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邪天下 >> 第八章 洞中奇人

第八章 洞中奇人

时间:2016/5/17 20:22:45  点击:1314 次
  正思忖间,前面忽然有亮光透出,范离憎心中一喜,再走一阵,光线越来越亮,洞内也显得开阔了些,并且两侧有明显的人工敲凿痕迹,地上更有应势而凿的台阶,两人的脚步都不由加快了一些,十余丈后,前面豁然开朗,呈现于范离憎面前的是一个巨大的石室,长宽各有二十余丈,除了洞顶尚有凹凸不平的钟乳石外,地面及洞壁皆已凿过,颇为平整,石洞中间是一只巨大的火炉,却未被引燃。在大火炉四周,又有四只与寻常火炉相似的小火炉。

  最引人注目的却是石洞四周岩壁上所悬挂的数以百计的兵器,刀、枪、剑、戟、锤、斧无一不有,更有许多兵器是范离憎见所末见,闻所未闻的。

  只是,所有的兵器皆有一个共同之处,那就是未曾开刃。

  但置身于如此多的兵器之中,纵是未曾开刃,仍会给人带来冷森之感。

  石洞中燃有四只硕大的火把,范离憎方才所见到的亮光,正是来自于此。

  此时,石室中空无一人,但范离憎留意到石洞四周,尚有出口与周遭小洞穴相连。

  范离憎见那年轻人止步不前,正待开口相问,却听右侧一出口处传来“嚓嚓”之声,辨其节奏,应是步履声,但又与正常脚步声有迥异之处,正自疑惑时,已从那个出口处快步走出一人,此人身着极为少见的铁灰色衣衫,身材高大伟岸,每迈出一步,脚下便有“嚓嚓”

  之声,此声与靴底磨擦地面的声音不太相同,倒像是以铁板与地面相磨擦的声音。

  引范离憎入洞的年轻人立即上前恭声道:“三伯父,范公子来了。”

  那人的目光向范离憎望来,目光炯然有神,仿若有两团火焰在眼中跃动,相貌显得甚为豪迈,却并不会让人觉得其鲁莽,奇怪的是他双手竟套着一副柔而薄的手套,多半是鹿皮制成。

  那人淡淡地笑道:“让范公子辗转而来,实非待客之道。”

  范离憎忙道:“前辈客气了,前辈可是铁九铁先生?”

  那人道:“正是铁某,范公子的来意韦先生已与铁某说过,妙门大师对铁某有救命之恩,铁某一直无以为报,此次若能为范公子尽绵薄之力,铁某心中多少有些慰藉。”

  范离憎道:“听说铁先生铸兵之术,举世无双,恰好在下有一异石,似铁非铁,似玉非玉,遍寻铁匠而未能找出煅炼此物者,只好前来冒昧打扰铁先生了。”

  铁九的目光落在密匣上,范离憎忙将密匣呈上,铁九双手接过,眼中忽然有了极为惊讶的神色,他将密匣转放于那年轻人手中,随即神色郑重地道:“此木匣中果非凡物,铁某已感受到它的沁心凉意,想必以寻常炉火,根本无法煅熔此物,反而会因它的玄寒之气而被熄灭。”

  在此之前,范离憎已自悟空口中得知这事,如今此言自一个从未见过“天陨玄冰石”的铁九口中说出,自然让范离憎暗自叹服不已。

  于是,范离憎道:“那铁先生有何良策可煅铸此物?”

  铁九沉吟了片刻,道:“在此之前,铁某一向本着若不是绝世之物、绝不开炉的原则,但如果是妙门大师的事,铁某愿破例一次。现在看来,铁某根本无需破例,因为此物完全值得我出手。范公子只需说出所铸是何种兵器,铁某明日便开炉!”

