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过客,匆匆 >> 第六章 尘埃落定

第六章 尘埃落定

时间:2016/8/19 18:20:23  点击:916 次
  如果相爱却分手,明明就是因为爱得不够。哪有什么至高无上不可替代的爱。如果爱得难舍难分,却仍然无法在一起,那总是因为有比爱更重要的东西,金钱,名誉,亲情,友情,甚至是内心的宁静……

  ——沈安若的Blog

  那天沈安若回到家,吞下两片治头痛的阿斯匹林和两片安定,便一头栽到床上沉沉睡去,连衣服都没换。后来她终于被刺耳的门铃声闹醒,勉强起身时发现天色已黑,站在门口的却是一脸焦虑的贺秋雁。

  “你干吗关机?我按了整整五分钟门铃你才开门!”贺秋雁见她没事,松口气之余便怒气冲冲。

  “这门铃的声音真够难听,我要换一个。你觉得鸟鸣的怎么样?”

  “沈安若!”

  “拜托不要吵,你的声音也难听得很。你怎么来了?”沈安若的头痛似乎仍未减轻。

  “江浩洋给我打电话,让我来看看你。他说联系不上你。”

  再听见这名字,已经有点陌生,仿佛已隔了千山万水。但仍是心口抽了一下。沈安若没说话。

  “你们又怎么啦?有什么好闹的,累不累啊?”

  “没有了,以后不会闹了。你跟他说我没事,我手机坏了,我不想跟他说话。秋雁,改天跟你聊,今天我累。”

  贺秋雁以为这是两人的又一次争吵,也不以为意,絮叨了许久,陪着沈安若吃了一碗泡面当晚餐后终于离开。沈安若却再也睡不着,索性找出影碟一张张地看。专看喜剧片,强行挠着自己的痒,逗自己笑。

  《办公室的故事》是前苏联的老电影,那一双男卑女尊的冤家从初见面就互不顺眼天天吵闹不修以至于终于大打出手,结果修成了正果,她喜欢这部电影,以前总是边看边笑,觉得吵架也是一种甜蜜,如今嘴里微微地泛苦,这样吵吵闹闹的婚姻,终有一天总会累了倦了厌了吧,然而我们所能看到的,却只是“王子与公主从此过着幸福的生活”。以后呢,谁知道?又看《费城故事》,六十多年前凯瑟琳·赫本所饰的已经离婚的富家女在婚礼的前一天差点爱上另一个,结果最后却重新嫁给了前来祝贺的前夫,他们当初很难堪地分了手,他们竟然不怕重蹈覆辙……多奇怪,以前这些令人开心无比的片子,如今竟然都令她质疑。所有的电影里,幸福都是瞬间的,分离才是长期的,而我们总为了那几秒钟的甜便忘记那一两个小时的苦。后来她索性按着快进键看片,一部又一部,明明脑里糊成一堆浆,意识有点不清了,仍是不想睡。

  她还真的找出来一张年代久远的那部《化身博士》,即使是半世纪前的影像,音乐画面仍是恐怖,让人紧张到窒息,沈安若觉得很害怕,索性关掉了。

  屋子里十分的静,这间小小的单身公寓两个月前刚付了首付款,因为公司宿舍的舍友总带了男友回去过夜,安若觉得很尴尬。那时她与江浩洋不吵时也能好好讲话。江浩洋说:“你又犯傻了,我们分的房子三月份就交钥匙了。你再忍耐他们几天,就有地方住了。”沈安若说:“哼,谁要住你那里。还有现在房价疯涨成这样,只要投资就一定会赚啊。”“不错不错,你还未嫁我就已经会持家。”“你少臭美,我要给自己留个地方,将来你若惹我生气我就自己搬回来住,才不要你。”她抚住仍抽痛的额头,努力将回忆挤出大脑。

  分手是对的吧,最近很长一段时间,她人前冷静扮淑女,私底下对江浩洋狂躁不耐烦,每每吵过后觉得十分后悔,便又温柔顺从善解人意。再这样下去,只怕自己真的已经善恶彻底分离到无从协调,成为另一个化身的杰克·海德女士。

  外面天色又渐白,原来只需要两天时间,她的生物钟都可以倒换。沈安若强迫自己洗了澡,强迫自己睡下。又一个中午醒来后,她将每一间屋子彻彻底底地清扫过,连窗户都擦得明亮如镜,然后,她去理发店将头发修整一新,去商场买了件新外套,对着镜子欣赏自己,人都仿佛是新的了。

  这样多好,明天过后,她便又成为光鲜亮丽温婉动人的气质派白领沈安若,表里如一。

  星期一她到底躲不了江浩洋,因为他直接拨了她的办公电话。沈安若低声说:“我给你打回去。”便拿了手机到更衣室。这句话以前江浩洋说得最多。她不愿意他打到大学宿舍里,免得舍友们问东问西,所以一直都是她给他打。他怕她花掉太多电话费,总是几句话后便说“我给你打回去”。那个时候她从未觉得两人已经在恋爱,如今想想,其实已经算是吧。

