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原来你还在这里 >> 第二章 动作轻一点你会死吗

第二章 动作轻一点你会死吗

时间:2016/8/26 18:34:51  点击:1199 次
  “动作轻一点你会死吗?”就在韵锦把背往后面的桌子用力一靠之后,一个男生不耐烦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知道是自己无意识的动作惊扰了后排的同学,她飞快地挺直背,没有回头,低声说了句“对不起”,声音微不可闻。

  但是坐在她后排的男生似乎没打算就此罢休,借着身高的优势微微抬起身子,瞄了一眼韵锦桌上的化学习题,恍然大悟般说道:“我说就是受了什么刺激,还以为是失恋了,原来是题解不出来。”说着又往韵锦的方向探了探身子,“我看看,哈,这么简单都不会,不会吧你!”

  韵锦又惭又恼,倒也默不作声,只是侧开身与他探过来的头保持一定距离,她后面那个人却好像打定主意,不好好讽刺她一轮誓不罢休,用足以引起周边同学侧目的音量阴阳怪气地继续说“苏韵锦,你的脑子都拿去干什么了,还真不是普通的笨。”是可忍孰不可忍,韵锦仿佛被人用棍子戳到心里最痛的地方,腾地一声转过身去,涨红着脸,狠狠瞪着后面那个人,此刻他好整以暇地坐回自己的位子,向上45°地扬起头,脸上一副欠揍的似笑非笑,好像无声地在向她挑衅说“你敢怎么样?”如果眼光可以杀死人,那么韵锦的眼睛已经在他全身刺下了无数个窟窿,个个致命,但是没有如果。她暗暗攥紧垂在身后的拳头,强迫自己深呼吸,然后慢慢地转回头去,低头装作专注在刚才没解出的题里。他猜对了,她的确不敢怎么样,她不愿因为跟他产生争执而引起周围人的注视。

  程铮,这个讨厌的家伙,韵锦在心里不知道幻想了多少次,当着众人的面,大嘴巴子抽在他那张让她恨得牙痒的脸上,然后看着他自命清高的神情在她面前一点点地碎掉。坐在他的前排是她追悔莫及的另一个错误。那还是进入高三下学期后,需要老师在课堂上讲解的时间相对少了,更多的是同学们各自自习做题,因此他们年轻的班主任采取自由组合的形式重新调整座位,美其名曰以人为本。于是大多数关系熟捻、较谈得来的同学三三两两地选择坐在一起,反正在这个班里她也没有跟谁关系特别密切,便任由别的同学挑座位,大家差不多都各入其位后,她才找了个空位坐了下来。当时可供她选择的座位已经不多,几乎都在后排,于是她选择了现在这个位子,她的同桌宋鸣是个深度近视的小个子男生,在理科班里英语水平罕见的高,性格内向;她的后排就是那个让女生晚上准时看体育新闻的“原因”,让韵锦敢于坐在他前面的原因是,程铮身边虽然常有女生叽叽喳喳,但他本人倒不是个聒噪的人,至少在大多数人看来他称得上宜动宜静,运动场上能力超群,学习的时候也静得下来,成绩拔尖,虽然也有优等生的那一点小小的清高,但基本上属于那种你不打扰他他绝对不会打扰你的类型。基于这样的考虑,韵锦在这个座位上安营扎寨了。她刚收拾东西坐下来的时候暗暗留意了一下周围人的反应,宋鸣只是看了她一眼,没有作声,她后面那位则是头也没抬,基本上无视她的存在。这样就好,她松了一口气,安心从一叠教材里抽出了自己要找的书。

  这时不远处突然传来另一个男生的声音:“阿铮,你不是不准女生坐在你前面吗?”韵锦愣愣地徇声望去,说话的是周子翼,程铮少有的几个死党之一。韵锦还没反应过来,就听见她身后的程铮埋头在作业里吐出一句:“她也算女生?”……这就是大家眼里的好学生说出来的话?韵锦觉得莫名其妙,完全想不起什么时候得罪过这个话都没说过几句的男生。

  “你什么意思?”她转过身面对着他。

  “什么‘什么意思’?”他一脸无辜似地抬起头。

  “你说谁不算女生?”