  范离憎喜形于色地道:“密匣之中就有图样。”

  ※※※

  冥冥之中,白辰觉得丹田处有一股热流升腾而起,然后沿着七经八脉向周身流去,他的身躯仿若被浸于温水之中,无论肌肤骨骼,都在微微发热。

  当沿着七经八脉流动的热流到达经脉的末端时,就开始如潮水般反卷而回,汇聚于丹田,旋即一股更强的热流再度由丹田而发,向四肢百骸席卷而去……

  如此周而复始,那股热流在他体内流窜的速度越来越快,亦越来越热,到后来,白辰只觉体内有一股熊熊烈焰在燃烧,炽热与剧痛使他五内如焚如裂。

  他很想睁开眼来,看一看自己身处何境,但双眼仿佛已不再受他意识的控制,除了能无比清晰地感受体内难以忍受的炽热之外,他无法分辨周遭的其他任何东西。

  到后来,白辰只觉体内五脏六腑皆在燃烧,血液亦在燃烧,甚至连他的灵魂也在燃烧。

  他的肌肉因为无法承受如此痛苦而不断抽搐,身躯在不断卷曲,时而弯如龙虾,时而挺直如僵尸,汗如雨下,很快使他周身湿透,他的五官因为极度的痛苦而扭曲不堪。

  他的四肢以及其他所有可能活动的部位都在极尽可能地挪位变形,以此来抵消体内焚烧之苦,以至于他的骨骼开始有了惊心动魄的暴响声,似乎随时都有可能暴裂。

  白辰忍不住发出如兽般地嘶鸣,其声低哑如受伤猛兽。

  不知何时,他的嘴角处已有血水渗出,定是其咬牙苦撑的结果,而刚刚由他体内渗出的汗水。很快又因为周身的炽热而蒸腾,形成了弥漫于他周围的重重雾气,甚为诡异。

  最匪夷所思的是他的周身几大穴道处开始出现小小的红色印痕。

  最终,白辰身上已不再有一滴汗,而这时他的面目已扭曲得不近人形。

  就在这时,身陷炼狱之苦的白辰突然感到有一股凉意自他的右掌涌入右臂,并向躯体奔涌而来。

  他的痛苦顿时消减少许。

  那股凉意开始在他的躯体内不断蔓延开来,与体内的烈焰焚身相对峙,且此长彼消。

  白辰的面部表情开始渐渐缓和起来,身子亦不再如先前那般扭曲滚动,半刻钟过后,他终于静静地躺着了,只有几处肌肉还在不由自主地抽搐着。

  在他的肌肤表面,赫然有了几处红色的印痕,并未曾消散开去。

  白辰感到自己仿佛已经历了一场生死轮回,他渐渐恢复了神智,慢慢地、吃力地睁开眼睛。

  他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张床上——确切地说,是躺在一张石床上,有一个灰色的身影坐在他的床边,此刻白辰连动一根小指头都很困难,他已几近虚脱,所以没能看清此人的模样,因为他一时间很难侧过身子,更不用说去仔细打量此人了。

  他以近乎耳语般的声音道:“水……水……”

  他的嘴唇已经干裂了。

  “哗”地一声,一大瓢水突然自天而降,悉数泼在白辰的脸上,看来,早已有人准备了水在旁等候着。

  白辰下意识地伸出舌头,去舔唇边的水珠,其神情显得很是满足,仿佛他所吮吸的是琼浆玉液。

  “哗”地一声,又一大瓢水泼在了白辰的脸上,当第三瓢水泼完后,白辰已稍稍缓过劲来,他将脸略略侧了侧,泼水的人竟也就此住手了。

  这时,白辰看到了坐在石床边那人的正面。

  这是一张极为苍白的女人的脸,苍白得仿佛已不是来自人间,虽然此刻是白天,但她的脸仍是给人以森然可怖之感,让人不敢正视!其实,单以五官而论,此人的五官倒极为标准,只是其脸色显得过于苍白,以至于让人难以判断出她的年龄。她的目光落在白辰身上,眼神中既没有喜,也没有怒,几乎没有任何情感夹杂其中,仿佛此时她所面对的不是一个活生生的人,而是一件毫无生命的东西。

  白辰心中升起一股怪怪的感觉——也就在这时,他开始忆起自己进入求死谷时,是在谷口倒下的,换而言之,此刻自己极可能是在求死谷中。

  想到这一点,白辰再也躺不住了,他不知从哪儿来了一股力量,使他以右肘支起了上半身,道:“你……你是求死谷谷主?”

