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画上眉儿短篇作品集 >> 第四十五篇 日渐成熟的潜潮与暗流写作

第四十五篇 日渐成熟的潜潮与暗流写作

时间:2016/10/3 10:27:57  点击:723 次
  对于近些年来出现的80后文化现象,述说者众说纷纭,或推崇备至,或批评不断,或吵或嚷,仍然是阻挡不住源源不断冒出来的所谓“80后”作者的势头。这些作者如同雨后春笋,在适合的湿度和温度条件下,一丛丛一簇簇地出现在读者和评论家的面前。放眼各地的新华书店,也不难觅得几本所谓的80后某某作家的力作。当韩寒的新作《长安乱》已被视若蔽履,郭敬明《梦里花落知多少》的抄袭风波暗涌叠生的时候,我们也可以如数家珍地再举出更多一些出生于80后的作者的名单:春树、张悦然、李傻傻、蒋方舟、小饭、苏德……这些熟悉的名字和着青春涌动的暗流向我们袭来,试问,究竟有多少人真正理解80后,有多少人知道80后这一文化现象背后所蕴涵的新新时代所面临文化背景?如何才能去解读这些面孔青涩的写作者,他们笔下的文字?他们面临的写作又将是一个怎样的境地?就此,笔者将以出生于1980年之后,中国大陆城市的写作者为对象,就“80后产生的背景”、“80后写作的群体分布情况”、“80后写作者的创作特色”、“80后文学的出路”四个方面一一作阐述。需要说明的是,由于“80后”这一文化概念是近几年才提出的,故而暂时并无系统的理论可以考证借鉴,笔者只能通过对具体的文本分析,和与80后写作者的对话询问,获得第一手的信息。有失偏颇之处,也仅仅代表的是个人意见。

  「一、80后产生的背景」

  经过十年动乱的中国社会,更多的青年丧失了高考和求学的希冀和经历,他们大部分坚守在平凡的岗位,同样过着平淡的生活,波澜不惊。结婚、生子,尤其是计划生育这一国策推行之后,越来越多的三口之家出现,唯一的孩子还未出生便被经历过太多坎坷的父母寄予了自己年轻时不能企及的梦想和希望,于是,“大学梦”这种无形的压力便诉诸于所谓的“独一代”孩子的身上。他们的成长,伴随着一个国家经济体制的重大改革,他们的意识受着改革开放以来众多外来文化的影响。美国的变形金刚,日本的机器猫无一不在他们的成长阶段占有一席之地。随着这种经济改革的加剧,以及独生子女在家长眼中的重要性,他们的行为和意识必定受到越来越多的影响。在这样的成长环境下,他们会变得有些任性、娇纵、敏感、个人意识强烈、害怕孤独、渴望爱与被爱。现代心理学研究证明,独生子女相较于其他有兄弟姐妹的儿童来说,性格和行为上普遍存在着偏差,这种内心性格和行为上的偏差也导致了所谓的“代沟”的出现。他们沉默寡言,被学习压力折磨到面色阴暗,和父母除了争执之外没有多余的言语。他们的内心情感得不到宣泄,于是将这种内心深处的情感诉诸于日记本,锁上一段段青春的心事。在这个世纪初,由于网络的出现,更多的日记被倾诉在网络之上,他们在网上与同龄人倾诉,和有相同经历的孩子结成朋友,他们觉得身边的老师和家长不理解自己,反而在网络之上更能得到同龄人的认同。于是,这种赞许和认同激发了很多孩子的创作欲望,他们开始接触更多的文学作品,开始抬眼四顾,省度自我,发现不足,从单纯的描写心事到开始编织着一个一个小小的故事,然后试着向合适自己年龄段的杂志投稿。

