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桃花债 >> 第七十三章 爻光殿内空旷旷的

第七十三章 爻光殿内空旷旷的

时间:2016/8/18 9:27:46  点击:1272 次
    爻光殿内空旷旷的,我看见天枢站在窗前。

    我走上前去。天枢转过身来,忽然向我道:“那一城的人都死了罢。”

    我怔了怔。

    天枢道:“雪狻猊发狂时,卢阳城一城的人都死了罢。”

    我才恍然明白他是说那件事情。按照天枢的脾气,一定要将此事归罪到自己身上。我于是说:“雪狻猊狂性大发,真要算起来,责任却在写命数的命格。这一城的人到了地府,让阎王给他们来生安排个好胎也就是了。”

    天枢却笑了笑。

    他现在回复真身,因为待罪,只穿着一件素白的袍子,看起来依然清寒淡然。我踌躇了一下,道:“我一直没认出你是杜宛铭,对不住。”

    天枢道:“没什么。当是我对你说对不住才是。本是凡间一世泛泛一场相交,却连累你连上了仙契线。我在凡间时多承你照顾,所以想见一见你。本以为见不到了,没想到你现在过来,见着了。”

    我低头道:“你莫提凡间了,提起来我更愧不敢当。在凡间时我百般缺德地待你。我在天上这些年你一直帮着我。我……我欠了你许多。这些是我的责任,连累你到如此地步。玉帝本知原委,他定然会放了你。”

    天枢又笑了笑:“你来这一趟,却像是请罪。”我呐呐地干笑一声。我和天枢之间连着仙契线,却不知为何,我和他说话依然局促得很。

    天枢道:“你觉得连累了我,我也觉得连累了你,我其实欠南明帝君也欠了许多。此处的债他处的债谁又说得清呢。”

    天枢侧身看窗外:“其实我经历杜宛铭一世回到天庭之后就在想,做神仙还不如做个凡人。只在小院中看木香花开花败,四季轮换,已经足矣。好过身在天庭,依然有无数的牵扯。”

    我听着话语,觉得有些不对。究竟我在凡间对付慕若言还是有些经验的。天枢这几句话十分像遗言。

    我大步向前,一把抓住天枢的衣袖,他果然像一片纸一样,飘飘地倒了。他身上的仙气极微弱,他仙辉隐隐欲息,大惊:“你做了什么。”

    天枢笑道:“牵扯了这些年,实在是累了。谁欠谁的都罢了,我再不想管了。”

    我略动法术一探,一片冰凉。

    天枢竟碎了自己的仙元,他竟比做慕若言时更狠些,只想灰飞烟灭,半丝转圜的机会都不留。

    天枢伸手将一块玉塞进我手中:“我得了你诸多照顾,其实你并没欠过我什么。凡间……做童子那几日……多谢……”眼脸阖然垂上。

    我左手小指根部似乎有些刺痛又渐渐松弛。

    天枢星君,你真当使了这一招就自己就没得救么。

    我觉得天枢和我之间那根仙契线还是中了用的,他无论何时想寻死我总能让他未遂。

    我叹了口气,灌了股仙气进他后背,从胸中取出一样东西,塞进天枢口中。

    天枢的周身顿时被光芒裹住,不是他天枢星的银光,而是我宋珧元君的蓝光。

    我向那光芒中的天枢道:“星君,对不住。你做杜宛铭的时候与我相交一场,总该知道我宋珧平生最怕的就是欠债。这笔债你不让我还我也一定要还。从今后……你再化仙身,前尘尽去,打此时起,你我两清了。”

    我瞧了瞧手中的那块玉佩,轻轻一握,尽成烟粉。

    我出了爻光殿。鹤云正站在殿门前。我道:“我方才和天枢星君谈了谈,他已经想开了些,请鹤使向玉帝求情,这两日先让他静静,以后再说罢。”

    鹤云道:“玉帝本就下令让天枢星君静思两日,元君放心。”

    我道了声谢,做不经意地问:“不晓得那只狐狸关哪里了?”

