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最后一个道士(二) >> 第十一章 掘墓

第十一章 掘墓

时间:2016/6/12 10:43:37  点击:2107 次
    今夜真是赶上一个好晴天啊,但是深冬的冷依旧把昨晚下过雨的泥巴冻得硬邦邦的,一脚踩上去“嘎吱嘎吱”响。

    查文斌走在前头,这回身体是真的不如之前好了,走走还得停停喘个气儿,想必是身上的病还没完全好。

    一向多话的超子今天也哑了嘴巴,他知道今晚恐怕要干的也不是个简单事,以查文斌的个性他不说自己便不问,扛着锄头一直跟在最后头。

    到了师父的坟前,查文斌还是顿了顿,瞄了一眼那墓碑便转身过去了。等到了昨天那地儿,老远就看见地上是一片狼藉。经过一夜的风吹雨打,那招魂幡就只剩下了一个光杆杆。

    “卓兄弟,谢谢你想得这么周到。”查文斌摸着那蓑衣,感慨道,“昨天要不是你俩上山,没准我就冻死在这儿了。”说着扯了一把那蓑衣,但竟然没扯动,查文斌苦笑道:“给冻上了。”那蓑衣经过雨水的浸泡,再加上晚上这一上冻,就跟棺材盖冻在一起了。

    今天晚上,是铁定准备大干一场的,照明设备带得足,是两个灯笼。支上这灯笼挂在两边,在这寒夜里总算有了点点热气。查文斌又差大伙儿去周围找了些柴火。这茶叶地里不远处就是板栗林子,小树枝丫倒是多得很,不一会儿就在跟前堆了一堆。

    等架好柴后,再洒上些白酒,用火折子点着,一个大火堆就生起来了。几个人本就冻得直搓手,这下都围坐起来,超子心想你该不是就想把我们带这里来烤火吧,心里憋了这么久,哪里还沉得住气,问道:“文斌哥,你这晚上究竟是要干吗?跟我说说,也好让我心里有个底啊。”

    查文斌看着一蹿一蹿的火苗,不停翻转着自己的手,说道:“刨了我闺女的坟。”

    超子一下子就站起来了,瞪着眼睛说道:“你疯了?”

    卓雄拉了一把他的衣角说道:“瞎咋呼啥?听文斌哥继续说。”

    查文斌面不改色地说道:“你没听错,后面这坟就是我闺女的,原本是我师父给我准备的,她先夭折了,便给了她。这坟下面可能还有个老坟,我得刨出来看看究竟是怎么个事,不然我闺女也睡得不安生。等会儿,等把这棺材给移出来,你们就动手挖,一定要在天亮前把这事给解决掉。”

    接着查文斌又把昨天的事情给他们说了一遍,不管从哪个角度来说,这坟地都非得动不可。这样一来,他们也算是明白其中原委了,跟着查文斌这么久了,他们什么东西没见过?这点事在超子看来就不叫个事。

    因为周边温度的升高,那冻土表面一层也渐渐开始融化。横肉脸试着晃动了几次那棺材,从开始的纹丝不动到有了撕裂的声音,那是因为下面的泥土已经开始剥落了,他看着查文斌等待指示。

    抬头看了一眼星象,没什么特别的,查文斌说道:“动吧,轻点抬起来先搁在一旁。”

    “好嘞!”横肉脸和卓雄一人抬着一头,超子搭着中间,三人一起用力,一下子就给拎起来了。这棺材真的很轻,想到里面躺着的是查文斌的女儿,每个人的步子都迈得格外小心。

    棺材被放在边上不过三米远的地方,查文斌拿出一个小碗来,里面放的是油,搓上一根棉花芯,点了个长眠灯放在跟前。只要这灯不灭,坑就能一直挖,他心里默默念叨:“娃啊,爹对不住你,没给你找个好地方,你别怪爹爹。外面冷,靠那火近点儿啊。”这鼻子又酸了起来,索性扭过头去说道:“开始吧,就在这个地方挖,没碰到青砖之类的东西就别停!”

    “当!”超子一镐头砸下去,就跟碰到了铁皮似的,他呸了一下说道:“冻得真够硬的,我看你还能比西藏的冻土更加难挖?”他跟卓雄两人都是在那冰天雪地里待过的,青藏高原上那些冻土,一锄头下去只会留下一个白点,也正是因为如此,那儿的秘密都永远地被埋在了地下。

    三个大男人不停地抡着镐头,你一下我一下,在这么冷的夜里,身上都开始出汗了。查文斌现在干不了这体力活,只站在边上看着,警戒的任务就交给黑子了,有它在,一般什么危险都会早早被发现。

    这儿毕竟不是西藏,浙西北的夜晚最冷也不会超过零下十摄氏度,这最上面的一层冻土层很快就在几人的轮番轰炸下被挖开,剩下里面的还带着丝丝热气,这是因为下面的温度是远比上面的高。

    时间还有,这几人个个都是好体力,特别是横肉脸,那家伙手臂粗得跟小电线杆子似的,一把镐头舞得呼呼作响,真像是一台人肉挖土机,超子也看呆了,抽空推推卓雄小声说道:“你说这大块头到底怎么就跟你混了,还把你当个大哥的样子?”

