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邪天下 >> 第七章 镇宫绝学

第七章 镇宫绝学

时间:2016/5/10 13:45:29  点击:417 次
  乍听得屋内有呻吟声,无论是寒掠,还是娄射日,抑或是禹诗、都陵,都吃惊不小!

  牧野静风向都陵使了个眼色,都陵立即一个箭步掠入屋中!

  随即听得“砰”地一声响,像是木椽断裂的声音,很快都陵又闪身而出,他的腋下赫然夹着一个披头散发、浑身血污的老妇人,她虽是睁着双眼,却黯然无神!

  众人相顾失色,一直一脸漠然的叶飞飞此时神色亦不由一变。

  都陵将那妇人掷于地上,喝道:“你是什么人?怎会藏在夹壁中?”

  老妇人颤声道:“寒……寒老可在?”

  寒掠一眼就认出了眼前的老妇人正是他一直要找的段眉,他正待开口,却见牧野静风向他摇了摇手,示意他噤声。

  寒掠不明牧野静风的用意,亦只好闭口不言,心中却是激动不已。

  牧野静风清咳一声,道:“前辈所说的寒老是谁?”

  寒掠听得此言,不由一怔!

  段眉呻吟着道:“看来,你们不是风宫……中人了,寒老……乃风官四老之一的寒……

  掠!”

  牧野静风看了寒掠一眼,道:“在下乃上官吕蒙,我与几位朋友听说昨夜镇上有风宫中人出现,才匆匆赶来的。”

  上官吕蒙乃武林十大名门中的上官世家当家人,与牧野静风年岁正好相仿。

  听到这儿,禹诗已隐隐觉察到牧野静风的用意!

  段眉颤声道:“原来是上……上官大侠,昨夜风宫四老之一的寒掠将我设计擒住,要我交出一物,我经受不住他的拷打,只好……只好交出了他所要的东西,以保全性命!”

  寒掠大怒,未及开口,牧野静风森冷的目光已扫至,将他的话生生逼回!同时他亦猛然意识到如果自己此时轻易动怒,反而会让他人觉得自己心虚,当下强捺怒火,冷哼两声。

  牧野静风道:“不知前辈被他劫去的是什么东西?”

  段眉缓缓摇头,道:“告诉你们又有什么用?风宫势力……极盛,人人皆是杀人不眨眼的魔头,无恶不做,难道……还能指望狗嘴下有骨头渣么?‘在不知情的人听来,她这一番

  话真的将牧野静风当作”上官大侠“了,向他大倒苦水,而牧野静风却知道段眉是借此机会

  以发泄心头之恨!

  牧野静风道:“邪终不能胜正,何况既然东西已被劫走,前辈又需避讳什么?”

  段眉无神的眸子转了转,终于道:“被劫走的是部绝世刀诀!”

  一时间,周遭寂静得有些诡异!

  空气顿时紧张起来。

  牧野静风缓声道:“你只管将真相说出,我会为你作主!只是寒掠武功极高,又有什么样的绝世刀诀可以让他动心?”

  段眉哼了一声,道:“只怕世间再无刀法可比此刀诀所载的刀法更高明!”

  “是么?”牧野静风向都陵使了个眼色,又道:“前辈伤势颇重,需得好好调养,我们会尽力为你找回刀诀。”

  段眉一语双关地道:“上官大侠,你……可要言而有信!否则我就是做鬼也不放过害我的人!”说到后来,其声之凄厉,让人不忍多听!

  已极少过问宫中事务的叶飞飞见段眉情形太过凄惨,这时不由对都陵吩咐道:“都陵兄弟,好生照顾这位前辈。”

  都陵点了点头,招来几名风宫弟子,将一身血污的段眉抬了出去。

  牧野静风待他们走远后,方微微一笑,道:“原来寒老早已经得到了刀诀,只是与我们开个玩笑,让我等空担心一场!哈哈哈……我早就猜知以寒老的武功与心智,怎么可能连一

  个老婆子也对付不了?禹老,你说呢?”

  禹诗发现事情有些蹊跷之处,但却无法将其中玄奥看透,见牧野静风询问自己,他便道:“寒老,刀诀是宫主师门之物,你还是交给宫主吧?”