  话刚说完,连他自己都被其声吓了一跳,因为,此刻他的声音极为沙哑粗犷!

  那灰衣女子冷冷地道:“你怎知自己还活着?”

  白辰右肘一松,又重重倒下,他感到体内的力量都已消失殆尽,连这样的姿势都难以保持很久,于是,他索性躺在石床上,道:“因为我……想不出应……应该死在求死谷的理由。”

  “私自进入求死谷的人,都是该死的,根本不需要任何理由!”’白辰竟露出了一个不可思议的笑容:“至少,现在我还活着。”每说一个字,就像是有人以钝刀在割着他的咽喉。

  灰衣女子眼中有一缕冷芒倏然一闪,她缓缓地道:“如果不是本谷主出手救你,你早已是隔世为人了!”

  白辰道:“看来,世人所言也并不属实,事实上求死谷不只是会杀人,也会救人。”白辰初遇神秘莫测的求死谷谷主花轻尘,其实心中亦甚是志忑,但既然她肯出手救自己,那么一时半刻,想必自己还不会有太大的危险。他舔了舔嘴唇,苦笑一声,道:“在下对这样的说话方式,还不甚习惯。”

  “扶他起来。”那灰衣女子不带丝毫感情地道。

  轻微的脚步声过后,两双粗壮的手臂从左右两侧分别搭住白辰的胳膊,毫不费力地将他扶起,这时,白辰已可看见立于床头向他泼冷水的人了,原来是两个身材高大粗壮、面目奇丑的中年女子,她们神情木然,显得有些呆滞。

  白辰这才留心周围的环境,这是一间不大的屋子,除了这张石床外,只有倚在墙边的两椅一桌。

  当白辰的目光再度落在那灰衣女子的身上时,他神情一变,脸现惊愕之色。

  他赫然发现求死谷谷主花轻尘竟是一个半身不遂的女人,此刻,她自坐在一张下面安了轮子的椅子上。

  白辰很快收回了目光,他知道对于身有残废的人而言,长时间注视着她的缺陷,很可能会引起她的愤怒——照眼前情形,求死谷谷主一旦愤怒了,带给白辰的极可能就是灭顶之灾。

  其中一名丑女人已搬来一张椅子,然后两女架着白辰往椅上一放,随即立于他身后。

  那灰衣女子道:“你可知道擅自进入求死谷的人多半会死吗?”

  白辰的目光避过了花轻尘的目光,摇了摇头,他感到正视花轻尘时心中会产生一种异样的不适之感,也许是因为她那过于苍白的肤色,也许是因为她身上所穿着的女性极少会穿的灰色衣衫,也许是因为她那带有阴冷之意的目光,甚至也许是因为她的下半身不遂……

  “之所以进入求死谷者大多死于非命,是因为他们都不敢喝酒壶中的酒,不喝酒壶中的酒,就无法与谷
 

 
分享到:
16 闻雷泣墓    王裒,  魏晋时期营陵(今山东昌乐东南)人,博学多能。父亲王仪被司马昭杀害,他隐居以教书为业,终身不面向西坐,表示永不作晋臣。其母在世时怕雷,死后埋葬在山林中。每当风雨天气,听到雷声,他就跑到母亲坟前,跪拜安慰母亲说:“裒儿在这里,母亲不要害怕。”他教书时,每当读到《蓼莪》篇,就常常泪流满面,思念父母。
布娃娃
诸葛亮临死前选的十个接班人都是谁
刘备的老婆孙尚香
一战威震天 赵云长坂坡一人挑翻多少魏军武将
芙蓉楼送辛渐
清朝皇宫的寡妇们为何容易得肝病
国王山努亚和他的一千零一夜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