    卓雄苦笑道:“我哪知道,从蕲封山出来之后,就一直跟着我,挺好的一人,估摸着跟我那家族有点关系。人家既然把咱当兄弟,咱也要掏心窝子对待,他可不像你满肚子都是花花肠子。”

    “你……”连卓雄都学会损人了,超子无奈地摇摇头,闷声接着干起来。一个时辰后,按照查文斌事先画好的框架,一个2米×3米的长方形大坑已经被挖下去了将近两米,翻上来的泥都是厚厚的一层黄土,查文斌把那些个泥土放在鼻子下面嗅了嗅,又揉碎了摊在掌心仔细看,估摸着这坑还真的挺深,便打断说道:“你们先停停,都上来歇会儿。”

    查文斌拿出已经热好的酒,一人给倒上了一碗,三个人一饮而尽,又吃了些熟食,补充体力。

    “我估计这下面的坑起码得有七八米深,这么挖也不是个办法,我们把范围缩小点,打个洞下去,就跟那些土耗子一样。卓雄你一会儿跟我下去,我去村长家里借些炸药来。他儿子是村里放石炮的,家里应该有那东西,你们两个也别挖了,在这山上看着,我把这东西留在这,要是等下出现什么古怪的东西,别去理睬就是了。”吃完之后,查文斌把他那七星剑就插在了地上,又撒了些糯米,把黑子也留在了山上,自己先跟卓雄下了山。

    这超子同这个闷声大块头是一点共同语言也没有的,看着他撕咬着烧鸡的那样子,早在心中给他定下了两个字:“憨子”,闲着无聊他就逗那狗玩,给它挠痒痒,身后不知不觉一个白衣少女悄然出现了……

    敲开村长家的大门,村长披着老棉袄出来一看是查道士,便要迎他进去坐会儿。查文斌也不跟他寒暄,直接说明了来意。村长倒也爽快,叫醒了大儿子,给查文斌装了十公斤炸药,这虽然是那种黑炸药,但威力可不小,平时是拿去炸石块用的。

    “文斌啊,你这半夜里要这玩意儿干吗使啊?”村长对于一个道士要炸药还是有些疑问的,在那个年代炸药管制得还不是十分严格,但这东西破坏力还是很强的,村长不放心,便问了这么一句。

    查文斌笑笑道:“叔啊,你们家不是要造房子吗?回头我给您看个好风水。”

    村长也是个聪明人,就没再追问,顺着查文斌的话道:“那我可真得好好谢谢你了,谁不知道你文斌的本事啊。拿去吧,不够了再来拿。”

    送走了查文斌,这村长还在乐呵呢,这查文斌从来都只给死人做法事,给人看阴宅,唯独不看阳宅,这是为什么?因为查文斌曾经对求他看阳宅的人说过一句话:“生死有命,富贵由天,活人就自然有活人本来该有的路子,去改了反而有违常道。”他这可和现在流行的那些风水大师不同,那些家伙都指着看风水赚钱呢。

    炸药由卓雄拿着,查文斌没有直接去坟山,而是转到了村东头一户人家,开门的是一贼头贼脑的汉子,见来人是查文斌,也没什么好声气,问道:“你来做什么?”

    “那事做多了,我来替你去去晦气!”这开门的汉子叫二虎,三十多岁的光棍一个,吃喝嫖赌样样来,改革开放那会儿就开始干些见不得人的勾当,干什么呢?土耗子!

    啥叫土耗子?说白了就是盗墓的,这小子常年跟古墓打交道,浑身上下一股子死人味,若不是有事,查文斌还真懒得搭理他。

    二虎听那话就要关门,被查文斌一把抵住门。查文斌使了个眼色,卓雄放下炸药,一个箭步上前,顺势就掐住了他的脖子,就那么一用力二虎那小身板已经被凌空提起了。

    对这种人,就得来狠的!查文斌不客气
 

 
分享到:
曹操与东汉美女蔡文姬的一段情
桃园结义真相 关羽长刘备两岁
中国文学史上空前绝后的一部色情作品
木兰辞9
揭秘古墓中那些让不解“谜语”
非洲部落美女为何必须赤裸上身4
十五夜观灯(卢照邻) 书法图
李嘉诚的富人思维:你不改变这几点,永远都是穷人,穷人变富的10种思维!做到第六条的人都富了6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