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龙腾记 >> 第三章 惊天阴谋

第三章 惊天阴谋

时间:2016/10/9 19:38:35  点击:1022 次
  袁苍海惊道:“教主,我在杭州的时候,就听说你已经收编了被称作水上第一大帮‘九龙帮’为我教的第七大堂口‘九龙堂’,原‘九龙帮’的帮主阮星霸被封为‘九龙堂’堂主,当时我就感到不大对头。”

  柳天赐将青衣老者的尸体放在草丛中,饶有兴趣地问:“你觉得哪些地方不对头?”

  袁苍海思索着说:“第一,‘九龙帮’被列为水上势力最大的帮,帮主阮星霸原是‘鹰爪门’的帮主,后来不知是怎样取代‘九龙帮’前帮主黄朝霸,成为‘九龙帮’的帮主,这件事在江湖上也引出了许多猜疑,但后来也就不了了之,因为阮星霸的‘九龙帮’整顿得好生兴旺,许多武林一等一的高手投其门下,成为藏龙卧虎的水上第一大帮,因为阮星霸看起来为人狡猾,听说与元军暗里还有勾结,所以向大哥从没与‘九龙帮’有任何往来。‘九龙帮’有如此庞大的基业,本可与日月神教分庭抗礼,怎么会归顺我日月神教,甘当日月神教的一个堂口,高高在上的阮星霸又怎甘心当一个堂主呢?!”

  “第二,柳天赐在接任我教的第二任教主,应该知道,日月神教在接纳第七个堂口,另任堂主可是教中大事,一定要召开全教大会讨论,现在我才明白教主已被人替代。”

  柳天赐说道:“袁大哥,你认为向大哥会不会被别人替代呢?”

  袁苍海疑惑地望着柳天赐,惊恐地叫道:“难道向大哥已遭什么不测?!”

  柳天赐平静地说:“对,向大哥已被人移花接木,也就是说,那个在天香山庄大肆杀戳武林同道、授我教主、围杀武当……的人已是一个戴着向大哥面皮的阴谋家。”

  袁苍海大叫一声:“不可能,不可能,向大哥那么英明神勇,谁还能杀得了他?!你在骗我,你在骗我!”

  柳天赐拍了拍袁苍海的肩膀,就将他在东赢山所看到的一切讲了出来,袁苍海痴痴的听着,不由放声大哭,泪流满面,一头红发倒竖,怒睁双目,肌肉扭曲,神情甚是可怖,抓住柳天赐的手摇道:“是谁,是谁杀了向大哥!”

  柳天赐没动,说道:“袁大哥,你认识上官雄这个人吗?”

  “上官雄?上官雄是成吉思汗的一个南下带刀统领。”

  “他和向大哥有什么关系吗?”

  袁苍海一拍大腿叫道:“哦!他还是向大哥的舅老爷,向大嫂的亲兄弟,每年逢年过节什么的,还经常到日月神教住上十天半月,向大哥一生疾恶如仇,硬与向大嫂不冷不热地让他住下,就在今年正月,不知为什么两人吵了起来,向大哥把他赶了出去,说叫他再也不要来了,说什么断绝关系,我从来没见过向大哥发那么大的火。”

  袁苍海顿了一下又说:“可就在今年七月中旬的时候,向大哥突然收到上官雄的一封信,信的内容大致是叫向大哥到他军营去一趟,商量怎么联合起兵打蒙古鞑子,说他虽然身在蒙古军营,心却在大宋,一直在寻找机会图谋杀了成吉思汗,以洗国耻。当时我们看了信,都群情振奋,向大哥心情也很好,说上官雄这般用心良苦,倒真错怪了他,当晚就带着阴阳天地四大护法和十几个亲信教徒到蒙古军营去了……难道,难道上官雄……”

  柳天赐一直被这件事困扰着,他很想听到别人的意见,冷静地说道:“袁大哥,你接着说下去!”

