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玄功邪佛 >> 第三章 邪佛之仆

第三章 邪佛之仆

时间:2016/9/30 14:30:38  点击:1154 次
  也许,他早已算准两次丰千星都会及时救下他?

  如此一想,欧阳之乎又把自己吓了一跳,如果果真如此,那岂非等于说,眼下情况是中年儒士与丰千星串通好的圈套?

  很快,他又推翻了自己的想法。因为他想到自己向中年儒士出手时,丰千星只是以语相阻,而非出招、这样一来,停不停手,全由自己,若是自己不停手,而这中年儒士又是装死,那么便定已被长剑洞穿了。

  那么,惟一的可能便是中年儒士已是生命垂危之人,那一弹一磕之动作,全是下意识而为,或者说是一种生命的潜能爆发而已!

  这么一想,欧阳之乎又急了,因为他想到此人若并不是有意针对自己而发的劲弩,那么此人便极有可能真的是老家人——即丰少文生父!

  若是老家人真的死了,即岂不是断了一条极有价值的线索?

  欧阳之乎于是赶紧上前,一摸中年儒士的脉博,没摸到,再探他心跳,也是探不出来,不由泄气了,心道:“看来他是死了。”

  蓦地……

  一声“咣”的巨响,把欧阳之乎吓了一跳。一看,才知是丰千星抖着长鞭,击碎了那块铜镜,碎镜片碎了—地。

  欧阳之乎心道:“这人好没来由,无缘无故地便把一块好端端的镜子砸了干什么?”

  丰千星俯下身来,从地上拾起一块铜镜,向中年儒士这边走来。

  欧阳之乎有些惊奇地望着丰千星,不知他要干什么。

  却见丰千星走到中年儒士身边,弯下腰,将那碎铜镜凑到中年儒士鼻下,将光滑的那一面对着中年儒士的鼻孔,片刻,拿了开来,仔细端详。

  欧阳之乎忍不住也好奇地看了一眼,发现铜镜已有点模糊了。

  他这才明白丰千星之用意,丰千星是在探察中年儒士有没有气息。

  只要有呼吸,无论多么细微,以铜镜凑上去后,气息定会在铜镜上凝结成雾水,由此便可断定人是死是活了。

  欧阳之乎见镜片模糊了,便知中年儒士一息尚存,或许有救,不由大喜过望,正欲以真力相催救,却被丰千星阻住了。

  丰千星沉声道:“根据镜片上的雾气看来,他的咽喉几乎已被利刃切断,若是你以真力催动他的呼吸,反而会使他的颈部伤口扩裂开,死得更快。”

  欧阳之乎听他口气,似乎他另有方法,若是与他没有那么一点芥蒂,说不定欧阳之乎早已出言相求,让他出手相救了。

  丰千星似乎明白欧阳之乎的心思,道:“其实,从理论上说,此人已是死了,这正如一条蛇被斩成两截后,仍可以活一段时间一样,现在我们出手相救,可以让他假活片刻,但最终,他仍是必死无疑。”

  欧阳之乎听他说了这么一大通话,却未动手,不由有些心急,几乎要出言催他了。

  丰千星从怀中掏出一只小小的金属盒,打开盒盖,里面赫然是十二枚银针!

  丰千星静静地凝视着中年儒士的颈部,足足有半袋烟的工夫。

  欧阳之乎已急得手心里直冒汗。

  丰千星便在此时出手了!

  只是他出手如电,十二枚银针转眼间便插在中年儒士的颈部,在那道殷红的伤口之下团团地扎了一圈。

  欧阳之乎甚至未看清丰千星是如何出手的,但觉眼前手影闪动如乱蝶,他还未回过神来,丰千星已停手了。

  再看丰千星,额头上已有一层细密的汗珠,喘息之声也粗重了些。显然,方才十二枚银针要一气呵成,准确无误地扎在应扎的部位,是一件非常不容易之事。

  扎完十二枚银针之后,丰千星便一动不动地望着中年儒士。

  少顷,中年儒士的嘴角抽动了一下。

  欧阳之乎心中一喜。

  中年儒士的嘴角又抽动了一下。

  待到中年儒士嘴角抽动第三下时,丰千星便又迅速出手,以右掌抵于中年儒士的胸前,一股其力绵绵不绝而出。

  片刻后,却见中年儒士的衣衫开始有了轻微的鼓动,然后越来越起伏不定到后来.整件衣衫便已如水波一般起伏不息。

  丰千星这才住了手,全身已是大汗淋漓。

  再看中年儒士,脸色已变得苍白,然后又变得红晕,待到红如赤火时,又慢慢褪下。

  当红潮褪尽时,他的脸色已与常人无太大的不同,只是略略苍白一些而已。

  便在此时,中年儒士睁开了眼。

  他双眼睁开时,有一种茫然失措的感觉。然后,他的目光便定在欧阳之乎身上,先是一种惊愕之色,然后便是狂喜!

  他说话了,声音竟尖锐如刀刃!

  中年儒士用那种奇异已极的声音道:“少……少主!”

  欧阳之乎立即断定眼前这个人便是老家人。他心中一动,暗道:“我何不试探一下他是不是真的乃丰少文之生父?再说他已是将死之人,临死前以为有一个亲人在他身边,对他也未尝不是一种慰藉。”

  于是,他便道:“你不用再瞒我了,我什么都知道了。”

  他的话音一落,中年儒士的眼神便大变,变得极为古怪,似惊似喜似哀似惧,一时谁也分辨不明那眼神之含义。

  只听得他用那种尖锐如金属利刃一般的声音道:“少……少文,是谁告诉你的?”

