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邪天下 >> 第六章 舍己为人

第六章 舍己为人

时间:2016/5/15 11:38:23  点击:1478 次
    老哈很是惊讶地道:“你求我们?我们叫化子一身空空如也,你求我们何用?”

  那高大叫化子却道:“你倒说说。”

  白辰便道:“相烦诸位早早告之镇民,就说镇子里的水井都被人投了毒,万万不可饮用……”

  话未说完,四丐齐齐失声道:“是吗?”随即老哈沉声道:“此话真假如何?是什么人下的毒?你又如何知道?”

  白辰道:“你只消将此事告诉众人即可,又有什么可哆嗦的?”

  者哈怒道:“好小子,不怕我先杀了你再去办这事吗?如此镇上众人还道是我老哈的大恩大德,从此奉我为老太爷。”说到后来,他自己反倒先笑了,接着道:“若你此言是真,看来还有一点良心。”

  “棒子”自告奋勇地道:“离这儿不远处就有一口井,我去取些井水来,一试便知。”

  言罢起身便往外走,老七忙道:“井水有毒,可要小心从事!”

  “棒子”答应一声,出了夫子庙。老哈斜眼望了望地上的白辰,道:“若我老哈错怪了你,自会向你赔不是。”

  白辰鼻中发出一声轻哼,也不理他。

  老哈不以为意,抓着一块烤得香气四溢的狗肉,自顾享受起来。

  苦叶怯生生探头偷偷看着白辰,拉着老七的衣角,道:“爹,小叶叔叔为什么躺在地上不起来?小叶叔叔不是好孩子吗?”

  老哈用力咽下一口肉,笑道:“地上凉快些,小叶叔叔贪图凉快。”

  言罢竟就着那只酒葫芦,“咕咚”喝了一大口酒,似乎对酒中有迷药浑不在意,想必他早叫服下了解药。

  老七用一根湿棍子将火堆慢慢弄灭,只剩下一些炭火,一明一暗发出红色的光芒,众人皆无言,只是响起一片咀嚼声,尤其以老哈的声音最为“出类拔萃”,忽高忽低,忽长忽短,忽浑浊忽清晰,已将一块狗肉吃出了大学问。

  白辰又饿又痛,心中暗自骂娘,而苦叶这时渐渐倦了,倚着老七,沉沉睡去。

  老七看了看夫子庙外,只见外面夜色黑沉沉的,一切都显得模糊不清,他嘀咕了一句:

  “棒子办事,总是磨磨蹭蹭。”

  话音刚落,不远处传来急促的脚步声,“棒子”

  匆匆返回,他的脸色略显苍白,神情显得颇有些紧张,惊魂未定地道:“井水果然有毒!

  我打了一桶水,倒在草木旁,不过片刻,草木即枯萎而死……是什么人竟下此毒手?”

  老哈呆了呆,想到了若非白辰提醒,明日一早镇民饮用井水,岂非全要遭到可怕的灭顶之灾?多少无辜性命将由此而断送?

  想到这一点,老哈再也沉不住气,他“卟”地一声吐出口中的狗骨头,从怀内掏出一只乌黑色的小木瓶,从中倒出一些白色的药粉,放入酒中,摇了摇,送到白辰口边,歉然道:

  “小叶兄弟,是我错怪了你,无论你怪不怪我,先将这酒喝下,可解去你所中的迷药。”

  白辰道:“若是你添入的粉末其实是毒药,我岂非要将性命断送于此?”

  老哈一愕,手便僵在半途,进退两难,神色尴尬。

  白辰却哈哈一笑,道:“戏言而已,切莫当真,你若要取我性命,又何必多费这些周折呢?”

  老哈陪笑了两声,将酒葫芦的口子凑到白辰的嘴角,慢慢把酒倾入他的嘴中,白辰毫不犹豫地喝了两大口。

  老七与那高大叫化子的脸上都有了赞许之色。

  不消一刻钟,白辰已恢复了力气,他慢慢支撑起身子,老哈见他行动不便,忙扶了他一把。

  白辰道:“在下欲相烦几位将井水有毒的事告诉镇民,几位若能答应,我也心安了。”

  老哈此时已变得客气了许多,他殷勤地为白辰撕下一块肥狗的后臀肉,送到白辰手中,等白辰接下后,他才道:“方才多有得罪……”

  白辰早已饿得七荤八素,接过狗肉,立即将嘴塞得满满当当,听老哈如此说,他无法开口,便伸手摇了摇。

  老哈道:“不错,这事不提也罢,娘儿们才斤斤计较,咳……也许我不该问,不过我心中的确有一个疙瘩,这种伤天害理的事小兄弟是怎么知道的?又是哪个狗娘养的所为?”

  白辰心道:“若是你这话被幽蚀听见,就是有十条性命,恐怕也不够死了。”

  用力咽下口中的狗肉,道:“此事一言难尽,总之,我曾是风宫中人,后与风宫反目成仇,被他们追杀至此,无意中听得有人要在井中下毒,其目的是要嫁祸风宫,这分明是视他人性命为儿戏……我见他们退走后,心想几百条人命非同小可,若是自顾离去,可就太过残忍。恰好在这儿遇见诸位,就想麻烦诸位转告镇上的人。”

  他心想自己与风宫的恩仇,以及风宫白流、玄流之争,不是一时半刻能说清的,亦不足为外人道。

  老七道:“镇上的数百条性命,真是托你之福了。”

  白辰淡淡一笑,道:“举手之劳,何足挂齿?”

  言罢,他强自站起身来,向众人揖手作别:“此乃诸位歇息之地,在下不多打扰,就此别过。”

  “棒子”惊道:“已是下半夜了,又何必急着离去?”