  袁苍海喃喃地道:“肯定是他,只有在向大哥毫无戒备的情况下,别人才有可能对他下毒手。再说上官雄和向大哥身材长得差不多,熟悉向大哥的言谈举止,所以才能成功地移花接木。”

  上官红和绿鹗已经睡着了,跳动的火苗映着上官红的俏丽明艳的脸庞,给人一种说不出的美感。绿鹗略带稚气的脸上带着一丝古怪的微笑。

  柳天赐心里一片祥和,袁大哥的想法正是自己所料,他用鼓励的目光看着袁苍海,问道:

  “袁大哥,你认为上官雄这么蓄谋已久为了什么?”

  袁苍海老泪横流,依然沉浸在哀痛之中,他一抹眼泪,将牙齿咬得“咯咯”作响,说道:

  “上官雄假扮向大哥大肆杀戳武林同道,使日月神教四面树敌,激起武林公愤,借此挑起武林纷争,这将是武林最大的浩劫,多么阴险的借刀杀人之法!消除中原武林势力,为他南下扫平道路。上官雄这龟儿子,人面兽心,亏得他还是大宋子民,我到日月神教杀了他!”

  柳天赐说道:“你认为上官雄还在日月神教吗?”

  袁苍海迷惘了,吼道:“那他在哪里?”转而又觉得不应用这种口气对教主说话,又说道:“上官雄不是扮演了向大哥,不在日月神教,你说他会在哪里呢?”

  柳天赐眉头紧锁,手里拿着一根枯枝在地上划看,说道:“这就叫‘金蝉脱壳’,正如你前面所说,上官雄为了挑起武林各派对日月神教的公愤,在天香山庄大肆杀戳,由于我情不自禁地发出啸声,使他感到震惊,因我身上凝聚了惊世骇俗的功力,他早就看出了我的破绽,本可以将我置于死地,但又想到利用我对付更多的武林同道,‘借刀杀人’,就假戏真做,以假日月神教教主的身份,传令我为日月神教的第二代教主,并让全武林人都知道现任第二代日月神教教主叫柳天赐。”

  柳天赐从地上捡起了一块石子,一用力,石子捏得粉碎,说道:“现在上官雄已经牢牢牵制了水陆两大教,发觉他不能控制我,就另选了阮星霸的儿子阮楚才作为我的替身,叫阮楚才到日月神教总坛任职,另一方面又到处围杀我,昨天晚上安排青衣老者和另外两个人在水里杀我,以为是稳操胜券,一定会除掉我这个心腹大患,因为我是最清楚这个阴谋的人,谁知机关失算,要是你是上官雄下一步你会怎么做呢?”柳天赐问道。

  袁苍海被这一连串的阴谋惊呆了,像一环套着一环的陷阱,经过柳天赐一讲,仿佛有拨云见日的感觉,进而又感到震惊不已,日月神教已被上官雄玩弄于手掌之上,自己和其他堂主还浑然不觉,感到又是惭愧又是愤恨,尽管面前的柳天赐不是向大哥所任命,但他身上还是被盖了日月神教“玄铁蝴蝶印”,并且武功盖世,与日月神教同如刀案上的一块肉,已经同日月神教融为一体,再说日月神教也需要一个智勇双全的人来主持大局,化解这场浩劫,破了这场灭门之灾,他打心眼里敬服柳天赐。

  袁苍海“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泪流满面地说道:“教主,属下袁苍海罪该万死,蒙了双眼,听从奸人从中利用,险些误了大事,请教主处罚我吧!”

  柳天赐扶起袁苍海,长叹了一口气说道:“袁大哥,你可别这样讲,我这教主也是来得不明不白地,现在我和你都在别人的圈套中,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戳穿这个阴谋,到时日月神教还是要选一位像向大哥那样义薄云天的伟男子做教主的,我柳天赐一个浪子,倒没心去追名逐利,我能洗去这身上的冤曲就可以了。”

  袁苍海挣脱柳天赐的手,固执地跪下:“不管怎么说,你的胸口上已有我日月神教的烙印,事实上你就是日月神教的教主,苍天啊!向大哥在天之灵也瞑目了,到现在你难道就眼睁睁地看着武林同道与日月神教互相残杀吗?这样辱没了自己的使命吗?教主,我袁苍海信得过你,你不答应我就长跪不起。”

  柳天赐头脑中闪现出吴浩在地牢里那绝望而又欣喜的眼神和山村老妇与老丈的义举,不禁热血上涌,说道:“我柳天赐岂是贪生怕死之辈,袁大哥,我答应你!”

