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奇门风云录 >> 第二章 奇门奇祸

第二章 奇门奇祸

时间:2016/10/6 14:40:10  点击:625 次
  凌文风动了一下,缓缓地转过身来,很慢很慢,这一转身似乎长达半个世纪,又似乎在数转过了哪些空间,终于凌文风转挝身未,可一张本是紫红色的脸,显得那样苍白,就像一朵纯白梅花的颜色。

  "庄主怎么?""几个年长之人飞身上前。

  凌文风轻轻摇了摇手,依然是以那种平静的声调道:“我中毒了,一种不很剧烈而一时又解不了的毒,大家别担心,我还死不了,暂时用内力逼于脚下,多后再慢慢想办法。”

  "庄主,我们一起来为你逼毒。"一位形如长臂猿的黑衣老人道。

  "来不及了,三叔,你赶快到前院去着守人门机关,见有可疑人物,杀无赦!”凌文风缓缓地说道。

  "大叔,你去照顾海儿,若有什么不测,请和二叔务必将海儿送走。”凌文风凄惋地说。

  “庄主,让我们一起杀掉敌人!·…¨"须发皆白的老人说道·"别说了,大叔,保护海儿是最重要的,其他兄弟各就各位,见到可疑人物杀无赦,庄中有外出人员杀无毁""凌大风冷冷地说道。

  凌文风转过脸来对着已经在发抖而又没机会逃的小六子问道:“为什么?”就这冷冷的三个字,似是地狱的寒刀刺穿了小六子所有的包装,使他软软地瘫在地上只知不住磕头道:"庄主饶命,庄主饶命,庄主饶命-"为什么?"凌文风又问了一句,口气寒碍如万载玄冰,连旁边向小六子怒恨得欲将其分尸而后快的人也感到内心的冰寒。

  “这酒是翠花泡的,她叫我端给庄主你喝,所以我就端来了,我也不·…¨不知道有毒,请庄土恕罪,墙庄主饶命·…¨"小六子结结巴巴地说道。

  “唉,没想到…¨我早就看出翠花有问题,也注意提防和疏远她,没想姓还是计高一筹。

  算了饶你不死,但你必须将功折罪。"凌文风感叹地道。

  "如诲·如山,通知各关口,见翠花杀无赦。如风、如云,保护夫人。四叔、五叔,你们就留下来陪我聊聊天吧,其他人都见机行事,随时听候调配!

  凌文风恢复了平日的气概,只是脸色依然那样苍白。

  凌家庄里灯火依然那样亮着,使全庄的气氛变得比刚才更诡秘,因为现在的静,静得那样可怕,正似一场暴风雨来临之前的酝酿,又似缙云山那样深幽难测。

  "二公,你也下来吧,这水很舒服,哈哈哈¨"一个在水里的少年一边向岸上的老头扬水,一边叫道。那水雾让他那粉红的脸蛋如熟透了的苹果一般,他们就是凌家少庄主凌海和马二爷。

  马二爷那双深邃的眼中充满了慈爱和笑意,水珠溅了一身也不在意,可是渐渐地他的眼上蒙了一层朦胧的忧郁和凄苦,他的心早就飞到了另一个世界,那个世界和如今的世界并无多大的区别,只是物是人非四十年前,马二爷并非二爷,而是一个浪迹江湖的浪子,一个无门无派的浪子,而且是江湖中新崛起的高手之一,他名字叫马君剑,他的人也如其名"君子之剑",最令江湖中人难以忘记他的是两次挑战。

  第一次因为一位朋友受冤而被困武当,那时他才出道一年,或许是初生牛犊不畏虎,他竟硬闯武当,大破武当两仪剑阵和四象剑阵而激出武当上任掌门"八难真人",居然接下一百三十六招才败下阵来,但也因此解开他朋友之冤;另一战,也是决定他一生的一战,也是最令他伤心的一战,他永生难忘的也是这一战。

  想到这里他就流下两行老泪,口里叨念着:"唐情、唐情,你现在何方?你现在可好?

