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最后一个道士(二) >> 第九章 山塌

第九章 山塌

时间:2016/6/12 10:36:56  点击:1858 次
上一篇:第八章 交手
下一篇:第十章 上坟
    此时除了看护望月的横肉脸,超子、冷怡然都已经上到了第二个台阶,卓雄应该是这个古老的族群的最后一任族长,按照规矩,他应该会成为最后一个大祭司,所以查文斌把他也叫了上来,虽然此时卓雄对于这些祖宗留下的东西根本提不起兴趣。

    在几人的帮助下,查文斌率先爬上了最顶端的台阶,用一览众山小来形容此时的眼界再合适不过了。原本从哪一个角度都看不完全的村庄,站在这儿已经尽收眼底。倒是这青铜神树,无论站在哪个角度,那树杈总是互相遮掩,反倒没在下面的时候看得清楚了。

    查文斌试着攀登,手脚并用,在满是青铜树杈的树干上来回穿梭着,这神树设计的巧妙之处还在于任凭你如何努力,总有一条路是被上面的树杈挡住的,也就是说你想爬必须得踩着外面的树杈尖尖走,查文斌尝试了几次之后,只好作罢,再次回到地面。

    树杈的尖尖上,挂着鸟儿和铜铃,最顶端还锋利无比,跟匕首一般,要想从这外围上,真不是一般的难度。更让他担心的是铜铃,上一次铃声响起,万鬼皆出,这儿的铜铃似乎有招魂的作用,如果不小心碰到的话,天知道会招出个什么来。不过既然已经到了这一步,无论如何也要试试,因为查文斌也有自己的私心,如果这棵神树真能连通三界,那么烊铜渊也一定能到达!

    深吸一口气,在众人的注视下,查文斌小心翼翼地沿着最外围的树杈,开始慢慢向上爬……

    每一根树枝都像一把尖刀,锋利的枝头和那一碰就响的铜铃把查文斌前进的道路完全阻挡住了。为了不使查文斌受伤,超子特地把自己的军用登山手套给了他,这种由牦牛皮加工制作而成的手套可以抵御普通的匕首切割,而他的脚上所穿的不过是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布鞋,这一路走来,早就要破烂了,就扯了两块布条子给扎紧。

    众人屏着呼吸,提心吊胆地看着他蹬出了第一步。查文斌试了试,还行,起码不会扯断,小心翼翼地避开那顶端的铜铃,他抓住了上第二层的树杈。这儿的树杈无论是粗细还是长短都远逊于第一层,整个人看上去是趴在树上的。身后的那个乾坤袋时不时地还要往前面滑,几次三番过后,查文斌已是满头大汗,这看似简单的几步,跨起来是如此艰难。

    终于他摸到了最上面那一层,这一层的树枝竟然不是实心的!从树干上分离而出的枝条中又伸出短枝,短枝上有镂空花纹的小圆圈和花蕾,花蕾上各有一只昂首翘尾的小鸟,青铜的硬度虽然够强,但是韧性却差到极点,如此这般用力,能否承受一个人的力量,查文斌着实不敢保证。这一米多点的距离,也许跨越起来就是上下五千年,也许就是穿越了天、地、人三界。这个风险,查文斌敢担吗?不,不是他不敢,而是他没有权利去担当,这里的一切都属于历史,属于那个时代留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神迹!

    查文斌重新回到地面,把顶端的情况说明之后,老王也觉得硬上不是个办法,到时候别成了后羿第二,踩断了其他的树枝。就在这时候,超子的一句话提醒了众人,这小子冷不丁地来了一句:“要是有梯子就好办了。”

    一语点醒梦中人,查文斌一拍大腿:“有办法了,咱们搭个人梯,这样,卓雄,你把下面那个兄弟也叫上来,他力气大。”

    卓雄一声招呼,横肉脸哼哧哼哧地便赶了上来,查文斌把几个人聚在一起说道:“等一下,这位兄弟和超子站在最下面做台阶,因为你们两个力气大,步子稳。”

    横肉脸和超子分别点头答应看,查文斌接着说:“我和卓雄分别站在你们两个的肩膀上,这里分量最轻的就是冷姑娘了,一会儿这个顶,我们先让她上去看看,如果连她在上面都站不住,那我们就不用试了。等冷姑娘先上去,看看是否真的有断口,如果有,那么一定还有放置青铜轮的位置,只要证实了确实能复原,我们再想办法。”

    冷怡然怯生生地说道:“我能行吗?”

    超子笑嘻嘻地说道:“妹子,你不是向来都牛得很吗,怎么这会儿蔫了?”

