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邪天下 >> 第十章 风魔之母

第十章 风魔之母

时间:2016/5/17 11:20:21  点击:2032 次
    柏竖点头道:“听起来,似乎是风宫宫主牧野静风欲得到她的一部刀诀,刀诀名为霸天刀诀——却不知这霸天刀诀有何神奇之处,可以引得武功盖世的牧野静风对它感兴趣。”

  那女子正待开口,忽听得“啪”地一声脆响,像是什么东西碎裂了,声音是自厨房中传出来的。

  三人神色微变,那女子抢步掠至门前,猛地将门拉开,只见那老妈子正神色略显慌张地在拣着地上的碎碗片。

  那女子微微蹙眉,略一转念,忽然道:“王妈,原来你是能听见声音的,你并非真正的又聋又哑!‘王妈身子微微一震,猛地抬头,急忙摇了摇头,以示否认。

  但刚一摇头,她立觉不妥:此举无疑恰好证实了那女子的话,否则她既然听不到对方的声音,就根本不会摇头否认!

  想到这一点。王妈的脸色变了。因为惊慌,一不留神间,她的手亦被碎碗片划破,殷红的鲜血一滴滴地落于地上,她却浑然未觉,只是紧张、内疚、骇怕地望着那女子。

  那女子不动声色地望着王妈,缓声道:“王妈,我们可不曾亏待过你,你为何要欺骗我们?”

  王妈嗫嚅了片刻,竟开口了。

  她的声音有些低哑,语调有些笨拙含糊,听起来十分怪异,只听得她道:“我……的确……骗了你们,但……我绝没有……恶意。”

  中年男子沉声道:“你究竟是哪一条道上的?归属什么门派?潜伏于客栈中有什么目的?”

  他的目光如剑,冷冷逼视着王妈。

  王妈不由自主地后退了一步,惶然道:“我……

  我不会武功,也不是武林中人……“中年男子缓声道:”是吗?“一语未了,突然闪身而进,右手成掌,疾速切向王妈的咽喉。

  王妈大惊失色,“啊”地一声惊呼,却未能有任何反抗之举,中年男子翻腕之际,右掌自她劲边滑过,左手巧施小擒拿之术,已毫不费力地将对方扣住。

  王妈被制,神情反而平静下来,她轻叹一口气,道:“你们误解我,也是情理……中事,怨不得你们。”

  那中年男子手扣其脉门,已察觉她果然没有一丝一毫的武功,心中愕然,看了那女子一眼,缓缓摇了摇头,松开双手。

  那女子沉吟片刻,对柏竖使了个眼色,柏竖当即走出伙房,在大堂里拣了一个角落坐了,留意着有无外人靠近。

  中年男子望着王妈,道:“你的确不会武功,想必定是有人暗中指使你这么做的,是也不是?”

  王妈本是有些惊慌的神情,这时已恢复如常,连本显得笨拙的话语此时也变得清晰了,她苦笑了一下,道:“我之所以假作聋哑之人,留在客栈中,是为了寻找我的儿子。”

  那女子奇道:“你儿子是谁?与客栈又有何联系?”

  王妈却未直接答复,而是道:“这儿不宜交谈,不如换个合适之处,我再详加解说。”

  中年男子与那女子见她谈吐谨慎而有理有节,皆暗自惊愕、心忖这一番话绝非一个老妈子所能说出的。

  两人交换了一个眼神,就将王妈引入伙房后的那间小屋。

  王妈已全然没有了原先的惊惶不安,相反,她的神情反而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一时间,她默然无语,陷入沉思之中,中年男子与那女子竟也不追问。

  良久,王妈叹了一声,缓声道:“我夫君与儿子皆是武林中人,夫君于十五年前被人所害,因为诸般原因,我与惟一的儿子已中断了联系,只能偶尔从世人口中听得与他有关的一些传闻。其时,我双亲已经仙逝,身边仅有一个年仅三岁的女儿,本算殷富的家境因我无心操持,也渐渐哀落,我索性变卖家产,准备千里寻子。

  “没想到祸不单行,就在这时,我的女儿突然失踪,任凭我如何寻找,也是毫无结果!

  我知道我夫君与儿子行走江湖,必然会结下仇家,我女儿多半是为仇家劫走,凶多吉少……

  可一个三岁的孩子,又有什么过错?江湖中的恩怨仇杀,我是永远也明白不了的。”

  说到这儿,王妈的声音哽咽了,眼中也润湿了,皱纹密布的脸更显苍白。

  她停顿了片刻,终于又道:“虽然女儿生机渺茫,但只要一日未证实她真的遭到不测,我就要寻找一日,还有我的儿子,他自幼就离开了我,从小到大,不知吃了多少苦头,我只盼上天能保佑我们一家,让我能与儿女团聚。于是,我就带上变卖家产的银两上路,开始四处寻找他们的下落,心想天下虽大,但只要我一日一日地走下去,总会有一线希望的。没想到江湖人心叵测,一不留神,就被人骗去大半钱财,正心灰意冷时,忽然听说江南的一个镇子中有一家客栈名为‘笛风客栈’,客栈中的掌柜年龄与我儿子相仿,大喜之下,我立即匆匆赶赴此镇,心想皇天不负有心人,这一次我必不会落空。我夫君名讳中有一‘笛’字,我儿子名字中有一个‘风’字,若说客栈之名与其只是巧合,世间又岂有那么巧的事……”

  听到这儿,那女子与中年男子脸色皆变得有些古怪,中年男子神色凝重至极地道:“难道你要找的人,是牧野静风?”

  王妈缓缓点头道:“不错,牧野静风正是我的儿子!”

