹的地方,嘿嘿,可别怪大姐我不客气。”

  郑愿连连拱手:“恭喜,恭喜,……不敢,不敢。”

  红石榴伏在老板娘怀里,笑道:“姐,他是不是个……小公公?”

  老板娘水汪汪的眼睛膘着郑愿不怀好意地道:“小妹日后一试就晓得了。”

  红石榴羞得双手乱拧:“‘姐姐胡说,我不依,不依!”

  郑愿尴尬地笑道:“好了,小石榴别闹了。大姐,你开始说吧!”

  老板娘道:“前天傍晚,有四个人来住店。其中一人就是宋捉鬼,另外三人我不认识,看样子都练过高深的功夫,

  郑愿问道:“那三个人是不是都穿黑色武士服、年纪都不大?”

  老板娘摇头:“不是。有一个是个胖大老头,红光满面的,可能是这三人的首领,另外两个岁数也有四十多了。你问这个干什么?”

  郑愿苦笑道:“没什么,你接着往下说。”

  老板娘道:“宋捉鬼的神情又痴又呆,完全像个木头傀儡,那三人让他干什么就干什么。我看见宋捉鬼时,刚想和他打招呼,可见他一点反应都没有,只好忍住了。我怀疑他可能被那三个人做了什么手脚。”

  郑愿点点头道:“和我想的差不多,后来呢?”

  老板娘道:“第二天一早,他们就上马向东去了。”

  郑愿低着头,沉思了半晌,抬头看看红石榴,微笑:

  “李婷婷跟你说过些什么?”

  红石榴瞪眼道:“你以为我现在会告诉你?等到了那地方再说,哼!你是不是又想把我甩了?”

  郑愿道:“到了那地方,或许我们马上就会被盯上,到时候你想说都晚了。”

  红石榴冷笑道:“你别吓唬我!反正我不告诉你。”

  郑愿问老板娘:“那些人要把宋捉鬼带到哪里去?”

  老板娘也冲他瞪眼睛道:“不知道。”

  郑愿还是不死心:“他们在你这里住了一个晚上,你居然一点线索都没有找到?”

  老板娘冷笑道:“线索倒是有,只是你别想让我告诉你。”

  郑愿证一怔,看了看她,又看着红石榴苦笑道:“难道你已告诉了小石榴?”

  老板娘微微一笑,柔声道:“猜对了。”

  红石榴笑道:“大姐有什么事情,自然会告诉小妹,你算是什么人,大姐凭什么要告诉你?”

  郑愿虽然早就知道女人不好对付,但还是为老板娘和红石榴的“联盟”感到愕然——老板娘和红石榴原先根本连对方的名字都没听说过,怎会一见面就好成这样?

  女人的心事,他实在是弄不懂。

  老板娘起身笑道:“你们明早还要赶路,就早些睡觉吧!我知趣得很,就不打扰了。”

  红石榴的脸一下红了:“大姐,我和你睡一起。”

  老板娘笑着出门而去:“可惜我不会为别人捶腿,你还是和你小外甥睡吧!”

  红石榴口中虽说要出去,身子却坐得稳稳当当的,半分要出去的意思都没有。

  郑愿叹道:“难道你真的不怕我非礼你?”

  红石榴方才的泼辣劲不知飞到哪里去了,脸红得就像是枝头的红石榴。她低着头,害羞地膘着他,声音低得像蚊子哼哼:“我……我……相信你。”

  郑愿道:“你相信我,并不等于我相信我自己。”

  他三口两口吃完了饭,往地板上一坐,微笑道:“你睡床上,我打坐一夜。”

  红石榴跳起身,怒道:“你少臭美!我去和大姐睡!”

  她居然真的拉开门冲了出去。

  红石榴虽已赌气离去,郑愿这一夜过得却并不寂寞,不仅不寂寞,而且可以算得上是飘飘欲仙。

  因为老板娘偷偷溜了进来。

  郑愿安安静静地躺在床上打呼噜,好像睡得很熟,但老板娘刚挨近床,就被他伸出的手抱住了。

  他们什么话也没说,就缠在了一起,热烈地亲吻着,急促地抚摸着对方。

  他们早就认识。

  郑愿三年前刚出道时,就曾到过这家店里,被风流美丽的老板娘缠昏了头。

  郑愿就是在她的怀抱里,才第一次尝到了女人的滋味。其后他又来过三次,三次都和她亲热得像新婚的夫妻。

  然而他们并非夫妻,也绝对成不了夫妻。更没有要结成夫妻的意愿。

  他们只是在相逢时欢爱,而在离别后就忘记对方,至少在表面上是忘记了。他们在欢爱时如痴如狂,分手时也绝不忧伤。

  也许就因为他们本就没有要拴住对方的意思,他们才能在欢爱时忘记了一切。

  他们都不是孩子,他们都已是大人,他们都已知道什么是人生。

  当老板娘满意地瘫软在床上时,郑愿又问起了宋捉鬼:“你究意发现什么线索了?”