  1999年,上海市作家协会旗下的文学刊物《萌芽》与北京大学、复旦大学、南京大学、华东师范大学、厦门大学等七所国内知名大**手举办“第一届新概念作文大赛”,从而使得相当一批生于八十年代的青少年学生的文学作品受到关注。赛后,国内各大媒体、出版社都纷纷关注获奖者,《中国青年报》甚至用了一个版面的篇幅转载了具有代表性的新概念获奖者的作品。新概念大赛的初衷仅仅是作为普通语文教育的一个检验与补充,然而首届举办之后,诸多参赛选手表现出来的才华与激情,出乎包括主办者在内的许多人之意料。尽管受到作者自身局限性和比赛规则的影响,还是有相当多的参赛稿件体现出了超出“作文”形式的“文学创作”的意味。担任评委的作家和评论家们,也用一种惊喜的眼光看待这一现象,并善意地对那些体现出一定天赋的参赛者予以鼓励。获奖者们也因此而形成了一个小规模的“新概念”写作群体。而这个“新概念”写作群体的形成也是整个“80后”文学创作由闲散到集中的先声,它的浮出水面很大程度上激励了更多青少年进行文学创作的热情,从而形成一个更为广泛并拥有共同创作理念的写作群体。他们大多数都出生于八十年代,因此,将这群“新概念”写作群体作为80后诞生的先行者,也并非毫无道理可言。他们中的佼佼者,大部分都成为近年来80后的代表人物为更多的人所关注。而韩寒与郭敬明更是凭借《三重门》和《幻城》成为众多青少年读者追捧的偶像级人物。

  「二、80后群体的垂直分布」

  说起80后这个群体,相信很多人都可以举出一大堆让我们或熟悉或陌生的名字。这些名字有的出现在某本文艺类书籍的封面上,有的出现在杂志的内页里,还有的隐藏在网络之中:榕树下、红袖添香、清韵书院、晋江文学城等等……那些细密的文字,仿佛一个个水域中的潜流,不停地旋转。著名的黑锅论坛上曾经出现过这样一句话:“如果将这一代写作者浓缩成一百个人,那么其中有九十四个人还没人知道他们的名字,但却有人在网上看到了他们的作品。有五个人因为一本杂志和一次大赛而被出版社、个体书商”盯牢“。有一个已经靠版税给国家交纳了过万的个人所得税。”事实上,80后的大多数创作者正处在那不为人知的一面,《海峡》的主编吴晨骏曾经这样评论那一百人中的九十四,他说80后的作者潜伏在水底越久,那么日后他(她)浮上来的可能性则越大。笔者在这一部分想用水域的垂直分布来比喻80后写作者的分布状况,生物学上说,利用水域的垂直分布来养鱼是一种科学的方法。不同水域所产生的氧气和环境构造不同,藻类植物也各异,所以每一层水域都适合不同鱼类的生长和繁衍。笔者个人认为,这二者之间还是有一定相似性的。

  1.浅层作者

  在这个目录下,“浅层”这个定义是根据上文中所说的生物学的角度来解释的,用在80后分布的这个主题下,就是指那些在水面之上,随随便便就能够看见的名字。这些名字广泛分布在各个报刊媒体的头版头条,甚至封面上,他们的名字在一定程度上代表的是这个时代的作者所拥有的精神状态,比如看到韩寒我们便会想到叛逆,看到郭敬明的名字我们便会想到忧郁,看到春树在《时代周刊》上朋克十足的造型,十有八九便会想到颓废与孤寂。这些作者,要么是挟着新概念获奖者的光环被出版商看中,要么是自身经历具备炒作的本钱。当年,韩寒的一本发行量近百万的《三重门》让出版社和书商们看到了这一代年轻作者的巨大盈利性(绝非文学创作本身带来的),而纷纷抢滩这个拥有“80后”强大文化消费群体支持的“80后”写作出版市场。也就引发了一系列出版社之间、个体书商同出版社、个体书商之间的明争暗斗,不仅表现在夺取优秀书稿上,更体现在出版发行时期对于“卖点”的宣传。春风文艺出版社更是不惜以“买断出版权”的申明为自己旗下的80后写手郭敬明大造声势,甚至花重金请来名教授、评论家开所谓的研讨会……而作为春树的责任编辑沈浩波来说,抓住这个十几岁少女笔下的残酷青春,用模仿卫慧《上海宝贝》的书名《北京娃娃》,来刻意制造一种暧昧的宣传字眼,更是绝妙无伦的主意!在这些所谓的“包装”和“炒作”下,作品本身的文本意义已经淡化,取而代之的可能是“低龄”、“残酷青春”甚至是唱片和长篇结合叫卖。一切都只为了弹落读者和评论家的眼珠,以求更大的市场回报。也许这些作者写作的初衷并不在此,可是在如此强大的市场冲击力下,相信他们也不得不对这些偏离文本的宣传卖点妥协。这类作者除了上文提到的韩寒、春树和郭敬明之外,还有孙睿(《草样年华》、《活不明白》)、易术(《陶瓷娃娃》、《孔雀》)、辛唐米娜(《绝不堕胎》《逃离爱情》)、蒋方舟《打开天窗》《正在发育》等等。