  那女子与中年男子面面相觑,半晌说不出话来。好不容易才回过神,那女子苦笑了一下,道:“我等自诩行踪神秘,难以捉摸,没想到老夫人在我们身边整整呆了四年,我等竟一无所知!”

  牧野笛之妻、牧野静风之母楚清,其年纪应在五六旬之间,但此时看她的容貌,却比实际年纪更显苍老,无疑是这些年的奔波劳顿、哀痛忧郁所致。

  楚清接着道:“自十五年前起,我不知走了多少路,江南塞北,关内关外,不知不觉中已过了十年,这十年中身上所携带的盘缠自是早已用完,我便在客栈酒楼中做些小工,挣得一些工钱,继续赶路。无意中得知‘笛风客栈’这一音讯时,我欣喜至极,以为十年来的万般苦头总算没有白吃,没想到等我赶至那个名为华埠的镇子时,‘笛风客栈’内早已人去楼空,向旁人一打听,才知几天前‘笛风客栈’发生了一场变故,死了不少人,而他们所说的客栈掌柜,与我儿的容貌极为相符……”说到此处,她长长地叹了口气。

  那女子道:“那家‘笛风客栈’的掌柜的确是牧野静风。”

  楚清道:“我也猜知到这一点,故一直不肯死心,我心想这次自己与儿子错身而过,难道往后会次次擦身而过么?只要他还活着,总是有找到他的希望。没想到不久之后,再打听我儿的下落时,竟有人告诉我说我儿已成了风宫宫主,又说风宫是邪门魔教,我又惊又怕又是不信,我儿曾是世人口中的大侠,怎么又突然变成了邪魔之道的人?”

  她那饱经沧桑的脸上挂着一丝痛苦的困惑。

  中年男子道:“老夫人,牧野静风成了风宫宫主,已是不争的事实。不瞒老夫人,我等与令郎牧野静风曾有……曾有数面之缘,对他为何会成为风宫宫主,亦一直心存疑惑。”

  言语间已不再如先前那般冷峻,对楚清甚为尊重。

  楚清道:“离开华埠镇后,辗转数月,诸多传言,让我不得不相信他的确已成了风宫宫主,心中郁苦,自不待言,就在那时,我偶然路过此镇,发现这儿竟有一家名为‘风笛’的客栈,而且无论外观还是客栈内的布置,与江南华埠镇的‘笛风客栈’都有神似之处,心想这家客栈也许与我儿有某种联系,为了能打探出他的音讯,我假做饿昏于你们客栈外的聋哑之人,你们竟没有起疑。”

  那女子道:“我等之所以丝毫没有起疑心,是因为老夫人的确不会武功,我们自然少了警惕。”

  楚清道:“在客栈中,我有时听见你们在私底下说及我儿的事,这便证实了我的猜测,但我所听到的只是一鳞片爪,对他的情况,我仍是知不甚详,所以我……一直没有离开客栈。

  也许,能不时听到我儿的消息,对我来说,总算心中有些安慰,何况你们待我一直不薄。”

  年近六旬的楚清,的确已对飘泊无定的生活有了惧意,也许在潜意识中,她已将风笛客栈当作了她半个家。

  毕竟,这家客栈的名字中暗含她的丈夫与儿子两个人的名字。

  不知为何,那女子也显得甚为惆怅,轻声道:“其实我们对他的情况,所知道的也是一鳞半爪。”

  楚清一直不明白客栈中的人为何对牧野静风那般关注,但她已看出他们对牧野静风似乎并无恶意。

  楚清歉然道:“我一直没有透露出真相,隐瞒了四年,心中实是愧疚,有心说出实情,却总心存顾虑,难以开口,今日也算有了解脱,我愧对诸位恩情,也不知该如何赎罪。”

  那女子急忙道:“老夫人言重了,老夫人思子心切,甘受诸般苦难,又何错之有?倒是我们这些年来,怠慢了老夫人,从今往后,你就是我们的长辈,牧野静风的音讯,我们仍会多加留意,你就在此颐养天年,若是有朝一日,老夫人能母子团聚,那自是再好不过了。”

  楚清有些不安地道:“这些日子,我已想明白了,若我儿牧野静风成了风宫宫主之后,真的如世人所说的那样……那样不肖,我不见他……也罢!”

  话虽如此说,却难以掩饰其失望与无奈,她想了想,又道:“当我听你们谈及客栈内有客人与我儿有仇,而且是他对某件东西感兴趣,才与对方结下怨仇的,于是一失神,就将碗摔碎了。”

  提及刀诀,那中年男子忽然想起一件事,对那女子道:“柏竖说那母女二人言及的刀诀名为‘霸天刀诀’,莫非此事与当年的‘霸天城’有关?”

  那女子惊悟道:“据说当年牧野静风与范书决战霸天城,范书以一式绝世刀法与一式绝世剑法,绝不逊色于牧野静风,若仅以招式而言,范书的一刀一剑,甚至犹在牧野静风之上。

  若这母女二人所说的刀诀是范书的遗留之物,那么牧野静风对它感兴趣,就不足为奇了。”

  中年男子信心十足地道:“要查明这一点,并无多大困难,她们母女二人一个双目失明,另一个年不过十八九岁,
 

 
分享到:
2比得兔菜园历险记
熊乃瑾版阎婆惜
潘金莲与西门庆最“恶心”的一件床上创举
揭秘慈禧痛恨珍妃的五大隐情
静夜思·床前明月光 (唐)李白
武则天“少女怀情诗”究竟为谁写的
玉蝴蝶 柳永 望处雨收1
真实乾隆 收拾雍正遗臣如同耍猴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