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龙腾记 >> 第四章 剑道巅峰

第四章 剑道巅峰

时间:2016/10/10 7:34:37  点击:938 次
  韩丐天被自己的“隔山裂岳掌”所伤,功力全失,所受如此重创,没有半年的调息是难以恢复,但他仅次于龙尊的武学修为,隐隐感到龙尊的“龙尊剑法”和美姬的“美姬剑法”

  自存一体,又相互依存,两者之间似乎存在妙不可言、千丝万缕的联系。

  韩丐天为自己的这一发现感到兴奋,挪了榔身子,瞪着牛眼睛,急切地叫道:

  “喂,你们两个娃子将‘龙尊剑法’和‘美姬剑法’对练一遍给我看一下。”

  只见红光和蓝光相互交织,石房里“嗤嗤”连声。

  韩丐天看了一会,大叫道:

  “不对,不对,应该是那小子使‘地罡剑’对红儿的‘无情剑’,而用‘天魔剑’对红儿的‘有情剑’,再来一遍。”

  柳天赐剑尖一摆,一招“地动山摇”,一道红光如长虹贯日,将体内的魔力摧动着“龙尊剑”发出地动山摇的剑势。

  上官红刚要起剑与之相和,突然惊叫一声,一招“无拘无束”使出一半时感到自己的内力一下子提不上来,趺坐在地。

  柳天赐大惊,赶忙扶起上官红。

  韩丐天在一旁凝神说道:

  “龙尊不愧为百年来武学巅峰人物,美姬是比他稍逊一筹。”

  上官红惊问道:

  “韩伯伯,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韩丐天牛眼一转,说道:

  “龙尊和美姬是两百年前武林的两个奇男女,由于龙尊一生亦正亦邪,所以在江湖上就褒贬不一,而美姬为情所困,反其道而行之,在江湖上留下一个‘毒牡丹’的恶名,我老叫化子今年已有一百二十岁了,当年和龙尊、美姬、‘不老童圣’、段永庭五人在大洪山比武,激斗了十天十夜,最后就完全比拼内力了,龙尊将我震翻在地,但也被我的‘隔山裂岳掌’震退了五步,有什么事你韩伯伯看不出来的嗯!”

  上官红撅着嘴说道:“那也不能说明龙尊比我师父高吗!”

  韩丐天说道:“你刚才是不是感到有一口真气接不上来?这就是证据。”

  上官红惊问道:“这怎么证明?”

  韩丐天心想:这上官红争强好生的性格倒蛮可爱,笑道:

  “龙尊和美姬都是天地奇人‘九海之心’的徒弟,两人悟出九海龙气,自成一家,由于美姬坠入情网太深,一个‘情’字扰之,内功的修为就受到了牵制,当然就低了一筹。但由于两人尘缘太深,所创的剑法相得益彰,就叫情之所至,剑之道势,如果两人能抛却世俗偏见,那双剑合壁,将是一套惊天动地的剑法,唉,可惜,可惜!”

  韩丐天摇摇头,接着说道:“真是武林一大幸事,幸好两人都有传人,‘龙尊剑法’中的‘地罡剑法’以至纯至刚的内力使出阴损刻薄的剑招,而‘美姬剑法’的‘无情剑’最重要的是要做到无情无义,地罡正气正好感化,而‘有情剑’以情深似海的情意反哺‘天魇剑’的暴戾凶残。”

  柳天赐和上官红听得幡然醒悟,两人的心里一直有这样的感觉,但还没想到这上面,经韩丐天一语道破天机。

  韩丐天接着说:

  “由于红儿的内功不如那小子的内功,所以在强大的纯正内力之下感化,难以做到无情无义,因此剑法就不能施展!”

  柳天赐不得不对韩丐天的武学折服,真是洞若观火,察之于微,心境一变,口气也变了道:

  “韩伯伯,那应该怎么练?”