  寒掠倏然起身,狂怒遭:“这明明是一个阴谋,难道你们竟看不出来?禹诗,莫非连你也信不过我寒掠?”

  禹诗心道:“我岂有不知你绝不会吞没刀诀?但如今局面对你极为不利,连我也是爱莫能助!”当下他缄默不言!

  寒掠见禹诗竟也明哲保身,心中之失望、气愤可想而知!

  从昨夜起,寒掠便遇事不顺,心中早已郁积了太多的郁闷之气,而后因为担心牧野静风怪罪,又提心吊胆,现在他竟然蒙上了不白之冤,此刻再也忍耐不住,满腔怒火突然全面爆

  发!

  他后退一步,外袍无风自鼓,本就阴鸷的神情此刻更是杀机隐现!

  他嘶声道:“我寒掠虽然算不得英雄豪杰,但自进入风宫至今,一直忠心耿耿,为风宫南征北战,出力无数,虽历尽曲折,而不曾有半点悔意!刀诀失踪之事,我自有责任,但却

  绝对未曾私吞此刀诀,若是有人再如此诬陷于老夫,就是天王老子,老夫也要与他杀个明白!”

  “住口!你怎可在宫主面前如此无礼?”禹诗冷声喝道。

  在风宫四老中,禹诗无论武功、威望,都是远远凌驾于其他三人之上,这一声冷喝,顿时让寒掠清醒不少!

  牧野静风冷冷地道:“寒掠,你是以从前的功劳来威压我么?”

  寒掠喘了几口粗气,气哼哼地道:“属下不敢!”

  牧野静风冷笑一声:“你有什么不敢的?你杀了风宫弟子,制造假象,但你忘记了一点,除非凶手是他们极为熟悉的人,否则不可能在毫无打斗的情况下一招之内就将他们全解决了!

  你担心我过早赶到这儿,会使你露出马脚,于是没有飞鸽传书将此事禀报于我。你处心积虑,

  其目的就是为了得到刀诀,因为除了我之外,你是惟一知道这刀诀的威力之人!这刀诀中所

  记载的刀法就是当年范书与我决战时的刀法,我几乎命丧这一招之下,你一心想夺得此刀诀,

  用意何在?‘牧野静风语气咄咄逼人,却句句成理,让人顿时心生无懈可击之感!下意识中

  不由认同了他的话,认定寒掠的确私吞了刀诀!

  禹诗听到这儿,心头蓦然一动,井起一个念头!连他自己都被这个念头吓了一跳,赶紧打住。

  他想到了杀人者会不会就是牧野静风?因为牧野静风也有机会突袭四名风宫死士!若真是这样,那么惟一的解释就是牧野静风已一心要置寒掠于死地!

  莫非,他要为他的亡妻蒙敏报仇?

  寒掠刚刚平息少许的怒焰这时又“腾”地高涨起来!

  他一声怪笑如鬼泣,嘶哑着声音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如果宫主一心要杀我寒掠,便请出手!”

  娄射日此时几乎已是灵魂出窍!他本以为这次追随寒掠办理此事,会有立功机会,没想到会落到这般地步,一旦宫主与寒掠反目,那自己必定难以幸免!

  正值剑拔弩张之际,一直悄然立于一侧的白辰忽然“扑通”一声跪在牧野静风面前,道:“属下该死!”

  寒掠先是一怔,随即料定他是为自己饮酒误事而后悔了,要向牧野静风请罪!

  当下他喝斥道:“起来!宫主有心杀我,就算你将那老婆子引来了,今日我也一样难以幸免!”

  牧野静风对白辰道:“小兄弟,好歹此时我还是宫主,你若有什么事,不妨直说吧。”

  白辰惶然道:“属下不敢说!”

  牧野静风勃然怒道:“我让你说你就说,有何不敢?!”

  白辰道:“我若说了,寒老定不会放过我的!”

  寒掠一呆,复而仰天长笑,笑声中充满了无限怨毒之意!

  他没有料到,此时此刻,连一向不学无术的白辰也会对他落井下石!

  但听得牧野静风厉声道:“说!想在我面前杀人灭口,只怕没那么容易!”