  白辰刚要回答,忽觉眼前一黑,脚下一软,径直向前倒去。

  极度的困乏、伤痛、饥饿使他再也无法支撑下去。

  等白辰醒来时,发现天色已经微亮,他躺在夫子庙内的一个角落里,身下铺着松软的干草,苦叶正坐在他身旁,双手支着下巴,目不瞬转地注视着他,见他睁开眼来,立即笑了,高兴地道:“叔叔醒了,叔叔醒了!”随即用小手拍了拍白辰的肚子,道:“爹说叔叔是饿坏了。叔叔,我有糖,可甜了,每天我都舔一次,舔一次就不饿了。”

  她伸出另一只手,手中果然有一小块方糖,用纸包着,表面很是光滑,想必是苦叶舍不得一下子吃完,便不时吮吸一次。

  她将那块拇指大的糖送到白辰嘴角,道:“叔叔吃,吃下就不饿了!”

  这时,老哈几人也围了过来,老哈道:“苦叶子,小叶叔叔不想只吮一下,他要一口把糖全吃了。”

  苦叶抿了抿嘴唇,竟用力地点了点头,道:“好……”言罢又低下头,低声道:“爹,我可以再舔一次吗?”

  白辰只觉有一股热热的东西自心头涌起,他的喉头有些发紧,鼻间也酸酸涩涩的,伸手抚着苦叶的头,道:“叔叔不吃……叔叔不爱吃甜的……东西。”

  苦叶抬头看了看她父亲,老七微微点头,苦叶便又将那块糖送到白辰的嘴边,道:“叔叔骗人,甜的可好吃了……”说到这儿,她似乎想到了什么,又道:“不过吃多了就不好吃了。”

  白辰小心地接过那块拇指般大小的糖,道:“你再吃一点好吗?”

  苦叶略略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小心翼翼地吮了一口,一时不舍得咽下,似乎要让香甜的气息在她口中停留更长的时间。

  白辰将剩下的方糖含入口中,他惊讶地发现,糖不仅仅是甜的,还有些淡淡的咸味。

  是泪水的味道吗?

  白辰微微侧过脸去,因为他不愿让苦叶看到他的泪。

  家门惨变之后,白辰再也没有流过泪,也许,他的泪水已被仇恨烧干;也许,在自己的仇人面前流泪,那是一种耻辱。

  但今日,白辰却为一块拇指般大的糖而流泪了。

  老哈真诚地道:“小叶兄弟,你被风宫追杀,还能顾及他人,我老哈就敬佩你这样的人。

  如今你的身子太过虚弱,不如在这儿静养一阵子,只要你不嫌弃,吃的我们总会弄来的。”

  白辰心道:“我又岂能在这儿多做逗留?”

  不过他不忍拒绝老哈一片好意,心中决定等恢复了力气,就悄悄离去。

  众人见他已无大碍,便各自散去,白辰撕下了一块布,悄悄将口中的糖块吐出,小心翼翼包好,郑重地放于胸前。

  一阵虚脱般的倦意向他袭来,白辰再次晕沉睡去。

  不知过了多久,白辰恍惚间感觉到自己正被人抬着,一惊之下,他猛地睁开眼来,果然是被老哈与老七抬着,此时天已大亮,白辰发现自己此刻正在夫子庙后侧。夫子庙后面是一间业已倒塌的祠堂,碎瓦断木遍地皆是,祠堂的梁柱皆被人们认作附有灵气,纵是垮了,也无人胡乱翻动。祠堂两侧各有两家大院,院墙耸立,所以这儿显得格外僻静。

  白辰愕然道:“两位这是为何?”

  老哈“嘘”地一声,低声道:“切莫开口,镇上已贴了布告,要缉拿人犯,上面画的就是你!哼,贾政那王八羔子要缉拿的人,准是条好汉!”

  白辰对此自不惊讶,心道:“他一个叫化子,竟也知道地方官员的名讳,倒也蹊跷!我若说出这其实是风宫的旨意,不知他是否会更加吃惊?”

  往里走几步,者哈忽然低声叫道:“关东大哥,找到了吗?”

  白辰一怔。

  “就在这儿。”是那高大叫化子的声音,听其声音,竟像是自地底传出。

  待两人将白辰放下,白辰方知被称作“关东”的叫化子是在一个地窖中,地窖上窄下宽,是农人冬日藏红薯用的,此时红薯尚未收回,故地窖仍然空着,白辰被安置到地窖中时,立觉一股怪异的气息扑鼻而至。

  关东一头一脸都是烂泥,他对白辰道:“你先在这儿避一避,等到天黑,我们就送你出去。”

  老哈自责地道:“都怨我,若不是我自作聪明,只怕小叶兄弟早已安然离开这儿了!”

  关东低声道:“现在已不是说这话的时候了,我们现在离去,没有人会对叫化子多加留意,我们正好可以借机四处打探消息,看看有没有人向官府告密。”

  白辰忍不住还是道出了实情:“真正想缉拿我的人,其实不是贾政,而是风宫中一个极为可怕的人物…

  …诸位不必为我而得罪风宫。”

  老哈哼了一声,道:“又是官盗勾结,你是风宫要追杀的人,我们更应帮你!你只需在此藏着,谅他们也不会查到这儿来!”

  言罢三人相继爬出地窖,“沙
 

 
分享到:
因嫁给同性恋而含羞自杀的薄命皇后
森林中的圣约瑟
月下独酌
美女西施
三字经34
弟子规
阿里巴巴和四十大盗第十八幅
岳飞其实是个大地主拥有地产千余亩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