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画上眉儿短篇作品集 >> 第二十九篇 情殇·桃花劫

第二十九篇 情殇·桃花劫

时间:2016/10/1 10:39:37  点击:983 次
  1.如何让你遇见我在我最美的时刻

  抬头望望向上延伸的山麓,虽然道路崎岖,却团着一簇一簇粉白粉白的花束,烂漫如云霞,蒸腾出美妙的形状。薄薄的山雾氤氲出一层朦胧的湿气,倒将这山花显得迷离了许多,似梦似幻。

  提起前襟,擦了擦汗,他随着前行的游人加快了脚步,想攀上去。

  那丛丛簇簇的桃花,开得极艳极美,上过山的人都传言道:山上有一株千年的桃花,花瓣硕大无朋,花团锦簇,美得像妖。

  妖?他的嘴角掠过一丝浅笑。凡世间之物,美到极至,便被人疑其为妖。只因仙高高在上,遥不可及,称其为“妖”便遂了那些人的心性,落了那些人的口实。

  他抚汗前行,眼见日渐高升的阳乌,逼出无休止的热意来,让他心热口灼,只好坐于山石之上歇脚。

  同伴道:“崔进士,若再不向上攀,只怕误过花信,瞧不见美景了。”他这才无奈地挽起袖子,抹了抹额上涔涔的汗珠,舌尖舔舔焦灼不已的唇,随着友人,继续向上攀缘。路旁一株孱弱的小桃树,零星缀着及瓣凄惨的花儿,见了他,簌簌地抖,崔护淡然瞧了她一眼,默然而去。

  他并不知晓,这寂然转身的一刹那,红颜垂老,一地落花……

  2.为这我已在佛前求了五百年

  佛端然高坐于殿前,嘴角微呡,面施薄怒。

  她只是夸父手中一柄无足轻重的桃木杖,夸父逐日时,焦渴而死,将木杖插入泥中,遂使她成为桃妖。如今,夸父已死,她竟敢以“妖”的身份,前来这灵霄宝殿,泣泪纵横地跪求于他——至高无上的佛祖,求她与夸父再度结一段尘缘。

  众神寂寂,一夜无语。

  她觳觫的身体,经不住这神界之气的侵噬,一日一日衰弱下去。她艳若朝霞的红颜,盼若流光的双眸,暗暗淡淡,牵牵绊绊,终于散称一缕一缕的魂魄,在这大殿之上氤氲不断。

  佛将她游离的七魂六魄收回了掌中。他是佛,任何世事,亦或被他看透。知生死,晓病老,四大原无,五蕴皆空。可是,惟独这情爱之事,终究叫他无奈。五百年间,她的怨气集在这圣洁的大殿之上,料想,还是遂了她的心愿罢。

  佛于是把她化做一棵树,长在他必经的路旁。阳光下慎重地开满了花,朵朵,都是她前世的盼望。

  你只可记住,化作树,便不可再为人身。若他认不出你,此缘便尽。

  佛淡淡地告诫着她。看她的眉眼在风中飘荡,有淡漠如许的清幽香气飘过。

  尽?如何尽?

  她咀嚼着这个字眼,千斤重似的。她五百年的修行,终因羸弱的躯体,苦涩不堪地化作山间一株极小的桃树。他不知道,那颤抖的叶是她等待的热情!她见他默然无视地走过,那心神却如同被雷击似的难受。抖落一地的花瓣,佛轻叹,如是我闻,那些终究是一颗凋零的心呵!

  3.奈若何你终究是妖

  初见他时,他是悲壮的英魂。再见时,却已是一名翩翩儒雅的书生。只是呵,她凋落于地的花瓣在春风中轻轻吹散,掠过山间的树枝,像是轻而浅的笑,他们都一样对水有着天生的眷恋。

  忘了佛的忠告,她只身变化成一名女子,淡粉的装束,比不过山顶那株千年桃花的妩媚,却也眉眼俊秀,眸中凝着一抹轻愁。袖袍轻拂,山间已然多了一簇依水而建的小屋,古朴清雅。屋外用桃树做装饰,层层叠叠,丛丛簇簇,绚烂到极至。

  看看日上三竿,她便坐于屋内,拨弄着一瓮清水,映着自己的容颜,垂首自斟。

  比若五百年前,她的美貌有增无减。依然是绯红若霞的双颊,依然是丰腴温润的体态,依然是如水的眸,绽若樱颗的唇,只是凭添几分愁绪,将她的美,衬得哀漠了起来。

  佛祖低吟,奈若何,你终究是妖。

  人又如何,妖又如何?我对他的情爱,犹如蝴蝶飞不过沧海!她不畏佛,孤注一掷。眉眼中烈焰漫布,爱得凄绝。

  佛顿首不语。只是心中喟叹。你可知道擅自变成人形,蛊惑于世人,是要入阿鼻地狱的么?