  四十年,四十年了!""兄台好身手,敢问兄台尊姓大名?"一个略带稚气而又显娇嫩的声音传了过来,一张秀气而充满好奇的脸映入了他的眼帘。

  不知怎的,面对着这个懦生打扮的娇公子,他有一种亲切的感觉,所以他并不吝啬地告诉了对方:"我叫马君剑,这位兄弟有何指教?""哦,你便是’君子之剑’马君剑?"娇公子惊讶地道。

  "正是在下,兄弟如何称呼?"马君剑依然很诚恳地回答道。

  "对了,我叫唐情,四川唐门的’唐’,灰情的‘情’,才刚到江湖便听说马兄大名,便发誓要向马兄学习,今天能见兄台果然没让我失望,真是太好太好了,所以我块定和你一道行走江湖,望马兄不弃。"唐情像小孩子般地说道,那一脸的兴奋和满眼的期盼使得马君剑感激不已。

  因此马君剑说道:"唐兄,我孑然一身,仇家满大下,和我在一起会很不安全的,还望唐兄不要开玩笑。”

  "怎么是开玩笑呢?我从不喜砍这一套,想说就说,想做就做,想哭就哭,想笑就笑,这样做不是更让自己快乐吗?又何必学那些伪君子呢?"唐情认真地道。

  你怎知我不是伪君子之一呢?"马君剑笑着说。

  "从你的行为和眼睛里可以看出来,你绝不是伪君子,若伪君子也像你一样,我也愿意一起闯。"唐情一本正经地道。

  "那你若跟在我后面行走,我也不会拿剑杀你是吗?那么天下之大,大道之多,又怎么谈谁跟谁行走江湖呢?"马君剑微笑着道。

  于是,他们就这样一直同行了一个多月,有一天马君剑与唐情正准备过青海关,"马君剑,还我兄弟的命来!"突然一声怒喝,四位长满络腮胡子的大汉挡住了去路,那铁塔般的身躯竟立出了四座大山的气势。

  马君剑抱拳问道:"请问尊兄弟为何人?"那站在最前面拿着斩马刀的凶汉怒道:"我兄弟雷劈火,不就是你杀害的吗?’"哦,你们是“关外五魔刀”。"马君剑恍然道。

  "不错,我是老大雷劈金·""我是老二,雷劈木。’"我是老三,雷劈水。’"我是老五,雷劈土。’四人依次就像是念台词一般连珠炮地道出了姓名,原来这"关外五魔刀"雷氏兄弟幼年曾遇异人,并传以刀法,老大练的是斩马刀,老二练的大环刀,老三练的是圆月弯刀,老四练的是东洋刀,老五练的是朴刀,每次杀敌都是五人齐上,互补其短,在武林中鲜有敌手,五人一条心,在不断杀戮中竟让他们创出了一道阵法,名为"雷刀阵",这之后江湖更无敌孑,于是目空一切,乱造杀孽,虽有人怒却无人敢管。而马君剑恰逢雷劈火落单,且正在污辱一位姑娘,实在看不过眼,于是怒斩雷劈火于青海帮,而今却惹来四魔来寻仇。

  "那你想怎么样?"马君剑平静地道。

  "以命还命,血债血偿!"雷劈金恨声道。

  "是吗?你也知道这个道理,那你们几个人一共有几条命,够还那些死在你们手中的冤鬼吗?"马君剑椰揄道。

  "好哇,好哇,说得有理,说得有理!"唐情拍手叫道。

  "乳臭未干的小子,你也敢笑大爷,待会解决了姓马的再割掉你的舌头!"雷劈金怒道。

  "我好怕哦。"唐情伸出小舌头扮了个鬼脸道。

  "小子,你找死!"一声怒喝,一道威猛的刀风呼啸而至,地上的秋叶四散纷飞。

  "叮"一道亮丽的电光一闪而没,斩马刀已被削去两寸长的刀尖,马君剑潇洒地掸掸衣服上的尘土淡淡地道:"既然是来找我算账,就不要祸及无辜。"雷劈金呆呆地看蓉刀尖,有些不敢相信自已的眼晴,可听马君剑一说,才知道这的确是现实,回头和三兄弟对望了一眼,都着出对方眼里的惊惧·"雷劈金,你不是要为兄弟报仇吗?我可以给你机会,我身上这把含月珍珠软剑乃百年前妙手大师鲁胜天亲手煅道,刚才你也看见过它的锋利,若我以此作战你们连百分之三十的机会都没有,因为你们的刀阵已有残缺。不过我可以用一根枫枝接受你们的挑战,但我也有一个条件。"马君剑凌凌地说道,每个字却具有一种不可抗拒的气势。