    鹤云道:“玉帝命碧华灵君暂时看管。”

    我一路到了碧华灵君府前。小仙童道,灵君被衡文清君请去喝茶了,不在府上。

    不消说,衡文一定是托碧华多照拂狐狸。碧华灵君不在府上正好,少了一场惜别的悲伤戏。我道:“能让我瞧瞧那只玉帝命灵君看守的狐狸么?”

    小仙童为难地皱起脸孔。

    我道:“玉帝只是下令不许衡文清君瞧它罢。我瞧瞧它没什么罢。”

    小仙童仔细想了想,勉勉强强道:“好。”

    小仙童引我走到后院的一间石室门前,打开房门:“那只狐狸就在里面。”

    我道:“我想单独瞧瞧它,你先出去锁上门。”小仙童道:“好,不过你快些。”

    我进了石室,听见门咯啦锁上。狐狸就卧在石室里玉床的一块蒲团上。皮毛干枯凌乱。头搁在前爪上,看见我半抬了抬眼皮。

    我在床边坐下:“毛团,你还好么。”

    狐狸闭着眼睛,不动。

    我道:“玉帝如果逼迫你,让你不得喜欢衡文清君,你会怎么样。”

    狐狸的耳朵抖了一下。

    我道:“要是玉帝将你剥皮锉骨,化成飞灰,让你不得喜欢衡文清君呢?”

    狐狸满脸无畏,耳朵又抖了一下。

    好的很。

    我道:“那你记得今天跟我说的话。衡文他喝茶喜欢喝淡茶,写字时常把笔搁在笔洗里忘了收,喝酒不醉不算完,不能由着他喝。睡觉倒是没什么毛病,但记着他起床一定要喝雀舌沏的头遍茶。一看公文就忘了时辰,要时常拖他出来各处散心,他案前有个叫陆景的,时时刻刻都能拿出一堆公文让他看,勿须理会此仙。要是东华帝君碧华灵君太白星君他们找他吃酒时,留神小心着,他有些丢三落四的毛病,离席起身后看看他桌子上有没有忘记拿的扇子之类的。他不怎么吃甜东西,果仁只吃盐培的不吃蜜渍的。枕头要矮,褥子要软,茶水注意温热合宜。”

    狐狸坐了起来,困惑地斜眼看我。

    我和蔼地摸了摸它的头:“以后你要好生地跟在衡文身边。”

    狐狸在我掌下打了个寒战。

    我又叹了口气,念了个诀,掌中化出蓝光来,将狐狸团团裹住,蓝光由弱到盛,又在我掌中渐渐减弱,最终尽数没入狐狸体内。

    狐狸蹲在蒲团上,惊诧地瞧我。我道:“毛团,我一半的修为已经在你身上,你可以再化成人形,稍加修炼就能成仙了。”

    毛团跳下地,打了个滚儿,化出人形来。它得了我的修为,样子似乎比之前顺眼了些。狐狸闷头看着我,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道:“我和你说实话,我的仙元与另一半的修为已经给了别人还债。现在靠着法术撑着,过不了几日就会灰飞烟灭。这一半修为跟着我化灰也是化灰,还不如给了你。但也不能白给。衡文清君欠的的相救之情,我已替他还了,从今后他不欠你什么。”

    狐狸懵懵地瞧着我,渐渐露出一丝悲哀的神色来。

    本仙君也觉得自己挺伤情的。眼看着就这么要没了。我道:“你现在帮我个忙罢。我想见见衡文,又不想这个样儿去见他。想借你的样子用用。你现在变成我的模样先从这里出去,你身上有我的仙气,小仙童辨不出你。等我见完衡文后你再回来。你和衡文有注定的情缘,玉帝不会为难你。你大概能留在
 

 
分享到:
小红帽2
三国中死得最冤的六名猛将 魏延排第一
王小二的故事1
八国联军士兵当街强奸中国妇女
最漂亮的小老鼠卡卡 1
小白兔5
古代中国一夫多妻的危害究竟有多大
长歌行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