  她如何不知?只是不畏。情爱之事,果真是佛所不能掌控的呵!

  4.你竟然什么都不记得了么

  他终于渴坏了,一如前世逐日的壮举。

  走过那庄亭的西门,眼见得花红独坠于枝间,间或有嫩绿的绒叶,泉澧清冽,醉烟景凝。他蹙起眉头,疑这崎岖的山间,居然有这样一处景致!

  桃妖看着他推开轻掩的柴扉,欲要进门来讨水喝。

  眉眼含笑,她盈盈立于门扉。见他瞠目结舌的样子,着实好笑。递过水瓮,他仰头喝尽,擦干唇边的水渍,方才谢过了她——一脸读书之人的模样。他陌生的面孔之上,是出奇的白净与儒雅,亦寻不出,当年逐日的豪壮胸襟。

  若他认不出你,此缘便尽。

  佛祖的话语涌上心头,她邀他进屋小坐。屋内乃是当年夸父逐日的图画,画中夸父手中的桃木杖,苍劲古节。他目不转睛地盯着墙上的画,她心下暗想,若是他认不出她前世的模样,这五百年间的等待,便如同尘埃一般,浮游于天宇之中,将一切爱恨情愁都散了去,再散了去。

  他仍是带着些疑惑,看看画,再看看她。眉目流转间,带着些许的柔情。她吃吃地笑着,指尖缠着一袭丝绢,缠紧了又松,松开了又紧,反反复复,回回转转,只等他开口。

  他只是再度躬身,向她谢过,然后说:“姑娘,时候不早了,容崔护告辞。”烟花散尽,她笑得哀绝。和他错身而过,她低吟了一句:“你竟然,什么都不记得了么……”崔护不语,只匆匆而去,回头的时候,眼见得夕阳之下,那个美丽而陌生的女子低垂螓首,默默垂泪。心下有一丝温柔的触动,他赶上友人们的脚步,听他们夸赞山顶之上的那株千年桃花,开得多么绮丽绚烂。

  5.佛祖在上界只叹无缘

  这又何苦?

  见她跪于殿前领罪,佛轻叹一声。他终究是世间凡人,怎记得前世因果,怎知晓再叙前缘?那夸父如何的胸怀,到如今,却被一袭儒袍所替代,世事难料,也并非你之过错。

  桃妖轻浅得笑,能再见他一面,此生便足矣。尽管他容貌变化,亦认不出她来,可是那细碎的眼神,温柔的谈吐,却更加让她心里温暖如春。

  也罢,即便如此,你便去奈何桥转世为人吧。

  她扬扬眉,如何佛的处罚,只是让她转世?我佛慈悲!她低身俯拜,含泪而去。

  押解她去奈何桥的神将,一齐走至回光镜前。看尽前世的恩怨情仇,才能安心下界为人,不带怨气。她见那一方儒巾,系于他脑后。直至西门,他方才抬头,像要寻着什么似的。终究不见,只叹了口气,旋身而返。再过西门之时,却挥毫在门上题诗一首。正要细看,却被神将推搡着,带去见孟婆。

  喝下一碗漆黑泛苦的茶水,了却前世的记忆,她的魂魄沿着黄泉直往下淌,仿佛自己化做了黄泉水的一部分,苦与涩都流与它相融在一块儿,再投身的时候,一身清朗,宛若透明。

  清明之日,又有桃瓣纷纷飘落。木桥之上,水滨之下,铺陈一片。斜过去的山坡上,留着一道昔年破旧的门楣。一名梳着羊角辫的女童横坐于牛背之上,仰头看着门上依稀可辨的文字,含笑不语。

  横笛吹响,那些昔日的过往,伴着纤细的阳光,触角深邃地潜入回忆深处。

  那门上题着的,乃是一首诗歌,相传是许久以前,一位唐人所做。“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向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一花一世界,一岁一菩提。天界一日,人间一年。

  桃妖何曾知晓,那崔护的爱情,迟来了一年。当他再度想寻访这位迷样女子的时候,时空交错,瞬息万变。

  佛祖在上界,只叹无缘。
 

 
分享到:
生命无常,何必放不下4
一家男人共用一妻 唐朝皇室究竟有多开放
三字经1
阿里巴巴和四十大盗
三字经47
三字经100
解密《金瓶梅》中的36处男女性事大描绘
李世民和魏征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