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重返狼群 >> 第十五章 狼为食狂

第十五章 狼为食狂

时间:2016/7/1 10:04:04  点击:2117 次
  格林摸透了藏獒的习性之后,渐渐开始得寸进尺了。

  森格是欺负格林最厉害的一个,可是格林偏要去招惹他。

  就拿上次来说,森格在中场里闲来无事,费了半天劲挖出地上一块铺路的板砖玩,他想把板砖叼起来,但是獒嘴两边都有厚厚的肉垂,叼板砖这样的宽东西不方便,要来回摆头把肉垂甩到两边,才能露出牙来。森格正对着板砖摇头晃脑,格林蹑手蹑脚地凑上前去,一口叼起板砖就跑,狼嘴叼砖可容易多了。格林趾高气扬地绕场一圈然后把板砖叼回洞里。森格气得脸都变形了,汪汪叫着冲到格林洞口就把大脑袋往洞里猛塞。獒头当然是塞不进去的,森格抽回脑袋来,狠狠咆哮了一阵。突然,森格鬃毛一抖,兴奋地绕了一圈,跑到洞顶查看了一下,猛地跳起来,再砸夯般狠狠跺下去,他庞大的身子在洞顶又蹦又跳:我跺,我跺,我再跺!空洞的土层似乎都有点承受不住了。我在窗户里看得心惊肉跳,没想到这憨大个儿还会来这手,洞顶一塌,格林不就被活埋了吗!

  我赶忙喝止:“森格,不准跳!”我的话对森格还是起一定作用的,毕竟相处日久,又奉送了那么多零食。森格不跳了,反正跳着也费劲,他干脆躺在狼洞上,用后背把整个洞口堵了个严严实实:让你丫不出来,闷死你!

  我叹口气,翻过窗子去劝架,还没走近,就见森格“嗷”的一声挺胸弹起——洞里的格林冲他的后背来了一口。唉,这对冤家。

  我一把抱住森格,“哦哦”地拍着他的后背连声劝慰:“不痛,不痛,不生气,乖……”

  森格朝狼洞咬牙切齿,喉咙里呜噜呜噜地吼着。

  我想起裤兜里还有一块巧克力,连忙掏出来安慰这个大小孩。森格从来没见过巧克力,他稀奇地看着我剥开糖纸,放到他眼前,他伸鼻子开始嗅起来……别看藏獒个儿大凶猛,可他们吃东西却是很斯文的,每次我在窗边喂食的时候,他们总是先嗅一嗅是什么,再小心翼翼地用牙尖叼住一点点,最后把头一仰让食物落进嘴里,这种吃法绝不会伤到喂食的主人。如果食物很小,像糖或者钙片什么的,他们就微微张开嘴,让我把食物塞到他们暖烘烘的大嘴里,直到确定我的手已经拿开了,他们才开始咀嚼。格林却绝不守这样的规则,有好吃的,跳起来就抢,哪怕我本来就是要给他的,他也不会客气等候。小块的食物我绝不敢拿在手里喂格林,很容易被他拼抢时没轻没重的獠牙剐伤。此刻,森格闻到一股诱人的甜香,他确定眼前是个好东西,就轻轻张开嘴……

  突然间,一道灰影从我和森格之间闪过,等我们回过神来,我手里的巧克力没了,格林在不远处吧唧着嘴。森格错失了今生尝到巧克力的唯一机会,旧仇新恨,他简直气疯了,扑上去就追咬格林。格林迅速缩进皇帝的肚子下面,森格连忙刹车,看着格林意犹未尽地舔着嘴唇,懊恼极了。猛然间森格又想起什么,赶忙跑回我面前,张着嘴巴呜呜叫。我两手一摊,苦笑着说:“没了……”森格失望地哀叫一声,倒地就打滚,又一咕噜翻身起来,大鼻子把我的口袋一阵猛嗅,最后,他嗅到手上,把我手里化掉的一点巧克力渣舔干净,发现的确很好吃。于是,他更恨格林了。

  从那以后,森格只要看见我,第一件事一定是闻遍我所有的口袋。如果我手里再有吃的给他,他会毫不犹豫地先吞进嘴里再说,以至于有一次我手里拿着一块香皂,也被他一口吞进嘴里,嚼了两口才尴尬地吐了出来。尼玛看得一头雾水,只有我知道森格在想什么。