  2.中层作者

  如果说浅层作者是因为传媒的关系而上升到一个偶像的高度,文本本身并无多少值得探究和思考的价值的话,那么属于这一层次的作者在对待文本的态度上,要比上述作者认真许多。他们和浅层的作者有着或多或少的相似之处,比如同为新概念作文大赛的获奖者张悦然、小饭、蒋峰等,都有一些作品为读者所喜爱。可是谈到他们的时候,人们更多的是对他们文本的关注,而并非为商业上的卖点与炒作。这一类作者大都有过人的写作天分和创作潜力,又因为受到杂志社、出版社、书商的青睐而使得他们的作品频频出现在各大报刊、杂志、小说合集上。当然,同样地,作为“80后”的写作者,他们也面对着“市场”和“文学”两难的境地。

  除此之外,这一类型写作者还特别将面对的是“新概念”光环褪色后的艰苦写作环境。当他们没了“学生”这一身份、人们渐渐忘却他们曾作为获奖者的种种幸运时,他们文学作品的出版将会遇到一定的阻碍,这样的阻碍可能带来一系列的不良后果:由于环境艰难而放弃写作;急于“重现辉煌”而走入极端……因此,这一类型的写作者能否在创作这条路上走远,关键在于他们能在市场起伏中保持良好的心态,而这种心态是必须有坚定的文艺追求信念作支撑的。这一类的代表人物除了张悦然、小饭、蒋峰之外,还有苏德(《沿着我荒凉的额》、《次马路上我要说故事》、《钢轨上的爱情》)、周嘉宁(《流浪歌手的情人》、《女妖的眼睛》)、李傻傻(《红×》)、张佳玮(《倾城》、《加州女郎》)、甘世佳(《道明寺》)、颜歌(《马尔马拉的璎朵》、《关河》)、彭扬《16mm的抚摩》、《天黑了我们去哪》)等。

  3.深层作者

  而笔者所要介绍的第三种类型是最值得我们叫好的写作者——人数最为庞大的地下写作者。他们不为人知,漫布在全国各地,有些只在小圈子里略有名气,
 

 
分享到:
水浒寡妇潘巧云爱上野和尚的隐情
应龙,1.古代传说中一种有翼的龙。相传禹治洪水时有应龙以尾画地成江河使水入海。2.古代传说中善兴云作雨的神,《辞源》说“应龙”是有翅膀的千年龙,五百年的被称为角龙。龙是不凡之物,寿命奇长,应龙更是龙中之贵(当然,也有人认为应龙可指远古的氏族部落和神秘古国——应龙氏和应国)。我国伟大诗人屈原在《天问》中,对应龙如何帮助大禹治水、如何用尾巴在地面上划出一条江河引洪水入大海等奇事表示不解
月下独酌
项羽火烧阿房宫背后的惊天秘密
诸葛亮十名接班人的人生结局
1我在幼儿园玩独木桥呢,好好玩哦
末代皇后婉容两个情人的最终结局
望天门山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