  白辰道:“是!昨夜,我们几人从老婆于那儿得到刀诀后,属下以为可以向宫主交差了,心中很是轻松,没想到寒老却找到我,要我与他一道蒙骗宫主,他威胁我说若是我不照办,

  他便对我平日的劣行一一问罪,无奈我只好答应了。寒老杀了四名兄弟后,为了让宫主完全

  相信这是外人所为,他让我自刺一刀,并给了我二粒药丸,说是对我的伤口有好处!”

  白辰话音刚落,寒掠喝了一声:“放屁!小子,我定将你碎尸万段!”

  他之所以没有出手,是因为他还有一些理智,知道此时若是出手,只会落下杀人灭口的把柄!

  白辰忽然从怀中掏出一个纸团,慢慢展开,但见其中赫然有一粒淡黄色的药丸!

  白辰道:“这是剩下的一粒药丸,请宫主明察!”

  牧野静风只看了一眼,便对禹诗道:“禹老见识广博,烦劳你看一看!”

  禹诗接过药丸,神色凝重,他将药丸放到鼻子旁嗅了嗅,沉吟片刻,道:“这的确是寒老独有的寒魄丸,对止血疗伤有极好的功效!”

  其实乍见药丸,寒掠就已认出这的确是他给白辰的寒魄丸,但当时自己亲眼看见白辰当着他的面将药丸服下,白辰手头怎么会还有一颗?

  一时间百思不得其解!

  牧野静风肃然道:“诬陷尊长会受怎样的惩治,你可知道?”

  白辰道:“属下绝无半句谎言!”

  寒掠嘶声长笑,声音充满了无限怨毒之意,让人不忍多听!笑声中,他的两只衣袖突然“吧”地一声爆裂成碎片,如乱蝶般飘落!

  定是他狂怒至极,内家真力不知不觉贯于双臂,却又强忍不发,以至于将衣袖生生“挤”

  裂了!

  白辰心中一凛,暗忖道:“老家伙好可怕的内家真力!”

  牧野静风不动声色地望着如疯如狂的寒掠,脸上竟难以找到怒意!

  禹诗看在眼里,心中暗叹一声,忖道:“宫主远比寒老深谋远虑,寒老越是激愤,就越显得他自己心浮气躁,让人怀疑他是否真的心虚了。”

  牧野静风终于不带丝毫情感地说了一句:“寒老,如果你愿现在悔过,交出刀诀,我可以给你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

  寒掠哼哼冷笑道:“老夫根本没有什么刀诀!”

  禹诗心中暗叹一声。

  他知道这一次寒掠多半难以幸免遇难,禹诗虽然隐隐察觉到什么,但一切都只能停留在一种感觉,一种猜测上。

  牧野静风把一切做得无懈可击!

  这时,都陵安置好段眉,折返而回,向牧野静风复命。

  牧野静风微微点头,道:“你去查一查寒老居住的屋子,看一看能否找到刀诀!”

  都陵领命而去,寒掠有恃无恐,冷笑连连。

  一刻钟后,都陵匆匆返回,手中捧着一本书,呈向牧野静风道:“宫主,书中有夹页,很像是刀诀,属下不敢细看,请宫主过目!”

  牧野静风接过那本有些发黄的书,道:“书在何处找到的?”

  都陵道:“书是在寒老床头枕内找到的。”

  寒掠目光一跳!

  牧野静风缓缓翻开那本书,凝神细看,脸上神情越来越凝重!

  终于,他合上了书,缓声道:“此书正是我要找的刀诀,寒掠,你太让我失望了!”

  寒掠的脸色先是煞白如纸,随后又变得铁青。

  这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因为愤怒!

  牧野静风似乎根本无视寒掠的愤怒,他望着禹诗道:“禹老,依风宫规矩,对寒掠该如何处置?”

  禹诗的声音显得空洞无情,不像是由他口中传出:“风宫圣规规定:残杀同门者,杀无赦;背叛宫主者,应处以极刑:辱及尊长者,斩二指。寒掠今日应三罪并罚,罪不容诛;娄

  射日办事不力,知情不报,斩一臂或自废武功;白辰虽有办事不力之过,却有揭发寒掠之功,

  功过相抵。”

  话音甫落,寒掠倏然翻腕,一股凌厉掌风向白辰席卷过去,声势骇人!寒掠对白辰突然反击一戈恨之入骨,当他知道牧野静风多半要兴师问罪时,立即向白辰突施杀手!

