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天香血染衣 >> 第三章 冰雪牡丹

第三章 冰雪牡丹

时间:2016/10/10 11:35:07  点击:373 次
  郑愿居然没有死掉,连他自己都很吃惊。

  他醒过来的第一句话就是:“怎么,我没死?”

  坐在他身边的居然就是那个开饭铺的小姑娘,她的眼睛肿得好厉害,像是两只桃子。

  她虽然在流泪,但仍然咬牙啐道:“你想死?”

  郑愿瞪着她,半晌才哈哈大笑起来:“他妈的,原来我没死,哈哈!”

  小姑娘吓了一跳,恨恨地道;“你要死了,过几年谁来……谁来抢我?”

  郑愿想往起坐,但没有坐起来。他发现自己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就像是和面时放多了水的面团似的,软乎乎的。

  他只好又倒回枕上,叹道:“我真想不到。”

  小姑娘怜惜地抚着他额头上的冷汗,低声道:“你真想不到什么?”

  郑愿道:“我真想不到,你居然是这么一个人。”

  小姑娘一怔,道:“我怎么了?”

  郑愿苦笑道:“我没想到,你居然会是个解毒高人,居然救了我的命。”

  小姑娘咬着嘴唇,瞪着他,半晌才恨声道:“我若是会解毒的话,一定不会救你,谁叫你昨天那么欺负人?”

  郑愿吃了一惊:“不是你救的我?那是谁救的?”

  小姑娘冷笑道:’‘你不用管,乖乖养好伤就赶紧滚蛋。

  你的救命恩人根本不想见你。”

  郑愿呆了呆,苦笑道:“他不想见我产

  小姑娘道:“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了不起的人,人家非得赶着要见你?我告诉你,人家根本就没看你一眼。”

  郑愿叹道:“他真的没见过我的面?”

  小姑娘笑得更冷:“人家压根儿就没走近你三丈之内。”

  郑愿道:“那他又怎么救我?”

  小姑娘道:“人家只在你腕上悬了根丝线,号了号脉,开了药方,我去抓的药。”

  郑愿这回是真的吃惊了:“悬丝诊脉?你说救我的人会悬丝诊脉?”

  小姑娘瞪眼道:“你不相信?”

  郑愿也不知从哪里来了力气,一骨碌爬起身,跳下床就跑。

  小姑娘先是吃惊,马上又追了出去,尖叫道:“你干什么去?”

  郑愿一声不吭,低头疾奔,直冲向院门。

  但郑愿刹那间站住了。

  院门口已突然间多出了一个人。

  他如果硬冲,势必会撞在那个人的身上。

  郑愿低着头,看着脚下的台阶。

  离他的脚尖一尺远的地方,有一双葱绿的绣花鞋儿,鞋上绣着花。

  牡丹花。

  这双绣花鞋郑愿很熟悉。

  他常常梦见这双绣花鞋,但却又害怕看见它们。

  郑愿觉得自己的心在狂跳,血也直往头上冲。

  恍惚间,耳边响起了一个冰冷的声音:“你又想跑?”

  郑愿叹了口气,两膝一软,往后便倒。小姑娘已追出,正站在他身后,这时便伸手抱住了他。

  郑愿的身子很沉,她根本无法抱住。两人一齐倒在了地上。

  小姑娘被郑愿压住,急切间脱不开身,只得抬头央告道:‘小姐,求求你把他弄起来。”

  那双绣花鞋走进院门,鞋尖轻轻踢在郑愿大腿上,将郑愿踢得滚了开去。

  然后,那个冰冷的声音叹道:“把他抱回房里去。他要再敢跑,你就用绳子把他捆起来。”

  这里是小姑娘的家。可现在这家的主人却已不是她爹,也不是她,而是那个穿葱绿绣花鞋的女郎。

  小姑娘昨天醒过来时,郑愿已面色发黑,呼吸已极微弱。

  她无助地坐在他身边哭泣,却一点办法也没有。

  这时候一双葱绿绣花鞋儿移到她身边,她抬起泪眼,就看见了一个冷冰冰的年轻女郎。

  小姑娘不得不承认,这个女郎美得吓人。也冷得伯人。

  但小姑娘感激女郎,甘愿被她叱来咤去,就因为这女郎救了郑愿的命。

  可现在小姑娘有点恨她了。

  因为这个又冷又美的女郎看来不仅认识郑愿,而且和郑愿的关系还很不一般。

  郑愿呆呆地躺在床上想心事,眼睛睁得很大,但当门外响起脚步声时,他的眼睛就闭上了。

  他听得出来那是谁来了。

  他不是不想看见她,他是怕看见她,而且也没有勇气看见她。

  脚步声在他床前停住了,郑愿的眼睛闭得更紧。

  女郎冷笑道:“你别装了,我知道你已经醒了。”

  郑愿点点头,但还是没有睁开眼,他的脸色惨白发灰。

  女郎道:“你居然也知道没脸见我,真是天下奇闻。”

  郑愿悄然一叹,低声道:“谢谢你救了我。”

  女郎冷冷一哼,道:“我本来不想见你,但又想听听你对我有什么交待。”

  郑愿苦笑道:“没有,一点都没有。”

  女郎冷笑:“真的一点都没有?”

  郑愿半晌才吁了口气,睁开眼,定定地看着她。

  他发现她已经瘦多了,愿来圆圆的下颌已变得尖了,原来就很大的眼睛也显得更大了。

  被人称为“冰雪牡丹”的花深深,竟已憔悴成这个模样,谁会想到呢?