  “说你呀,怎么,需要验证吗?”

  好几个男生不怀好意地笑了起来。韵锦怒火中烧,第一次发现一个人的现象和本质能有这么大的差距,这张俊秀的脸此刻如此让人厌恶。全班大多数在整理新座位的同学都朝他们的方向望过来,带着看好戏的神情,平淡压抑的高三生活需要这样的调剂,但是韵锦并不想成为这种戏码的主角,她厌恶被人观望嘲弄的感觉。算了,就当被狗咬了一口,她冷冷地扭回身子,不再理会他。

  “喂,苏韵锦……”有人好像并不接受她的息事宁人,“你为什么叫做苏韵锦?‘韵’是怀孕的‘孕’吗?”

  又是一阵大笑,韵锦觉得自己要疯掉了,她习惯了在班里像个隐形人一样,而且乐于如此,可是越想避开什么好像就越会遇见什么,就像现在她面临的这种明显的找碴。

  韵锦站了起来,居高临下地看着他,“程铮,我得罪过你吗?”她眼圈已经发红,极力控制住声音的颤抖,不让泪决堤掉下来。

  “完了,阿铮,你把这个‘小芳’惹哭了。”周子翼在一旁唯恐天下不乱地喊道。

  程铮闻言也站了起来,身体微微前倾,似乎在仔细打量着她的脸“你真的哭了吗?”“我才不会为你这种人哭。”韵锦逃也似地跑出教师,假装听不到身后一片嗡嗡的话语声。

  她和程铮的梁子就此结下,那件事情之后她试过搬离这个倒霉的座位,可是没有人愿意跟她换位子,她又不愿意为了这种事情去找老师,只得期待着下次调整座位的时间到来。

  韵锦只是不明白,程铮平时也不是个喜欢惹是生非的人,可偏偏对她那么毒舌,动不动挑起事端。“偏偏对她”,这真是一个暧昧的词组,但韵锦绝对没有天真到以为程铮对她有什么特别的想法,她不喜欢看言情小说,更不喜欢她们迷恋的那种“喜欢你就折磨你”的坏男生情节,程铮身上流露出来的对她的厌恶是如此明显,假如有人要说服她,这样是一个男生对她重视的表现,韵锦会觉得这个人心理简直是有病。好在周围的人似乎也没有谁认为程铮对她的特别是一个男生对女生的态度――如果一定要说特别的话,那绝对是他特别不喜欢她。

  于是她就这样如坐针毡地在他面前坐了三个月,每天在为学习而心烦意乱的同时还要面临他时不时的挑衅和“恶习”。她讨厌他下午从学校足球场踢球回来后一身汗味地坐在她身后,她越皱眉他就故意越靠近;她讨厌上课的时候他把一双长腿越过界地伸到她的凳子下面,还大大咧咧地晃着来晃去,让她坐在凳子上有晕车的感觉;她讨厌他把妨碍她当作理所当然,可是她稍稍影响到他一丁点――就像刚才她往后的那一靠,就会引起他的强烈反弹;讨厌他和他的死党叫她‘小芳’,好像出生在城市里让他们理所当然地高她一等;更讨厌他用那种居高临下地态度嘲弄道“苏韵锦,你居然这个都不会!”然而,韵锦知道,对付程铮这种人最好的办法就是漠视他的存在,见怪不怪,其怪自败,她并不软弱,只是不愿滋事。
 

 
分享到:
魏忠贤
揭秘《诗经》里的五个绝世美女
三字经27
揭秘中国皇帝最成功的一段跨国恋
阿里巴巴和四十大盗第二十幅
白雪公主
金缕衣 杜秋娘1
只有处女才能参加的斯威士兰裸舞节6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