    冷怡然把小嘴一撅:“放屁,姑奶奶我什么时候怕过事?只是这事情太重要了,文斌哥我……”

    查文斌自然明白她的意思,不过还是说道:“如果真不行,咱就不勉强。”

    看着查文斌满怀希望的眼神,冷怡然突然就来了勇气:“那我就试试!”

    “好,记住,千万别碰那铃铛!”

    按照事先设计好的方案,人梯的第二层已经搭好,在老王的帮助下,冷怡然颤颤巍巍地站到了查文斌和卓雄的手臂上,然后慢慢地爬到他们二人的肩头。这爬上去倒是不难,难的是站稳。尤其是这种人梯,本身结构就难免会有那么一丝丝的晃动,要让一个没有受过专业训练的姑娘站上去,难度可想而知。

    冷怡然在上头,几番尝试都没有成功,卓雄和查文斌都感觉到了那双在自个儿肩头不住抖动的脚,查文斌鼓励道:“没事的,冷姑娘,你不要害怕,我们扶着你,不会倒的,老王也在下面接着,你试着站起来。”

    “我怕……”

    超子在下面喊道:“姑奶奶啊,你还怕?你都爬到男人们的头上去作威作福了,你还怕个什么?”

    嘿,就被他这么一喊,冷怡然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闭上眼睛猛地一起,还真站起来了,当她睁开眼睛的时候,神树的顶端已经完全出现在了她的视线中。这棵青铜树的树顶,果然有门道!

    “上面的情况怎么样?”查文斌扶着她的小腿问道。

    冷怡然的双手已经搭在神树的树顶之上,身子已经能完全稳住了,便回道:“我看见上面的树顶上有个小洞!”

    洞?这倒是查文斌没有想到的,他腾出一只手来,伸进乾坤袋,摸出从望月那儿缴来的树杈,慢慢递了上去:“冷姑娘,你把这个树杈插进那洞里试试。”

    冷怡然接过之后,按照查文斌的吩咐,小心地把那截树枝往洞里一放,这两者像是有吸引力一般,瞬间便牢牢地粘在了一起。瞬时头顶轰隆隆的声音开始传来,碎石如同下雨一般开始下落。冷怡然见如此变故,身子一个没站稳,便趔趄到了神树上,整个树身为之晃动,接着她便掉了下来,好在老王接得及时,给抱在了怀里。

    还没等查文斌他们落地,骤然耳边“当当当”响起一阵悦耳的铜铃声。“不好!”查文斌喊道。

    已经沉寂了三千年的扶桑神树终于再次奏响了属于它的乐章,一阵大风吹过,铜铃犹如兴奋的孩子,不停地舞动着自己的手臂,也许是它们寂寞得太久,也许那个未知的王朝终于被重新开启。查文斌抬头一看,神树的顶部已然坍塌出一个圆形小洞,一丝光线直穿透山体到达了地面!

    “太阳轮!”查文斌看着手中那一块轮形器物,无论是大小还是模样,它都应该是被完美地镶嵌在那个洞里。“终于明白了,这块太阳轮的位置刚好是阳光照射进来的唯一通道,所以它就代表着轮值的那个太阳,当年的后羿也一定是从这里透过这个天眼射下了其他九日!”

    查文斌和众人正沉浸在这全新的发现之余,危险已经不期而至,查文斌和卓雄正准备跳下人梯的时候,不知何时已经挣脱了绳索的望月一木举着明晃晃的童子切已经悄然杀到。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这棵神树之上,唯独忘记了他!

    “啊!去死吧!”望月一木一声大喊,童子切带着漫天的杀气迎着查文斌的背部直直劈去。

    “小心!”地面上的冷怡然一声大叫。“噗!”查文斌只觉得身后一凉,转身一看,冷怡然已经缓缓倒下。

    “啊!”超子如疯了一般径直扑向望月,两人抱作一团,沿着台阶顺势就滚了下去,在这当中,超子完全没有保护自己的身体,只是不停地用拳头砸他能砸到的望月的身体。一旁的卓雄和横肉脸提着快刀,飞速赶到下方。

    祭台之上,查文斌怀抱冷怡然,他的手捂着她的后背,鲜血如同喷泉一般在往外涌着,无论他怎样努力,都止不住。冷怡然的俏脸,由粉红逐渐成了惨白,额头上豆大的汗珠在告诉他她有多痛。

    查文斌的双手无助地抖
 

 
分享到:
上一篇:第八章 交手
下一篇:第十章 上坟
六个仆人2
历史上的纣王与妲己究竟有多残暴
童年生活最悲惨的皇帝 汉宣帝为何在监狱里长大
2.他走着走着,忽然听见后面有人在叫
弟子规
中国历史上最著名的两个处女皇后
三国中最有心计的三位少妇是谁
朱元璋血腥屠杀功臣的历史真相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