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世界童话名著 >> 木偶奇遇记

木偶奇遇记

时间:2010/3/29 10:07:04  点击:9718 次
第一章
  “有一个国王!”我的小读者马上要说。

  不对,小朋友,你们错了,从前有一段木头。

  这段木头并不是什么贵重木头,就是柴堆里那种普通木头,扔进炉子和壁炉生火和取暖用的。

  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总之有一天,这段木头碰巧到了一位老木匠的铺子里,这位老木匠名叫安东尼奥,大伙儿却管他叫樱桃师傅,叫

他樱桃师傅,因为他的鼻尖红得发紫,再加上亮光光的,活像一个熟透了的樱桃。

  樱桃师傅看见这段木头,高兴极了,他满意得一个劲儿搓着手,低声嘟嚷说:“这段木头来得正好,我要拿它做条桌子腿。”

 第六章
                                
    这真是个可怕的冬夜,雷声隆隆,电光闪闪,整个天空好像着了火,寒冷彻骨的狂风卷起滚滚的灰尘,吹得田野上所有的树木刷拉刷拉直

响。

  皮诺乔最怕打雷闪电,可肚子饿比打雷闪电更可怕。因此他掩上门,撒腿就跑,蹦上那么百来蹦,来到一个村子,他舌头也吐了出来,上

气不接下气,活像一只猎犬。

  可村子里一片漆黑,人影也没有一个,铺子都关上了门。一家家也关上了门,关上了窗子,街上连一只狗也没有,整个村子像死了似的。

  皮诺乔又是绝望又是肚子饿,于是去拉一户人家的门铃,他丁零丁零拉个不停.心里说:“总会有人朝外看看的。”果然,有人打开了窗

子朝下看,这是个老头儿,戴一顶睡帽,气乎乎地大叫:“这么深更半夜的,要干什么?”“请做做好事,给我点面包行吗?”

  “你等着吧,我就下来。”老头儿回答着,心想准碰上了小坏蛋,深更半夜来开玩笑。人家好好地睡觉,他却来拉门铃捉弄老实人,过了

半分钟,窗子又打开了,还是那个老头儿的声音对皮诺乔叫道:“你在下面站着,把帽子拿好。”

  皮诺乔还没有帽子,他马上走到窗子底下,只觉得一大盆水直泼下来,把他从头淋到脚,好像他是一盆枯萎的天竺葵似的。

  皮诺乔像只落汤鸡似地回家里,他又累又饿,一点力气也没有了。他再没力气站着,干是坐下来,把两只又湿又脏、满是烂泥的脚搁到烧

炭的火盆上,他就这样睡着了,他睡着的时候,一双木头脚给火烧着,一点一点烧成了炭,烧成了灰。

  皮诺乔只管睡他的大觉,咕啊咕啊地打呼,好像这双脚不是他的,是别人的,他直到天亮才一下醒来,因为听见有人敲门,“谁呀?”他

打着哈欠,擦着眼睛问,“是我,”一个声音回答。

  这是杰佩托的声音。


第七章
                                
    可怜的皮诺乔睡眼惺忪,还没看到他的两只脚已经完全烧没了,因此他一听到父亲的声音,马上跳下凳子要跑去开门,可他身子摇了那么

两三摇,一下子就直挺挺倒在地板上了。他倒在地板上这啪哒一声,听着就似是一口袋木勺子从五层楼上落下来似的。

  “给我开开门!”这时杰佩扦在外面衔上叫。

  “我的爸爸,我开不了门”,木偶回答说,又是哇哇哭,又是在地上打滚。

  “为什么开不了?”

  “因为我的两只脚给吃掉了。”

  “给什么吃吃掉了?”

  “给猫”,皮诺乔说。因为这时候他正好看见一只猫,用前脚在玩一些刨花。

  “我说,给我开开门!”杰佩托又说一遍,“要不,我进屋子给你只‘猫’!”

  “可我站不起来,相信我吧。噢,我真可怜,我真可怜!我一辈子得用膝头跪着走路啦!……”

  杰佩托听见木偶又哭又叫,以为又是他在捣鬼,想好好收拾他,于是打窗口爬进屋子。

  杰佩托先还想骂他打他,可等到看到他躺在地上,当真没有脚,心马上软了下来,他赶紧搂住皮诺乔的脖子,把他抱在怀里,抚摸了他成

千遍,哄了他成千回,大滴大滴的眼泪流下腮帮,哭着说:“我的好皮诺乔!你的脚怎么烧掉啦?”

