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奇门风云录 >> 第七章 绝代尤物

第七章 绝代尤物

时间:2016/10/8 15:13:44  点击:1026 次
  七峪沟内形势很乱,夫人下令,立刻撤出七峪沟退往黄河,全体进入金国势力范围内。

  这是不得已的命令,今日这七峪沟已经不再是那神秘的七峪沟了,已经有人将这个秘密泄露了出去,若再死守这块地方,到时必定会弹尽粮绝,被外面之人切断所有联系,那只好坐着等死了,所以,他们必须撤!

  所有的人只带好必要的干粮和一些有用的东西。重要的东西和一些珍贵物品,早已经分批送走,这是他们的策略,这些人早就没有长驻中原的打算。“毒手盟”会自动解散,部分高手将化整为零,散入民间各地,到时候再自组势力,协助金兵进攻中原。不过现在却没有了时间,他们必须全体都在最快的时间内冲出去。

  七峪沟内的人不少,高手也不少,因此“毒手盟”内坛绝不是可以轻视的力量。

  他们分三批出谷。最先一批,都是高手,人数不多,才八十多人。他们没有走远,只是迅速站到了这条幽谷出口处的各处有利的位置,他们的任务是开路。然后,才有一批近百人的队伍走过幽谷,向孟津方向行进。最后是一队近百人马,但这些人无一不是好手,因为他们有一个任务,那便是护住“夫人”。

  一顶八人抬的帐篷座椅,缓缓行出幽谷,这是李玉环的座驾,那薄薄的轻纱在微微的秋风中轻舞,隐隐约约之下,李玉环那绝世仙容带着一抹淡淡的轻愁。她已经是四十多岁的人了,可是却看不出一丝衰老的样子,反而给人一种淡雅清丽的艳色,一种成熟的风韵,这当初有“毒手观音”之称的女人,的确是一个绝代尤物。

  抬着座椅的是八名铁塔般的中年人,那浑身隆起的肌肉,就如一座座小山,给人一种钢铁的想象,健步如飞。在座椅边有四名宫装艳女和一名以纱巾盖着脸的女人,不疾不徐地跟在座椅的旁边。

  两组人马一汇合,便迅疾向孟津方向行去。这是刚才第二路人马所行的路线。谷中依然有人,因为他们还需要守住栈道,不至于立刻便被对方追上。

  这道谷口的出处,与栈道口那条路相隔很远,几乎是背道而驰。虽然凌顺在昨晚出去了,而此时犹未能有人及时赶到。但这是否便可以说明,这一路上都会没事呢?

  李玉环的路线是经孟津,至黄河,再逆流从水路至桓曲,登陆路,在河津与司马屠汇合,这只是她初步之谋,也是最理想的想法。

  这将是一段艰难的行程,最艰苦的旅程。她,已经不能把众人分散,因为这一路都会有无数眼线,让他们无法再分散,否则难逃被各个击破的命运。

  船只早就有人安排好了。只有马匹,因为所需太多,故未能全备,但这一切的安排已经不错了。

  但凌顺绝不会让他们有喘息的机会,博爱天等人也绝不是傻子。

  凌海一行也有近百人,顺着麻金所留下的暗号一路追赶,所有人都有马匹,这绝对是一个惊人的马队,但却没有人敢管,甚至连官府之人也不会去查。

  川中的官府不知道缙云凌家的人还没有出世,虽然凌家在四年前被毁,但凌家的事迹依然在他们的心中,凌家和官府本就有联系,凌归海当年也曾救过驾。虽然老皇帝已去世,但凌家在皇家的心目中还是有一点分量的,那是因为凌家那冠绝当今的武功,朝中凡是会武的人都不得不向往,对凌家也倍加推崇。

  凌海也很少从城中走过,一般都从城外绕过。他们不愁食宿,“四人堂”遍布各地的商会便作了他们最大的支柱,何况这么多人在一起,露宿也不是什么苦差。

  司马屠因昼伏夜行,其行程很难与凌海相比,虽然早了几天,可也无济于事。

  唐门中人并没有阻挡凌海一行人,但却让司马屠知道了消息。司马屠将三百多人兵分五路,每一路都由他所带的“毒手盟‘高手所领。而唐门则助他得到马匹,让其行动加快。这样一来,竟使凌海等人不知司马屠究竟在哪一路。所幸麻金手下仍有几人跟在司马屠之后。

  但凌海与雷劈金等人也不得不分开而行。

  司马屠所行的道路上,麻金诸人留下了双重暗号。凌海这一路上还得配解药,但对于那种和合之毒,他根本无从知道毒性,只好配制“万能解药”,用自己的鲜血与各种解毒、避毒圣药相结合,而制成丹药。凌海有信心,“如意珠”本来就是万毒的克星,有“如意珠”

  之血,便无须再怕什么和合之毒了。不过凌海的身体也因此而变得比较虚弱,一路上休息的时间也比较长。好在四人堂各分点不断提供大补之物,什么“千年人参”、“鹿茸”、“燕窝”……都大量地送来,在未到达下一个目标之前,那里已经有人准备好了,到了便已经煮好送来。因此虽然不过数天时间,却也让他完全康复了。

  洛阳花果山之战简直太容易了,众英雄两头夹击,强攻而入,将留在“毒手盟”总坛的三十多名弟子全部围杀。凌顺组织人马,在孟津道上与“毒手盟”弟子一阵拼杀,双方死伤近百人。这些人都是“毒手盟”派来断后的,临死反扑,颇不易对付。