  韩丐天牛眼一翻,朝天鼻一哼道:

  “你这小子,倒还挺会拍马屁的!”但语气中含着满意,接着说:

  “我们就叫这套剑法为‘无情地罡’和‘有情天魔’剑法,相对而言,在‘无情地罡’中,红儿的难度就要大些,一定要带着仇视的心理,做到无情无义、无爱无欲,而在‘有情天魔’剑法中,天赐就必须做到魔性十足。好吧,你们谨守这一原则,再练一遍。”

  柳天赐和上官红依言演练,但上官红还是不能发挥。

  经过了四五天,两人才将一招“地动剑摇”和“无拘无束”揉合得如出一剑。

  韩丐天在一旁大声喝彩。

  就这样,在韩丐天的指点下,柳天赐和上官红“无情地罡”和“有情天魔”剑法练得有些眉目。

  也不知过了多少时日,除了睡觉小憩之外,两人不停的练剑,长臂猿定时的给他们送来“炎黄鱼”。

  这段时间,韩丐天的内力也恢复了两成,长臂猿对韩丐天和上官红的关系也大为改善,碰到长臂猿心情好的时候,还用浑厚的内力帮韩丐天运功行气,所以韩丐天的内功恢复神速。

  内功疗伤,不能出现丝毫的闪失,当长臂猿为韩丐天疗伤,柳天赐和上官红就到外面空旷的大洞里练剑。

  这天,两人练到“有情天魔”最后一招,柳天赐使的是“天魔剑”的第七式“天魔血剑”,上官红使的是“有情剑”的末式“情深似海”。

  在溶洞里,上官红柔情似海的剑势下,柳天赐怎么也使不出“天魔剑”最恶毒的一招“天魔血剑”。

  柳天赐真的有点气馁了,没有信心再练下去。

  两人总觉得缺了一些什么。

  上官红见柳天赐心浮气躁,甚是苦恼,心生爱怜。无端地生出一股柔情,剑式一缓,柳天赐“刷”的一剑,上官红正面提剑转身。

  这一剑将上官红的胸前给划开了,露出了雪白丰满的Rx房。

  柳天赐呆住了!头脑一片空白。

  上官红满面娇羞,衣服一裹扭过身去。

  柳天赐只觉得浑身燥热,欲火中烧,走上前去,拦腰抱起了上官红。

  上官红一阵目眩,又踢又捶,柳天赐和上官红皆是热血青年,初懂男女之事,上官红知道要发生什么,本来对柳天赐深情一片,松开护住衣服的手,也就闭上眼睛依了他。

  柳天赐看着赤裸的上官红如一个玉人,玉肌冰肤,眼含秋水,面若桃花,胸乳粉红,腰纤脚细。

  上官红只感到一阵巨痛像海潮一样弥漫全身,觉得自己变成了一只小鸟,时而是在晴朗的天空飞翔,时而又钻进急风乱雨……

  两人只觉得肉体与灵魂已融在一体,彻底的熔化了。

  初识云雨情,两人感到又是紧张,又是悸颤。

  上官红娇羞万分,穿好衣衫,柳天赐见其胯下一点血红,搂过上官红轻声说道:

  “姐姐,是天赐不好!”

  上官红身子一软,倒在柳天赐怀里,咬了柳天赐一口道:

  “你就是坏!”

