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原来你还在这里 >> 第十五章 接下来几天程铮带他四处逛

第十五章 接下来几天程铮带他四处逛

时间:2016/8/28 12:08:48  点击:667 次
  接下来几天,程铮都提出要韵锦带他四处逛,他以老同学的身份提出这样的要求,韵锦也不便拒绝,但从六榕寺回来之后,她就尽量避免单独跟他在一起,每逢出游必定拉上沈居安,并且她对程铮的态度始终不咸不淡,无论他明里暗里说什么,她都无动于衷。沈居安像对程铮和韵锦之间涌动的怪异氛围没有丝毫察觉,每次韵锦约他一同出游,他都欣然前往,也多亏有了他的睿智和好涵养,才让这莫名其妙的三人行没有显得那么尴尬。

  这样几天下来,程铮也仿佛心也慢慢地灰了,第五日时,他向韵锦和沈居安提出次日要返回北京,韵锦心里暗松口气,于是出于礼貌,当日晚上与沈居安一起在学校附近的小餐馆为他践行。

  一整晚,程铮都显得异常沉默,与沈居安闷闷地喝了几杯啤酒,都没能驱走脸上的苍白。看着他这个样子,韵锦心中实有几分不忍,也不好说什么,只祝他明日一路平安。一顿饭在三人的沉默中吃了许久,眼见差不多结束了,程铮举起了啤酒杯,难得客气地对两人说:“多谢你们这几天抽空陪我,如果打扰了的话,我用这杯酒赔罪,别的也不说了,希望你们陪我干了这杯。”

  沈居安举杯道:“哪里的话,你是韵锦的老同学,我们尽地主之宜是应该的。”他看了看韵锦,只见她对这满杯的啤酒面露难色。

  “我酒量不好,能不能就随意了?”韵锦举杯苦笑道。

  程铮直直看向她,“这是我第一次敬你的一杯酒,就连这个要求你也要拒绝吗?”

  他这么一说,韵锦喝也不是,不喝也不是。

  这时,沈居安喝尽自己杯里的酒,从韵锦手中接过她那一杯,淡淡地对程铮说:“不介意的话,这杯我代韵锦干完。”

  程铮嘴角微微扬起,语气却生硬:“只怕有些事情是你代替不了的。”

  开始一直持续的表面的和谐被程铮这时的不依不饶打破了,韵锦没说什么,一把抢回沈居安手中的酒杯,仰头就喝。她平时几乎滴酒不沾,满满一杯啤酒喝到一半已有作呕之势,连沈居安都替她捏把汗,她却硬是强忍着喝尽,最后呛了一下,边咳嗽个不停,一张脸憋得通红,眼里也被呛出了泪花,沈居安忙递过纸巾。

  程铮冷眼看着这一幕,待她喝完之后,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似地笑着对沈居安说道:“她就是这样犟,一点也激不得。”

  沈居安拍着韵锦的背,见她缓过来了,才不动声色地说道:“我倒是挺喜欢她这样的性子。”

  程铮接过他的话;“可有的时候她软硬不吃的样子,真让人恨得牙痒痒的。”

  “也不会呀,韵锦的性格是外柔内刚,只要你给予她足够的尊重,其实都是很好相处的。”

  韵锦见这两个人你来我往地,当她不存在似地对她评头论足,心里颇有些不自在,但又不好插话。

  “你跟她认识没有多久吧?倒像是挺了解她的样子。”

  “有时候,了解一个人需要的不仅仅是时间。”

  程铮又笑了笑,说道:“既然你那么了解她,能不能代替她回答一个困惑了我很久的问题。”他说到这里,韵锦已有几分猜到他下面的话,程铮不理她投来的警告眼神,继续说道,“我一直没想通,曾经有一次她在大街上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吻了我,然后又把我丢在原地,到底是为什么?”

  “程铮,你……”韵锦气得一口气没缓过来,又咳了起来。

  沈居安望着程铮沉默了一会,没有发作也没有问下去,只是抓过韵锦搁在餐桌上的手,说道:“如果韵锦不愿意回答你这个问题,我想一定是因为你说的那件事只是一场误会。一个吻可以有很多种含义,就像她吻我的时候,我从来不需要问为什么。”

  程铮的笑意僵在嘴边,五月温暖湿润的夜晚,他感到一丝丝的凉。他想,也许他真的输了,就算一直不肯承认,话说到了这个份上,对手云淡风轻地四两拨千斤,他已溃不成军。也许比较在乎的那个人永远是输家。

  良久,他才开口,声音沙哑得自己都陌生:“苏韵锦,你笨归笨,挑男朋友倒是有点眼光。”韵锦盯着他一言不发,脸上是异样的绯红,确不是因为羞怯和恼怒,那杯啤酒的酒精足以让不胜酒力的她感到周围的一切都是虚幻的。程铮的手指一下下地轻扣桌面,带了点漫不经心,“你男朋友那么出色,难怪轻易地就被永凯录用了。”

  “永凯?你怎么知道?”韵锦晃了晃头,即使在这样意识有些模糊的时候,她也记得自己并未向程铮提起过这件事。

  “说来也巧,我开始不是已经告诉过你,我是来这边看亲戚的,倒也没骗你。章永凯是我外公,永凯实业就是以他的名字命名,外公去世后,把他所有的一切都留给了他的一对儿女,现任永凯掌门人是章晋萌,惟一的姐姐章晋茵是我妈。我妈为了我爸长居在外省,我也在那边出生,所以才会遇见你苏韵锦。哦,对了,沈居安,你不想知道是谁跟我提起了你吗”他的手还在桌沿上打着节拍,那有规律的声响敲得韵锦心烦意乱,她好像听不懂程铮说的话,眼神尽是茫然,她只知道那双握住她的手忽然加重了力道。晕晕沉沉间她心里有个不详的预感,莫非有什么会因此而改变?

  程铮看到了沈居安眼里一闪而过的愕然,知道自己这一番话并非半点作用也没有。心里感觉不到半点欢愉,这是他输到退无可退之下的绝望反戈一击,就算伤到了敌人,自己的处境也无回天之力了,不需要韵锦鄙视他,连他自己都为自己的卑劣感到不齿。可他顾不了这么多,保持理智并不能让他快乐一点,他不能看着他们情深意浓,自己一个人舔伤口。

  沈居安很快神态恢复自若,他只是让半睡半醒的韵锦靠在他的肩头,漠然地对程铮说:“原来如此。果然是血亲,你让我再一次见识到了你们章家人血统里特有的‘自信’。很遗憾,你说的这些不能改变什么,惟一能让我放弃韵锦的,只有她自己的选择。不好意思,韵锦喝多了,我要送她回宿舍。”

  程铮看着安心闭目靠在沈居安身上的韵锦,他知道她的选择不会是他。正如沈居安所说,那个晚上的吻,只是他的一场误会。他黯然看着沈居安叫买单,然后半抱着扶起韵锦就要离去。韵锦刚站起来的时候,身子在沈居安的怀里轻轻动了动,仿佛无意识地从嘴里逸出两个字。

  她的声音不大,却足以让身边的两个人同时变成泥塑一般。

  “程铮……”
 

 
分享到:
木兰辞6
大胆拒绝皇帝求婚的明朝第一美女
4.劳动人民,你又看不起。
武则天当皇帝让人惊叹的历史真相
弟子规
羊1
周总理
隋炀帝不可公开的性怪癖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