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无双七绝 >> 第七章 重修武学

第七章 重修武学

时间:2016/10/5 12:23:20  点击:829 次
    出乎他们意料的是一连几天,都没有船只向这边靠近。鄱阳湖上船只来来往往,但一到离此岛二三里的地方,就不会再继续靠近。

  宁勿缺很是不解。在丁凡韵的大力劝说下,他开始重新习练武功,可时间如此之短,即使他的进展再神速,也是不可能有多大提高的。

  丁凡韵像一个贤慧的妻子那样负担起两个人的日常起居,她要让宁勿缺安心习练武功。

  让宁勿缺惊讶的是她竟那般精明能干,仅是她可以从林子中找到不下数十种野菜,并偶尔也猎到一只山鸡山兔什么的就已让他惊愕不已了。

  丁凡韵又变得拘谨了——甚至比原来还拘谨。第一个夜晚他们两人都喝醉之后,她先醒了过来,醒过来时,发现宁勿缺也是醉如烂泥,正搭手搭脚地拥着她,他的脸与她相距不过二三寸!

  男人的气息扑面而来,被宁勿缺身躯挨着的地方一片滚烫!

  她的心开始变得似乎全然没有了依托,在空中飘荡着,她很想站起身来,但她的手脚就是不听她的使唤,在内心深处,她渴望宁勿缺能拥得更紧些!

  结果,她只能惊慌失措、不由自主地颤抖!

  之后,什么也没发生。宁勿缺咕噜一声,将要醒过来的时候,她立即闭上了眼睛,假装仍在沉睡之只是,她的颤栗无法停止!

  先是一征沉寂,然后她感觉到一只手轻轻地触了触她的脸,听到了宁勿缺那变得有些粗重的呼吸声。

  她很紧张,同时,似乎又在等待着什么。

  一声叹息,宁勿缺的手缩了回去。

  之后,一床被子盖在了丁凡韵的身上——宁勿缺一定是感觉到丁凡韵的颤抖了,他还以为她有些冷呢!

  丁凡韵流泪了。

  从那以后,她变得更拘谨了,似乎有些怕宁勿缺,两个人相对,似乎也没有什么话可说了,但在宁勿缺不在意时,她又喜欢悄悄地从他身后看他。

  她知道自己彻底地爱上了宁勿缺,很苦很累的那种爱。

  宁勿缺对自己武功的进展程度很不满意。这几乎可以说是不可避免的结果。

  宁勿缺的武功本已可谓惊世骇俗、傲视武林,尤其是剑法几乎可以独步江湖!

  那么,他又怎能对自己现在的武功满意呢?

  他在心中悲哀地道:“以我现在的功力,就是去哪家镖局做一个趟子手,人家大概也得考虑考虑吧?”

  其实在六天之内,一个人能够从没有任何功力变为可以试着做一名趟子手,已可谓进展神速了!

  不幸中的万幸是弥羽并不是以捏碎琵琶骨的方法废了他的武功,而是以真力贯入他的穴道冲击心脉,把他的内家真力震散!否则,他就水远也不可能重练武功了!

  到了第六天晚上,宁勿缺终于下定决心!他对丁凡韵道:“如果明天还没有船只靠近这座岛,那我们便不再等待,分头游过江去。”

  丁凡韵淡淡地道:“我不同意。”

  宁勿缺一愕,道:“为什么?如果一年都没有船来岛上,那我们就在这儿过一年吗?”

  丁凡韵道:“我是不同意分头游过去!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是如何想的吗?其实分开来又有什么用?要截你的人还能不知道我与你在一起吗?一个女孩子家横湖而渡,谁见了不会起疑心?”

  宁勿缺搔搔头,道:“我……是……是不想连累你。”

  丁凡韵轻声道:“别忘了我与杀人坊之间的仇恨绝不比你浅!”

  宁勿缺站起身来,大声道:“好。如果明日还没有船来,我们一起横渡!”

  话音刚落,便见窗外闪过一道亮光,那是闪电的光亮,如银色的怪蟒般划破了夜空!

  少顷,“轰”地一声巨响,连他两人似于都略略有些震颤了。

  宁勿缺嘀咕道:“莫名其妙怎么打起雷未了?”

  又是一道银色的惊电划空而过!

  起风了,而且很大,把木屋的门吹得砰砰直响!

  风从窗户、门缝中直灌而入,带来了飕飕凉意,也带了淡淡的鱼腥味!

  雷电越来越密集,木屋内也随之一明一暗。

  风越刮越紧,像一头怪兽般在屋外乱窜!屋后的树林在大风的肆虐下,发出了呜咽之声!

  “咔嚓”、“哗啦”之声响起,而且声音颇大!

  丁凡韵不由自主地挨近了宁勿缺,惶然道:“是什么声音?”

  宁勿缺平静地道:“是外面的竹篱被刮走了。”

  丁凡韵道:“那……那我们的木屋……”紧张中,她在“木屋”前加了一个“我们的”。

  宁勿缺不由笑了,他道:“你放心,难道没有发现我们的木房是用圆木而不是木板搭成的?而且立着的圆木之间总有空隙!”

  他故意把“我们的”二字咬得重重的。

  丁凡韵意识到了她的失态,不由娇嗔道:“还敢取笑我?”

  没等宁勿缺答话,“轰”地一声暴响,然后便听到大雨倾盆而下的声音!

  宁勿缺道:“我说呢,怎么今天傍晚我见了那么多小蟹爬上岸来!原来是有一场大雨即将来临了。”

  丁凡韵忧郁地道:“下这么大的雨,湖水一涨,我们等到船只的机会就更小了!”

