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桃花债 >> 第四十六章 狐狸自以为风流地披着一件白色长袍

第四十六章 狐狸自以为风流地披着一件白色长袍

时间:2016/8/14 14:41:27  点击:1487 次
  狐狸自以为风流地披着一件白色长袍,收了狐狸耳朵,将银发变成了黑发,飘飘挡在衡文身前。
  
  并不是本仙君存心刻薄它,不用说衡文,就是本仙君略动动手也能将它的小小道行毁在弹指间,它来此一趟,实在没有必要。
  
  知府大怒,堂上大乱,单晟凌却瞧着狐狸眯起眼:“阁下似乎是位故人。”狐狸冷然默立,片刻道:“单将军在此严刑逼供,栽赃我家公子杀人,十分可笑,单将军身上不知有多少条人命,却不见有人抓他。”
  
  狐狸的森森目光,从衙役到知府身上一一掠过,继续冷然道:“别的不说,最近单将军和那位慕公子,在东郡,又背了一条人命罢。你们知不知道,如今你们的卢阳城四面楚歌,两股大军压境,原因是何?”
  
  再瞧了瞧衙役们与知府,吊稍眼角向单晟凌一瞄。“堂上的这位单将军,为了救那位被朝廷通缉的慕公子,潜进了东郡王府,杀了东郡王的三公子李思明,所以东郡才联合朝廷,纠集大军,直逼卢阳。可怜你们这些愚蠢的凡夫,竟要因为单晟凌为私欲杀人的恩怨赔上无数条性命。”
  
  衙役们面露惊惶之色,知府抖着手拍了一下惊堂木:“大~~大胆!竟、竟敢污、污蔑大将军~~”
  
  狐狸蔑然道:“污蔑?尔等去问问单晟凌,或等东郡大军到卢阳城外时,再问一问罢。”
  
  狐狸却机灵,懂得掀单晟凌的老底,溃散民心。
  
  单晟凌面色不动,眯起双眼道:“阁下那日回去后,洞中的老小,可还剩下骨头渣拣么?”
  
  狐狸霎时赤红了双目。
  
  恨火熊熊。
  
  阴风大作,鬼云顿举,狐狸的黑发根根扬起,现出银白的原色,一双狐狸耳朵立了出来。
  
  衙役们和知府哀嚎四窜,抱成一团。狐狸厉声道:“凡夫,你伤我一洞老小性命,我今天一定要讨回这笔血帐!”
  
  单晟凌起身大笑,抽出雪亮的钢刀:“你这个妖孽终于现了原形,那日大意被你得了空隙,看我今日不拿下你这孽畜!”
  
  我拉着衡文后退两步,在风口外站着,单晟凌是一介凡夫,在狐狸手下讨不了便宜。本仙君坐山观战,单晟凌被狐狸撕碎在此处,一命呜呼,玉帝应该不会怪我。但狐狸杀了单晟凌,会不会背上一个弑仙的罪名?就算不是弑仙,伤过凡人性命,他日想要成仙,也是难上加难。本仙君要不要伸手阻战?
  
  衡文却已经替狐狸忧心了,沉声道:“不然先阻了此战罢,如果误伤无辜有些不好。而且宣离如果伤了单晟凌,恐怕会落下什么罪名。”
  
  我道:“那我去拦下此斗罢,你站着,别动手了。”
  
  衡文微微笑了笑,我松开他的胳膊,正要施法,上空隐隐传下声音来:“宋珧元君宋珧元君,衡文清君——”
  
  这个声音,不是命格么?!
  
  本仙君如久旱逢甘霖一般欣喜抬头,命格星君隐在数道金光中疾声道:“宋珧元君,快快将单晟凌和狐精分开!!打不得!!天命自有安排!”
  
  X的,此时却喊起天命来,这些天本仙君日盼夜盼,天命却在哪里!
  
  但天上地下,玉帝的旨意最大。我御光而起,在半空中一挥袖,仙风大做,吹散狐狸的妖云,再落下一道仙闪劈开两人,逼出狐狸的原形,伸手抓住后颈毛,遁形而去。
  
  远远落在卢阳城外的一座山头上,衡文已在山崖等候。我放下狐狸,它心不甘情不愿地化出人形,神色悲愤,低头不语。
  
  衡文蔼声道:“我知道单晟凌伤了你一洞老小,你很想杀他报仇。但你如果要修仙,就不能伤人性命。单晟凌的结果另有天命安排,你此时伤不得他,所以宋珧元君才去拦下你。望你能体谅,莫要怪我们。”
  
  狐狸仍然低着头,两只耳朵也悲愤地耷着。
  
  衡文再道:“今天在堂上还要多谢你,其实我和宋珧元君足能应付此事,你原不该冒这么大的险。”
  
  狐狸抬头望着衡文的双眼低声道:“我知道清君的仙术高深,其实不用我救。但也请清君记着,就算宣离这点微末道行抵不了什么用,清君有麻烦时,我一定会出来。这是我待清君的一片心。”
  
  语气中的情意稠得酸倒了本仙君的牙。
  
  狐狸深情兼动情地继续道:“可能在仙君们的眼中,妖精比什么都不如,连凡人杀了妖精都是件功德,妖精伤了凡人却是罪无可恕。但我就算只有这一条微不足道的性命和浅薄的妖法,我想保护一辈子的,我拼上飞灰湮灭也要保护到底……”
  
  本仙君吸着凉气截住他话头:“你的心意,清君一定晓得了。但你也要晓得,两丈开外竖着耳朵听的那位是天上的命格星君。你对衡文清君起断袖之意若被天庭晓得,可不是你一个人飞灰湮灭就能完事的,不想连累清君就找个日子再说罢。”
  
  狐狸颤了颤耳尖抬头,又低下头道:“那我先走,不耽误几位仙君。”深深再看了看衡文,看起本仙君寒毛数根,方才化股风儿走了。
 

 
分享到:
乌鸦3
幼儿园的故事,做灯笼
因老婆红杏出墙活活气死的中国皇帝
揭秘岳飞背后为何要刺“精忠报国”
尼泊尔“活女神”的私密生活1
伞下避雨的小蜜蜂1
唐朝女诗人鱼玄机为何成为一代荡妇
岳飞吴国楚平王《大唐西域记》通缉令文化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