  欧阳之乎指着丰千星道:“便是他。”

  中年儒士这才将目光投向丰千星。这么一望,他的眼神又变了,变得极为愤怒!只听得他指着丰千星颤声道:“他…他…”

  大约是太过激动,他竟一时说不出话来,颈上的银针也开始颤动不已,而他身上的衣衫则鼓动得更厉害了。

  丰千星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你是要说杀了丰寒星的人便是我,对不对?”

  中年儒士有点吃惊地望着丰千星。

  丰千星接着道:“这已为我所猜中。事实上,今日去我‘清歌茶楼’杀我的人也是丰寒星。”

  此言一出,中年儒士脸上的惊讶之色立即变得极为愤怒。

  丰千星再次阻止他开口,他道:“当然,这全是假象,杀我的人不是丰寒星,杀丰寒星的人也不是我,只是有人扮作丰寒星与我而已。”

  中年儒士脸色变了变,似乎有些信了。

  丰千星接着道:“你若不信,可问……问丰少文便知。”

  中年儒士便望着欧阳之乎。

  欧阳之乎点了点头,道:“那假扮丰寒星之人去‘清歌茶楼’杀丰千星时,我……孩儿刚好在场,可以为他作证。”

  中年儒士听欧阳之乎说出“孩儿”二字,似乎极为欣喜,至于欧阳之乎之言,他更是深信不疑了。

  于是,他便对丰千星道:“千星少主,我倒错怪你了。”

  欧阳之乎听他称丰千星为“千星少主”,不由心道:“丰千星乃‘邪佛上人’之徒弟,按这种称呼推定,那么中年儒士,或者说丰少文的生父,便是‘邪佛上人’当年一个属下了,但似乎‘邪佛上人’并未成立什么门派,只收了八个弟子而已。”想到这里,他不由有些奇怪。

  却听丰千星道:“唐木大哥,我早让你别如此称呼我。其实我不过是一个孤儿而已?又算得什么少主?”

  欧阳之乎一听“唐木”二字,吃了一惊,暗道:“这不是冬姑姑所说的为‘邪佛上人’伺养‘无影鹘鹘’的那个仆人吗?”

  却听得中年儒士道:“我只是一个下人,又怎敢与你称兄论弟?”

  听他如此一说,那么他便是唐木无疑了。

  丰千星道:“咱们先别为如何称呼之事伤神。你已身受重伤,恐怕……恐怕不能说太多的话,所以,我便拣要紧的话问你,你看如何?”

  唐木点头道:“其实我也自知没有多少时间了,你又何必掩饰?”

  丰千星听他如此一说,不由有些不好受,口中却道:“你却是过忧了。”

  唐木苦笑了一下。

  丰千星道:“你可知今日杀入‘残雨楼’的共有几人?”

  唐木道:“为首的是一个扮作你的人,奇怪的是他也会你的‘十字鞭’,武功极高。”

  丰千星哼一声。

  唐木接着道:“还有一个身着红色劲装之人,武功极为诡异,手上没有兵刃,竟是以一对尖锐锋利的利爪伤人。”

  丰千星说道:“果然是血蝙蝠。”

  唐木道:“血蝙蝠这个名字形容他,倒真是贴切得很……另还有一人,以一种极为诡异的绳索兵器,那兵器一端为精钢铸就之杆,有三尺长,末端尖锐如枪尖,边上尚有倒刺,而另一端则是一个斗大的绳环,也不知那细绳索是何物制成,莹亮闪光,竟比蛛丝粗不了多少。”

  丰千星神色一变,道:“想不到当今四大杀手中,竟已出动了二个!”

  欧阳之乎不由惊道:“此人是谁?”

  丰千星道:“蚊子。四大杀手中排名第三的蚊子。”不知为何,他的眼中充满着怨毒之意。

  蚊子杀人不眨眼,血蝙蝠眨眼便杀人,血蝙蝠在四大杀手中排名第二。

  唐木接着道:“剩下的人,却更是奇异得很,个个神情木然,眼神呆板,似乎已被人慑去了魂魄。”

  欧阳之乎心道:“看来丰魂星手下无魂无魄杀手倒真不少。”

  丰千星沉默了片刻,道:“唐木大哥,当年夏荷交给丰少文一物,你可还记得是何物吗?”

  其实,他问此问题的目的并不是要询问什么,而是要借唐木之口,为小六林子在“清歌茶楼”所说的话,作个证明。

  唐木的神色却已变了,激动得面上赤红,喘息急促,丰千星知道这并非好兆头,不由有些后悔。

  只听得唐木用那种尖锐如刀刃般的声音道:“我又怎会不记得?那是一块玉,一块软玉,名为‘双鸣玉’,可与另一块硬玉吻合后发出共鸣之声,只是……只是少文他不懂事,把那块玉给了……给了人家了。”

  他终是不愿在外人面前说少文的不好,不肯说出是给了“千娇百媚楼”中的小乔,而说成是“给了人家”。

  欧阳之乎不由有些感触,忙将自己所佩着的那块玉取出,拿至唐木眼前,道:“那日,我听……听了你的责备后,便立即去向……向人家要了回来。而且,孩儿从此便不再……不再胡乱行事了。”

  他本是欲以丰少文
 

 
分享到:
融四岁 能让梨 弟于长 宜先知 首孝弟 次见闻 知某数 识某文8
老干妈辣椒酱的成功创业故事1
六个仆人2
经既明 方读子 撮其要 记其事53
60年代日本美女裸体刺青现场2
红楼女儿林黛玉到底多漂亮 有人见了直接酥倒在地
聪明的农夫女儿1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