  慢慢地,我看了出来,这六只藏獒里的三只母獒虽然也贪玩,但精力有限,且很多时候喜欢理毛打扮,和格林玩不到一块儿。剩下的三只公獒里,皇帝玩心不大,黑虎孤僻沉默,就属森格身体最棒,有使不完的精力,而且每逗必怒,每怒必追,当然成了格林挑逗的第一选择,格林完全沉浸于“与獒斗,其乐无穷”的感觉中。而每次玩够了,格林就躲到皇帝身后,或者缩到母獒风雪的怀里,风雪常常像个大姐姐一样替他舔理一身的乱毛。

  既然明白了狼獒相处的规则,他们追撵狂闹时,我也就不那么担心了,只在一边观望,尽量不去干预格林的群体生活。

  虽然生活在荒野的狼经常忍饥挨饿,遇到食物就狂吃海塞,但那只是出于现实的无奈,而并不是最佳的进食方式。狼父狼母也会尽力打猎存食以保证小狼充足的食物供应。

  我为了给正在长身体的格林打好基础,让他和藏獒们每天基本享用一样的营养食谱。星期一到星期六,一日三餐均匀安排:早上,半斤狗粮、一只鸡蛋;中午,一斤切成片的精瘦牛肉,表面浇上一大勺牧民自制的酸奶,像生肉沙拉一样;晚上,半斤狗粮、半斤牛肉、一只鸡蛋,时不时地洒上几滴液体钙,加点维生素、鱼肝油等。

  然而,每天都不愁吃食的格林似乎永远没有饱足感,特别是他对于晚上只有半斤牛肉的供应大为不满,为此我又特意把牛肉的分量加倍,但格林仍旧狼心不足。每到进食的时候,藏獒们都自觉回到各自的笼子里,等着饲养员尼玛关好笼子后把食盆塞进笼来。格林却绝不安于像藏獒那样老老实实在笼子里吃分配到的分量,他仗着身形瘦小的优势钻进每只藏獒的笼子里到处抢食,引得藏獒们狂吠着上来抓咬。

  我常用手表掐着时间计算藏獒与格林的“食速”:藏獒们吃完一盆牛肉狗粮最快的要五六分钟,慢的一般要十五分钟左右,而格林每次进食从未超过十一秒,他一股脑把满盆食物装进肚子里,迅速吞完自己的“口粮”后,马上就钻进藏獒们的笼子里飞速抢食。等被抢的藏獒狂叫完扑上来的时候,格林已迅速钻出笼子奔向下一个受害者。唯独黑虎的笼子格林绝不靠近,俗话说“咬人的狗是不叫的”,对于沉默的黑虎,格林向来是少惹为妙。皇帝对格林像父亲一样宽容,反正食物多的是,皇帝把小格林驱赶出笼子就行了,从不下口咬他。但是离格林最近也是被抢次数最多的森格就气得双眼冒火,我不得不刻意用更多好吃的去安抚森格。

  格林变得更加狡猾,他知道牛肉是好东西,每次几口吞掉自己那份牛肉就立刻扫荡藏獒食盆中的牛肉,而自己盆中剩下的狗粮则弃之不顾或者把食盆拖到狼洞里去,玩累了当零食吃。每次我只好趴在狼洞口,拿棍子把空食盆钩出来收走。

  自从有了抢食者,每一只藏獒都加快了进食速度,唯恐被格林抢去精华牛肉。尼玛乐坏了:“这些藏獒从来没有这么能吃过,而且格林每天带着他们一圈圈跑,谁休息格林就折腾谁,活动量大,藏獒的身体也结实起来,很少生病,咱家这一批藏獒比从前的獒壮多了!”

  的确,拼抢竞争能创造出更优秀的群体。从前藏獒们分关在笼子里进食,每天的食物爱吃不吃反正都是自己的,没有被夺食的危机感。圈养的藏獒每天除了吃就是睡,偶尔在场子里晒太阳,动也懒得动,饲养员不得不牵着他们一圈圈地遛,如果他们懒得走,干脆往地上一趴,谁也拖不动他们。活动量少食物多,他们从来不知道饿的滋味。现在藏獒的地盘里,狼来了,如同瞬间注入了不安分因素。狼像在为什么做准备似的,随时逼着藏獒陪练,使他们每天的活动量陡然增加,饥饿感随之而来。狼还不按照狗的规矩办事,藏獒每天食物的精华部分都面临被狼掠夺的危险,藏獒们吃得一个比一个快起来,拼命地跑,玩命地吃,这样锻炼出来的身体不结实才怪。一向安逸闲散的獒群中陡然植入了狼性法则,老林的獒不光比自家从前的獒强健,更是三家獒场中的佼佼者,光是吼声就足以压倒其他两个獒场的獒。已回成都的老林在电话里听说这一现象,又意外又高兴。

  一个笼子哪里困得住夺食之狼?他可以抢来不要,绝不能坐视不理!