  一声冷哼,牧野静风右手疾扬,浩然无匹的内家真力如怒海狂涛般席卷而出,一撞之下,寒掠的攻势立即被化去。

  都陵一声清啸,四周立即闪现近百名风宫属众,瞬息间就封住了寒掠所有可能逃遁的退路。

  牧野静风的内家真力在化去寒掠的攻势之后,竟未就此消失,而是倏然改向,倒卷而回,疾攻寒掠前胸,其变化之诡异令人匪夷所思!

  大惊之下,寒掠强提内力,身形暴旋,双掌在极短的一瞬间变成了银白之色,一团如雾般的白色气芒笼罩双掌,于刹那间已向牧野静风疾拍十几掌!

  周围的人立即感到一股彻骨寒意向四周逸出!

  牧野静风一声冷笑,双掌一错,凌空翻飞穿掠,掌势之优美,丝毫不像是在临阵对敌搏杀!

  寒掠倏觉自己仿若身置飓风之中,四面八方皆有无形气劲悍然压迫而至!更可怕的是他的玄寒内劲堪堪挥击,转眼间已不可思议地分散重聚,向他反噬而来!

  很快,他身躯四周的内家真力越聚越强,玄寒之气越来越浓烈,寒掠只觉体内冰寒刺骨,骨骼也格格作响,似乎随时都会被生生挤爆!

  寒掠唯有将自己的真力提至极限,全力催发出来,与这可怕的力量相抗衡!

  倏地,所有的压力突然在瞬息之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牧野静风双掌已收,傲然卓立!

  寒掠本是强催内劲,竭力抗衡,此时突然失去抗衡目标,暗叫不妙,却已迟了!

  但见他的口。鼻、耳、目,乃至于毛孔突然同时血箭标射!

  转眼间,寒掠已成了血人!

  血箭迎风化为血雾,弥漫开来,飘落在众人脸上、身上。

  寒掠的五脏六腑及经脉竟被他自己的真力生生挤破,真力狂泄而出的同时,将他的精气、元神、鲜血也一并带出!

  牧野静风甫一出招,就已让寒掠根本没有还手的机会!

  若是寒掠不以内力生生相拒,自是立毙当场;若是寒掠全力催劲以抵抗强大到无与伦比的压力,一旦外压倏然消失,那他自身的内力反倒成了对自己躯体的可怕冲击!

  没有人能够将自身内力控制得可以在间不容发的一瞬间由极强化为乌有,因为此举引来的只会是对方功力趁势而进!

  但牧野静风却不可思议地做到了!

  寒掠非但没能趁势而进,反而一溃千里!

  因为,牧野静风以其可怕的内家真力,将对方的功力引逼到一个连对方的躯体也无法承受的高度!

  换而言之,牧野静风竟在一招间,引导着寒掠“走火入魔”,爆血而亡!

  其实,所谓的走火入魔,就是在某一瞬间,修练武学之人的内家真力突然空前强大,已远远超越了自身躯体的承受能力,真力就会反伤其身!

  所以,正道武学一向提倡循序渐进,不可一蹴而就,唯有具备超然之体,方能承受超然内力。

  寒掠脸上已全无生机,与死尸的容颇无异。

  他的身子一晃,随即缓缓向后倒去!

  众人肃寂如死!

  正因为如此,众人竟听清了寒掠在生命即将消亡时说出的低如耳语的三个字:“风魔诀……”

  众皆愕然失色!

  “风魔诀”乃风宫至高绝学,唯有历任风宫宫主才有机会习练,但有史以来,能练成“风魔诀”的人,绝对不多!

  难道,牧野静风竟已练成了“风魔诀”?禹诗双目微垂,默然无语,谁也不知他此刻在想些什么——



 

 
分享到:
史上最腐败的皇帝:为满足特殊爱好卖尽全国官位
古代女人的“守宫”之物是什么东西
因贪恋色情小说丢了全家性命的辽国艳后
只有处女才能参加的斯威士兰裸舞节5
猫和老鼠合伙8
男人不可容忍的 中国古代休妻标准揭秘
朝鲜女子的“露乳装”
清朝后宫女人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