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桃花债 >> 第五章 天已黄昏斜阳破窗而入

第五章 天已黄昏斜阳破窗而入

时间:2016/8/5 15:02:56  点击:1988 次
  天已黄昏,斜阳破窗而入,灿灿金红。夏末秋初,晚风清凉,渗着小池的残荷香。
  
  此情此境何其风雅,慕若言凝目看我,神色恰如一盆清水,方才波澜微漾,渐渐平和如镜。天枢转世,果然还是和在天庭一样爱不动声色,端清高架子。心里闹着,脸上撑着,直把自己撑成个病秧子。
  
  慕若言开口,声音和缓,第一句话给我些意外:“李公子可是众人传说东郡王爷那位星君临世的小公子?”
  
  流言传得倒快,我松开天枢的手,露出牙齿,“老虎星下凡是个江湖骗子满口胡说,天下哪有这等灵异稀罕的事情。”正经星君投胎的是床上坐的上君你,连累本仙君陪你做苦差。
  
  慕若言从床上站起身,“在下也是途经村店时无意听说,”笑了笑,“有冒犯的地方望李公子谅解。”
  
  我向慕若言身前近些,低眼望进他眼中,“你此刻已是我的人,你我说话还有什么好客气的。”
  
  天枢星君,听了这句猛言,你要小心撑住。
  
  慕若言的脸更黄了,清风入房,荡起单袍薄薄的衣料,几乎要将他吹倒。依然含着客气的淡笑,依然撑着文雅的仪表。本仙君在心中叹着气,看他苍白的双唇开合,向我道:“今日在下有幸入得东郡王府内院,公子对在下一路行踪想来早已了然。城外山上救命之恩,在下感激不已……”
  
  我拦口说,“别说什么无以为报的话,从今后你在我身边的日子长着呢,想怎么报都行。”
  
  慕若言蜡黄的晦色又重了几分,用袖子掩住口,咳了几声,苦笑道:“明人面前不言暗语,慕若言一介潜逃的要犯,李公子将在下带进东郡王府,想来有所安排。在下早已是山穷水尽之人,生死听由天命。却不知还有什么值得东郡王府大费周章。”
  
  语气何其苦涩,本仙君盯着他摇摇欲坠的身子半天,不得以伸手扶了一把。慕若言未来得及后退,全身陡然僵硬。呔,本仙君不过口中占占你的便宜,又不会真做什么。
  
  但这表面上的奸角一定要唱到底,我将天枢半扶半抱,道:“若言是个聪明人,我也不瞒你。这次拿下你本欲押送回京城,不过本公子对若言公子一见倾心,十分舍不得,思来想去,还是将你留在府里。一来可以与你时刻亲近。二来,”把他肩上的一绺头发拿开,阴森森笑道,“公子的那位单将军却是个风流人物,能由此与他结交结交,实为一桩美事。”
  
  也不等看天枢的脸色,拂袖转身,长笑一声:“若言一定累了,先小寐片刻罢,待月色清明时,本公子再来与你共度良霄。”
  
  大踏步出门,夕阳半没,云霞烂漫。我吩咐小丫鬟道,“拿些汤水茶果,服侍言公子用些。”疾步回卧房,灌了两杯凉茶。摸了摸方才揽过天枢的右臂,感觉有种说不出的奇怪。斜眼看见门框下方探出一颗小头,咧着豁了两颗牙的嘴瞅着我,原来是本仙君的小侄儿,李思贤的儿子李晋宁。
  
  这孩子在王府里,人人见了都头疼,刁钻胆大。本仙君最初在院子里吓过他和李思源的儿子晋殊一回,又被人认定是老虎星下凡,成天在王府内逛来逛去,晋殊见了我就跑,只敢在房角柱子后露半个头偷看。他却颠颠地跟在我身后,起初只跟,后来偷偷摸摸向我后背丢小石子儿,某一天,我在后园亭子里小坐,他从草丛中滚出来,扑到我膝盖上,睁着溜圆的眼很郑重地问,“小叔叔,人家都说你是白虎精变的,是不是骗人的?”
  
  我说:“是白虎星,不是白虎精。”本仙君变成个老虎星便罢了,被说成老虎精仙颜何在?
  
  李晋宁鼓着腮帮子道:“说小叔叔是白虎精一定是骗人的!老虎的脸是圆的,小叔叔的脸不是圆的,小叔叔不是老虎!”
  
  我热泪盈眶,这孩子多么有见识。全王府上下,竟都不如一个七八岁的娃娃。
  
  我伸出手摸摸李晋宁的脑袋,他立刻露出缺了两颗的上牙,手脚并用爬上我膝盖。“小叔叔,你不是老虎精,那会不会讲老虎精的故事。”
  
  我慈祥笑道:“会。不单老虎精,狐狸精、黑熊精、蜘蛛精、獐子精的故事小叔叔都会讲。”
  
  李晋宁揪住我前襟,“黑熊精!我要听黑熊精!”
  
  本仙君清一清喉咙,讲了一段黑熊精,刚讲了一半,李晋宁已趴在我身上呼呼大睡,口水流了我一袍子。
  
  我没奈何将他抱回内院,交给奶妈。从此李晋宁便粘上了本仙君,天天要钻到涵院来一两回。
  
  此时晋宁看我瞧见了他,立刻从门槛处扑过来,扭身子爬本仙君的膝盖,“小叔叔我想吃烤鸟蛋。”
  
  我额头发疼:“这里没有烤鸟蛋。回去向你娘要,让厨房给你做烤鹌鹑吃。”
  
  晋宁把头来回乱晃,“不吃烤鹌鹑,后院树上有个鸟窝,小叔叔,咱们去把鸟窝捣下来就有鸟蛋了。”小混帐知道得不少。
  
  我方才对付天枢星君已经元气大伤,哪有心思哄娃娃,板起脸道:“咄,掏什么鸟窝,掉下来怎么办!老实回房习字去!”
  