  但是,藏獒也在竞争中慢慢沾染了一些野性,护食更加狂暴起来。这是一个危险的信号,再听话的狗都有护食的猛性,何况凶猛巨大的藏獒。为了避免潜在的危险发生,每到进食的时候我还是要把格林和藏獒一样赶进各自的笼子里。可尼玛说那笼子根本就关不住格林,他趁我不在的时候,想出来就出来,藏獒的食物他照抢不误。我将信将疑,再怎么说铁笼只有不到八厘米的栏杆间隙,格林的身子却有近二十厘米宽,怎么钻得过去啊?尼玛说,他看见格林脑袋一侧,拱出前半身,再吸口气收腹就过来了。尼玛见我将信将疑,专门用手机拍了张照片来给我告状。而我亲眼目睹的那一次就更加令我瞠目结舌了。

  那天,老肖跟牧民合伙儿宰牛,我立刻提了麻袋去帮忙,借机“蹭肉”。我从宰牛人那里买回来不少牛肉,还有心肺、牛血、牛头以及我亲自剔出来的牛骨架。回到獒场,我先挑了一些牛肉和心肺装了一盆给格林,被他一扫而空,这家伙太能吃了。

  之后,我胸有成竹地把格林往大笼子里一关,料定这次格林的肚子有篮球那么大,断然钻不出笼子来。我锁上门,走出犬舍,准备拿食喂獒。忽听身后“吱”的一声叫,我回身一看,乐了,小坏蛋果然不安分,还是想钻出来,哪知道吃得太胀,肚子被卡住了。我幸灾乐祸地蹲在格林面前看热闹,他再用力一挤,吱吱呀呀乱叫还是出不来,我不但不帮他,还大笑起来。格林有些恼羞成怒,冲我皱起了鼻子,露出狼牙。我拍拍手站起来:“格林啊,你就在这儿卡着吧,我要给藏獒们吃好的罗!”格林急了,一阵狂挣乱叫,终于选择了缩回笼子里去。然后是一阵沉默,回神。我哈哈一笑,放心地出去了。

  我端回一盆狗粮,格林还在转心眼儿,但看见我端食盆进来,他有点着急了。他皱起鼻子,把胡须绷直,一格一格地量笼子的间隙,但无论哪个间隙都过不了他的肚子。格林终于停止了徒劳的尝试,退了回去。之后,令我惊讶的事发生了:格林从一个间隙中探出头来,然后埋低脑袋,肚子抽搐着,毛腰拱背“哇”的一口,他将下午吃进去的肉呕了出来,吐在笼子外面。接着他迅速地缩身钻出了笼子直奔我过来,飞身跳起一爪子打翻狗食盆,狗粮撒得满地都是,气得那些在笼子里等吃食的藏獒汪汪乱叫。我连忙吆喝格林,格林狠狠地吃了几口,又示威似的把盆子拖得老远,然后从容不迫地回到他
 

 
分享到:
猫和老鼠合伙7
飞箱
苹果
05 芦衣顺母  闵损,字子骞,春秋时期鲁国人,孔子的弟子,在孔门中以德行与颜渊并称。孔子曾赞扬他说:“孝哉,闵子骞!”《论语·先进》。他生母早死,父亲娶了后妻,又生了两个儿子。继母经常虐待他,冬天,两个弟弟穿着用棉花做的冬衣,却给他穿用芦花做的“棉衣”。一天,父亲出门,闵损牵车时因寒冷打颤,将绳子掉落地上,遭到父亲的斥责和鞭打,芦花随着打破的衣缝飞了出来,父亲方知闵损受到虐待。父亲返回家,要休逐后妻。闵损跪求父亲饶恕继母,说:“留下母亲只是我一个人受冷,休了母亲三个孩子都要挨冻。”
古代女性的悲剧“转房婚” 大唐公主历嫁祖孙三代
生命无常,何必放不下4
老公公种萝卜的故事1
魏忠贤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