  上官红只觉得脸一阵发烧,挣脱柳天赐的怀抱,走到溪边洗了一把脸。

  回眸一笑。

  这一笑把柳天赐整个笑呆了。

  脸上污迹洗尽,露出白皙娇嫩的脸庞,光洁照人。

  一阵亲热,就像悄悄的落下了一夜的积雪,面颊飞出两片红晕,那红晕随着她柔情一笑,倏地浮起。

  唇上没涂胭脂,天生成两片樱花的色泽,两道眉毛尖儿偏高,尾儿偏低,正是所谓愁眉,眼睛脉脉含情,柔光一片,鼻峰细腻得像玉雕瓷塑,隐约间见细汗微微。

  秋波流转。

  柳天赐顿时不能自己,也不答话,上去揽住了上官红的纤纤细腰。

  轻轻地亲她欣长柔墩的玉脖,上官红痛快地呻吟着,两条玉臂软软的搭着。

  柳天赐摸索退去上官红的衣服露出雪白雪白胴体。

  上官红身子一颤,发出一声痛叫,柳天赐心生一股怜悯,想轻一点,却又止不住,初尝禁果的热血青年,行动中已出了一身大汗。

  上官红喘息着问:

  “你怎么啦?”

  柳天赐说道:“姐姐,是不是很痛,让我看看。”说着就要俯下身去看,却被上官红揪住了耳朵嗔道:“不许看,这事就是要疼。”

  “你不怕就好了。”柳天赐急急地把上官红压在身下,看到上官红珠泪四溢,痛入心肝的模样,一阵喘息,山崩地裂般的震撼,上官红觉得自己的肉体不存在了。

  柳天赐松开手,将她轻轻抱在怀里,却见上官红娇喘微微,粉腮红唇,身上已汗渍渍的。

  上官红的脸庞放着柔柔的红光,双目微闭,启动红唇,轻轻地出了一口气,两片红唇渍出了血,还留有儿个牙印,带着幸福的笑意躺在柳天赐怀里睡去了第二天,两人接着练“有情天魔”剑的第七式。

  两人同时起剑,石破天惊,柳天赐觉得体内真气自然流畅,同时一击而出。

  柳天赐兴奋得大叫起来:“姐姐,成了,成了!”

  上官红也满腔喜悦,心想:龙尊和师父其实早就想将“龙尊剑法”融为一体,但始终来能遂愿,因为尽管心心相印,但又却相隔甚远,留下一本空白的“美姬剑法”。

  自从与天赐经过肉体神交,才悟了出来,想到这里,上官红满心欢喜,却又羞不自胜,红着脸,不敢正视柳天赐兴奋的眼光,垂下红脸。

  柳天赐拉着上官红的手,冲进石房里,大叫道:

  “韩伯伯,我和妹妹练成了‘无情地罡’和‘有情天魔’剑了。”

  韩丐天一听,也大感诧异,龙尊苦苦思索的一套剑法,两个娃子竟练成了。

  柳天赐见韩丐天半信半疑的样子,一把拉起韩丐天的手,长臂猿也跟着出。

  上官红与柳天赐作成了夫妻,刚开始挺不自然,但想到天下的男女都这样子,表妹向子薇年纪比自己还小,现在已经有了,何况柳天赐一直是自己追寻的心力交瘁的心上人。

  将自己的一切奉献给意中人,心境坦然,就有一种如饮的甜美。

  成天哼着曲儿,荡着如花的笑靥,秋波流转,幸福甜蜜的微笑。

  她整个儿心醉了!

  所有的快乐招之即来,所有的烦恼挥之即去!

  想世间红粉知已,才子佳人,英雄红粉莫不过如此!

  就在深洞外一块平坦的石台上,两人亮出蓝晶晶的“美姬剑”、红殷殷的“龙尊剑”相对一站,韩丐天眼前一亮,好一对天生的璧人!

  忽而,红光一闪,蓝光跟着灵动起来,接着红蓝两道剑光交织融和在一起。

  柳天赐剑势凝重如高山巍巍,上官红凌空如仙子
 

 
分享到:
潘金莲与西门庆最“恶心”的一件床上创举
一代一代枭雄
玉兔捣药的传说
一个豆荚里的五粒豆
古人找媳妇技巧:刘邦靠送礼吹牛取悦老丈人
中国历史上最荒淫的公主:一生纳了30位男妾
小蝌蚪找妈妈的故事2
梁山108将有多少人是土匪出身的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