  宁勿缺经她一说,也担忧起来,想了想,忍不住地道:“说不定几条江同时一发水,湖水急涨,我们这个岛都会被淹没了呢!”

  丁凡韵脱口道:“那也没什么!”

  宁勿缺惊讶地望着她,道:“没什么?我们就有可能要被卷入湖中,说不定还要葬身湖底呢!”

  一阵风从门缝直贯而入,摇曳不定的油灯终于灭了,屋内一下子变得非常昏暗,只见不时闪起的电光照得木屋里一明一暗的。

  黑暗给了丁凡韵很大的勇气,她道:“自然没什么,只要……只要与你在一起!”

  一阵沉默,风也停了,只有无边无际的落雨之声!

  丁凡韵心中很是忐忑!正当她不安之际,自己的手忽然被一双温暖有力的手握住了,黑暗中响起了宁勿缺低沉有力的声音:“不,韵儿,我们是在一起,但也要活着!”

  丁凡韵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她的心却在歌唱、欢呼!

  “他终于不再称我为丁姑娘了!他……他竟叫我韵儿!”丁凡韵在内心深处不断地念叨着这句话,已激动得透不过气来!

  她忽然反握着宁勿缺的手,有些语无伦次地道:“宁大哥……我……我要永远与你在一起!我……真是离不开你了。”

  她的泪滴在了宁匆缺的手上。

  宁勿缺沉默了一阵子,方道:“可我已是成了亲的人,而且我深爱着阿陌,只怕我永远也忘不了她,这对你来说,岂不是很不公平?”

  丁凡韵道:“不,我什么都不在乎!只要你不讨厌我,只要能与你在一起,即使你不喜欢我,我……也是高兴得很!我会像紫陌姐那样对你,你信吗?宁大哥。”

  封闭的心扉一旦被打开了,便再也无法合拢,丁凡韵似乎转瞬成了另外一个人,她不再羞涩、拘谨,而导那般的热情、直接!

  宁勿缺被这个文静而温柔的女孩敞开的心扉深深打动了!

  没有人能够拒绝真诚而美丽的感情,宁勿缺的内心深处对丁凡韵又岂是毫无感觉?如果说以前这种感觉并不明显,那么这几日的共处已使这种感觉滋生蔓延了。

  他不由伸手搂住丁凡韵的纤纤细腰,将自己滚烫的吻深深地印在她那香柔的唇间!

  一种近乎晕眩般的感觉袭遍了丁凡韵的全身!她热烈地响应着宁勿缺的动作,让自己激情汹涌的身躯深深地融入宁勿缺的搂抱中!

  两颗年轻的心紧紧相依相偎,两个年轻的身躯交缠厮磨着。

  他们忘却了屋外的风雨,忘却了外在的一切!彼此心中有一种共同的想法——我的眼里只有你!

  他们之间掀起的风雨与自然界的风雨相呼相应…

  宁勿缺终于在“哗哗”的水浪声中醒了过来。此时,天已亮了,雨也停了。

  丁凡韵躺在他的身侧,嘴角上有一丝幸福的笑容。宁勿缺心中升起一种男人征服女人的满足感。他轻手轻脚地起身,要去看一看为何水浪声如此的近。

  宁勿缺打开木门,向外一看,竟与一个中年汉子打了个照面!

  两人同时“啊”了一声,迭声道:“你……你是什么人?”

  那中年汉子竟是站在一艘船的船头上!原来昨晚一夜暴雨,鄱阳湖接纳了几条大江注入的洪水后,已经暴涨,水竟漫到了木屋门前不到五尺远的地方!

  中年汉子的船头刚好对着木屋的正门。这中年汉子皮肤黝黑发亮,显得有点短小精悍,一看便知是在风浪中摸爬跌滚过来的水上人!

  宁勿缺一见这船,不由高兴地道:“这船是……是你的吗?”

  这话问得有些奇怪了,船上只有中年汉子一个人,自然是他的,而中年汉子问的却比宁勿缺所问还怪!他似乎极为吃惊地道:“你……你真的是从这屋子里出来的?”

  一脸的不敢相信。

  宁勿缺不由笑道:“当然,我在这儿已经住了好几天了。”

  中年汉子像撞见了鬼似的失声惊叫道:“你竟在这儿住了好几天?吃这儿的,睡这儿的?”

  宁勿缺点了点头,茫然道:“有什么不对劲吗?”

  中年汉子死死地看着他:“你没有遇上什么意外之事?”忽然他又大叫一声:“啊,还有一个人!”

  宁勿缺一回头,却是丁凡韵也走到门前了。

  中年汉子如此一惊一乍的倒把宁勿缺也吓了一跳,他定定神,恳切地道:“这位大哥,能将我们载到对岸去吗?”

  中年汉子一迭声地道:“不行,不行。”一拨摇舵,竟要掉转船头!

  宁勿缺没想到他会如此干脆地拒绝了,不禁一愣,想到自己等了整整六天,可不能就这样放过眼前的机会。

  于是他不顾前面就是混混的湖水,冲上前去,一把抓着船沿,道:“请你无论如何也要帮我这忙!”

  中年汉子惊慌失措地道:“我不能帮你……你可不能害了我!”

 

 
分享到:
古人找媳妇技巧:刘邦靠送礼吹牛取悦老丈人
雍正为何要与万人迷男人十三阿哥结成死党
小周后是怎样被姐夫骗上龙床的
嫦娥是个风流寡妇吗
揭秘慈禧痛恨珍妃的五大隐情
三字经60
睡着的国王的故事2
狼和七只小山羊4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