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墨染红书坊 >> 第二十九章 出云现身

第二十九章 出云现身

时间:2016/9/12 20:26:59  点击:720 次
  “小瑾自然知道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裴岚迟握紧拳头,有些怒不可遏。

  此刻颜瑾的眼神却充满疑惑。尽管在许久之前,她曾经在夜市中见到容宿雾与裴岚迟怒目而视的场景,那时候她便对裴岚迟的儒雅外貌一见倾心了起来。想必之下这个有着一双漂亮到诡谲眼眸的男子,却让她心头略有不快。

  接下来她与裴岚迟的相识,全是因为自己在夜市中执笔所作的那副画。以画为媒,倒颇为新巧。她接下了席若虹的那块玉佩开始,便有着小小的雀跃。她渴望与裴岚迟这样的英俊少年人相识相知,得知他的母亲与父亲跟是故交,内心的雀跃当即升腾为欣喜。近一步,再近一步,两个人从书会的那一次彼此互助开始,她便觉得他是自己值得托付一生的男子。直到他不久前的提亲,她都觉得自己的婚事从开始到现在,顺利得仿佛神话。永远只见到裴岚迟彬彬有礼宽厚待人的模样,她并不知晓,此时此刻,那个狡黠的容轩主,想当场对她说些什么?

  裴岚迟的目光始终躲闪着,她感觉到了他内心的恐惧。

  她看了看坐在角落中的那位姑娘,憔悴的面容之上,是紧蹙的眉宇,嘴唇仿佛有什么话就要呼之欲出,却又仿佛是无能为力,于是整张脸上的表情无比痛苦。

  “愣着做什么!唱行礼辞!”席若虹目光一瞪,对赞礼命令道。

  那名被当场打断的赞礼这才回过神来,深吸了口气,准备大声唱出行礼辞。

  谁知颜慕华走上前,提醒女儿道:“小瑾,终身大事不可草率。良辰吉日甚多,也不急在这一时,不妨听容轩主把话说完。”

  “颜兄!”席若虹双眉倒立,几乎要从座位上站起来。

  裴岚迟转过了身,眯缝着眼睛瞪着容宿雾,似乎想看穿他的用意。“容轩主可是想当众揭发我与妹妹喜雨曾去抱鹤轩盗稿一事?”

  容宿雾摇了摇头道:“我可从未向外人说过流沁坊的席坊主曾经派了自己的亲生儿女潜入抱鹤轩来盗稿呀……岚迟兄这是怎么了?何必在大喜的日子里,将家丑往外扬呢?”他的语气婉转凄凉,仿佛是自己受了莫大的委屈。“各位想必知道,前些时候放鹤州的书会上,流沁坊一而再,再而三盗用了抱鹤轩的文稿,哎,幸亏我心慈仁厚,念在岚迟兄与我昔日的交情上,并没有计较此事。也并未到处宣扬……实际上,岚迟兄在离开我抱鹤轩的时候,可是把所有作者的稿子都誊录了一遍想带出来呢……暗香姑娘可是亲眼见证过的,你说,是也不是?”他突然点了暗香的名字,让暗香呆立当场,不知道当不当点头。

  “啊!竟然有这等事!”陈亦风不由挽起了袖子道:“颜老弟,我看你这个女儿不嫁也罢。谁知道若虹妹子是不是又想派儿子去你悦书轩盗稿!”

  颜慕华的面色好看不到哪里去,只紧紧地瞪了未来的女婿一眼。

  席若虹忍不住站了起来,扬手道:“误会,这都是误会……容轩主,流沁坊与抱鹤轩的恩怨,不该在我儿的婚礼上争论长短!还望你看在老身的薄面,让他们行完礼……”

  容宿雾点了点头道:“席坊主对暗香姑娘关爱有嘉,容某本来是可以给你薄面的。只是你为了拉拢悦书轩,命自己的儿子去娶颜姑娘,还将暗香姑娘赶出流沁坊居住,不觉太霸道了么?岚迟兄一心一意爱着的人,可是这位出云姑娘!”他的手一指,众人的目光都集中的那位病容满面的姑娘身上。

  暗香忍不住“呀”了一声,难怪裴岚迟会对她如此暧昧不堪,那些温柔的话语,处处是把她当作姐姐来看待了。她与这些寻常的宾客一样,完全闹不清楚现在是什么样的一个状况。她想上前质问裴岚迟,为什么爱的是姐姐,却要娶颜姑娘?为什么他告诉自己姐姐已经去世,并把矛头暗指向容宿雾?喜雨在死前说的那一番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暗香此刻心乱如麻,恨不能飞奔到姐姐的身旁,听她将一切都解释清楚。

  “我说那位姑娘,你别呆坐在那儿了,上来吭个气,说句话呀!”陈亦风挥了挥手,他蹙着眉头,最讨厌这样耽搁工夫的僵持局面了!

  容宿雾用哀叹的口吻轻声道:“诸位有所不知,拜岚迟兄所赐,这位出云姑娘已经全身瘫痪,半个字也说不出来了。”

  暗香听完,再也忍不住,推开众人奔到出云的面前,悲切地嚷了一句:“姐姐!”

  可惜的是,姐姐再也不能够拉住她的手,抚摸着她额前的头发,与她俏皮地说话了!暗香握住出云苍白而纤弱的双手,将它们贴在自己的面颊之上,流下了泪来。“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她的心头原本在暗自揣测,答案也在容宿雾的一番话语之后呼之欲出了,她却始终不敢相信,那一个人会是害得出云如此模样的罪魁祸首!

  所有的人都倒抽了一口气,却不知是怎样的一番变故,害得这位尚在如花之年的姑娘这般可怜。

  席若虹蹙眉道:“岚儿,这是怎么一回事?”她从未听儿子提起过“出云”这个名字,更不知道容宿雾所指责的那件事情是怎么发生的。裴亚群拉了她的手,并不让她太过动怒,似乎他总是在妻儿的生活之外,丝毫不过问出版之事,女儿的无端死亡他不知情,不过惋惜了一阵子,想着“死者已矣”,也就渐渐淡忘了。现如今儿子的婚礼之上,又突然闹出这等怪事,裴亚群的心态极其平静,只是握住妻子的手,默默与她相对。作为一个男人或者丈夫来说,他似乎过于软弱了些。不过有这样强势的妻子在此,想必儿子应该不会吃什么亏才是。

  此刻裴岚迟在印厂所说的那番话历历在目:“与流沁坊的声誉相比,这块玉佩算得了什么?儿子的心意又算得了什么?只要母亲一声吩咐,儿子甘愿为流沁坊赴汤蹈火!”席若虹眉头一蹙,难道岚迟在抱鹤轩的那些日子,当真做出了不可饶恕的事?她呆坐在当场,手心中沁出了凉汗。

  只听裴岚迟冷冷地“哼”了一声,回敬道:“既然容轩主说那位姑娘半个字也说不出来,你又如何证明害得这位姑娘如此的就是在下呢?”

  容宿雾挑了挑眉:“哦?岚迟兄是要看证据吗?”
 

 
分享到:
农夫和蛇的故事2
中国历史上最荒淫的公主:一生纳了30位男妾
中国史上唯一不娶妃子的痴情皇帝
韩愈
揭秘第一个挺武则天为皇后的人是谁
老宫女揭秘慈禧与小安子偷情的真相
我在红尘,而君在天涯,何时共眠
决定你是富人or穷人的12个标准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