  晋宁瘪了瘪嘴,小爪子依然牢抓住我袍子不松,“我不回去。我要听壁虎精的故事。小叔叔你讲!”
  
  好罢,反正这小祖宗听到一半一定要睡觉,睡下本仙君就安生了。壁虎精……壁虎精的故事怎么编好……
  
  讲到一半,晋宁果然呼呼大睡。我抱着他出门,长房的奶妈早摸出了习惯,已在院中守着,行礼笑道:“又来缠三公子了。”接过晋宁回长房申院,我终于落个清净。
  
  夜色初至,王府中灯火明亮。
  
  我用完晚饭,洗澡更衣,再唤过厢房丫鬟来问,厢房里那位公子如何了。看看时辰差不多,本仙君该去陪天枢睡觉。
  
  丫鬟道,那位公子身子不好,傍晚只喝了两口茶,咳了一阵就晕睡过去,方才刚醒,奴婢出来替他温茶。我嗯了一声,放轻脚步走到厢房门前,听见一声物体倒地的声响,一推房门,昏黄的灯下,只见慕若言悬在半空,房梁上挂着一条白绫腰带勒在颈间。
  
  我心里咯噔一声,没想到天枢星君居然如此受不得折辱,下午不过略说了几句,他便死意顿生。连忙扑过去把人抱下来,慕若言死了我怎么向玉帝交差。
  
  慕若言轻飘飘瘫在本仙君臂弯中,双目紧闭,面色清白,我伸指一探他鼻下,气息全无,掐人中拍后背怎样弄都无动于衷,可恨此种情况天命老儿都不算它要紧关头,我依然半分仙术使不出来。本仙君无可奈何,只好把心一横,将嘴凑到他唇边,渡他一口仙气。
  
  口口相接,天枢的双唇冰冷,倒很柔软。本仙君乍一触到,有些心虚。天枢星君这样被我亲一口,我算得了个便宜,只当他报答我救他两回。
  
  我用舌头撬开天枢的牙关,渡去一口仙气,抬头抹了抹嘴。此事若让衡文清君知道,本仙君一定被他讥笑死。
  
  天枢扳过一口气,睫毛动了动,被我猛拍几下后背,顿时大咳起来,慢慢睁开眼。我狰狞一笑,“在本公子眼皮底下想寻死?费工夫把你抓回来哪能让你容易死了!”
  
  玉帝头一二十年也没让天枢少受折腾,我没费多少力气把他拎起来,扔到床上。慕若言目光凄寒凌厉,盯了我一眼,嘴边闪出一丝苦笑合上眼。
  
  本仙君心中无限忧郁,无限凄凉。人人说好人难为,其实坏人更难当。看着天枢此时的模样,我心中十分不忍。几千年前我初上天庭,被仙使引着前去拜会众仙,在九重天阙的云霭上第一次看见天枢星君。那时候他刚从北斗宫中出来,北斗七星的其余六宿随在身后。我在一片银辉中看见一个素袍玉簪风华淡雅的身影,让人不敢唐突逼视,又忍不住想看,实在是仙中上品。经仙使指点,我侧身谨候,顶礼相迎,“小仙是新上天庭的宋珧,见过星君。”
  
  清冷如星的目光只在我身上停了瞬间,颔首回了一礼,客套都不客套一声,便扬长去了。玉帝都没有这么大谱儿。
  
  那时候的天枢星君高高在上,几曾想到如今会沦落到如此地步。这副凄惨模样的成因大都还在本仙君身上。
  
  造孽啊,本仙君在造孽啊,玉帝在逼本仙君造孽啊……
  
  我心中发苦,口里还要继续发狠,“慕丞相府的少爷竟像个娘们似的寻绳上吊。你可知道,上吊死透的人舌头至少伸出一寸长去,且要将腹中的黄白之物统统淋漓出来。我王府的下人替你收尸单地面都要擦洗半天。你想在阴曹地府让你的祖父叔父爹爹亲娘看见你这副吊死鬼模样?”
  
  慕若言神色木然,动也不动。
  
  我脱下他鞋袜,将他挪到床内,盖好薄被。开门喊丫鬟另取一套枕头被褥。
  
  两个小丫鬟捧着被褥进来,看见房梁上还挂着的那条腰带,脸色变了变。我寒着脸吩咐把东西下,将腰带取了下来。小丫鬟们不敢多言,低头走开。
  
  我脱下外袍,抖开薄被。向墙上闭目躺着不动的天枢道,“从今日起,你陪本公子共眠,天长日久,你定然知道我的好。”
  
  油灯熄灭,房内漆黑一片,我躺上床榻合拢双眼。身边的人气息细微,一动不动。
 

 
分享到:
梁山好汉排名倒数三将图,时迁成了潜规则的最大牺牲品
小红帽7
古代文人如何用诗词描写女人的乳房
蚕吐丝 蜂酿蜜 人不学 不如物101
三字经-孟母三迁
揭秘香妃身上是否真有异香
史上最牛嫖客 在皇宫里建妓院的明朝皇帝
念奴娇 李清照 萧条庭院1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