  "什么条件?说来听听!"雷劈金有些不敢相信地道。

  "谁输了之后,任凭对方处置,不得伤害他人。"马君剑理着修长的手指漫不经心地道。

  "那不成问题,但我怎样保证你不用剑呢?"雷劈金还是有些怀疑地道。

  "我可以把剑交给这位小兄弟暂为保管。"马君剑依然漫不经心地道。

  "好,我们输了,任凭处置,绝无怨言!"雷劈金阴声道。

  "你的三位兄弗怎么一直不说话呀?"马君剑钾榆道。

  "我们大哥所说的便是我们所说的。"三人异口同声道。

  "哎,你们训练有方哦,答得这样整齐·"马君剑嘲笑道,同时也解下软剑扔给唐情,又一晃身便折了一段枫枝施施然地走回柬,含笑道:“唐兄,照顾好我的剑。"向雷氏四兄弟跨去,倒提枫枝拱手道:"请赐教·""看刀。"一声大喝,"呼"斩马刀以力劈华山之势斩下,“嘶"大环刀从左至右横扫而至,朴刀也从右侧斜划过来,却是很简单的招式,无半招花巧可使,可却有一种惨烈的气势,秋叶也随着这惨烈的气势全都飘向马君剑,连旁边观战的唐情都急得要出手帮忙了。

  可就在刹那间,局面全都改变,那是因马君剑的枫枝,扫出漫天血影,遮天盖日地向四周扩展,"叮叮叮"几声刀响,马君剑已冲出刀阵,连唐情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可枫枝也只剩下一根木杆,叶枝尽去,马君剑微喘道:"果然厉害。"说完抢身攻去,他不能再给四人以联手之机会,四人也同样受大力一震,各自飞退几步,突又见马君剑抢攻上来,忙挥刀反扑,"当",一棒击中刀身,雷劈金飞退七八尺,而马君剑凝神一剑直刺向朴刀,反腿踏中大环刀刀身,借力使刺更快,一下子穿过弯刀的击杀,一棒击在朴刀刀锋,"啪"木棒分成两片穿过刀身,变成两把利剑,刺入雷劈土体内。而朴刀,四强力一阻失去八成攻击力,被马君剑轻易夺下,然后斜划一刀,"当"斩马刀和朴刀同时断成数节,马君剑斜身抽出两块木片,雷劈土惨叫一声坐倒地上,马君剑飞身疾去,刚好避开后面两刀的袭击,一个燕子穿波,迎上雷劈金,双木直刺过去。那剩下毁寸长的斩马刀却如何能挡,雷劈金忙躺地一滚。可马君剑并不让他空闲,以蜻蜓点水式的脚步踏向雷劈金的身子,"啊"的一声又接“恩"的闷响,原来雷劈金竟自动翻上那截只剩三寸的朴刀,那是马君剑故意掷于该地的武器,并一路
 

 
分享到:
盘古开天辟地
念奴娇 李清照 萧条庭院2
吃人肉取乐的齐恒公最终被活活饿死
小蝌蚪找妈妈的故事11
孝庄与多尔衮只是偷情失身绝无下嫁
白雪公主
02 亲尝汤药    汉文帝刘恒,  汉高祖第三子,为薄太后所生。高后八年(前180)即帝位。他以仁孝之名,闻于天下,侍奉母亲从不懈怠。母亲卧病三年,他常常目不交睫,衣不解带;母亲所服的汤药,他亲口尝过后才放心让母亲服用。他在位24年,重德治,兴礼仪,注意发展农业,使西汉社会稳定,人丁兴旺,经济得到恢复和发展,他与汉景帝的统治时期被誉为“文景之治”。
东郭先生和狼的故事8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