  袁苍海欣喜而泣.两人又谈了一些细节,也在满天繁星之下,缓缓流淌的大江水声中睡去……

  上官红披衣而坐,其实她根本没睡着,柳天赐和袁苍海的对话,她听得一清二楚,心里有种说不出的伤感,老天为什么偏要这么安排?

  突然他听到柳天赐梦呓叫道:“姐姐,姐姐。”地回过神来,心头一震,跑过去偎依在柳天赐身边,握着柳天赐的手,柳天赐的额头上冒出一层冷汗,上官红小心翼翼地为他擦去汗水,柳天赐慢慢的安静下来……上官红坐在他身边一夜没睡……

  早上起来,四人发觉昨晚经历了一场恶战,每个人的身上脏兮兮的,不由得相视而笑。

  绿鹗惊叫道:“咦,姐姐怎么跑到那里去了。”

  上官红俏脸一红,从柳天赐怀里爬起来,低下头理了理头发,柳天赐心想:“怪不得昨晚睡得那么香。”用鼻子吸了吸,上官红身上的淡淡幽香钻进鼻孔。

  袁苍海提着韩丐天的紫葫芦,笑道:“昨晚要不是韩老头的酒葫芦,我袁苍海就要亡命长江了,绿鹗,给你,留着以后装酒喝。”说着把紫葫芦抛了过去。

  柳天赐知道袁苍海替上官红在解围,分散绿鹗的注意力,才提到紫葫芦,柳天赐突然问道:“袁大哥,我们现在在哪里?”柳天赐到目前只知道杭州城一带最熟悉的就是东赢山,其它的地方是一无所知。

  袁苍海作为日月神教“黑虎堂”的堂主,经常在大江南北四处走动,对各地的地形和风土人情很熟悉,说道:“从九江过来,我们就到了湖北的武穴,我们要经过武穴、黄梅和黄州,穿过武昌府向西北就到秦岭了。”

  绿鹗在一旁叫道:“快别扯得那么远,我肚子正饿,袁老头你把我们带到哪个镇上吃个早饭倒是正经的。”

  袁苍海并不在意绿鹑对他的称呼,“哈哈”一笑道:“好,好,大家都饿了,我们往北不远就到了武穴镇,在那里让‘绿小怪’饱餐一顿。”

  绿鹗嘴一翘说道:“黑虎哥,死袁老头又说我坏话。”

  袁苍海笑道:“绿鹗姑娘,你可不要打我屁股。”

  绿鹗“扑哧”一笑说道:“老大不小的,不害臊。”

  柳天赐扶起上官红两人相视一笑,清晨的太阳带点暖意,四人一扫昨天阴暗的心影,都觉得精神振奋了不少,的确感到饥饿,没有马,四人只好向武穴镇走去,绿鹗抱着韩丐天的大紫葫芦和上官红走在后面。

  不一会儿就到了武穴镇。武穴镇濒临长江,是个小镇,虽然荒乱之年,生意萧条,但为了生计,人们不得不一早就赶来招揽生意,小镇上人渐渐多起来,充满了生机。绿鹗和上官红走到街上特别惹眼,引起行人连连侧目,又都觉得奇怪,
 

 
分享到:
史上最愚昧的皇帝:指鹿为马而亡国
黄泉路1
小青蛙1
揭秘“肉弹”西施的生死之谜
3.他们走呀走呀,忽然听到后面有人在叫
三只小猪上幼儿园3
史上最腐败的皇帝:为满足特殊爱好卖尽全国官位
历上最荒淫国君 为与妹妹通奸情杀妹夫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