  李玉环依然前行,据小六子的暗号,李玉环已经化妆,似是离群而行。

  对于像李玉环这样的高手,若是独身而行,想留住他,挡住她的去路的确很难,至少她的行踪很难掌握,因为她不仅武功高,而且对毒物、易容都很精擅,二十多年在凌家潜伏,其武功绝不会比凌文风差多少,因为她本是“塞外双龙”的弟子,而又聚凌家绝学于一身。

  凌顺也没有把握是她的对手,不过凌顺的易容术之精也己达到了祖金威那种级数。因为他对各门绝技都有精研,所以他的武功才会比凌春雨差,成为凌家第四把剑手。

  天狮寨中的弟子与“四人堂”的高手尽数与凌顺汇合,而博爱天的人马也很快便赶到,一路对李玉环的人马,追着屁股痛击。李玉环已经被逼得无法可想,也已经到了不得不战的地步了。

  在横水,李玉环已经痛下决心,与博爱天的人马决一死战,否则的话,这一路追到河津,将免不了有全军覆灭的危险。当然李玉环并不是想真的决一死战,而是派出近百人连同她自己截住追兵,其他人全部分散而行,可走山林,可走水路,尽力找各种方式掩护,然后在河津与司马屠汇合。

  没有来得及挖陷阱,他们只是将所有的劲箭全都集中,在山道边埋伏。

  凌顺和博爱天并没有上当,这便是凌家的秘密,目前的形式他们已经完全掌握。“毒手盟”本不会陷入这样的苦逃之境,但却没有想到有“四人堂”这异军突起的势力,更估错了自己内部的纯洁度。凌顺的那一手也让他们尝到了内奸的苦处,他们几乎没有救援之人,只望过了中原地界进入金兵势力范围就有救了。

  在中原安插的死士已经死得差不多了,武当九幻此时也是自身难保,多年未曾插足江湖的宁远神尼这一次竟动了真怒,随着九梦真人赴武当清理门户,他也是劫数难逃。而王家此时又被冯家牵制,同时也因为王祖通的死,使得王家独成一系,再与“毒手盟”毫无关系。

  此时,李玉环的境况可以说是山穷水尽,只有挨打的份,狗急跳墙,这是很正常的事。

  凌顺一行人并没有从这一片树林中走过,而使众人形成一个包围圈之势,对那些分散而逃的“毒手盟”属下进行追杀。没有人能在丐帮与“四人堂”中人的眼下溜掉,只要有人落单,定会遭到群雄无情的围击。

  两百多名突围的“毒手盟”高手能冲出这些包围圈和眼线的却只有很少的一部分而已。

  翠花与四名艳女一起,同时还有二十几名高手,而这一队也是死伤最彻底的一队。

  凌顺最先赶到。他刚一出手,四名艳女便死了,翠花的穴道被制。

  这不是凌顺的杰作,出手的是翠花身后的一位年轻人,他的剑竟有着让人想都想不到的狠厉,赫然也是凌家剑法。

  二十几名高手刚反应过来,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怒吼,把这位年轻剑手衣衫划破,便死在凌顺诸人的剑下。

  除凌顺外的所有人都惊愕万分,居然世间还有这样一位年轻高手,这样可怕的剑法。翠花没有死,她有些不解,也有些不敢相信。

  “你……你……居然敢背叛我?”翠花声音有些颤抖,但仍狠厉地问道。

  “不错,因为我不能一错再错,我小六子,生是凌家的小六子,死也是凌家的小六子。”

  那年轻人冷厉地道。

  “小六子!”有人惊呼出来。谁都听说过,六年前,凌家有两位年轻高手,虽然没有凌振羽的名头响,更没有凌振羽潇洒,但其武功和智慧并不比凌振羽差多少。

  翠花才恍然大悟。在她气恨交加的情况下,小六子把她的面纱挑开,声音无比冷厉地对她道:“以前你很美,也很艳,但我很后悔,我很痛恨你,当凌家被毁时,我已发誓,要在你最无奈的时候、你最窘的时候让你后悔,要你恨我,这是报应,半边脸的小姐,你知道吗?

  每一次在你浪叫的时候,我都感到无比地恶心!我只把你当作一堆狗屎,那是因为你不佩做我心目中的仙女。忍辱了四年,我就是为了等待这一天!”小六子很狠,在翠花的脸上留下了十个手指印,然后又划开了她另一边脸,再废去她一身武功,这是小六子最恨一个人的表现。借他之手对他最尊敬的人下毒,所以他恨透了这个蛇蝎心肠的女人,而此时,忍了四年的屈辱一刹那间暴发,岂会不手段残忍?

  翠花想死,可她已经失去了力气自杀。血在流,却不知是心里还是脸上。

  凌顺很理解小六子的心情,一个人由爱变成恨,那种感觉有多么深切,他也有同样的体会,但他却依然对她有一份难明的爱,让他心中充满了矛盾。

  李玉环完全失策,在内坛副总坛主带着浑身血迹返回之时,她完全明白了,而这时已经迟了,结果她毅然地决定,各人分散突围,能走多少便算多少,只要走出中原就行,到时候,再各行回报金主。因此时金人已经完全将塞外各族统一起来,成为了域外霸主。

  柞水道上,司马屠知道自己已经跑不过凌海,这是他的感觉,就算跑得了,到了河津,也定难以与李玉环汇合,所以他决
 

 
分享到:
牛郎织女传说是西方情人节的源头
阿里巴巴和四十大盗第七幅
古代文人如何用诗词描写女人的乳房
羊年大吉1
揭秘“肉弹”西施的生死之谜
三字经82
蟠龙,(注意,它无云),天不足西北,无有阴阳消息,故有龙衔火精以照天门中。(郭璞注《大荒北经》烛龙引《诗含神雾》)
揭秘吓死秦始皇的神秘预言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