  电话接通了,那边久久都没有声音。沈安若一直担心,如果他再说“不如我们重新开始”,她作了整整两天的心理建设会不会再度功亏一匮,幸好他什么都不说,他或许比她更累。沉默很久,沈安若深深地呼吸,镇定地开口:“江浩洋,我是认真的,没有意气用事。你从不是拖泥带水的性格,我也是放得下的人,我们保全一点彼此的气质吧。”那边仍是不说话,她又说,“谢谢你这些年来对我好。你多保重。”

  其实那一瞬间,她突然想说:“江浩洋,你胃不好以后不要再喝那么多酒。”话到嘴边突然便生生咬住唇。她想起一个故事,离婚的男人走出家门,在楼下抬头望一眼妻子晒在阳台上的白色床单,突然不舍,于是又跑回去,故事又循环上演。而她,这一次再也不要回头。

  也许过了很久,也许只是一秒钟,她当时已经没有时间的概念。电话另一头的江浩洋轻声说:“你也保重,好好照顾自己。”隐约听见他长长地叹息了一声,仿佛倦累至极,又仿佛如释负重。但那些,都已经跟她无关了。

  下午沈安若整理着会议记录,听见同部门的林丽晶与部长张效礼激烈地辩论,屡屡打断她的思路。林丽晶司龄足够长,是正洋最元老一级的员工,又一路跟随张效礼,与张部长的私交也不错,未免倚老卖老。此时是因她被交付了额外的新任务而不得不连日加班,正怨气冲天,要求加人手,又扯了一干人等的名字,言辞激烈,令整个办公室内气氛紧张。

  沈安若插个空隙,轻声道:“部长,我可以帮林姐一起做的。”争辩终于告一段落。

  下班后,沈安若在本子上作本日工作小结及明日计划,正要离开,听得张部长说:“沈安若,过来。”

  他脸色并不好看。沈安若一向尊重这位上司,当年他亲自面试她,给了她加入正洋的工作机会,手把手教会她一切,又带她从子公司到总部,平日里待她如兄如父。

  张效礼说:“难道你刚认识林丽晶,不了解她的个性?今天你帮了她,她也绝不会感激你,反要说你爱出风头爱表现。而且你已经够忙,你要怎么挤出时间来帮她?”

  见安若不说话,他又说:“以我跟你的默契,你更应该明白,我对她近来的工作质量和处事态度都不满意,今天本想借题发挥整一整她。所以,难道我会对你的两肋插刀表示赞赏?”

  他极少批评沈安若,所以沈安若只能低头不语。

  “安若,你一向聪明又敏感,为何今日神经大条。做事要抓住重点,做人要学会自我保护,还有,好心要用在对的地方。安若,你要记住我的话。”

  “对不起,部长。”沈安若觉得除了这句,也没别的话可讲。

  “我是为你好,你够聪明,一定能够明白。其实你很不高兴对不对,主动多做了工作,还要挨批评?”

  “没有,您说得对。”沈安若低眉顺眼。

  张效礼叹口气:“你这样的脾气,我可真拿你没办法,你倒是应该像林丽晶多学习一下她的有话就说,有冤就诉。对了,你今天一整天气色都不好,若觉得不舒服就去看医生吧,准你一天假。”

  “没,只是早晨在上班路上看见一只小狗被车轧死,心情不好。”

  张效礼几乎要笑出来:“安若,你以前不是说你讨厌小动物。”

  “部长,讨厌是一回事,同情是另一回事。我看见那场面觉得难过。”

  连着几天晚上,沈安若都陪林丽晶在公司加班。是为了一个项目立项建几组数据库,要查找近十年的资料,偏偏最早那几年的资料都没有电子文档,只好在资料室里从一份份档案里调出来,再一一录入,十分麻烦。每晚七点多林丽晶便找个借口先走,留沈安若一个人,一直做到十点半。她很喜欢这份工作,需要全神贯注,偏偏又不用动脑筋,正好填满她的空余时间,等回家后洗个澡,困意便已然袭来,睁开眼又是新的一天。

  她只用了三天晚上便做完了这项工作,到了周五时竟有些犯愁,不知晚上该做点什么。她正想打电话约贺秋雁去看电影,不想手机响起,是一个陌生号码。按下通话键,一个悦耳的男声传出:“如果沈小姐晚上没有约会,可否陪我吃顿饭?我是程少臣。”
 

 
分享到:
熊乃瑾版阎婆惜
布娃娃
阿里巴巴和四十大盗
永遇乐 李清照 落日熔金5
揭秘中国古代十大名妓的温柔之死
揭秘雍正皇帝为何喜欢喝人乳
1937年,斯大林抱着女儿斯维特兰娜
女娲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