  老板娘还在喘息呻吟,自然不想说话,郑愿恨得牙痒痒,可偏偏一点办法都没有。

  许久,老板娘才吃吃笑道:“你要想知道,干吗不先。

  问我?”

  郑愿一怔:“什么意思?”

  老板娘一笑下床,在他唇上亲了一下,笑道:“现在晚了,我累坏了,我要去睡觉了,但愿那丫头没醒。”

  红石榴的脸一直板着,而且一直不说话,她只是拚命打马。

  郑愿偷偷看着她,微笑道:“你怎么了?这么不高兴,谁惹着你了?”

  红石榴冷冷道:“莫忘了跟我石榴红说话时应有的口气,我现在是‘六亲不认、杀人如麻’的石榴红,不是总被人骗、被人欺负的红石榴。”

  她仍然是石榴红的打扮,那张又老又丑的脸看起来很吓人。

  郑愿半晌才又陪笑问道:‘’昨晚睡得怎么样?”

  这话问得很有点做贼心虚的味道。

  红石榴笑得更冷了:“很好。我从来没睡得那么死过。”

  郑愿睑有点红,塔讪道:“我也睡得不错。”

  红石榴咬了咬牙,哼了一声,扭过头不理他。

  看样子她肯定已知道昨晚他和老板娘的事了,郑愿苦笑着摇摇头,只好打住话头,闷闷地赶路。

  他们已经跑过了潍坊、平度,现在都已快到莱州了,红石榴居然还没有一点要停下的意思。

  郑愿越跑越吃惊,他实在弄不明白红石榴究意要跑到何处才算完。难道宋捉鬼得罪的是渤海的海盗么?

  胶东的确也有不少武林世家、江湖帮派,但郑愿想不出胶东会有谁跟宋捉鬼过不去。倒是渤海上有几个海盗组织都和宋捉鬼有点过节。

  如果真是海盗捉了宋捉鬼,宋捉鬼现在想必已被送到了海上,郑愿若想去救宋捉鬼,就必须出海。

  郑愿一想到要出海,心里就忍不住发毛,很有点想呕吐。

  他出过一次海,东海。

  那次他吃尽了苦头。他到了海上,才发现看起来那么迷人的海并不那么迷人。

  他在船上简直就没法呆,天晕地眩的,一点东西都吃不了。不停地呕吐,连苦胆都快吐出来了。

  在海上漂泊了六天,他已被折腾得不成人样了。但他还是“凯旋而归”的。

  那次出海的结果是,他追上了逃窜的“血魔”季怒江和“花痴”敖天放,并干净利落地切下了他们的脑袋。

  季怒江是南疆的巫医,但季怒江并不给人治病。季怒江只喜欢杀人取血,用人血制“药”。

  李怒江的武功虽不算极高,迫逃跑的本领极高,据说天下最滑溜的人,就是血魔季怒江。

  天南各门派曾多次派高手追杀他,都被他逃脱了。

  季怒江撞上了郑愿,算是倒足了血霉。

  郑愿本来要杀的人是“花痴”敖天放,因为敖天放曾连续在江浙一带用迷药好淫妇女数十人,恰好又被郑愿撞上了。

  敖天放开始逃跑,敖天放的轻功很好,要不他就当不了采花大盗了。

  郑愿万里追踪,将敖天放追到了南疆,敖天放大约是想借助血魔的逃跑技巧,就躲到了血魔家中。

  于是血魔也只有拚命逃跑。但他们并没有再往南面钻深林,反而北上,以迷惑郑愿。

  但血魔和花痴都没有逃掉。

  郑愿总共花了整整六十三天的时间才完成了那次除恶任务,自己也累得瘦掉二十斤肉。

  从那以后,只要一看见船,郑愿就有点头晕,一提到“海”字,郑愿就心里发苦。

  那么,这次会不会出海呢?

  一直到了招远,吃完饭进了房,红石榴都没露过一次笑脸。

  “舅舅”和“外甥”当然然总会住在一间房。

  郑愿心里直打鼓,他希望这个“舅舅”千万别又像昨晚那样。

  红石榴揭下面具,松开头发,吁了口气,躺到了床上,面色阴沉得能下三天雨。

  郑愿陪笑道:“还有多远的路?”

  红石榴理都没理他,干脆连眼睛都闭上了。

  郑愿又小心翼翼地道:“累了吧?我去给你泡壶好茶?’

  红石榴叹了口气,懒洋洋地道:“我不累,我看倒是你累了。”

  郑愿道:“还好,还好。”

  红石榴闭着眼睛,慢悠悠地道:“你肯定比我更累,我昨天晚上睡了
 

 
分享到:
从《金瓶梅》看明朝女性内衣秀
李世民与长孙皇后
山雀和熊
木兰辞7
女皇帝武则天的私生活究竟触犯了谁
金缕衣 杜秋娘3
舞台照片:清朝时期的京剧
古罗马盛行娼妓文化 2万人城市开25家妓院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