  连郑愿都想不到。

  花深深水是个又冷又艳的女孩子,世上有许多人想获得她的芳心,但都没有成功。

  她把这颗心给了郑愿,可郑愿居然不要。

  花深深笑起来足可倾城倾国,可花深深从十岁起,就极少笑,天下不知有多少人想一睹花深深的笑容,但他们都失望了。

  花深深只对一个男人笑过,而且笑得又甜又美。

  这个幸运的男人就是郑愿,可郑愿居然看见她就想躲。

  郑愿看着花深深,许久许久没有说话,连眼睛都没眨一下。

  花深深也冷冷地瞪着他,脸色越来越白,眼中的雾气越来越浓,渐渐地,那雾气凝成了两颗大大的晶莹的露珠。

  郑愿转过了眼睛,叹道:“深深,你莫要哭好不好?”

  花深深还是哭了,而且哭出了声。

  郑愿苦笑道:“深深,有话好好说。你这一哭,让人听见成什么样子?”

  花深深呜呜地哭着,哭得好伤心好伤心,泪珠儿不住滚落,落在郑愿的手上。

  郑愿只好不劝了。女孩子在哭的时候,越劝会越伤心。

  他听着花深深的哭声,默默地回想着往事。他不知道自己做的是对还是错,但他知道一点,那就是他对不起花深深。

  而且是非常非常对不起。

  去年四月初,他兴致勃勃地跑到洛阳去看牡丹。

  郑愿在洛阳也有一个朋友。他的朋友名叫荆劫后,是天下著名的“天香园”的主人。

  天香园的牡丹号称天下第一,每年春夏之交,天香园的园门都会被游人挤塌。

  郑愿虽是个爱说话的人,荆劫后却沉默寡言。他们居然会成为好朋友,也是奇事。

  荆劫后的父亲据说就是昔年离魂门的门主荆楚,他的母亲就是血鸳鸯令的少令主吴越。

  荆楚和吴越劫后余生,相逢在养麦谷中,已不再过问江湖中事。

  天香园原本是洛阳武林的领袖人物令狐一招的产业。

  自令狐一招死在荆楚的离魂伞下之后,天香园数易其主。

  荆劫后买下天香园的目的是什么,众说纷坛,但没有人认为这不合理。

  因为荆劫后的祖父荆傲雪就是被令狐一招设计害死的。

  郑愿到天香园作客,荆劫后自然是喜出望外,两人特地在当晚设席天香园中,赏月下之花,品酒中之友情,其乐融融,荆劫后话也渐渐多了。

  酒到半酣,荆劫后突然压低声音道;“注意,花深深来了,别转头看,否则她会不高兴的。”

  郑愿很奇怪,问道:“花深深是谁?”

  荆劫后低声道:“洛阳花家的三小姐,一笑倾城,却从未笑过。”

  郑愿更好奇了:“她是来看你的?”

  荆劫后叹道:“你看她是不是比月下的牡丹更迷人?”

  郑愿笑了:“她是不是很冷很傲,对男人不假辞色?”

  荆劫后点点头:“不错,这月下的牡丹,本就是只配她来赏,她就像是月下的仙子,不带半点人间烟火之气。”

  郑愿看着荆劫后,微笑道:“哦?”

  荆劫后道:“人们都称她为‘冰雪牡丹’。想睹其一笑者不计其数。……她每年这几天晚上,都会独自一人来赏花,我也不敢惊动她,总是事先就避出去,以免她不高兴,今晚……”

  郑愿微笑道:“今晚怎样?莫不成为她一人赏花,你要赶我回去睡觉不成?”

  荆劫后微笑道:“正有此意。”

  郑愿大笑起来:“你老兄是不是对这个什么冰雪牡丹有意思了?”

  荆劫后看见花深深愤然离开了,才叹道:“你把她气跑了。”

  郑愿笑道:“你若要真的有那个意思,我去花家给你做媒。”

  荆劫后苦笑道:“惟愿能睹其倾城一笑,已足慰平生,不敢妄生非分之想。”

  郑愿道:“这好办,包在我身上。三天之内;我让你亲眼看见她笑。”

  荆劫后自然不相信,两人决定打赌。

  花深深有一条爱犬,每天清晨,花深深都会牵着爱犬在天香园外散步。

  花家和天香园恰好是邻居。

  第三天清晨,花深深又牵着爱犬出现了,薄薄的晨雾笼着花深深,像是一幅最美最动人的画。

  只可惜花深深的面上冷冰冰的,而且身后跟着四个保镖,否则这幅画一定更动人。

  荆劫后躲在篱笆后面,郑愿却迎面走向花深深。

  郑愿一面走,一面转头乱着,口中大叫道:“三叔,三叔你在哪儿?”

  花深深看见了郑愿,眉头皱了起来。

  她讨厌在散步时有人大呼小叫,更讨厌看见公子哥儿。

  而郑愿就是个公子哥儿,而且也正在大呼小叫。

  四个保缥也戒备地瞪着走近的郑愿,怕他会对三小姐有什么企图。

  郑愿的眼睛扫过花深深冷漠的面庞时,还是黯淡的,但一看见那条狗,顿时就亮了。

  他突然间恭恭敬敬地跪了下来,冲那条狗叫了一声:

 
 

 
分享到:
生命无常,何必放不下2
揭秘古代女性如何使用卫生带
八仙过海
揭秘康熙跟苏茉儿到底是不是情人关系
倪云林洗马图
3.演艺界的,你没兴趣
以不穿衣服为规则的欧洲裸泳锦标赛3
清朝皇宫中的太监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