  “不知道,爸爸,可请您相信,这是个可怕的冬夜,我一辈子也忘不了,又打雷,又闪电,我肚子饿得要命,当时会说话的蟋蟀对我说:

‘你是活该,你不好,自作自受,’我对它说:‘你小心点,蟋蟀!……’它对我说:‘你是个木偶,有个木头脑袋,’于是我抓起个木头槌

子,扔过去,它就死了,可这都怪它自己,因为我并不想打死它,我把煎锅放在火盆的炭火上,可是小鸡跑出来说:‘再见……给我向您一家

人问好’,可肚子越来越饿,因此那个老头儿,戴睡帽的,把头探出窗口,对我说:你在下站着,把帽子拿好。’我头上挨了那么一盆水,讨

点面包吃并不可耻,对吗?我马上回家,因为饿坏了,我把脚搁在火盆上烤干。您回来了,我的脚烧没了。可我这会儿肚子还是那么饿。脚再

也没有了!噫……!噫!……噫!……噫!……”。

  可怜的皮诺乔说着哭起来,哭得那么响,五公里外都能听见,杰佩托听他说了半天,只听懂一点,就是木偶饿得要死了。于是他打口袋里

掏出三个梨,递给他,说:“这三个梨是我准备当早饭吃的,可我很高兴给你吃。吃吧,吃了梨就好了。”

  “你要是给我吃,请把皮削掉吧。”

  “削皮?”杰佩托听了很惊奇,反问说,“我的孩子,我简直不能相信,你的嘴那么刁,你那么难侍候,这可不好!在这个世界上,得从

小习惯什么都吃,懂得给什么吃什么,因为你永远不知道会遇到什么事情,什么事情都会有!……”

  “您的话是不错,”皮诺乔接下去说,“可我永远不吃不削皮的水果,水果皮我受不了。”

  杰佩托是个大好人,就拿出一把小刀,用天使般的耐心,削好了三个梨,把梨皮放在桌子角上。皮诺乔两口就吃掉了第一个梨。他正要把

梨心扔掉,杰佩托拦住他的手,对他说:

  “别扔掉。在这个世界上,样样东西都会有用的。”

  “可说真的,我不要吃梨心!……”木偶像蛇那么扭来扭去叫道。

  “谁知道呢!什么事情都会有!……”杰佩托并不生气,又说了一遍。

  就这样,三个梨心没扔出窗口,跟梨皮一起,都放在桌子角上。

  皮诺乔吃了三个梨,或者说得准确点,吞下三个梨,打了个很长很长的哈欠,接着又哭也似地说:

  “我肚子又饿了!”

  “可我的孩子,我再没什么可以给你了。”

  “没有了,真的没有了?”

  “就剩下这儿一点梨皮和梨心了。”

  “没法子,”皮诺乔说,“要是没别的,我就吃块梨皮吧。”

  他于是嚼起梨皮来,他先还歪着点嘴,可后来一块接一块,一转眼就把所有的梨皮都吃光了,吃完梨皮,又吃梨心。等到全给吃完,他心

满意足地拍拍肚子,兴高采烈地说:“这会儿我觉得好受了!”

  “现在你看,”杰佩托给他指出说,“我刚才对你说没错吧,得学会不要太挑肥拣瘦,不要太嘴刁。我的小宝贝,在这个世界上,咱们永

远不知道会遇到什么事情。什么事情都会有!……”

 第八章
                                
    木偶肚子一不饿,马上就叽哩咕噜,哇哇大哭,吵着要一双新的脚。可杰佩托为了他的恶作剧,想要罚罚他,就让他去哇哇哭,让他绝望

了整整半天,最后才说:

  “凭什么我要给你再做一双脚呢?是为了眼巴巴看着你再打家里溜出去吗?”

  “我向您保证,”木偶哭着说,“从今以后我一定做个好孩子……”

  “所有孩子碰到想讨点什么的时候,”杰佩托回答,“他们都是这样说的。”

  “我向您保证,我要去上学读书,叫人看得起……”

  “所有孩子碰到想讨点什么的时候,都来这一套。”

  “可我跟别的孩子不同!我比所有的孩子好,我一直说真话,爸爸,我向您保证,我要学会一种本领,等您老了,我安慰您,养您。”

  杰佩托虽然装出一副凶相,可看着他那可怜的皮诺乔这么受罪,眼里噙着眼泪,心里充满了爱,他不再回答什么话,只是拿起工具和两块

干木头,一个劲地干起活来了。一个钟头不到,两只脚已经做好。这两只小脚轻巧,干燥,灵活,真像一位天才雕刻家做出来的,杰佩托于是

对木偶说:

  “闭上眼睛睡一觉吧!”

  木偶闭上眼睛假装睡觉。在木偶假装睡觉的时埃,杰佩托用鸡蛋壳装点溶化了的胶,把两只脚给他黏上,黏得那么天衣无缝,一点看不出

黏过的样子。

 

 
分享到:
郑和七下西洋如何完成后勤补给
太平天国除洪秀全外不允许夫妻同居
揭秘大唐公主们的悲惨命运
刘邦统一国家前最信任的两个人是谁
我在红尘,而君在天涯,何时共眠
最早被称为倾国倾城的一个美女
百年前的日本泳装美女2
八、陈圆圆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